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65章 紙院燭房   
  
第265章 紙院燭房

g,更新快,無彈窗,!

方才,我窺探院落時只能聽到腳步聲,卻看不到異常,懷疑遇到了厲害的陰靈,我的眼睛雖有夜視能力,但即便加持了法力,厲害些的陰靈也能在我面前隱形.

如此一來,我自然要用到探陰透幻符.

當然,最主要緣由還是因為我能力太低,若果是超級厲害的法師,估摸著會修煉某種瞳術,那麼,妖魔鬼怪都別想隱形,此刻嘛,我只能老老實實的繪制探陰透幻符增強探靈之力.

此符最為簡單,吸收的是周邊的陰氣,都不用自身法力去支撐.

繪制手法早就爛熟于胸,只幾下子,就在雙眼的上眼皮上繪制好了符箓.

收好毛筆等物,舉手掐訣,念動了催動咒語.

"戊己靈行道,鍾鼎音繞廟,千惡無遁走,億兆邪祟叫.道祖掌乾坤,閻羅維六道,蒼閭天地正,善惡終有報.陰陽二氣,聚斂瞳竅,探陰透幻,百無禁忌,啟!"

咒語無誤,眼前彩光閃動起來,因著烏云壓頂而減低的能見度得到了提升,我就曉得,探陰透幻符箓起效了.

轟!

一聲巨大的雷鳴傳下來.

我仰頭就看到數道雷霆在烏云中閃動的場面,不由的暗罵一聲窩巢.

一般而言,都接近初冬了,雷雨天快要消失不見了,沒想到這醞釀之中的大暴雨,還夾帶了這麼恐怖的雷霆,真是不怕添亂啊!

低了頭,故技重施,探頭看向院內.

空蕩蕩的,即便使用符箓振幅了探靈之力,但在我的視野中,也仍舊沒有任何的鬼影子.

"嘩啦啦!"

鎖鏈纏繞于手臂之上,我將背包複位到背後,小心翼翼的邁進了大門.

既然這里有腳步聲,那就存在著異常,我就先探查此地吧,總得搞明白自身處境才能琢磨如何打破樊籬回到正常世界吧?

我無法確定自身在哪里,環境上來講,確實是魏都井村,但除了我和變成尸塊的盧輝澎,再就看不到任何人了,這等詭異的變化,我更傾向于這是個設置成魏都井村模樣的靈異空間.

誰若告訴我這里才是真正的魏都井村,那我只能呵呵兩聲表示態度了.

但我推測的就准確嗎?

心頭真的沒譜,總感覺不能用靈異空間來解釋,畢竟,盧輝澎變成僵尸後的詭異狀態讓我極為費解.

不將僵尸打成碎尸塊,它就不會失去活力,這已經不是超自然空間能做到的事兒了,太離譜了一些.

我的腳剛踏進院落,眼前光線就是一陣扭曲.

我驚訝的睜大了眼眸,定在那里足足半分鍾的時間沒敢亂動.

因為,院內的布置,就在這一瞬間,全變了.

本來,到處懸掛著的紅布,紅花,眨眼間,就快速的褪掉了顏色.

不是突然變色,而是,在我的視線中,紅顏色高速的褪色,只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全部變成了慘白的顏色,慘白的讓人心悸!

此時看過去,院落中ˊ房簷下,到處都是白布,白花.

我的心頭'咻咻’的冒著涼氣,這等發生在眼前的變化,太過驚人了,以往從未遇到過,讓我有些心慌.

一低頭,眼皮就是一顫.

地面上,不知何時多出了厚厚的紙錢,都是那種手工裁剪的方孔圓形紙錢,主材料是黃紙,上面還附貼一層薄薄的錫箔,邊沿印了些彎彎曲曲的古怪符文.

不光是院子里,入眼所見,樹枝上,屋子旁,花壇中,每一寸角落都鋪散著紙錢,似乎,整個古宅都被這種紙錢給淹沒了.

轟,轟!

又是幾道閃電,然後,稀稀落落的雨點落了下來.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這些雨點砸在紙錢上,瞬間就被吸收到下方去了,紙錢仍舊保持著干燥.

我頭頂有了涼意,雨點正打在身上,冰涼冰涼的,但趕不及我心底的涼意深重.

