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67章 淒雨走皮   
  
第267章 淒雨走皮

g,更新快,無彈窗,!

當時,谷裳發現對著我說話無法傳達出准確意思,因而她改變了方式,反手間,用菜刀劈砍自身.

這個行為看起來無比的瘋狂,但結合先前她說話受限的那一幕展開合理聯想,就能明白,她是用這種行為來取代話語,想要傳達給我關鍵的訊息.

"利用菜刀劈砍她自己,能傳出什麼訊息呢?"

我坐在地上,揪著頭發冥思苦想.

眼前一遍遍的過著谷裳臨死前的場景.

菜刀瘋狂的劈砍,她似乎知曉自己要完了,所以劈砍的特別快,在那短短的時間中,劈砍了自身十幾下,緊跟著陰火出現了,將她燒毀…….

眼前放電影般回放著那一幕,一遍,兩遍……,十遍."

我突然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因為,終于看明白這番動作所代表的含義了.

想到就做,我用阿鼻墨劍抵住地面石磚,按照谷裳劈砍自身的菜刀軌跡,一下下的劃動著.

慢慢的,地上出現十幾道痕跡,完全按照谷裳劈砍時的順序呈現出來.

我猛地站起來,低著頭,死命的盯著地面.

地上出現三個並不是特別規范的大寫字母:H,R,T.

原來,谷裳臨死前劈砍自己的那些刀,就是為了在我面前組成這三個大寫字母.

這三個字母連在一起,若是英文單詞首字母縮寫的話,那可就太多了,如,水處理工藝名詞?某國的人質拯救隊等等?

我迅速的在心中翻譯著,緊跟著就搖了搖頭,不對,不應該是這般理解的.

這樣的翻譯也太匪夷所思了,難道,水處理工藝名詞對目前的處境有什麼幫助不成?

體重接近兩百斤的谷裳,頭腦是比較笨,但也不會在最後時刻,鼓動出這麼個沒啥大用的字母縮寫吧?

要是我沒有估算錯誤,字母給的並不夠完整,谷裳應該是想用字母拼成一段話,有可能是英文,也有可能是漢字拼音,用這段話告知我某種秘密.

可惜,她堅持的時間太短了,這地方的規則隨後就滅殺了她,她沒辦法將秘密通過這種形式完全的告知于我.

我深深的記住了這三個大寫字母,伸出腳去,將劃痕碾掉,心中開始思索.

一時之間浮想聯翩的,心思放飛的太遠,各種各樣的假設和可能性在腦中翻滾而過,又被我挨個的否定.

奈何,三個大寫字母的話,線索太少了,我無法用它拼湊出有用的訊息來,若是隨意的展開聯想,有可能誤入歧途,那可是致命的.

呼出一口濁氣,將口罩重新戴上,我慢慢的接近菜板,將堆積高高的'肉餡’弄到一旁去,仔細打量菜板上的刀痕.

這些刀痕雜亂無章,無法組成字母或符文,根本就毫無意義.

看來,在谷裳和牛靜萱這里,只能找到三個大寫字母,想要得到更多的訊息,我是不是要將整個秦家古宅翻一遍?亦或者找遍整個魏都井村,就能找出更多的線索了,從而解析了此地的秘密?

咦,等一下,若果說谷裳的出現是為了傳達給我某種訊息,那麼不久前,尸變了的盧輝澎,是不是也留下了某種訊息?可是我沒有注意到呢?

一念及此,我轉身就離開此地,向著盧輝澎死亡的廂房跑去.

至于被剁成肉餡的牛靜萱?我沒有時間'處理’她了.

和盧輝澎一樣的詭異,死亡後的牛靜萱,沒有任何陰魂跡象,就像是,她本就沒有靈魂一般.

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兒,甚至,顛覆了我身為法師的世界觀.

魏都井村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緣何發生,因何將我卷入其中?

這些是我急需解開的謎團,但目前,只能依賴他人所遺留的線索了.如果真的遺留有線索的話.

