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8章 陰靈放映廳   
  
第8章 陰靈放映廳

g,更新快,無彈窗,!

"嗡!"

我就感覺渾身的血都沖上了頭頂,眼前有無數金色的星星在迸濺!

嚴格意義上講,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和邪物的眼睛對視上.

宛似潮湧的危機感包圍了我.

驚濤駭浪,自己宛似一葉扁舟,在數十丈高的浪頭中努力的保持平衡.

這一霎間,我的心跳達到了此生最快,'砰砰砰’的宛似擂鼓,似要從嗓子眼中蹦出去,渾身的汗毛直豎.

"她看不見我,她只是看了過來,並不知道我能看到她.沒錯,一定是這樣的,要演戲,不要表現出異常."

額頭冷汗沁出,但我心底升起這麼一句話來.

深吸一口氣,沒讓動作停頓,眼神從那鬼東西的面上很是自然的挪走,向著旁邊掃過去,然後,我裝著若無其事的模樣收回了眼神.

聽老人們說過,萬一遇到邪門的東西,千萬不要自亂陣腳,越是驚恐失措,邪性的玩意越是敢欺負你.

反之,要是能保持鎮定,盡量的提升膽氣,就有機會逢凶化吉.

我打算扮演一個看不到邪門玩意兒的觀影人.

弄好了,鬼東西就不會注意我了.

"要是她不依不饒呢?說不得,我就不客氣了!"

暗中,已經將防彈衣內襟口袋中的劍匣打開,動作幅度非常的小,我的手握緊了劍柄.

經過昨晚的洗手間邪事之後,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口短劍充其量只能讓我具備一丁點的自保能力,若是想用之斬殺妖魔鬼怪,那就是癡心妄想了.

髒東西的反應速度和詭異的能力,不是我這種普通人有辦法應付的.

即便這口短劍非常的厲害,但落到我的手中,也發揮不出百分之一的威能.

所以說,我不能主動的招惹到對方,但她若是纏過來,也不能坐以待斃不是?

"咦?"

那眼睛吊在眼眶之外的紅發女驚訝了一聲.

這動靜我聽的真切,但詭異的是,就坐在那兒的女孩卻絲毫沒聽到,正聚精會神的觀看電影.

不光她是這樣,女孩的男友也是一個反應,影廳中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沒有誰注意到,有個邪門的東西混在人群中.

看樣子,真的只有我一個人能看到和聽到她.

我甯願看不到她才好.

這種異常再度證明了我的猜測.

遭遇到'63號墓鈴’之後,我就和普通人有了本質的區別.

夜間視物是其中的一項改變,能看到某些本不該看見的東西,似乎,也是其中的一項.

"這個勞什子的游巡差事,絕對不是好當的!誰想一天到晚的看見這些鬼東西啊?日子還過不過了?山寨版本的姜家公子哥生活過的瀟灑順心,做夢都沒想到,會遇到這樣匪夷所思的事兒."

紅衣吊眼女忽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一步步的向著我這邊走過來.

明明她前面擋著坐席的,但就像是那些物質不存在一般.

我的眼角余光能看到她'穿’過了坐席,毫無阻礙的向著這位置走過來.

"娘咧,你不要過來,趕快死開啊!"

心底瘋狂的嚎叫,但知道,對方一定是懷疑我看到他了,這不,就要過來試探我了.

真後悔先前的行為,她坐在那兒沒想惹事的,我多余去看,結果,就被她盯上了.

民間傳說,髒東西若是穿著紅衣服,那簡直就是怨氣之大成的產物,非常的恐怖,比一般的陰靈厲害了數十倍還不止,能夠殺傷到活人了.

剛開始遇到她的時候,因她身材好,我還暗中贊歎一身紅衣穿在她身上真漂亮,此刻的感覺可就變了.

隨著她一步步的走來,紅衣帶來的陰森和恐怖隨之而來,無邊驚悚侵襲而至.

右手緩緩的動作,利用身體擋住對方視線,短劍已落到手中,隨時可以出鞘.

要是有可能,我可不想和這東西產生任何沖突.

"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可好?"

心中喊著這話,我故作鎮定,眼神落向前方的大熒幕,上面,超級筆仙大亂斗的劇情已經展開,女主角正去往男友的家中.

近了,更近了!

紅衣吊眼的髒東西,離我只有一米遠了.

她緩緩的俯低了身子,兩顆通紅的眼珠子幾乎觸碰到我的面頰.

我聞到了強烈的血腥味兒,胃中翻江倒海,好懸一口吐出去,但愣是忍住了這股子沖動,裝著正常人的樣子,眼珠子都不帶向旁邊活動的,只是認真的觀看影片.

其實,右手死命的握住劍柄,大拇指已落到開關按鈕之上.

臉上驟然感覺到冰寒,我幾乎暈了過去.

