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348章 血月為誰   
  
第348章 血月為誰

g,更新快,無彈窗,!

等到事態平息了,立櫃中的木箱子,我們必須弄走.

但此時不適合去做此事,所以,宮重做了手腳,方便我們重回密室.

他施法之後,關歸那種擁有進出權限的人,都找不到密室所在了.

宮重的幻術,可不是誰都能看穿的.

至于王離塔和大黑貓?已經送到某房間中休息去了.

王離塔的記憶被血月改過了,想來,一覺醒來,什麼都不記著了吧?但她會聽聞父母雙亡的消息,希望她能挺住.

王探留在酒店之內了,他城府夠深,嘴巴嚴實,我不用擔心什麼.

"走吧,回家."

我轉頭看了一眼甯魚茹他們,沉重的邁動腳步.

這時候才被釋放出來透氣的無害幽靈二千金抱著手辦,如影隨形的跟著我,亦步亦趨的.

伙伴們都跟上了我,遠離是非之地.

所謂的事了拂衣去,不留身與名,就是我們一行的真實寫照.

攔下幾輛的士,向著回家的路疾馳而去.

坐在計程車上,晨曦落在我的臉上,我腦中卻在過著戮逐游戲的細節,心頭只剩下一個問題了:"血月,是誰?"

幽火沸騰禁術還剩余了不少能量,按照禁術的特性,這些能量消耗光了才會自動完成禁術過程,此刻的我渾身都是力量,但事態已經平息,倒是沒有用武之地了,嗯,感覺很悲傷.

有司機師傅在場,和我坐在一輛車里的甯魚茹和蠍妙妙都沒有多問什麼.

六點多鍾,我們已經順利的回到了分道場之中.

甯魚茹親自動手做了些早餐端上來,大家圍在客廳長桌之前,默默的吃著.

我喝掉幾碗稀粥,用了幾個素餡包子,就沒有了胃口,放下了碗筷.

大家伙接連的停住了動作,紛紛看向我.

血竹桃給宮重打了個眼色,老頭子沉吟一下,對我說:"小度啊,你的神情恍惚,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大家都在場,不妨說出來,有什麼難解的,我們也能幫著琢磨一下."

要不怎麼說老頭子厲害呢?只是察言觀色,就曉得我的心事.

我撓了撓頭,看向眾人,眼神從宮重臉上挪到血竹桃和蠍妙妙的身上,又從熊霹靂和牡丹的臉上滑過,最後落到坐在我腳邊兒玩著手辦的無害幽靈二千金臉上,這才收回目光.

整理了一下用詞,抬頭看向目光灼灼盯著我的人們,緩緩的說:"昨夜的事兒,始終在我眼前回閃著,雖然最終我贏得了戮逐游戲的勝利,但實話說,我一點欣喜的感覺都沒有,因為始作俑者血月,根本就沒能揪出來."

"塔塔的哥哥姐姐們,還有那九個失蹤的少年,以及死在戮逐游戲中的試煉者們,我都沒能救回來,其實,我很是沮喪.明面看我和牡丹贏了游戲,其實我倆輸了,輸的很慘啊,輸的我無顏見大家伙了都."

說著這話,我感覺心頭像是壓上了一座大山.

從我被姜照設計至今,經曆了許多匪夷所思的事兒,但不管過程如何,最終,我還是能夠絕地反擊,並找出隱藏于幕後的各色元凶,給予他們應有的懲罰.

即便強如莫十道和姜照,也在我這里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可是這次完全不一樣,從頭到尾,我們都被血月牽著鼻子走,死了那麼多的人,先不說王圖斤夫婦,只說失蹤的少年們,他們確實心性不善,欺負王離塔小盆友不說,還禍害大黑貓塔球,這種事誰看到都氣不打一處來.

但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塔球的命大,並沒真的被殺死,它逃了出來,這樣一來,少女少男們的罪孽就變輕了許多.

怎麼說呢?是該好好的教育他們,暴打幾頓,甚至關禁閉懲戒都是應該的,但罪不至死啊!

