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490章 恐慌蟲蠱   
  
第490章 恐慌蟲蠱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師傅,你在說什麼呀?蠱蟲是什麼東西?為何吃掉蠱蟲會影響人的思維?"

孫叔性子比較急,搶在眾人之前提問.

我看向大家伙,他們眼中大多是茫然,要不是親眼見識過陰靈,怕不是要嘲笑我發瘋?

我的眼神在趙姨的衣領處停了幾秒.

趙姨的衣領上繡著精美圖案,要是沒看錯,那是手工刺繡?即便我這樣的外行,也能判斷出,那是絕對高超的技藝.

趙姨骨子中的高貴氣質,結合這衣領上無與倫比的刺繡技藝,我敢確定,趙姨一定出身名門,應該是個大家閨秀,但為何嫁給了從眾人描述中處處透著普通氣息的陳叔?

"看樣子,他們之間有那麼一段超越了門戶偏見,驚天地泣鬼神,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我收回胡思亂想,開始為眾人講解巫蠱毒蟲.

"列位,蠱蟲你們都見識過,至少,在電影中見識過端倪.比如,一些電影中所謂的降頭,下降媒介就是蠱蟲,這稱之為蟲降術."

"但大家伙身體內的蠱蟲,不屬于降頭范疇,是單純的巫蠱邪術所驅使的,進入人體後,蠱蟲釋放的神經毒素就能影響人的大腦,從而做出一些詭異的行為來."

"更有甚者,眼前會出現諸多幻覺,聽到本不存在的聲音."

"巫蠱之術自古有之,巫蠱法師細分為很多種,有的擅長禦使蠱蟲,這就是巫蠱蟲師,有的擅長利用各種陰邪媒介催動巫咒,這是巫蠱咒師,更有傳說中能夠召喚遠古大巫的大巫師,他們舉手投足間就能殺人無數."

"當然,受到各種限制,並不能隨意的濫殺無辜,但精通巫蠱邪術的法師中,總有那麼幾個害群之馬,他們不管任何規則,隨心所欲,殺人如麻."

"很遺憾,在你們之中,就隱藏著一個殺人不見血的巫蠱蟲師.特別擅長豢養毒蠱害人,而各位都已經被種下了蠱蟲,性命都被那人捏在手掌心兒中了."

"他要是一聲令下,蠱蟲就開始活動,能夠鑽透人的心髒或大腦,要人性命在一念之間."

隨著我的解釋,眾人的臉色都無比難看.

任誰知道自己體內潛藏了蠱蟲,估計,也不會比他們表現的更好,那種恐懼感可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

步罕凝聲說:"姜師傅,你口口聲聲說我們都被蠱蟲寄居了,有什麼證據?總不能你說我們體內有可怕的蟲子,我們就得信你吧?"

步罕說出在場之人的心聲了.

"想知道自己是否中了蠱蟲?簡單,不知道你們是否攜帶有生黃豆?"

我淡然一笑,如此詢問.

"生黃豆?我這里好像有一袋."孫叔撓撓後腦勺,從角落拽出個旅行包,打開後一頓翻找,就翻出一包生黃豆來.

我接過此物,向眼帶好奇的眾人說:"是否中了蠱蟲,用生黃豆檢驗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古代典籍就有這方面的記載,我們法師都學習過.選取數顆生黃豆,含在口中,五分鍾之後吐出,正常人吐出的生黃豆沒有異樣兒,中了蠱蟲之毒的人,生黃豆會脹開,將外頭的豆皮撐破,豆皮自行脫落.這就是驗證方法了,你們要不要試試?"

"當然要試了."孫叔立馬想應,率先過來選取三顆黃豆,當著大家伙的面含在口中.

趙姨他們紛紛而來,都往嘴巴里送進幾顆黃豆,然後,我為大家伙計時.

五分鍾時間過的飛快,隨著我喊了一聲'時間到’,眾人紛紛吐出生黃豆來,然後,打著手電仔細觀察起來.

"嗤嗤!"

都是倒吸冷氣的聲音,他們都看到了自家吐出的黃豆,就像是我說的那樣兒,不過數分鍾時間,黃豆脹了數倍大小,豆皮早就被撐破脫落下來了,這景象用膝蓋想也知道極端異常了,就是專業發豆芽的都沒有這樣的快速吧?

