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163章 蛇劍雙鏈   
  
第163章 蛇劍雙鏈

g,更新快,無彈窗,!

黃十九爺之類的稱呼,代表著什麼?在東北大地上可謂是家喻戶曉.那就是黃仙的稱呼,也就是黃鼠狼.

這是個極為龐大的族類,根據其道行高低,尊稱各有不同.

黃仙中的最強者應該是被尊稱為'黃仙老祖’的那位,據說是所有黃仙的族長,隱居在古山深處.

其下還有黃仙太爺,黃仙太奶啥的,輩分主詞往下排,到了某一代尅是使用數字,比如,黃六爺,黃二爺啥的,對面的老頭被民間尊稱過黃十九爺,那就說明輩分不低啊.

若是年幼的黃仙,還沒有資格被稱之為爺,大多區個類似活人的姓名,比如黃土,黃皮啥的.

能帶上爺這個字的,都不是省油燈啊.

這些都是民間傳說,我本來是不信的,但眼下嘛,黃仙就在眼前,還有什麼信不信的說法?

"黃十九爺,有禮了."我真摯的喊了一聲,畢竟是來自于黑土地的保家仙,內心還是感覺親切的.

老頭眯著眼打量了我幾下,呵呵的笑笑.

"姜度閣下,我是常柄麼,多指教."黑鱗男妖陰笑著抱拳一禮.

"姓常?"我霎間明白過來,這是一條蛇妖.

保家仙中的蛇妖才姓常,顯然是個小輩的蛇妖,還沒有資格被人喊一聲'爺’.

"常先生,客氣了."我回了一句.

"好說,好說."常柄麼一翻手,劍鋒細窄,長有一米二三左右的利劍出現在他的手中,我都沒有看清楚這武器是從何處掏出來的.

青色的妖力一震,這口細劍發出嗡鳴聲響,嗜血意味兒傳蕩.

"小麼,控制一下你自己."坐在熊妖肩上的紅衣女妖冷冷的呵斥一聲.

"是."蛇妖常柄麼轉身一禮,轉回來的時候,殺意已經壓制了下去.

我心頭冰涼冰涼的,此刻可就全明白了.

這看著身材袖珍,面龐年輕的紅衣女妖,才是四妖中輩分最高道行最深的.

不見常柄被呵斥之後屁都不敢放嘛,而尊稱為爺的黃仙也順從的聽命,這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難道,小人兒般的女妖,竟然是有資格冠上太奶之類尊稱的老妖怪?

應該是差不離的,她可以隨意的坐在熊妖肩上,她有資格當司儀主持婚禮,還有能力訓斥的司馬不敢吱聲,種種跡象都表明了她的輩分和地位有多高.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這句老話同樣適用于妖怪的身上,要是以貌取妖,那就是找死.

駐顏這種事在妖怪身上還不是吃飯喝水一般的簡單?

"小麼,你先試試這位的深淺吧,我來掠陣."

黃十九爺又喝了一口酒,如此的吩咐.

看樣子,我對他很有禮貌,這厮很是受用,如是,先不打算動手,讓蛇妖做先鋒,假如蛇妖老哥一個的不是我對手,黃十九爺才會出手.

對此,紅衣女妖並沒有干預,看樣子是默許了.

"好."常柄麼應了一聲,下一刻,身後長長的黑鱗蛇尾一甩,我面前忽然出現四五個蛇妖,但劍式不同,有的舉劍刺向我的心口,有的刺向頭顱和肋下,角度無比刁鑽,速度超快.

要不是我被禁術加持了,跟著提升了眼界鎖定能力,此刻怕不是連人家出劍的路線都看不清?

青色妖力浸染到四邊,帶來沉重如山的壓力.

這是只有迎戰之人才能體會到的威壓感,旁觀的人根本就體會不到多麼恐怖.

後腦傳來刺痛的感覺,我立馬意識到了,眼前的所有劍式都是障眼法,真正的殺招來自身後,蛇妖的移動方式極端詭譎,防不勝防的.

我一聲冷哼,一揮手,嗚的一聲,左側的封魂鏈鉤已經甩向身後.

當啷一聲響,鎖鏈和細劍在半途相撞.

轟!爆發著冷焰的另一條鎖鏈,狠狠的向後抽去.

嗡!

