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395章 人在做天在看   
  
第395章 人在做天在看

g,更新快,無彈窗,!

他倆選擇于這等僻靜地段見面,且女孩喊王大哥的時候,語調中透著媚意,這已經說明了他倆的關系.

女孩是被王圖斤養在外頭的女人.

這在古代算是養外室,在現代就讓人所不齒了.

沒看出來啊,一本正經,孩子一大堆,和崔雅關系融洽的王圖斤,竟然和秦筷那厮一般的在外養了女人?這是有錢老男人的通病嗎?

也是也不是.

這種事習以為常的,可能,是成功男人展現身份和地位的方式之一吧.

身邊美女環繞,才有面子和成功感不是?

可憐了諸多找不到女盆友的窮兄弟們,只能感歎一聲天道不公了.

這也沒個辦法,不患寡而患不均只是發發牢騷罷了,哪有改變之力?

我基本確認了,三道怨念源頭中,其中的兩道,來自于王圖斤和崔雅的尸首.

王圖斤恨渣女,是因為,他'牡丹花下死’了.

崔雅恨渣男,和沈紅是一樣的緣由,就是因為王圖斤的不檢點.

這麼狗血的事兒,卻在各家各地輪番上演,果然,陽光下沒有個新鮮事.

女孩今兒穿著的就是自盡時的那件黑裙子,正隨著江邊的風飛揚著,同時飛揚的,還有她的頭發,以及,眼神.

那是帶著鉤子的眼神,能勾住男人的心,同時,也是無比輕佻的眼神,代表易變和危險.

黑裙女的資料在我心頭劃過.

付頤兒,某外國語學院大三女生,年齡二十一,籍貫在外省,家里有兩個弟弟和年老的父母.

當時看資料時隨便瞅瞅就算了,此刻才知曉,原來,付頤兒竟然有這麼複雜的社會關系?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

我記著她的資料上寫著其名下有三套位于市中心的房產,都是那種好幾百平的豪華套房,還有幾輛名牌小跑,那時候我還不以為意,此時算是想明白她如何發家致富的了,真是不簡單啊.

王圖斤呵呵笑著上前,很是熟稔的抱住付頤兒,兩個人並肩坐在江邊石頭上,你儂我儂的說著話,越說越是投契,竟然親熱起來.

我冷眼旁觀,感覺很是惡心.

通過王圖斤的視野,我看到不遠處的路邊停著兩輛車,一輛紅色小跑,還有一輛比較眼熟,正是那輛賓利.

只不過,此刻的賓利車頭,沒有黑貓模型,也沒有看到開車的陸金鵬.

看來,這是王圖斤自己開出來的.

也是,約會付頤兒的事兒需要保密,王圖斤也就沒帶上陸金鵬,出于對自家女人的信任,更不會喊上王家的保鏢隊伍.

這是王圖斤遇害的先決條件,有可能是付頤兒這般要求的,可憐,圖斤被這女人搞的五迷三道的,只身跑到江邊來約會,結果…….

我很想大聲告訴王圖斤趕快逃命,奈何,此刻的我只能做個看客,充其量因為感官共享的緣由,感受點兒女孩嘴唇的甜美滋味罷了,有心無力的,真就做不了什麼.

兩人親熱了一會,就分開來,靜靜的說著話.

不知道怎麼說的,三拐兩繞的,話題就扯到婚姻方面去了.

付頤兒忽然提出,讓王圖斤和崔雅離婚,她要以女主人姿態正式入門的要求.

王圖斤愣在了那里,沉吟片刻,才哄著付頤兒說是時機不成熟,得再等上幾年.

這時候,我注意到付頤兒眼中狠毒之色一閃,就明白了,王圖斤這話,是壓死駱駝的的最後一根稻草.

本來,付頤兒還不想真的害死他,但試探之後,王圖斤這般推諉,明顯是好過就算的德行,十足的渣男本性,結果,惹惱了貪戀榮華富貴的付頤兒,她的胃口已經被養的越來越刁越來越大了.

我注意到付頤兒暗中發送了短信出去,但沉浸在自家感覺中的王圖斤,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不曉得,死神已在接近了.

又過了十幾分鍾,王圖斤感覺有些冷了,就提議去開車,說是已經訂好了大酒店房間.

付頤兒虛以委蛇,哄的王圖斤哈哈大笑.

兩人起了身,向停車處走去.

走到一半,付頤兒忽然甩開了王圖斤的手,快速的向著自家小跑奔過去.

王圖斤愣了,不太懂女孩在發什麼瘋?

"王圖斤,對不住了,你早點投胎到好人家吧,別怨我."

女孩一溜煙的跑到了車旁,忽然轉頭大喊,眼中都是水霧.

"什麼?"

王圖斤大驚,但不等他反應過來,噗噗噗!幾聲不知道從何處冒出的輕響後,王圖斤已經渾身噴濺鮮血的倒飛了出去.

三顆經過消音器處理的狙擊彈,打中了王圖斤的要害,打穿了他的身軀.

我和王圖斤一樣的感知到了劇烈疼痛,淒慘的尖叫起來.

"彭!"

王圖斤重重落地,意識模糊間,最後看到的畫面是,黑裙女孩付頤兒趴在一個突然出現的老男人懷中哭泣,而那個西裝革履的老男人抱著女孩不停的陰笑著.

他和王圖斤的長相七分相似.

那人是王圖斤的大哥,也是王離塔的大伯,更是王家當代的家主,王圖磐.

"為什麼?大哥……?"

王圖斤于彌留之際擠出這話.

但是,他聽不到親大哥王圖磐的回答了,眼睛一翻翻,黑暗襲來…….

"撲棱!"

我猛地半坐起來,然後張開眼睛,震驚的盯著前方.

心頭升騰起了冤屈,怨恨,以及想要毀滅一切的沖動.

好半響,我才回過神來,也恢複了正常.

再一看時間,距離正午整還差半小時呢.

這間客房分為好幾進,我睡在外頭的沙發上.

里面臥房的門打開了,帶著幾分睡意的甯魚茹不滿的伸頭看來,低吼著:"發什麼瘋呢?都被你給吵醒了."

我用袖子擦著額頭冷汗,抬頭,盯著甯魚茹說:"我知道三怨場之中兩道怨念源頭的來曆了."

我的這句話一出口,甯魚茹身體就是一顫,接著眼睛就瞪圓了,睡意也不翼而飛了.

蹬蹬蹬!

趿拉著熊頭拖鞋的甯魚茹幾步就跑過來,坐在我旁邊,一迭聲的追問起來.

上篇:第394章 蛇蠍紅粉    下篇:第396章 墳塋之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