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37章 定星黑湖   
  
第37章 定星黑湖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和大虎暗中對視一眼,齊齊搖了搖頭.

徐浮龍不願面對現實,但我倆心知肚明,孟一霜還存活著的幾率,不足百分之一了.

此刻,我可以斷言了,徐浮龍就是喜歡著孟一霜,且達到了非常強烈的地步.

但他和我說的孟一霜私下里人品不堪之事,並不能因為徐浮龍的真正心思而徹底否定掉,這個還難以確定.

畢竟,人可是這世上最複雜的生物了,誰也不敢說真的看透了誰.

"算了,孟一霜都遭難了,我再想這些,一是無用,二是不夠厚道啊."

將腦中紛亂的想法壓制下去,持著短劍,另一只手中握著游巡令牌,提升警惕.

深一腳淺一腳的,沒有時間的概念了,我都不知在霧氣中走了多久,某一刻,眼前忽然一亮,竟然走出了霧氣籠蓋區域.

剛一喜,緊跟著心頭就是一沉.

明亮月光下,一條蜿蜒的土路就在面前.

而斜著向那邊去看,兩輛車子靜靜的停在土路上,一輛保姆車,一輛普通轎車,它們的車頭處于相反的方向.

正是我們乘坐的那兩輛車子.

從濃霧中走出來後,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出發的原點.

"真是活見鬼了!"

大頭盯著遠處的車子,郁悶的嘀咕了一聲,徐浮龍眼神呆滯的看著那邊,欲哭無淚的模樣.

我回頭看了眼身後,黑霧籠罩,竟然看不到樹林啥的,而先前在濃霧中穿行的過程,並不是走在林區中,更像是行在林木稀疏的山地之中,但為何走出來之後,就回到這里了呢?

無數的謎團擺在眼前,可我們心頭全是亂麻,剪不清理還亂.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徐浮龍也回頭瞅了瞅,快要控制不住情緒了.

"離霧氣遠些,走,先去車上."

我沉聲說著.

我們三人遠離了濃霧區,然後,拉開保姆車的車門,大虎當司機,我坐在副駕駛上,徐浮龍去了後座.

登山包都塞在後座上.

關上車門,我們沉靜無言.

"小度,你吸煙嗎?"大虎從駕駛座旁邊翻找出煙盒來,轉頭問我.

"我不吸煙,你隨意."

我淡淡回應著.

大虎點點頭,扔給後面的徐浮龍一根,他倆自覺的搖下了車窗,對著外面吞云吐霧的.

一股股的煙霧從車窗處釋放到了外頭,大家伙的情緒緩緩鎮定下來.

"啪嗒!"

大虎彈飛了煙頭,看了看土路另一邊的黑水湖,又抬頭看了看夜空,忽然沉聲說:"為何月亮還在那位置?"

"什麼?"

我和徐浮龍都是一驚.

"小度,浮龍,你們看啊,月亮始終掛在中天上,按理說,這麼久了,它應該緩緩的變動位置才對,好生古怪."

大虎摸了摸大光頭.

"吱呀!"

我一手推開車門,一下子就下了車,仰頭看向夜幕,眼瞳猛地縮緊.

沒錯,大虎說的一點錯都沒有.

這圓圓的大月亮,似乎,就沒有動過位置,始終懸掛在中天,不,不,不光是月亮,那點點星光,也沒有換過位置.

我就說嘛,總感覺夜幕不太對勁兒,卻還說不出來,此刻才看明白,感情,這是不會變化的夜幕,星月都固定在特定的位置,持續的散發著光輝,只有云層在動.

大虎和徐浮龍也都下車仰頭看著,徐浮龍的嘴巴張大的能塞進去鴕鳥蛋了.

"假的,夜幕是假的,是人為制造的,用來迷惑我們感知的東西.也就是說,這個靈異空間內的場景都是事先布置好的,都是假的!是誰,是誰在控制這里?"

我揪著短發,也快要控制不住心緒了.

可以確認了,這里,只有永夜,沒有白晝.

環境是固定不變的.

"小度,你是說,我們被引到了某個事先設定好環境的靈異空間之中,而控制此空間的人,就在暗處靜靜的窺看著我們掙紮?以此為樂?我們就像是一群被實驗的小白鼠?"

