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7章 尸臨堂門外   
  
第27章 尸臨堂門外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霜妹紙,不帶這樣的,先前你中邪,還是我幫著捆綁的呢."徐浮龍不干了.

"哎呀,你將我捆成那個樣兒,身上都是血痕,反過來我還要感謝你唄?"孟一霜撇著嘴.

"你說呢?"徐浮龍一側的嘴角彎起.

"好了,有話好好說."我只能打圓場,他倆各自冷哼了一聲,轉開頭去不看對方.

"對了,姜老弟,我們徐家做公墓事業,可不光是為了盈利,這種事兒只要管理的好,那就是行善積德啊.世上總得有人去做吧?要不然,逝去的人如何得到安息呢?未亡人們的心理誰能安慰?"

"所以說,做這種事並不晦氣,只要擺正心態,公買公賣,你情我願的,那就是積德的大好事."

"當然,那種沒有道德底線,只顧著發死人財而坑騙活人的大混賬們,就太缺德了,有損自身福報,他們可不在這行列中."

"但我覺著,徐家于這方面,還算是厚道的,最起碼,問心無愧."

徐浮龍說出了讓我為之動容的話來.

我們都深深的看向他,心頭知曉,必須另眼相看了.這人,到底心性如何?難以斷言了.

他戴著的面具是不是多了些?

"你是個很有趣的人啊."我笑著對他說道.

"你才發現啊?哈哈哈."徐浮龍又得意上了,紈绔嘴臉再現.

眾人為之莞爾.

就在此時,我忽然舉起手來.

他們立馬屏氣靜聲,驚疑不定的看向我.

"有動靜,虎哥,跟我一道去看看."

我的耳朵動了幾下,將細微聲響收入耳膜之內.

"小心."孟一霜暗中拉了我一下.

"你們別出聲."我留給她一道安慰的眼神,和大虎一前一後的向著祠堂大門處潛去,那動靜就在門前不遠處的荒草之中.

我和大虎沒有打開手電筒,而是借著微弱星光,不出聲的潛到了門前,小心謹慎的向外去看.

一眼所及,我就感覺渾身的血液似乎要凝結了,透骨寒意'咻咻’直冒.

門前七八米遠的位置,靜靜的站著一個人,但是,那是個死人!

正是臉龐發黑,七竅流血的莫導.

"那不是莫導嗎?他這樣子,是不是和裴小鶯一樣,死了?"大虎湊近我,低聲說著.

他沒有夜視能力,只是依靠星光看個大概,直覺感到那不是活人.

但我能夠夜視不說,還能看見大虎看不見的東西.

"是莫導,他死透了,他身後,站著血傘紅衣女鬼."

我的眼瞳縮成針尖大小,直直的看向莫導身後.

鷹鉤鼻的莫導並不高大,此刻更是如同風干的橘子皮一般,皮膚上出現很多皺紋,縮小了一大圈,本就陰鷲的臉,此刻簡直慘不忍睹,漆黑成片不說,眼耳口鼻還不停的滴落著黑血,類似中毒的症狀.

但我曉得,那不是毒,那是濃郁鬼氣入體所導致的.

莫導已經死透了,他能站在那里,是因為,他背後的鬼東西,正支撐著他不倒下.

大虎看不見,我能看見.

莫導左側肩膀之上,露出了大半張鬼臉來.

這臉最大的特點是一雙血紅的眼珠子吊在眼眶之外,不過,比放映廳見到她時更加猙獰了,主要是因為,她的臉旁有數十張拳頭大小,各不不同的面孔環繞飛舞著,同時,有嘶吼聲傳來.

這異像只有我能看到,大虎是看不到的.

按照我的理解,那些縮小的面孔都是被血傘女鬼害死的人.

他們死後不能超脫,陰魂被禁錮在女鬼身周散發的怨氣之中,周而複始的環繞著,釋放著更多的怨氣,以此幫助女鬼提升殺傷力.

沒有看到那柄血傘,只能隱約看到紅衣在黑霧中飄動,看來,血傘隱藏在莫導的身後.

