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74章 邪幕矢口   
  
第74章 邪幕矢口

g,更新快,無彈窗,!

甯魚茹陰沉著臉走過去,將大虎身上的骨刺扯出去,然後,擠出些血來之後,甯魚茹快速的處理了傷口,塗抹藥粉後包紮好.

孟一霜哭的肝腸寸斷,徐浮龍死前將她推開的舉動,讓姑娘無比感動.

"人死不能複生,大家節哀."甯魚茹走回來,對我們三人說著.

我強忍悲痛,站起來,握緊拳頭,恨得咬牙切齒.

"甯師傅,我想滅了那對僵尸."

我冷聲說著,臉色難看到極點.

"它們應該還會來襲擊的,別急,下次它們再現身時,我就收割了它們."

甯魚茹冷聲答著,然後說:"趕快挖坑將尸首埋了,他的血液中沒准有尸毒,不要隨意接觸,弄不好會染上."

我瞅了瞅甯魚茹,只能點點頭.

在林邊松軟處,紅著眼的大虎用砍刀當工具挖了個坑,我們戴上手套,將徐浮龍的尸首搬進去,大家用手捧著土,將徐浮龍的尸首埋葬了.

我在墳前豎立個粗樹枝,當是墳碑了.

悲痛沖擊著大家的心靈,都快要麻木了.

雖然徐浮龍是個戴著多重面具的富家公子哥,但這人其實很講義氣,表面的紈绔下,隱藏著的真實並不讓人反感.

同生共死多次,徐浮龍命大的數次死里逃生,但想不到,最後還是死在了僵尸的手中.

他沒能堅持到靈異空間自行崩潰的時刻,時也命也造化也.

"度哥."孟一霜紅腫著眼睛,拉著我的手不放.

我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握緊姑娘的冰涼手掌,感覺她在顫栗.

"少爺,我一定活劈了那對邪惡僵尸,為你報仇!"

大虎用砍刀拄著地面,盯著新墳,眼中都是憤怒和悲痛.

淒淒慘慘戚戚,就是此刻的氣氛寫照,士氣低落,沮喪頹廢的感覺吞噬著我們的心.

"甯師傅,咱們還要在這鬼地方多久,能不能想辦法提前離開?我快要受不住了,沒准,下一刻就輪到我們了."孟一霜哽咽著看向甯魚茹.

甯魚茹轉頭看了看孟一霜,臉上神態平靜,波瀾不動的,輕聲說:"除非我施法破開此地,但那樣一來,會損傷嚴重.孟姑娘,我方才查探過此地的陰氣濃度,感覺上,半日之內,維持此地的能量就將告罄,難道,孟姑娘撐不住半日時間嗎?"

"這?"孟一霜聞言,轉頭看了看我,意思是讓我為她聲援.

我握了握姑娘的手,輕聲說:"你我都沒有要求甯師傅去冒險的理由,不過是半天的時間,大家就等一下吧.你跟在我身後,寸步不離的,我一定能護你周全."

"度哥."

孟一霜眼中閃著淚光,依偎到我身邊,不再多話了.

我們一行垂頭喪氣的走出林子,林里,多了一座新墳.

"我施法防護了,他不會轉變成僵尸的."甯魚茹低聲說了一句,我們齊齊點頭,沉默無言.

接近保姆車了,甯魚茹忽然停住腳步.

我們都是一驚,跟著停下步伐.

我松開孟一霜的手,走過去,眼神凝重的看向甯魚茹.

她對我點了點頭.

"你百分百確定嗎?"我的眉頭就是一跳.

"已經可以完全的確定了."甯魚茹淡淡的回答.

大虎不解的轉頭看來.

孟一霜落在後方,不解的問:"度哥,你們說啥呢?"

我很是沉重轉過身來的看向孟一霜,輕聲說:"一霜,我和甯師傅說的是,確定了此事的幕後真凶,就是你!"

"什麼?"

大虎在那邊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橫著砍刀,目光炯炯的看向孟一霜.

"度哥,甯師傅,你們這是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真凶?什麼意思?莫非,你們以為這里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我策劃並施行的?"