大虎的理解力果然不凡,馬上就跟上了我的思路.

"怎麼可能?那人是如何做到的?"

徐浮龍握著拳頭低聲嘶吼著.

我收回目光,低著頭來回的走著,眼珠子胡亂的轉動著,努力的梳理著.

迷霧重重,根本就不曉得背後隱藏了什麼.

但很明顯,我們都是被刻意引入死地的人,幕後之人的根本目的不太清楚,但想要殺掉我們卻是很明顯的了.

"有沒有可能不是人,而是血傘陰靈那一家子布置的這里?"

徐浮龍提出疑問.

"不可能."我和大虎同時喊了一聲.

"為何?"徐浮龍不解了.

我看向大虎,示意他做解釋.

此刻早就懂了,大虎是大智若愚的類型.

"從先前經曆可以得知,血傘女鬼追殺我們很是費勁兒,甚至,祠堂的辟邪之力都能阻攔住那一家子陰靈.試問,若這里的環境是它們所布置的,如何會為自己制造這種阻礙?如何那樣費勁兒的才能堵住你我?"

"更不要說那一老一小兩僵尸了,那東西和陰靈顯然不是一伙的,下手時殘酷無比,恨不得毀了陰靈一家."

"凡此種種,很是輕易的就證明了,此地,絕對不是血傘女鬼一家所布置的.布置和掌控此地的,百分百的另有其人."

大虎顯然是不想繼續扮演莽漢了,直接說出了見解.

不得不說,說的太精准,太有理了.

徐浮龍的眼神變了,低頭沉思半響,抬頭看向大虎,凝聲說:"大虎,你讓我刮目相看了,原來,你一直在演戲,記著很多保鏢私下說你愚笨來著,可笑,真是可笑啊,那些家伙才是真正的蠢貨."

"人生不過是一場大戲,誰人不是角兒呢?少爺,你平時演的也不錯嘛,嘿嘿."大虎憨憨笑著,摸了摸光頭.

徐浮龍無言以對了.

他的面具戴了好幾重呢,哪有資格說大虎些什麼?

五十步莫笑一百步,說的就是此刻.

彼此半斤八兩的,誰能嘲笑誰?

我搖了搖頭,拍拍手吸引兩人注意後說:"我不管你們到底是怎樣的人,眼下,伙伴們死的死,被捉走的捉走,只剩下咱們三個了,咱們必須同心協力渡過難關."

"你們也沒必要在我眼前扮演什麼角色,畢竟,命若是保不住,哪有角色可言?直接交代在這里了.所以說,大虎,你現在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能幫助咱們提高生存幾率,最好是能夠擺脫困境的那種."

我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

大虎才是我們中最聰慧的,這時候當然要征詢他的意見.

"給我十分鍾."大虎說完這話,就進了保姆車,自顧自的點煙吸著,閉上眼沉思起來.

我和徐浮龍留在車外.

"走,去洗洗手."我提議.

"好."徐浮龍和我一道走過土路,到了湖邊.

我倆伸手入水,清涼感讓我們的精神為之一振.

湖水上並沒有霧氣籠罩,一眼就能看出老遠.

說實話,這要是大白天的,湖光山色的,美景如畫,那真是享受啊.

但此刻嘛,只剩下寒冷和恐怖了.

"重新認識一下,姜度,姜家的人."我蹲在那里,伸手過去.

"哈哈哈,果然,原來是姜少,是我看走眼了,你才是真人不露相."

徐浮龍笑了一聲,和我握手.

"徐老兄客氣了,你……,咦?"

我控制不住的顫栗起來,因為,一雙慘白慘白,有著猩紅指甲的爪子,忽然從漆黑湖水中探了出來,瞬息間就扣住了徐浮龍的兩只腳踝.

"媽呀!"

噗通.

徐浮龍被那雙恐怖的大爪子拽進了黑湖之中,他嚇的幾乎魂飛魄散!

但我倆正握著手呢,他下意識的握緊了,結果,我跟著被拉進了湖中.

"大虎……!"

我只來得及高喊了這麼一聲,下一刻,冰冷湖水就漫過了頭頂.

上篇:第36章 霧藤怪    下篇:第38章 深水惡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