"怎麼辦,我們就這樣看著嗎?是不是該將莫導的尸首搶回來?既然女鬼站在他身後,那就沒有附身,莫導死的太慘了."

大虎低聲和我商量著.

"虎哥,聽我的,不能去搶尸首.這只女鬼是那兩個小鬼的娘,不用說,殺傷力也不是那兩只鬼能比的,要我看,即便虎哥一身本領且陽氣十足的,和她搶人,也會落得身死下場."

"莫導已經死了,我們不能再有損失了."

我語氣沉重的告誡了大虎一番.

"唉,真憋氣."

大虎眼珠子發紅的瞪著外頭,卻真的不敢沖過去搶尸首了.

為了已經死掉的莫導,讓活人去冒這種風險,那是說不過去的.

至于莫導?我只能暗中說一聲抱歉了.

站在草叢中的莫導忽然身軀僵硬的向後一步步倒退而去,這變化吸引了我倆的注意力,我們死死盯著,一直盯著他隱入濃厚的黑霧之中再也看不到為止.

"這霧氣真是詭異,小度你看啊,祠堂上空沒有一點霧氣,但周邊都彌漫上了,這樣一來,咱們真就辨認不清東南西北了."

大虎指一指外頭翻湧的著黑霧,又指指祠堂上方的夜幕,如此說道.

我也注意到有黑霧生成,好消息是,此霧和女鬼一個樣,不能侵入祠堂范圍,更不能擋住上空的夜幕.

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她控制著莫導的尸首而來,故意發出動靜讓我聽到,這是在示威!還有,也是在踩點,要是估摸著沒錯,用不多久,她就會帶著兩個鬼兒子來攻擊祠堂了,到時候,鬼知道祠堂辟邪之力能支撐多久?"

我蹙緊眉頭,將自己想到的告訴大虎.

"哎呀,這可不成啊,咱們就仗著祠堂拒敵了,一旦防禦被破,那就是死路一條,怎麼辦?到底如何辦才好?直娘賊的,要是俺會念咒,畫符之類的本領就好了,妖魔鬼怪挨上一記,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大虎急的在原地轉圈圈.

大虎的這一番話猛地讓我腦中劃過一道閃電,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浮現心頭.

"先回去,我好像有點想法了."我一拉大虎,我倆急急的返回去.

篝火旁的伙伴們看到我倆折返,都眼帶詢問的看來.

我示意了大虎一下.

"莫導死了,被血傘女鬼控制著尸首來示威後,又退走了."大虎語氣沉重的做了通知.

空氣一下子就凝結了,孟一霜的臉上都是戚容,董秋和徐浮龍臉黑的像是鍋底.

短短時間,裴小鶯和莫導先後身死,而且,死後都不得安生,被陰靈控制著來此害人,想來,他倆若是在天有靈,一定難以瞑目.

田頌莓受傷嚴重,我們被困在此地進退不得,這可怕的局面,簡直讓人發瘋.

"我們是不是也離死不遠了?"孟一霜有些絕望的說道,淒淒慘慘的模樣讓人心頭發疼.

'霜公子’平時大大咧咧的,但生死關頭,還是很弱女子的,這也是人之常情.

"列位,我需要鮮血,你們的血,成不?"我想了一下,提出要求.

"小度,你要血做什麼用?"

董秋不解的問.

"秋姐,一時片刻的說不明白,我也只是打算實驗一下,有沒有效果不敢保證.但若是起效,最起碼,能起到點防護作用,即便女鬼一家攻殺進來了,也不能輕易的殺傷你我."

我含糊其辭的解釋著.

"姜老弟,我就知道你還藏著手段,說吧,需要多少血?"

徐浮龍馬上調整了情緒.

"血是給你們自己用的,不用太多,各自用塑料瓶接一些備用著就行了,你們自己去弄吧,我就不幫忙了,我先去旁邊的房間,思索下這一招的可行性."

說著這話,我不再解釋什麼,向著一旁的房間走去.

上篇:第26章 燃紅燭公墓通靈    下篇:第28章 皮符秘墳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