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333章 血月送蚯蚓   
  
第333章 血月送蚯蚓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等我說完話,崔雅已經將王圖斤身上的繩子解開了,將抱著黑貓,蒙著眼睛的塔塔遞給了我.

"呃?"我有些發懵的看著這幕.

"這是不是太痛快了一些?"

我的心中都是這念頭.

"小度,要真是對上了那些惡人,你和牡丹的保命能力當然是最高的,塔塔跟著你們,我放心."崔雅很是干脆的說明.

王圖斤鼓了鼓嘴巴,到底是沒多說什麼,他明白老婆的選擇是對的,我之所以這樣的要求,也是想盡全力的保護住塔塔.

我看著他倆,認真的點了點頭,伸手將背包弄到胸前,然後,用繩子將聽話的塔塔綁牢在後背上,她仍舊抱著塔球.

此刻起,這女孩的命運和我掛鉤了,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得護住她,誰讓他們一家選擇加入我方了呢?那就得同呼吸,共命運了.

"至于你們幾個……?"我看向王家三人,猶豫了一下,將背包拉開,挑選幾張威力更強的通用型符箓,催動到一觸即發狀態,貼在他們四肢的皮膚上,算是增強保命手段了.

"小度,王探年紀太小了,要是有意外,請先照顧他吧,我們夫妻歲數大了,看淡了生死,只希望小輩們活下去."

持著桃木劍的崔雅和丈夫王圖斤對視一眼後,轉過頭來這樣說道.

我不由一愣,詢問的看向王圖斤.

"我老婆真是大氣!"

王圖斤先對著崔雅一舉大拇哥,然後,看向我認真的說:"度師傅,這是我倆的真實想法,小探太年輕了,要是折在這里,太可惜.而我和雅兒只希望女兒和小探好好的活下去."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和雅兒出不去了,而你們出去了,那請你幫忙找尋一下我那失蹤了的三孩子,他們確實做錯事了,我不會袒護,但畢竟是我的孩子,子不教父之過,有什麼懲罰,就沖著我來吧!"

王圖斤一口氣說出了心頭的想法,還下意識的看了看蒙著眼的王離塔.

原因很簡單,他那三個親生兒女,就因為王離塔的一句話,就被'搞’的失蹤了,他對小女兒的感覺變的無比複雜,可能是又愛又怕吧?

他搞不懂小女兒塔塔如何得到了命令血月做出此等駭人聽聞大事的資格?

我沉吟一息,緩緩說:"王叔,我只能說,盡力而為."

"有你這話就足夠了."

王圖斤拉著崔雅的手對我鞠躬一禮.

我沒有避讓,坦然受了.

"牡丹姐,相同情況下,先保護塔塔和王探."

我轉頭吩咐一聲,牡丹應了.

王圖斤夫婦的臉上現出欣慰.

王探的眼睛發紅了,但他用了很大的毅力,于這個過程中沒有多話,而是依著後方牆壁坐下,閉上了眼睛.

看他眼皮子咕嚕嚕的動著,肯定是在開動著腦筋,就是不知他在尋思些什麼?

一時無話,我們都坐到了地上,盡量的保持體能.

時間流逝,壓力似乎越來越大,但始終沒有什麼異常動靜.

我掏出手機看了看,已接近凌晨一點鍾了,距離四點鍾只有三個多小時了.

我知道血月不會干看著的,她快要采取行動了.

"度哥,你覺著不?那個血月,其實,對你的恨意不大."

王探突然和我說話.

我一驚,睜眼看過去,發現王家人都看向了王探,牡丹也是一樣的動作.

"怎麼說?"

不等我發問,牡丹搶先問了出來,她的膝頭上橫向擺著錫杖,隨時都可以作戰.

"我仔細回想了血月傳來的話,她說的很清楚,只要度哥和牡丹姐能活到凌晨四點,就算是贏了戮逐游戲,然後她會釋放所有的人質……."

"這些話里外里的意思就是說,她和你的恩怨糾纏,只持續到那個時間點.換句話說,要是你活過了時限,就會往事隨風,恩怨一筆勾銷,以後再也不提這事兒了."

"我琢磨著,血月一定和姜紫淮有關系,但她對那老東西的忠心度不高,為老魔頭複仇,更像是在走一個過場."

