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63章 活死人尸變   
  
第263章 活死人尸變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猛地抬頭,看向鏡面,映出了我自己的臉,但剛才余光掃到的波紋卻根本沒有跡象.

"喝多了嗎,怎麼眼睛總是發花?"

我拍拍自己的腦袋,心頭都是狐疑,甩著手上的水珠兒,走出了洗手間.

到了走廊,我拍了心口位置一下.

防彈衣內襟口袋中,藏著木板(鬼牢)法具,也藏著游巡令牌.

裝著阿鼻墨劍的劍匣被我塞到背著的皮包之中去了,我始終背著皮包,這有些惹眼,但也沒誰顧得上來詢問的.

"你倆都出來吧,到你們吃飯的點兒了."

口中嘀咕著,先前喝的酒有些上頭,腦袋發暈.

我搖晃了腦袋幾下,伸手扶住旁邊的牆壁,抬頭看向前方.

按理說,應該看到兩女鬼了,但入眼所見,空空如也!

我霎間震驚的睜大了眼睛,酒意不翼而飛.

猛地搖動腦袋,視野清晰起來,確定了,面前確實沒有女鬼.

這里是房屋內部,不虞陽光照射,鬼怪並不畏懼這種環境,因何不敢出來?

我震驚了,身上沁出一層冷汗,意識到不太妙啊.

急忙站直,伸手掏出了鬼牢法具,盯著它的同時,意識連接上鬼牢,然後,我驚的三魂七魄幾乎離體!

因為,鬼牢法具反饋回來的訊息是,內中並沒有兩女鬼.

"怎麼可能呢?"

我真的驚了,轉頭四顧,先不說牡丹女鬼,只說二千金,那就是絕對不會離開我身邊的,為何二千金也不見了呢?

重重的喘了一口氣,我將鬼牢法具塞回懷內,奔跑起來,向著廂房喜宴區奔跑.

越是奔跑越是心驚,因為我才發現,本來一直存在著的喜慶音樂聲消失了,只有我奔跑之時'砰砰砰’的動靜,更恐怖的是,這一路跑過來,沒有遇到一個人.

要知道,這里正在舉辦婚宴,先前,密密麻麻的擠滿了賓客,怎麼我只是去了一趟洗手間,人就都消失不見了呢?

"出大事兒了!"

這幾個字在心頭蹦跳,感知到一股邪惡至極的力量籠罩了自己,這讓我有不寒而栗的感覺了.

"彭,彭!"

我跑進了廂房之中,只是一看,就愣怔當場.

一個個大桌子還在,桌邊圍著空座椅.

桌面上的食物還都冒著氣兒呢,熱騰騰的,有些食物被吃掉了一大半,證明前一刻還熱鬧的不得了,怎麼一轉眼之間人就沒了?好像是,這里就剩下我老哥一個了?

"霹靂,霹靂!"

我大喊大叫,聲音回蕩,但熊霹靂像是施展了隱身法術,半點兒蹤跡不見.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坐在張椅子上,琢磨著遭遇到了怎樣的詭異之事兒?

光明湖電影院事件浮現心頭.

難道,我被收進了一個平行的異度空間之內?就如同光明湖電影院的遭遇一個樣兒?

所以,不管是熊霹靂,還是二千金,都沒法跟著我了,因為,這個超自然空間只攝取我老哥一個進來?

莫非,孟一霜等人被法力通天的大能提早救醒了,然後,暗中布局坑我?

這種可能性是有,但並不高.

如果不是超自然小空間,那是什麼呢?如同風水環動千葬局一般的被困在人為設置的陣法之中了嗎?

這也只是猜測,根本不做准.

我心頭亂糟糟的,無法判斷自己處于什麼境地之中,因為,一點線索也沒有.

線索?等一下!

我一下子站了起來,眼前回閃數十天之前的場景,巫小千的影子出現了異常,那一刻,我看到她影子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足.

這算不算是線索?

如果那就是征兆,說明了什麼……?巫小千暗中搞事兒,想要害死我不成?

二十多天前,就是她在拜訪之時暗中在我身上做了手腳嗎?所以說,今兒我才莫名其妙的陷落到詭異處境之中?

這也太扯了些!

新開的分道場中都是高人,宮重坐鎮,血竹桃也在,更不要說蠍妙妙見多識廣的,什麼樣兒的鬼蜮伎倆沒有見識過?

我要是真的被做了手腳,自己感覺不到,但隨後的二十多天里,這幫子高手天天圍在身邊打轉,難道他們一點兒異常都沒有發現嗎?

這樣看來,不像是巫小千在作妖.

"那眼前是怎麼回事?"

我懵了.

我的鼻子忽然翕動一下,隱隱的,好像有異味兒隨著流通著的空氣傳進屋內,是一股極為清淡的臭氣,我下意識的感覺到熟悉.

這種讓人作嘔的味道,難道是,尸臭?

這個念頭一升起來,我心頭就咯噔一下子,極度危險的感覺彌漫到每一顆細胞之內!

"度哥,我們這是在哪兒?我怎麼了啊?"

一道聽起來極為淒慘,極為詭異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渾身激靈靈一顫,抬頭看向房門口,霎間,驚的向後倒退三步.

那里,扶著門框有一個人!

不,不,嚴格來講,這不像是個活人了,更像是一具會說話的尸體.

他的衣衫破爛,露出的皮膚上都是結痂的黑褐色傷口,看樣子,似乎受傷許久了,臉上倒是沒有傷口,青慘慘的,毫無血色,一雙眼睛中的瞳孔已經擴散,死氣沉沉的,但就是不倒下.

我仔細打量了他幾眼,從他瘦竹竿般的身材和臉皮上的麻子坑確認了,這是秦虛奇六狗腿中的麻子臉盧輝澎.

他扶著門框的手上都是血,干涸的血,發黑發硬,感覺上,距離他流血好幾天了,但我記得清楚,十分鍾之前,我們還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呢,怎麼一轉眼間,別的人沒影了了,而瘦竹竿的盧輝澎變成了這幅鬼樣子?

"度哥,你救救我啊,我不想死."

那活死人般的盧輝澎伸手夠著我,然後眼睛一翻翻兒,驟然摔倒在地.

我感知的清楚,最後一絲活人氣息離他而去了,盧輝澎真的死亡了.

本來還想詢問他如何變成了這副鬼樣子,但現在看來不用問了,人都死翹翹了,我還跟誰問去?跟他的靈魂嗎?

"咦,他的魂兒呢?"

我再度驚了,感知反饋,門口的那具尸體之中,根本就沒有魂魄,並非魂消魄散,而是本就不不存在靈魂!

上篇:第262章 驚席    下篇:第264章 宅塚陰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