"你們是不是還懷疑啊?好辦,你們兩兩一伙,在找個小鏡子,幫對方持著,讓其翻開眼皮,會看到兩顆眼球下面的眼白上,出現了淡淡的橫向黑線,很長,從左到右,兩顆眼球的下方眼白上都會有黑線."

"這是中了蠱蟲之毒的另一個表現,正常人,眼中有紅血絲,但不會出現橫向筆直的黑線,你們也試試吧."

我又給出一個方法.

眾人驚的不得了,自覺的兩兩一組,然後,一個人持著鏡子和手電,另外一人自己翻開眼皮,對著小鏡子看過去!

"啊啊啊,有黑線!"

"我也有,天啊,真的被下蠱了,哪個天殺的做的?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何害我啊?"

"好可怕,嗚嗚."有幾個年輕女孩嚇的哭出聲來.

此地宛似菜市場,亂成一團,人們都慌得一批.

"安靜,大家不要慌."

我急忙安撫眾人的恐慌情緒,心中直喊難弄.

這個巫蠱蟲師給所有人都下了蠱蟲,這是何等無賴的行為?只希望蠱蟲還沒有成長到一發動就致人死命的程度.

不過,眼前這個局面還真是難辦啊.

"姜師傅,你說釋放蠱蟲的人藏在我們中間,可是,方才的兩番檢測,我們所有人症狀都一樣啊,難道,那個蟲師自己給自己下蠱蟲了嗎?"

陳落傑還算穩重,提出疑問.

我苦笑聲,很是認真的說:"一個巫蠱蟲師,以身養蟲再正常不過了,但不一樣的是,人家體內的蟲子是被秘法控制的,一般時候不會對蟲師本身造成危害,但放到別人的身體內,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有人的臉皮都發黑了.

幾個女孩跑出石頭屋子後嘔吐個不停,下意識的覺著這樣做就能將體內的鬼東西吐出去.

"姜師傅,救救我們."

趙姨帶著兩個孩子,到我身前苦苦哀求.

"老陳家的,我要是沒記錯,姜師傅說過,是參加了你家的聚會後,我們才被下了蠱蟲的吧?難道,是你干的好事?你為何害我們大家伙?"

孫叔憤怒的看向趙姨,指責聲聲.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也中了蠱蟲,命在旦夕之間.再說,我家老陳都沒了,難道,我會連自家的丈夫都害死嗎?孫大哥,你可不要冤枉我啊,嗚嗚."

"老陳,你走的太早了,你老婆都被人冤枉成啥樣了?你個死鬼,真是狠心啊!"

趙姨一下子就哭出聲來,一把鼻涕一把淚,聲淚俱下的讓人動容.

"媽媽,你別哭啊,孫叔,這事不是我媽做的,你別胡說好不?"

陳落穎心疼的撲過去,一邊安慰媽媽,一邊憤怒的看向孫叔.

陳落傑的俊臉上都是憤慨,拳頭捏的嘎嘣做響,要不是顧忌這麼多人在場,沒准和孫叔打起來.

"一定是201一家放的蠱蟲,沒錯,准是這麼回事."步罕忽然尖叫起來.

"對,就是201!沒想到他們家不但養鬼,還豢養蠱蟲害人."

"別讓我逮住,不然一定打死他們."

人們憤怒的吼叫起來,一個個凶神惡煞的,要是姚琴一家在現場,怕不是被憤怒的人們給活拆了?

"夠了,都給我閉嘴!"

無窮憤怒在心底爆炸,我厲喝一聲,猛地起身.

這一聲將大家伙嚇住了,都停住了話頭,不解的看向我.

我眼眸噴火的盯住前方的一個人,緩緩說:"閣下,事到如今,你還要繼續演戲嗎?201一家四口早就死了,他們死不瞑目,死無全尸的,這不都是你親手做的好事嗎?你怎麼裝無辜的躲在那里一聲不出啊?還是不是個人,難道你是個獸?"

眾人都驚了,隨著我的目光,都看向一個人.

一個憤怒的額頭青筋鼓動,腮幫子繃緊的年輕人.

他是,陳落傑!

上篇:第489章 全樓怪異行為    下篇:第491章 亡人皮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