"要是所料不差,她是在用這種方式還債,還欠著老魔頭姜紫淮的債!其實,血月對老魔頭的死,一點都不在乎,甚至可以說是暗中開心,因為,再也沒有人能控制她了."

王探說到這里,我驚訝的眨巴起眼睛.

對啊,眼鏡少年分析的沒錯,要是血月和我有血海深仇的話,按理說不會高舉輕放的,即便戮逐游戲殺不了我,以後也會沒完沒了!

但血月的潛台詞是,仇怨只持續到凌晨四點鍾,嘖嘖……,這里面的區別可就太大了.

"即便確定了血月和度師傅沒有深仇大恨,不會不死不休,但對改善目前的狀況,有什麼幫助呢?"

王圖斤一針見血的提出關鍵問題.

王探嘿嘿一笑,就要回答.

但我腦中亮光一閃,已經知道了答案,就笑著說出了口.

"王叔,這幫助可就大了,簡單講,若果小探推測的屬實,那麼,血月不會出全力的.打比方說,她本來可以放進來十幾只鬼來殺人,但因為只想走個過場就玩活兒那麼,她不會出全力的,可能,只會隨意的放進來三五只鬼."

"數量不同,攻擊力就不一樣,致命度就不同.所以說,要是真的如此,你我的生存幾率未必就會小了."

王圖斤和崔雅聞言,臉上現出喜色.

王探拍手說:"妙啊,度哥說中了其中一條."

"哦,才一條,還有什麼?"

我一愣,急忙追問.

"這麼說吧,假設血月真的對你恨意不大,只是在完成某個不得不去完成的過程,那麼,她除了在規則范圍內以放水方式暗中反抗姜紫淮的意志之外,還可以順道去做一件事."

"什麼事?"我和牡丹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來.

"玩游戲."王探推了推眼鏡,很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玩游戲?怎麼玩?"我有些不明所以.

"就這樣玩啊,你我就是游戲的棋子兒……."王探指一指周圍的環境.

"說人話,說的清楚些."牡丹不耐煩了.

"牡丹姐別急啊,這樣,我打個比方.大家回想一下小時候,比如,看到蚯蚓後,會做什麼事?"

王探拋出問題.

"這個嘛?"王圖斤想了一下,回憶著說:"我那時候很皮,會用泥巴圍住蚯蚓,發現它能鑽進去,那我就換磚頭,就能困住它了.玩一會沒意思了,就又挖來些蚯蚓,將它們放在一塊,甚至抓個青蛙來吃蚯蚓.最後拿個魚鉤勾上幸存的蚯蚓,去小溪那兒釣魚……!咦?小探,你的意思是說……?"

王探語聲打顫了,眼神驚恐的看向四周.

"沒錯啊,你們看,我們像不像是被磚頭困住的蚯蚓?然後,第二批參與者啥的,是不是即將被放進來的蚯蚓或青蛙?血月正興趣滿滿的玩游戲呢,她喜歡看我們自相殘殺."

"一邊完成幫姜紫淮報仇的過程,一邊娛樂自身,這個血月雖然詭計多端,但童心未泯啊."

"在她的眼中,你我都是游戲的組成部分,我們這樣能力低微的是炮灰角色,度哥和牡丹這樣能力超凡的是主角.血月的眼中,沒有什麼正邪之分.她做事隨心所欲的,只要自己高興,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

王探的話讓我們齊齊的爆出了雞皮疙瘩.

沒有善惡之分的家伙,偏偏掌握了恐怖的力量!這和小孩子揮舞著上了膛的熱武器沒什麼區別啊,危險性太高了!

我的鼻尖兒再度冒冷汗了.

就在此時,'嗡嗡’的鳴響,就見對面的黑晶牆壁上,投下來一道直徑一米多的青紫光柱.

我們全部彈跳而起,緊張的注視著光柱.

光芒消散,三個人影顯現出來.

一個英俊的道士和兩個穿著怪異的男女.

冤家路窄!

來人正是嶗山太虛道宮的羽士昊椽子和七塘口的薩滿巫師易坡,易喜兄妹.

他們三個初始有些茫然,但馬上目光就鎖定在我和牡丹的身上了,眼神亦變的狠戾起來.

果然,血月送蚯蚓……,呃,送心懷惡意的法師進到黑晶樊籠里來了!

上篇:第332章 變則隔離間    下篇:第334章 斬馬刀和狼牙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