孟一霜眼中都是震驚,瞪得大大的,身軀簌簌發抖,一副被冤枉了的受氣包小媳婦的模樣,楚楚惹人憐惜.

"唉,一霜,我承認,你的演技確實精湛,我也幾乎被你給蒙騙過去.不過,你還是露出了點兒破綻,但我一直不敢相信,畢竟,你給我的印象始終是善良又溫柔的.可惜,這些不過是你戴著面具演繹出來的."

"直到先前,在你的布局下,徐浮龍被僵尸伏殺了,而你,也在這個過程中露出了最明顯的馬腳,因而,我和甯師傅能夠確定了,你就是幕後真凶!"

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臉色鐵青.

"是她害死了龍少爺?我去砍死她!"

渾身都是血跡的大虎聞言怒不可遏,大步流星的往孟一霜那邊走,砍刀舉起,凶神惡煞的,怕不是一刀就將孟一霜砍成兩段?

"大虎,不要沖動,會死的."

我撲過去,一把拉住大虎的手臂,不讓他過去.

"小度,你說什麼胡話呢?這麼個弱不禁風的女的,看我不一刀劈死她."

大虎就要將我甩到一旁去.

"虎哥,你嚇到我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你們不要冤枉我."

那邊的孟一霜雙手揪緊衣襟,嚇得連連後退,身形踉蹌,一下子坐倒在土路上.

她的眼中都是淚水.

"度哥,別人不信我也就算了,你難道信不過我嗎?我對你的心意難道你感受不到嗎?"

孟一霜轉頭看向我,很是幽怨的送來這麼一句.

甯魚茹行到大虎身前,凝聲說:"你要是想死,那就過去吧."

"這?"大虎甩開我的拉扯,但看了看面前的甯魚茹,他郁悶的伸手抹了下大光頭,獰聲說:"難道,龍少爺就白死了?"

"這倒不是,不過,我估摸著,即便咱們都上前,也奈何不得這位姑娘.孟一霜,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啊?"

說著這話,甯魚茹轉身看向孟一霜,她的手中持著測地尺不說,還亮出了折疊弓,只是幾下響動,折疊弓就打開,機關扣好,隨時可以激發黑箭射向孟一霜.

"不要啊!"

孟一霜嚇得花容失色,轉頭看向我,大喊著:"度哥,她要殺我,你得保護我啊."

我陰沉的看著孟一霜,眉頭蹙緊到一處,眼底閃耀火光,眼前回閃著董秋,田頌莓等人慘死的情形,心頭恨意翻湧著,看向孟一霜的眼神愈發沉痛.

"一霜,事到如今,你沒必要死撐了,我們已看破你的行藏,你還是老實的露出本來面目吧,我們,不會冤枉你的."

我認真的說著這番話,盯著孟一霜的同時,短劍和令牌已經掌握在雙手中,警惕提升到最高級別,實在是,孟一霜嚇到我了.

"度哥,你糊塗了嗎?我跟在你身邊許久了,我是什麼人你難到感覺不到?不管是秋姐還是龍哥,他們對我都極好,我哪有理由禍害他們?你這樣的冤枉人,還有良心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孟一霜憋了憋嘴巴,眼淚順著臉頰流淌,怨氣爆棚的樣子,看起來,我們真的冤枉她了,她無比受傷.

"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不撞南牆不回頭哈.一霜,看來不跟你說清楚,你一定矢口否認到底是不?"

我氣的額頭青筋直蹦.

"度哥,你這話我聽不懂了,不過,你說的捉賊拿贓道理我是懂的,既然你認定我就是幕後的策劃者,那麼,請給出證據.我雖然喜歡你,但也不會任你倒髒水,度哥,你太讓我失望了!"

孟一霜用袖子抹著眼淚,眼神變的堅毅了幾分,到底是說到了這一地步,我給不出證據的話,她絕對不會認罪.

"小度,你因何認定孟一霜就是罪魁禍首的?"

大虎收好砍刀,扭頭狐疑的看向我.

上篇:第73章 斷魂僵    下篇:第75章 內鬼疑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