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56章 陰山閣掌院   
  
第56章 陰山閣掌院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滿心狐疑的跟在後頭,看著'鬼吞青煙’的詭異場面,滿心霧水.

因為,我搞不懂這些青煙是什麼東西?為何對鬼物具備如此之大的吸引力呢?

三鬼身上的凶殘氣息,都被吞噬青煙的渴望壓制下去了,它們像是喪失了思考能力,只知道順著本能的去捕捉和吞噬青煙.

鬼霧彌漫,很快,我們一行就到了村外的一座石拱橋附近.

我的眼瞳猛然縮緊,因為,那座石拱橋上,有人!

一個人背對著我們坐在石拱橋上,下方的河流嘩嘩的經過,但他雷打不動.

而一縷縷的青煙,就是從那人的身前傳來的.

只看背影,是個中年男人,很瘦,寬大的麻衣像是覆蓋著一副骨頭架子.

冷不丁的發現了活人,血傘女鬼它們清醒了過來,警覺的停在橋頭前,看向那背對著這邊坐著的中年男人,血傘女鬼緊張的握緊了紅傘.

"你是誰?"血傘女鬼陰森森的開口詢問.

"孽障,你也配問吾的名號?怎麼樣,勾魂香的煙霧好吃不?"

那人冷傲的回應一聲,緩緩的站起.

隨著這動作,我才看清楚,那人身前擺著個古色古香的小鼎,而內中插著一根拇指粗細的香,煙霧嫋嫋.

和普通的檀香不同,此香散發出的青煙本是一縷,但釋放出去後,就一變二,二變四,無有窮盡一般的向著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無疑,不管血傘女鬼一家位于哪里,都會接觸到青煙的,然後,就會被勾到石拱橋這里.

如此刻意,目的很清楚了,此人,就是沖著大開殺戒的血傘女鬼一家而來的.

他緩緩的轉過身來.

我看清了此人的長相,不由的驚駭.

因為,除了身高不同,此人竟然和已經死掉的莫導有著七分相像.

他的面容陰鷲,很醒目的大鷹鉤鼻子,帶著一股子天然的煞氣,但比莫導瘦了太多,用皮包骨來形容此人絕不為過.

"勾魂香,是什麼?"

血傘女鬼欒秀兒下意識的將小鬼五蛋護在身後,眯著鬼眼盯著陰鷲男人.

"是用犀牛角和死人頭骨等物為原材料煉制的香,一經燒著,釋放的青煙能覆蓋方圓三里,但這股子氣息,只對殺過人的猛鬼起效,沒有殺過活人的陰魂,看不到也聞不到勾魂香."

"而位于這區域中的凶悍厲鬼,必然受不住吸引的蜂擁而來,勾魂香乃是捕捉猛鬼最好的輔助之物,能讓吾不費吹灰之力的將目標勾來."

陰鷲中年瘦男冷笑著說明,他那宛似鷹隼般的雙目,死死的盯住了血傘女鬼一家子.

"你是來捕捉我們的?"欒秀兒鬼爪一抬,血傘指向對方.

"你說呢?哼,大膽孽障,竟敢大開殺戒?兩個村子的活人在數天之內死絕,你可知這已經觸犯了地府律法,你將會受到嚴懲!"

陰鷲男背著手,絲毫不將血傘女鬼一家當回事的態度,還在大聲的訓斥.

"地府要嚴懲?哈哈哈,我欒秀兒被王抱財害死的時候,地府做什麼呢?我兩個苦命孩娃被殺害的時候,你這個喜歡多管閑事的臭男人在干什麼呢?怎麼,我報仇雪恨的殺了那牲口,你就蹦出來了?還說什麼地府規則?真是可笑,敢問,這還有公道可言嗎?"

欒秀兒意識到對方不好惹,因而沒敢主動出擊,而是疾言厲色的反駁著.

"住口,一只罪孽滿身的陰魂,還膽敢質疑地府的權威?吾身為陰山閣的大傀儡師,就有職責將你這等孽障消除."

"要知道,地府律則森嚴,生人造孽,死後魂歸地府,自然會被審判.如王抱財那等作惡多端的人,死後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也是正常的."

"公道自然存在,你複仇情有可原,但殘害無辜就是造大孽!吾既然遇到此事,自然不能置之不理.欒秀兒是吧?你們的死期到了."