血月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出手就全給禍害死了.

甚至,還搭上了王圖斤夫婦和一眾試煉者的性命?且縱容昊椽子他們闖進戮逐游戲中大開殺戒.

這是何等的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可能血月心中對善惡沒有明顯的區分界限,對殺戮之事也沒有個正確的認識,但不能說就因此而放任自身去濫殺無辜.

戮逐游戲到最後,我也沒能找出魔頭血月來,那就談不上贏了游戲,更不要說為無辜死亡的人們討回公道了!

所以,我的心情不佳.

伙伴們面面相覷許久,血竹桃才認真的說:"小度,你不必如此的沮喪,對手過于高明,這件事還涉及到姜紫淮老魔頭的密室,其中牽扯的地方太多了,你當然不可能輕松的找到血月啊."

"不過,世上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事兒,她既然出手了就會留下痕跡,只要用心,總能揪出她來,到時候,集中分道場中的力量,一定要將這個心狠手辣的狗東西給鏟除了!

血竹桃的語調拔高了一分,透出殺機.

血月戲弄了我,其實,就等同戲弄了分道場,因而,血竹桃和甯魚茹她們早就被氣到了.

"小度,你先別急著上火,先時在大酒樓那邊,時間太緊了,你只是簡單的講述了一下,現在,你緩口氣,將進入酒樓以後所發生的一切,事無巨細的說上一遍,牡丹,你做補充,記住,任何細節都不要遺漏.所謂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們這麼多人一道琢磨,沒准兒會有新發現."

宮重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邊用著,一邊提建議.

我點了點頭,陷入回憶之中.

然後,從昨夜接近大酒店的時刻說起,每個細節都沒有放過,牡丹在旁補充著,包括那些人的神態變化和身體動作,牡丹都補充說明的詳細.

通過我倆的述說,在場眾人宛似跟著我們參與了戮逐游戲,一個個的都心中有數了.

我一直說到使用符陣堅持到四點鍾時限,一個字不差的將血月的'總結通知’複述了一遍,這才停住了話頭,感覺嘴唇發干,忙倒了茶水飲用幾口,這才舒坦一些.

廳內陷入了沉寂,沒有誰出聲.

宮重向後仰躺在椅背上,閉上了雙眼,看似睡過去了,但我知道,經驗豐富的老法師正在推演.

血竹桃和蠍妙妙,都低著頭不言不語的.

那邊,甯魚茹用手托著下巴,目光有些發呆的看著前方,傻萌傻萌的.

甚至,五大三粗的熊霹靂都端坐在那兒,盯著面前的飯碗不動彈了.

伙伴們都在高速思考,沉浸在自家的世界之中.

我和牡丹對視一眼,我用眼神詢問:"方才的述說,有遺漏之處嗎?"

牡丹眼神一凝,考慮半響,這才搖搖頭,示意無有遺漏,我這才放心.

時鍾滴答,足足十分鍾之後,宮重才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白上有血絲,透出疲憊之意,可想而知,十分鍾之內,宮重動用了多少腦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戮逐游戲設計的過于高端,我和牡丹雖然懷疑這個懷疑那個的,但都沒有實在的證據.

所以,還真就得勞煩分道場的伙伴們幫著琢磨一番,眾智成城,比我倆去鑽牛角尖兒要好.

要說腦力,王探當然是合適人選,但他本就是戮逐游戲的參與者之一,換言之,他也是有操控嫌疑的,所以,不方便找他來幫著分析.

但我真的想揪出罪魁禍首來.

這家伙隱藏暗中,感覺上,比昊椽子那樣的替補游巡還要危險.

根本原因是,這厮不分善惡,玩心特重,不定何時就會搞出升級版的戮逐游戲,即便不是針對我的,天知道會再度害死多少無辜的人呢?

不知道也就罷了,知道恐怖魔鬼的存在卻置之不理,我的良心不安.

上篇:第347章 巨鼠靈貓    下篇:第349章 監視和舉世皆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