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64章 宅塚陰村   
  
第264章 宅塚陰村

g,更新快,無彈窗,!

"真他娘的活見鬼了!"

我從皮包中翻找出手帕和口罩.

手帕是甯魚茹遞給我的那條,上面繡著鯉魚跳龍門,我早就洗過了,但沒有歸還給甯魚茹.

她也故作不知,始終沒有追要.

我樂的裝糊塗,就此將手帕給收藏起來隨身帶著,算是個定情信物.

只是自己想當然認為的,人家甯魚茹可從未承認過.

沉吟一下,還是不舍得使用手帕,認真收好後,將口罩扣在臉上,又翻找了個茶色墨鏡戴上,手上也套了一雙白手套,這才謹慎的走過去,蹲了身子,細細的查看尸體.

這具尸體就像是生前受過嚴刑拷打一般,遍體鱗傷的,感覺上受刑了好幾個月,今兒才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我撕開他心口位置的衣料,定睛一瞅,頭發幾乎被嚇的豎立起來.

因為,我觀察到他的皮膚之內生滿了白色的蛆蟲,這些可怕的東西正在'動’著,無比的麻癢人!

"呃!"

這給我惡心的,干嘔了幾聲,好懸吐了出去.

太詭異了,眼前這一幕讓我的大腦幾乎當機了.

盧輝澎的死亡匪夷所思!和我的記憶產生了強烈的矛盾.

看著這具尸體,我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錯了?

盧輝澎明顯是受刑了許久的,那我十幾分鍾前和誰人在一桌上吃吃喝喝的?

腦袋徹底混亂了.

就在此時,死透了的尸體驟然動了一下.

我渾身汗毛'咻’的倒豎起來,立馬做出反應,一下子就向後翻滾出去,等我站起來,正好看見尸首直直立起來的場面.

"天啊,詐尸了!"事發突然,我毛骨悚然.

突然立起來的尸首張開嘴巴,猛地發出一聲咆哮,雙手伸出來,對著我這邊就是一跳,腥風激蕩,它高速撲來.

"去死!"

我怒罵一聲,反手間從皮包中扯出封魂鏈鉤,只是一抖,啪的一聲,狠狠抽在尸首的頭部上.

法力傳導鎖鏈之內,這一下的力量太重了,只聽'咔吧’一聲響,尸首的頭部就爆碎開來,一塊塊血肉橫飛,場面無比恐怖.

我的眼瞳控制不住的縮緊.

因為,盧輝澎的尸體順著這股力量被抽飛了之後,狠狠的撞翻了一大堆桌椅,碟子碗筷的摔落在地,迸濺了他一身.

問題是,他的頭已經被打碎了,連在脖子上的頭部只剩下不足拳頭大的一小塊了,可是,他一翻身,竟然從狼藉的地面上站了起來!

震驚的感覺在心頭翻湧,眼前這幕和我的認知有了巨大矛盾.

法師都曉得,僵尸這種東西,特別是剛轉化為僵尸的存在,那是最低等級的邪物,雖然身體強度遠超常人,但只要對著其頭部攻擊,瞬間就能撂倒.

這在光明湖電影院和舊杏觀千葬局之中百試不爽.

但眼前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我都將他的頭顱打碎了,但他竟然還能站起來?似乎失去頭顱,並不能解決掉僵尸了,這和常識太不吻合了,到底哪里出錯了啊?

我沒時間多想了,因為,無頭僵尸舉著兩條手臂,似乎身上還有眼睛一般,非常准確的對著我蹦跳而來,速度奇快,比方才還要快上一倍的樣子.

慌忙向後倒退數步,封魂鏈鉤在半空劃了個圈,放出兩米五以上的長度,如此惡心的僵尸,絕對不能被其近身,所以要將他隔絕的越遠越好.

這也是我使用封魂鏈鉤卻沒有使用阿鼻墨劍的緣由,短劍控制的距離太近了,僵尸要是距離我那樣的近,我深恐會被自己那不停冒著酸水的胃部放倒嘍.

"彭!"

加持法力的封魂鏈鉤瞬間就將無頭僵尸的雙臂打的粉碎,效果就像是砸碎了玻璃制品,血塊到處迸濺,但並沒有太多的血液飛濺出來,這是唯一讓人感到欣慰的地方.