我踏著滿院子的紙錢,奔跑回廂房,入內一看,和先前離開時一個樣兒,嗯,也不完全一樣兒,混雜在瓷片和食物碎屑中的尸塊兒,統統的不見了,就好像是有一只無形的手,將碎尸塊完全的搬走了一般.

這變化讓我心頭重重一跳,危險的感覺愈發的明顯了.

我左右觀察著,耳朵豎立起來聽著動靜,但里外里的,鬼影子都沒有一個,只有外頭下小雨的動靜.

是的,還沒有轉變成大雨,仍舊是小雨淅淅瀝瀝的,夾雜著閃電和雷霆.

整個古宅中都斷電了,環境昏暗的宛似傍晚,好在我使用了探陰透幻符,視野不成問題.

沒有發現異常,這可能就是最大的異常.

顧不上多想了,我在屋子中仔細勘察起來,每一張桌面,每一把椅子,每一個角落,甚至攀高了去觀察攝像頭.

已經斷電了,攝像頭無法繼續使用了,再有,我也不曉得儲存影像的硬盤安置在哪里,不然倒是可以調取出來查看一番,沒准兒就有更多的線索了.

用了二十多分鍾,到處查看過了,沒有任何新的發現,我不由的歎氣,勞而無功讓人感到沮喪.

我低著頭走向門口,准備去古宅的其他房間探索.

一腳邁過門檻,我忽然停滯在那里,然後,慢慢扭頭看向左側.

門框上有劃痕!

我吃了一驚,腦中回閃盧輝澎最早出現的位置,可不就是在門口附近嗎?緊跟著他就尸變了.

蹲了身子,我仔細的看向門框側邊的位置,眼瞳就是一縮.

一個歪歪曲曲的大寫字母映入眼簾:M.

原來,盧輝澎早就在此留下了訊息,但他不能明著告訴我,鬼知道是因為什麼緣由?

用阿鼻墨劍將那些劃痕給刮掉,這個字母已經印在心底了.

目前為止,我已經得到四個大寫字母了,但隱隱感覺,這只是剛開始,想要了解處境,需要更多的線索,而找尋線索的路,應該就在秦虛奇的六個狗腿子身上,甚至,還得加上秦虛奇和巫小千兩個人.

直覺感到,線索就在這些人的身上,若是遇到其他的人,也得注意一下,沒准兒,他們也能提示我些什麼.

琢磨了一番,我找了個乾淨塑料袋,將保留完整的吃食裝進去密封住,塞進皮包之中.又找了些礦泉水帶上.

食物和清水隨身攜帶著,即便被困在此地許久,也餓不死的.做完這些之後,我感覺略微安心了.

整理利索了,就離開了這間房,冒著小雨,頂著閃電,向著秦家古宅後院摸了過去.

按照古代建築規格,古宅分為好幾進,後面的那些應該就是女眷居住區了,外客一般是不能入內的,但此刻我還管那許多嗎?當然不會放過.

拐過條石頭小路,繞過花壇,一進庭院展現眼前,我卻猛地立住,然後,躲到旁邊的老樹之後,探頭看向石徑盡頭,那里,隱隱的傳來了腳步聲.

我的心提了起來,借著老樹掩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邊.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我的手猛地一抖.

兩道影子閃現出來,他們手挽著手,看起來親密無間的.

但是,他們是'扁’的.

確切的講,是兩張穿著衣物行走著的人皮.

更准確的講,是秦筷和紅姐手牽手的走了過來,只是,他們身體中的血肉和骨頭似乎消失不見了,看過去,就是兩張毫無血色慘白慘白的臉!

這兩張前胸和後背皮膚幾乎貼在一處的人皮,撐著那松松垮垮即將脫落的大紅唐裝在小雨中行走著.

詭異的腳步聲,就是'人皮夫妻’所發出來的!

我震驚的簌簌發抖,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這一幕.

上篇:第266章 瘋狂訊息    下篇:第268章 壽星佬石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