那吊眼女人的舌頭接觸過我的臉龐後,正收回滴著血的嘴巴,似乎,她很是享受.

我又想吐了,不知自己還能忍多久?

"健康的男人,味道真好啊."那女人扭了一下脖頸,嘀咕了一聲,就在我的耳邊.

暗中吞了一下口水,我繼續保持鎮定.

"你,是不是能看見我?也能聽到我說話?放映廳的門口,是因為看見了我才讓開路的嗎?還是無意間的動作?"

她附在我耳邊,說出這麼句話.

離得太近了,她的頭發落到我的頭上和後背上,血腥味兒聞之欲嘔,但我宛似變成了雕像,一動不動.

就像是,她根本就不存在.

"難道,我的感覺錯了?真的好孤獨啊,這都多少年了?為何來此的人都看不到我呢?誰能陪我說說話呢?無聊死了啊."女人幽怨的歎氣.

我的皮膚都繃緊了,這聲音近在咫尺,雖然裝著聽不到,但騙別人容易,如何騙過自己呢?

"你真的看不見我嗎,讓我試試."女人不耐煩了,她舉起右手,紅雨傘被舉起來.

我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距離太近了,眼角余光也看清楚了,雨傘不是普通的紅傘,傘面上竟然凝著一塊塊的血跡,有一小部分沒被血跡沾染的位置留存著,那是潔白的顏色.

原來,這本是一把白色的傘,卻被血染成了紅傘,不,說是血傘更貼切一些.

血傘的前端,和正常的構造不同,竟是一枚長有十幾厘米的金屬尖刺,鋒銳的嚇死人,還有血滴在上面滾動著.

尖刺對准了我的咽喉部位,然後,緩緩的刺了過來.

我的眼神狀似落在前方的大熒幕上,其實,心神都集中在接近咽喉的尖刺上了.

這東西要是真的刺中了要害,後果會怎樣?

慘不忍睹都不能形容吧?

"不要慌,她只是試探,我和她無冤無仇的,即便她穿著紅衣,是非常凶悍的陰靈,但也不會隨意的殺人吧?"

"難說啊,這等身上帶著巨大怨念的髒東西,不知以往有沒有殺過人?要是她沒破過殺戒還好說,但若果早就破了呢?那麼,多殺我一個也不算多吧?"

"不,不,凡事有因才有果嘛,我和她素不相識的,她即便凶戾,也不該濫殺無辜啊."

"這種事鬼才知道呢!要是甯魚茹在身旁就好了,都怪自己,沒事看什麼恐怖電影?"

內心天人交戰,無法確定這家伙到底會如何做.

半尺,十厘米,三厘米!

"不能再等了!"看著尖刺上的血落下去滴到了我的衣服上,決定動手.

"真的看不到啊.看來,還是得忍受孤獨,嗚嗚嗚,我的命好苦啊!"

女人的手忽然停住了,尖刺距離我的脖子只有一厘米了,她緩緩的將血傘收了回去.

暗中長出了一口氣,心中直喊僥幸,要是尖刺繼續前進個半厘米,那就只能動手了.

大屏幕上,影片到了第一個嚇人的場景.

女主演推開了男友家的門,入眼就是如同地獄的場面.

她的男友,'變’成了十幾塊,散落在地板上,已經干涸的血泊中間,是一顆死不瞑目的頭顱!

陰森的死人眼微微上抬,正對著女主角,嚇得女主角一下子就倒坐地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不光是大屏幕上的女主角在玩命尖叫,整個觀影廳的人也都在扯著嗓子尖叫.

這恐怖的一幕出現的過于突兀,雖然人們觀看影片時早就做了些心理准備,但突然出現的場景,加上用心制作的陰森配樂,影廳中的音響設備又很是高端先進,多重緣由下,導致所有的人都被狠狠的嚇了一大跳.

"啊啊啊!"

我也跟著大喊大叫起來.

表面看是被電影給嚇到了,其實,是被站在身旁至今還沒有離開意思的髒東西給嚇得,心中狂喊:"大姐,你趕快死開啊,我快撐不住了."

仗著這通尖叫,將方才積累的恐懼感釋放了出去,要不然,真的要崩潰了.

可能是喊的聲音太大了,前排斜方的女孩轉頭看過來.

這才注意到,男孩正拱在女孩的懷中簌簌發抖呢.

"這是什麼情況啊?撇油?不是,看他倆手牽手那勁兒頭,早就不是一般關系了,沒必要借著看電影占便宜.那就是說,男孩的膽子真的沒女孩大?錯不了,看恐怖電影肯定也是女孩的要求,男孩是被迫而來的."

我閉上嘴巴,想的有些多.

"沒用的男人!"

女孩兒看著我給了這麼一句話,然後,轉過了頭去,抱住自家男友,安慰的拍著他的後背.

上篇:第7章 邪院紅傘    下篇:第9章 無人活見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