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296章 荒謬陪演   
  
第296章 荒謬陪演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和牡丹保持著呆愣狀態,半坐于那里不動.

身後傳來聲響,緊跟著,一道道手電光亮了起來,向著四周照著.

"啊啊啊,這是什麼地方?我記著自己睡著了,怎麼一覺醒來就到了這里?"

我和牡丹于黑暗中對視一眼,齊齊苦笑,然後,我轉身看向對方.

好幾道光柱落到我的臉上,我用手擋著,喊著:"晃眼睛,照到一邊去."

"啊,抱歉,但你是誰啊?"

先時驚叫的那個人急忙將手電筒轉動了方向,其他幾道光亮也從我的臉上挪開,我這才放下手來.

我和牡丹是可以夜視的,早就看清楚了對面六人的模樣.

坐在那里抱著王離塔的正是王圖斤.

他另一手持著手電筒,照著我身旁的位置,神情很是緊張且帶著驚恐.

王離塔小盆友大睜著眼睛,害怕的發抖.

另一邊,緊緊抱著王圖斤手臂坐在那的女人大概四十歲左右,風韻猶存的模樣,估摸著就是王圖斤的老婆.

和我說話的是個看起來十四五歲的少年,他站了起來,看著身形偏瘦,戴近視鏡,一副文質彬彬弱不禁風的模樣.

他的臉型和王圖斤有幾分相似,可能也是王家的人.

小少年身後有兩個長相七分相同的美貌少女,年紀和他相仿,正抱在一處驚恐的看向我和牡丹.

這六個人,在我和牡丹眼中,其實,都穿著寬大的壽衣,戴著各式各樣造型詭異的帽子.

但看他們的神情,很明顯,他們沒有察覺自己的著裝有問題,得,我和牡丹只能認作他們的衣物很是正常.

手電光即便不再照在我倆的臉上,也夠他們看清楚我和牡丹樣貌的了.

看王圖斤和王離塔見到我和牡丹時的表現,我很清楚了,他們確實被篡改了記憶,認不出我來了.

仔細看了王離塔的神態,我心頭一沉.

因為,小女孩打量牡丹的時候,並沒有特別的情緒顯露.

這說明,她無法識別出牡丹女鬼的身份了.

不久前在嶗山派分道場之中,王離塔小盆友剛看到牡丹,就明顯的表現出驚懼神情,和此時簡直是云泥之別.

這說明,王離塔的辨別鬼怪能力,被戮逐游戲給限制住了.

也對,要不然的話,憑著她的這份能力,輕松的就能找出藏在二十九人之中的三只殺人鬼來,那我和牡丹隨時可以去偷襲它們了.

戮逐游戲不會犯下這等低級錯誤的.

我察覺到王離塔的能力被限制,牡丹自然也發現了.我倆再度對視一眼,眼神交流一下,然後,開始表演.

我和牡丹都顫栗著,看向六人,我顫著聲問:"你們是誰,這是哪里,我和姐姐為何出現在這里?我倆開車出去用夜宵,不過是停車時困倦了打個小盹,怎麼一睜眼就跑這里來了?說,是不是你們在搞鬼?"

"綁架他人是嚴重的違法行為,會被嚴懲的!你們別亂來啊,我和姐姐可是練過武術的,你們要是敢動手,後果自負."

我一下子站起來,攔在牡丹身前,擺出一副'護姐狂魔’的姿態.

六人面面相覷的,抱著王離塔的王圖斤站起,伸手將那個戴眼鏡的年輕人拉到後頭去,然後,抱著小女孩上前幾步,凝聲說:"這位小哥不要緊張,我是王圖斤,這是我女兒王離塔,這是我的愛人崔雅,少年是我的侄子,名為王探,那兩個是我二哥家的,都是我的侄女,個頭高些的名為王奕淑,矮一些的名為王奕雁."

"我們是商人,開了十幾個連鎖酒店,和小哥你一樣的遭遇,不過是打個盹啥的,一醒來就到這地方了,真是活見鬼了.小哥你別緊張,我們都是好人,不會傷害你們的."

我心頭一震,果然是篡改了記憶,開連鎖酒店的不是姜家嗎?眼下倒好,直接篡改到王家人頭上去了?這手段確實厲害!

大廳中放出來了王家的六個人,想來,另外的二十三人此刻分散的出現在酒樓的任意一個位置上,估摸著都是懵逼的狀態,不過…….

我看向眼前的六個王家人.

除了王離塔小盆友,剩下的人都背著包.

王圖斤這樣的大人背著旅行包,王探等少男少女背著書包.

手電筒就是從這些包中掏找出來的,但他們卻沒有去多想,為何身上會多出個背包來?

"你們都是從商的?不是做惡事的壞人?"我裝著不信的追問.

"天地良心啊,你看我抱著個孩子,有這麼做壞人的嗎?"王圖斤哭笑不得的.

王離塔白的發光了都,她眨巴著幽深的大眼睛,好奇的盯著我和牡丹.

我轉身,裝著和牡丹商量了幾句,這才轉頭看向王家六人說:"既如此暫時信你們,但得警告你們一聲,若想搞鬼,先得問過我的拳頭."我舉起拳頭,骨節用力,嘎巴作響.

王家人嚇得縮到一處去了.

"好像有點兒用力過猛了."我有些尷尬的收回拳頭.

"內個,你們不用怕,我和姐姐也不是壞人,我是姜度,這是我姐姐姜牡丹,我倆都是工薪族,你們看,我倆長的相似吧?"

我胡咧咧起來.

王圖斤他們看看我,又看了看牡丹,只能點頭應和著'確實長的像’.

"一點也不像啊."王離塔小盆友咬著小手指,眨巴著大眼睛,直接戳穿了謊言.

"呃……?塔塔,別胡說."

擠在王圖斤旁邊的女人小聲的斥責一聲.

王離塔委屈的放下手指,喊了聲'媽媽’,看女人一臉不悅的樣子,就不敢再多說了.

王圖斤怨怪的瞪了女人一眼,將王離塔抱緊了一些,女人不滿的直翻白眼.

我算是看明白了,王圖斤是個女兒奴,所以,他家的黑臉角色只能由當媽的去做.

"小度和牡丹,你們好.你們真的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王圖斤轉頭問了關鍵的話.

我和牡丹都攤了攤手,示意自家也是一頭霧水.其實,我倆比誰都清楚狀況,奈何不能多說一句,不然,聽到解釋的人會魂飛魄散.

親眼看到了篡改過記憶的王圖斤他們出現,我倆哪還有一絲懷疑?

背後搞'戮逐游戲’的變太,確實具備了恐怖的能力,既然提醒過不可泄露天機了,我和牡丹就只能演戲陪著唄,一旦冒險,指不定害死無辜之人,那可不是我之所願.

我感覺極度荒謬,明知內幕卻不能說出口,憋屈的要發瘋了!

上篇:第295章 詭中有鬼    下篇:第297章 無限血月鬼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