僵尸再度倒地.

我緊張的注視著那里,眉毛不停跳著.

果然,不過數秒鍾,沒有了頭顱和雙臂的僵尸,又違背物理法則的直直站了起來.

這東西轉了個圈,似乎找准了位置,對著我就蹦跳過來,看樣子,沒有了雙臂,用僅剩下的腿腳也要攻擊我.

法力加持過的鎖鏈擊中對方軀體,其受傷的部位沒有黑煙,不冒陰火,這一幕和我印象中的僵尸完全不同.

"難道是變異類的僵尸?變異的功能就是不被打成碎片就能存在著?"

我的腦子都混亂了,但不妨礙出手.

閃電般的甩動鎖鏈,將只剩下上半身和兩個腿腳的僵尸砸的粉粉碎.

遍地都是碎尸塊,內中還有白森森的骨頭渣滓,鋪散在碎瓷片和剩飯剩菜之間,這地方宛似地獄一般的恐怖.

我強忍著惡心,一股氣的沖出看廂房,拉開面罩,抬著頭大口呼吸.

看著高空不知何時飄來的厚重云層,心中升起一句話:"這是要下大雨的節奏."

沒錯,雖然是白天,但云層太厚了,黑沉沉的壓于高空,仿佛隨時會落下來毀滅人間.

冰涼的秋風打著旋兒帶著黃葉的吹過,遍體生寒.

以農曆來計算,只差數天就進入初冬的范疇了,今年的第一場雪還沒有降下來,但看眼前的這個天氣,應該不是降雪,有可能是深秋的最後一場雨.

一場秋雨一場寒,鬼知道最後一場雨會冷到什麼程度?

我戴好口罩,低下頭來,仔細的看著四周.

身在寬敞的院子中,入眼所見除了鱗次櫛比的的老舊房屋,就是假山和花壇.

這座大宅院占地面積非常之廣,房屋也非常的多,真不敢相信,在一個鄉村中會有這樣的大宅院,它的曆史到底有多久遠呢?

我顧不上探查古宅了,而是從正門處跑了出去.

放眼一看,水泥路上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沒有.

我尋思了一下,站在古宅門口掏出了手機,一看,果然沒有了信號.

不死心的給甯魚茹他們打電話,甚至給分散了的熊霹靂打電話,可惜,沒有信號的情況下,我誰都聯系不上.

"還真就是超自然事件."

我苦笑著將手機收好,這個結果早就有所預料.

不管是鬼怪電影院還是環動千葬局,電話這種物品都會失去它該有的功能.

從另一個側面也能證明,已經置身于靈異事件之中.

所以說,宮重所言的有事就打電話找他,他一個遁術就到眼前支援的話,純屬扯淡.

眼下倒是有事兒了,但如何能聯系上那死老頭呢?聯系不上,那就自己捱著吧.

整個魏都井村死氣沉沉的,我正要深入村子去探查一番,耳朵忽然一動,因為,我聽到身後的秦家古宅中,隱約的傳來腳步聲.

我的呼吸猛然一窒,感覺頭皮發麻.

盡量沒有出聲的轉身,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貼住牆,緩緩的探頭,從敞開的大門處向內去看.

院內安靜的宛似墳塚,沒有看到任何人影,但那腳步聲卻越來越近,緊跟著又變遠了一些,再然後,腳步聲越來越遠了,好像是向著古宅深處而去了.

我大睜著的眼睛沒有看到任何的異常,只是聽到了異常動靜兒.

身上的汗毛一根接著一根的豎立起來,後怕的感覺在心底翻湧,我額頭上沁出了冷汗.

隨手將皮包拽到身前的方向,低頭快速翻找,將毛筆和朱砂找了出來,還有一面小鏡子,然後,對著鏡子,極為熟練的在左右眼的上眼皮位置繪制'探陰透幻符’.

光明湖前,甯魚茹親自教授過我如何繪制此符.

此符持續時間足有一周,可增加探靈能力,平時很難看清的髒東西,在此符的作用下也無所遁形.

上篇:第263章 活死人尸變    下篇:第265章 紙院燭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