蛇妖似乎躲開了這一抽,我就感覺腳踝位置傳來刺骨般寒意.

沒有時間多想,腳下一用力,已彈跳而起,半途就翻轉了身體,兩根鎖鏈劈頭蓋臉的對著貼地出劍的蛇妖砸了下去.

我沒有學過古武,打起來毫無章法可言,這確實是短板,無形中減低了殺傷力.

但幽火沸騰禁術足夠強大,加持的力量也足夠多,所以,我可以強化出手速度和身軀力量,更能刺激的反應時間縮短,並合理化的做出反擊,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一力降十會!

即便沒有古武章法,一樣能打的他屁滾尿流.

蛇妖眼中都是震驚,他猛地一甩大尾巴,細劍一霎間抖出了無數劍花.

叮叮當當,火花四濺,細劍,蛇尾和兩根封魂鏈鉤不停的硬撞,陰火狂暴起來,燒灼開去,但根本不能引燃妖力護體的蛇妖.

可是,他居于下方,我卻是從上至下的襲擊,到底是蛇妖吃虧.

慘叫聲中,連著好幾下抽擊落實了,鎖鏈和他陰沉的黑鱗臉親密的接觸了好幾下,蛇妖在漫天迸濺的火光和不停閃現的鏈影下,翻滾出去了老遠.

"嗷!"

蛇妖憤怒的嘶吼著,一個鯉魚打挺翻起來,單膝半跪在那里,臉上腫的老高,衣物被燒出一個個的破洞,渾身冒著黑煙,有些位置的黑鱗被打碎了,流出冰冷的蛇血來,卻被冷焰燒灼成黑霧.

他吐著猩紅蛇信,猛地抬頭,兩只蛇眸陰狠的盯住了我,卻不敢搶攻上來.

我早就翻著跟頭穩穩落地了,一抖右側鎖鏈,纏繞于手臂上,用前端的鉤子指著蛇妖的臉,搖了搖頭說:"常柄麼,你不行!看來,你得和黃十九爺聯手了,不然,我擔心一下子就將你給抽死了,你我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我不想殺生."

"你!"

常柄麼氣憤交加的喊出一聲,噗!吐出一口血來.

"咕咚."

黃十九爺大聲的灌了一口酒,破舊道袍鼓蕩氣流,妖氣環繞,一步三搖的走上前來,白胡子顫了顫,眯著的眼睜開了一絲.

他看了看我,又轉頭瞅向七個不服八個不甘的常柄麼,凝聲說:"姜先生果然有兩把刷子,這幾下,你挨的並不冤枉,小麼,收起你的驕傲和殺意,抱元守一,心神通達,絕對不可輕敵,咱們爺倆,好好的和這位小哥較量一番."

"是,十九爺."

常柄麼站起身,走了過去,和黃十九爺肩並肩.

他的情緒在黃十九爺的幾句話中恢複到正常范疇,就好像沒有被我抽中似的,這種心志的訓練,落在我眼中,深感震驚.

保家仙兒們的名頭響亮,始終威名赫赫的,果然不是沒有緣由的.

兩妖彙合,我就感覺四周的壓力提升了四五倍還多,不由的暗中吃驚,全神戒備起來.

黃仙老頭子仰脖子灌了一口酒,就反手將大酒葫蘆背了起來,袖口中忽然滑落出一段刃鋒,鬼火照耀下寒光閃閃的,竟是一口深青色的短刀.

短刀只有一尺多長,看樣子一直收在他的袖口中,我仔細看去,心頭發寒.

只見這口刀特別的薄,刀背處不過五毫米的厚度,而刃鋒已經薄到十分之一頭發絲了,可見其鋒利程度,更不要說刀柄和刃面上還篆刻了數十枚符箓了,這是一口可以灌注妖力的短刀,殺人之利器.

看到這口刀,我就想起自家的黑色短劍了.

那東西沒法被七魄攜帶,不然的話,我真想以灌注了陰火法力的短劍,和黃仙老頭兒的短刀來一次刀劍爭鋒!

但被木臂控制著的封魂鏈鉤其實也並不賴啊,我想,硬碰硬的對上,絕對不會被這口短刀所切斷的,那就成啊.

上篇:第162章 義凜然誓不低頭    下篇:第164章 妖鼬邪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