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44章 蠍祖與放飛自我   
  
第244章 蠍祖與放飛自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甯魚茹的臉霎間宛似紅布,留下句'我去給你弄點粥喝’,就一溜煙的奔逃出去了.

那急匆匆的樣兒,像是後面有惡狗在追趕一般.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甯魚茹這般失態,眼神不由的落到她窈窕的背影上,心底都是感動.

二千金的話說的明白,這半個月來,都是甯魚茹親手照料的我,包括換衣,也包括其他的一些事,都是過她手的,這姑娘倒是毫不嫌棄我,這般用心,讓我如何報答啊?

"她頭上的未婚妻頭銜,是我信口胡謅出來的.不過,看她對我這等態度,莫非……?"

一時間,我浮想聯翩.

"人家一個清清白白的黃花大姑娘,不怕遭人非議的照顧了我半個月,這似乎是某種信號,難道,不光是我看中了她,她其實也看中我了?"

一念及此,不由的激動起來.

"喂喂,你想什麼好事呢,傻笑個什麼?口水都快出來了,我在跟你告狀呢,你怎麼魂游天外去了?"

我的胸口被二千金連著打了好幾下,受疼之後才回過魂來,只能繼續裝傻的樂著,難道,要我去找宮重興師問罪嗎?

砰砰砰!

一連串的腳步聲中,一伙人沖了進來,打頭的就是人形美女狀態的蠍妙妙,她身後跟著壯漢熊霹靂,再後面是牡丹女鬼,她換了張面具戴著.

血竹桃不緊不慢的跟在牡丹身後,最後方還有兩道身影,其中之一是個穿著破長袍的糟老頭子,正是宮重,而讓他陪著笑臉說話的,是個看起來四十出頭的中年美婦人.

此婦人身穿複古式旗袍,腳下踏著一雙繡花鞋,頭發盤著,沒有戴任何首飾,但雍容華貴的感覺撲面而來.

她的身段曲線非常誇張,賊有張力,特別吸引人,臉龐線條柔美,就是個成熟的貴婦人,無怪乎宮重老眼放光,跟在人家身旁寸步不離的.

宮重這一出兒真是有夠丟人的,我恨不得用手遮住眼睛,以此動作表示我不認識他.

"這老頭不是苦修士嗎?怎麼像是條到了某種季節的老狗,這一副誓要找個老伴兒去夕陽紅的模樣,和苦修士不搭邊吧?怎麼回事,老頭的變化為何如此之大?"

宮重根本就沒看我一眼,滿臉諂媚的和人家說著話.

那婦人臉上帶著禮貌的笑意,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著,其實,表現的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但宮重卻似乎感受不到人家的冷淡,亢奮的不行了,老臉都發紅放光了.

"小度,你醒了,快讓我看看!不錯,恢複的真好,骨頭愈合了,真的痊愈了."

蠍妙妙最先沖來,一把將依偎在我懷中的二千金扯出來,隨手就丟到一旁去了,然後,對我渾身上下的好一頓捏吧,這一套動作下來,確定我的傷勢痊愈了.

如同垃圾一般被撇到一邊去的二千金氣的眼睛倒豎,空著的那只手握緊成拳,臉上'咔咔咔’的作響,我很是擔心她臉上的裂縫會變大,萬一整張臉碎裂開來,那可怎麼辦?

二千金發了一會兒子狠,但心知打不過蠍妙妙,只能鼓著腮幫子怒目而視.

似乎,她想要用凶狠的鬼眼煞光瞪死蠍妙妙!

可惜,蠍妙妙根本就不理會她,二千金只能干生氣.

"醒了就好."

血竹桃上前來看了看,不冷不熱的說了一聲.

熊霹靂憨憨的笑著,看意思想要拍我肩膀一巴掌表示親切,但被蠍妙妙一瞪,只能收回熊掌,撓著臉傻笑.

牡丹女鬼眼眸中露出如釋重負的意味兒,靜靜的退到一邊去了.

沒有看見徐浮龍,估計,他並不在別墅之中.不是說過嘛,這地兒徐家不怎麼使用,倒是方便了我們一行.

"大姑姑,您老真是妙手回春,這麼重的傷,半個月就恢複如初了.姜度,快,喊蠍祖太奶."

蠍妙妙檢查完我之後,轉頭欣喜的和中年美婦說話,然後,抬手給了我後腦勺一下,示意我趕快去拜見.

"轟隆!"

宛似雷霆砸落腦海,我有懵圈的感覺了.

祖太奶?這種稱呼比蠍妙妙的老太奶要高許多級,絕對是保家仙群體中的絕頂大佬,應該是掌控東北保家仙勢力的大頭頭之一.

真沒有想到,這樣厲害的高人……,不不,應該說是如此恐怖的大妖怪竟然出現在這里?

她蒞臨此地的目的不問可知,必然是欲要鏟除掌握了陰買壽禁術的姜照.

肯定不是她自己來的,鬼知道暗中來了多少東北大地上的保家仙?

不愧是保家仙中的頂峰大佬,我那樣重的傷勢,在她的幫助下半個月就恢複如初了,真是神乎其神的技藝,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想著這些,哪敢怠慢?

急忙蹦下床來,顧不上光著腳了,對著走到近前的中年美婦深鞠躬一禮,都過了九十度,因為,我真的感激人家.

"姜度見過蠍祖太奶,感謝您老幫我療傷."

我的語調極為真摯.

"這孩子,太客氣了,快起來."婦人充滿女人味的磁性嗓音響起,手虛抬了一下,我就感覺到一股不容抗拒的綿柔力道襲來,順勢就站直了身體.

"蠍女士,我家師侄女的未婚夫讓你費心了,一會兒我請你喝茶表示謝意如何?"

宮重在一旁趁機提出了約會邀請.

"這老家伙完全是放飛自我了!鬼知道他受過什麼刺激?難道,他身體中也藏著另外一道靈魂,這是覺醒了嗎?如此齷蹉,哪還有苦修士的樣子?"

我腹誹個不停,恨不捂住這厮的嘴巴.

不見美婦人的眉頭直跳嗎?就快要被他纏的發火了.

場內之人都很是尷尬,不知如何說話了.

"宮道友的好意我心領了,姜度對蠍妙妙有恩在前,我略盡綿力幫他療傷在後,就不要和我這般客氣了."

美婦人到底是忍住了這口氣,客氣又疏離的回答.

"這樣啊?那好,咱們改日,改日!哈哈哈."宮重老臉皮厚的打著哈哈.

我看在眼中,想要扶額了.

感覺三觀盡碎,這世上如何出現了這麼個為老不尊的玩意兒?

不久前宮重還一副苦修士老正經的模樣,今兒怎麼變成老不正經了?蒼天,大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此時,端著托盤的甯魚茹走了進來.

托盤中有一碗清粥,還有幾個清淡的小菜.

我看到這些食物,肚子就不爭氣了,'嘰里咕嚕’的響了起來.

上篇:第243章 阿鼻墨劍和半月    下篇:第245章 細思恐極的止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