陰鷲男怒喝聲聲.

"陰山閣的大傀儡師?什麼玩意兒?"

我聽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名頭聽著很是霸道,奈何,我很是陌生.

陰陽先生,走馬仙,嶗山和茅山道士什麼的,倒是經常聽人提及,但陰鷲男口中的陰山閣,抱歉,我孤陋寡聞的,真就沒聽說過.

"陰山閣?大傀儡師?搞什麼幺蛾子呢?你這麼個不敢自報姓名的人,卻弄出個子虛烏有的門庭來,這是在消遣我不成?"

血傘女鬼怒不可遏,用傘尖兒指點著陰鷲男的瘦臉.

"放肆!小小女鬼,諒你也沒有聽說過陰山閣的名頭.一群井底之蛙,豈能知曉大傀儡師的玄妙?也罷,今兒就讓你知道一下厲害.想知道吾的姓名是吧,也罷,就如你所願好了,你站穩了,聽好,吾乃莫十道,陰山閣蕩魔院的掌院."

"莫十道?"

我和欒秀兒都低聲重複了一遍陌生的名字.

"莫非,你在家排行第十,你上面還有莫九道,莫八道?哈哈,八道,胡說八道嗎?"

欒秀兒鬼笑起來,譏諷聲聲的.

我曉得她是故意的,想要激怒對面的陰鷲男莫十道.

但欒秀兒顯然是打錯算盤了,那人的定力可不是一般的強.

他淡然一笑,絲毫不受影響,輕聲說:"我在家排行老大,之所以起名十道,是因為父母希望我有很多條大道可以走,這是老人家的祝福.欒秀兒,奉勸你們束手就擒吧,要不然,有你的苦頭吃!"

說著這話,莫十道沒有回頭的彈動了一下手掌,持續燃燒的勾魂香就滅了,青煙緩緩消散.

煙霧散開,我才看到,在橋欄那里,放著一個大木箱子.

大木箱子上面用黃布覆蓋,看不出里面存放了什麼東西,但無疑,一定是所謂的大傀儡師的家伙事兒.

血傘女也注意到了大木箱,陰風在身邊刮了起來,示意兩個鬼兒子都不要輕舉妄動,她持著血傘,擋在兒子們身前,陰聲說:"有本事就放馬過來,我還有許多該殺的人沒有清理掉呢,絕不會投降."

話語斬釘截鐵,帶著巨大的決心,堅定不移的要按照詛咒毒誓去做事.

"你們,還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啊,也罷,吾就活動一下手腳好了."

莫十道冷笑一聲,他後退幾步,伸手將覆蓋著木箱子的黃布扯下,然後,咔吧一聲響,木箱上方的蓋子掀起來.

"四蛋,帶著你弟退後."

血傘女鬼極為鄭重的告誡大兒子一聲.

四蛋陰森森的盯了莫十道幾眼,抱著五蛋向後滑動出去數十米遠.

他還想繼續滑動,但'彭’的一聲,似乎撞到什麼透明的物質上,霎間,滑動後退的動作被阻攔了.

"娘,我們被困住了."四蛋驚駭,鬼臉扭曲起來,揚聲告知欒秀兒.

"哈哈哈,不過是一道小小的禁制,你們可以試試,看看能不能打碎它沖出去?"

好整以暇的先將古鼎和勾魂香收進木箱的中年瘦男,轉頭看到這一幕,得意的說了一句.

很明顯,在使用勾魂香之前,他就施法布置了能夠困住鬼魂的禁制.

我不由自主的睜大了眼睛,心底都是激動.

"原來,世上真的有這樣高明的人,面對如此恐怖的鬼怪,不但不懼,還能施展大手段打擊鬼怪,甚至困住鬼怪?該死的,我要是有這種本事就好了."

我雙眼放光的看著那人,盯住他的一舉一動.

今兒,看到了更加神秘的世界.

數天前,只是看到了鬼怪的世界,除了驚恐和不安,啥都沒有.

但今兒,卻在欒秀兒的記憶中,看到了那個世界隱藏更深的東西,如莫十道這樣的高人,讓我心生景仰.

上篇:第55章 魂戾煙青    下篇:第57章 鐵符傀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