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61章 恐怖人心   
  
第261章 恐怖人心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搖搖頭,冷笑:"你們愛信不信唄,不過,丑話得說在前面,我今兒不想砸場子,所以,你們適可而止.要是惹毛了我,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我的臉板了起來.

"我去,你這是蹬鼻子上臉啊,看老子……!"

驢臉的莊毫撲棱一下子站起來,挽著袖子就要動手,他已經忍我許久了.

這次,宗南然沉著臉沒說話,這就是默許了.

我眼神示意熊霹靂不要出手,他輕輕點頭,我暗中捏吧了一下拳頭,心里對秦家了喊聲抱歉,不是我不給面兒,冤家路窄的,老對頭們存心和我過不去,我總不能沒有表示吧?

我決定了,一出手就打斷驢臉莊毫的兩條手臂,算是為大學生涯中的遭遇討回公道了.

莊毫的拳頭已經握緊,就要向我砸來.

我做好了防守反擊的准備,以我此刻的實力,打斷他的雙臂易如反掌.

"哎呀,度真人,你何時來的?貴客遠來,我們得進地主之宜啊,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望真人海涵?你看你也是的,怎麼不來和我們夫妻打個照面呢?"

一道爽朗的聲音驟然響起!

莊毫渾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看向門口方向,猛地愣住,然後,額頭上沁出豆大的冷汗,眼睛幾乎突出眼眶去,他握緊的拳頭不自覺的就松了開來.

"蹬蹬蹬!"

腳步生風,兩個人走到我身後.

不用回頭,我只是看了一眼對面那幾個孫子震驚到幾乎丟魂的缺貨德行,就曉得是秦筷夫妻到了.

心中一歎:"打狗還得看主人呢,紅姐都到身後來了,我如何能真的砸場子?這是人家兒子新婚大喜之日,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我總得給紅姐面子才對."

沒能順勢教訓狗腿子們,我暗中直喊遺憾.

站起身來,轉過去,入眼就是兩個笑容滿面的人,正是穿著大紅唐裝的秦筷夫妻.

"秦大哥,紅姐,你倆大忙人,我就是來湊個熱鬧,怎麼好意思打擾?"我滿臉是笑的和他倆說話.

"彭,彭!"

身後好幾聲,可能是聽到我和這對夫妻的對話了,谷裳她們坐不穩的落到地上去了,這才有了動靜的.

場內霎間靜的落針可聞,人們似乎下意識的憋住了呼吸.

我的眼角余光收進來數十道震驚莫名的眼神,在座的人都沒有想到,我這麼個看著不起眼兒的年輕人,能被秦家如此重視?

"哎呀,度老弟,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能來,蓬蓽生輝啊!我們夫妻得敬你一杯,感謝你大駕光臨.小奇去接新娘子了,要不然,定讓他親自敬酒."

秦筷拍著我肩頭,哈哈笑著,一擺手,旁邊有個服務生上前,托盤內三杯酒,他們夫妻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對著我亮了杯底,我朗聲一笑,舉杯飲酒.

之後,秦筷和紅姐與第一次見面的熊霹靂寒暄了幾句,聽聞這是我的師兄,不敢怠慢,再度敬酒,熊霹靂豪爽的一口悶.

趁著這功夫,跌坐地上的谷裳和牛靜萱她們坐回原位,但臉色已經變的極不自然.

"款待好貴客."秦筷吩咐付服務生們一聲,然後,借口那邊還有事,欲要帶著紅姐離去.

紅姐走前對宗南然他們說了一句話:"你們都是度真人的同學,幫我家小奇好好的款待度真人,我在此先謝一聲."說著這話,她眼中傳出警告之意.

"伯母,您別和我們客氣,我們曉得了,一定款待好度真人."

滿頭都是冷汗的六個人早就站起來了,一個個的身體發顫,宗南然代表六人回話,語調兒都打顫了.

秦筷夫婦對著賓客們說了幾句場面話,就離開了這里.

婚宴瑣事太多,他倆真的是大忙人.

所有人都用見了鬼的眼神看向我.

我若無其事的落座,扭了扭脖子,和坐在旁邊的熊霹靂低聲交談,說了幾個笑話,熊霹靂沒心沒肺的傻笑,笑聲在寂靜的廂房中極為突兀.

"咦,莊毫同學,你繼續啊,別客氣."

我突然笑著對站在一旁宛似木樁的驢臉青年說話.

"那個,度真人……?度哥,啊,我當然要繼續了,服務生,上酒,我得敬度哥一杯.好幾年不見了,都是老哥們,今兒不醉不歸."

莊毫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話頭一轉,立馬變味兒了.

我不由愣怔,腦中浮現一句話:"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周圍等著看熱鬧的賓客們眼底滑過失望之色,本以為有一場好戲看呢,驢臉青年一看面相就是不好惹的角色,沒想到,這厮認慫的這般痛快,還是不是個帶把兒都是爺們了?

受聘來工作的女服務生急忙上前.

莊毫從托盤上取來兩杯酒,放到我身前一杯,他舉起自己那杯,凝聲說:"我先干為敬,度哥隨意哈."

他這是怕我不給面子,先自行搭好了台階.

我啼笑皆非的看著他,沒有吱聲.

所有人都瞅著他,他就那樣厚著臉皮的將杯中酒給干了.

他對我亮了亮空杯底,眼神落在我絲毫未動的酒杯上,臉上出現一絲尷尬之色.

我靜靜坐著,沒有要喝酒的意思.

並沒有再看莊毫,而是看向滿頭冷汗的宗南然和滿臉不是滋味兒的谷裳.

被我一瞅,這兩人都耐不住勁兒了.

宗南然對著谷裳一打眼色,他倆一前一後離開席面,繞到我這邊來,揮手示意服務員上酒.

幾個服務員忙不迭的送來酒水.

"度哥,是我們狗眼看人低了,老話說的好,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度哥你如今貴為'真人’,和秦大伯稱兄道弟的,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以往有得罪的地方,請您不要介懷,若是想要出氣,喜宴之後,我們兄弟幾個隨你打罵可好?"

宗南然舉著酒杯,一臉誠摯的模樣.

谷裳沒有說話,但同樣雙手捧杯,眼神深處雖然還是桀驁不馴,但態度已經和先前天差地別了.

另外幾個待不住了,都離開位置,人手一杯酒,雙手舉著對著我.

牛靜萱,關雷陽和麻子臉的盧輝澎有樣兒學樣的,拘謹的站在我面前,都不敢多說話.

曾幾何時,他們在我面前都是耀武揚威的天王老子,我還真就沒有想到,會有眼前的這麼一天?一時間心頭起伏起來,感慨萬千.

這世道的人,真是現實的可怕!

上篇:第260章 鋒言    下篇:第262章 驚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