秦家古宅發生的詭異變化,我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總不能干站在這里被即將變大的暴雨猛拍吧?我只能抬腳走進院落,踩踏在厚厚的紙錢上,一步步的前行,感覺腳下松松垮垮的,很是擔心什麼位置會出現個大坑,一腳踩上去就會落到坑里去.

還好,一直沒發生這種事.

無邊邪氣籠罩下來,即便我經曆過諸多靈異事件,還是感覺到了驚懼.

只能憑借堅毅的心智抗衡著,決不能被恐懼心理嚇的止步不前.

"彭,彭彭."

忽然,沉悶的撞擊聲響起.

我就是一震,火速看向右側房間,沒有錯,撞擊聲就是從那邊傳來的.

緊一緊手臂上的鎖鏈,墊著腳,哈著腰,像是小貓一般不出聲的接近聲響來源所處的房間.

老舊的房屋關著門,我伸手推了幾下,紋絲不動.

沉吟一下,反手間掏出了阿鼻墨劍,從門縫伸進去,左右的挑撥幾下,就將門栓扒拉到一旁去了,用法力吸附著門扇,緩緩推動,基本上沒有動靜,就將門給打開了.

正對著門口這邊,是一座巨大的屏風.

'彭彭彭’的動靜忽然變大,變的急速起來,聽起來,和我老媽平時剁肉餡包餃子很是相似.

我蹙緊眉頭,輕快的進了屋子,上下左右打量著,防備被人打悶棍,然後反手關閉房門,上了門栓.

定了定神,這才向著巨大屏風處摸過去.

很快,我就繞過了屏風,一個偏門出現在眼前,原來,這里面還有個房間,這個門沒有鎖上,只一推就開了.

氣息鋪面而來,我嗅到了血腥味,心頭一驚,拎著阿鼻墨劍閃身入內.

但沒等我先找個地方躲避,就和兩雙血紅的眼睛對視上了.

看清楚屋內的一霎間,我就被驚的渾身細胞嚎叫起來.

點著數百根白色粗蠟燭的房間內,一身是血的胖女人舉著兩口菜刀,正陰森的盯著我,而她面前的菜板上有'半拉尸首’.

我就感覺血腥味突然變大了好幾倍,聞之欲嘔.

准確的講,那是一個大姑娘的半拉身體,只有頭顱,脖頸和肩膀等部分還保持著完整,其他位置如雙臂和上半身,已經被菜刀砍的血肉模糊快成肉餡了.

但神奇的是,她並沒有斷氣,正扭頭死死的盯著我.

舉著一雙超大號菜刀狀若瘋狂的胖女人正是谷裳.

而位于墊板上宛似活魚一般被其剁砍著的人,是牛靜萱.

我宛似被雷霆劈中的僵在那里.

做夢都沒有想到會看見如此恐怖的一幕,真的是毫無人性!

極其詭異的是,谷裳只是看了我兩秒鍾,就收回了目光.

不光她是如此,彩板上的牛靜萱也是同樣的反應,緩緩扭過頭去,不再看我,而是向上直直的盯著菜刀,眼眸中竟然露出了渴望神色.

"什麼鬼?"

我眨巴著眼睛,無法理解的看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彭!"

沉重的大號菜刀狠狠落下,剁在牛靜萱還保持完好的肩膀上!

血,骨,翻卷的皮膚,慘不忍睹.

但牛靜萱一聲慘叫都沒有,反而眯起了眼睛,面上露出極為享受的神態.

"嘭嘭嘭!"

疾風暴雨一般,鼓足力氣的谷裳雙手如飛火力全開,兩口大菜刀瘋狂的剁著,臉上露出快意又殘忍的神色.

只是數分鍾,牛靜萱的頭顱,脖頸和肩膀就都被剁碎了,血染紅了地面.

但至始至終的,牛靜萱都是無比享受的神態.

"嘭,嘭嘭!"

一大堆'肉餡’在菜板上成型.

"呃!"

我再也受不住了,拉開了口罩,跑到角落中大吐特吐起來,眼前冒著金星天旋地轉的,搞不懂這不符合常理的一幕因何發生?

上篇:第264章 宅塚陰村    下篇:第266章 瘋狂訊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