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526章 降連魚龍玉玨   
  
第526章 降連魚龍玉玨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屋樹喉頭動著,但到底是忍住了嘔吐的沖動,臉黑的不像話,像是炭燒那種黑.

他低聲吼著:"蜂村招誰惹誰了,為何會降下無妄之災?全村老少爺們三百多口,竟想全部害死?這是何等的喪心病狂,何等的牲口啊?"

村長的憤怒快要壓制不住了,同時,眼底還有深深的恐懼.

一想到這些天吃的食物和喝的水中,有我說過的那些玩意兒,李屋樹不怒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李村長,先不要激動,其實,我倒是無意中得到了一點線索,可能和你們村中降之事有關."

我忙將李屋樹的注意力引過來.

這話一說,屋內的人全部豎起耳朵的看過來.

"是什麼線索?"李屋樹急忙追問.

"魚龍玉玨!估計是圓形,類似于大耳環樣兒的古董物件,呈一對.不知,你們見過此物沒?"

我故意放慢語速,將話說的很重.

就像是施展了定身法,屋內的村人神態僵滯,全被定在了那里!

他們聽到'魚龍玉玨’之後,竟然是這種反應?

"有戲."

我和牛哄對視一眼,我倆眼神中都才傳遞出這兩個字.

"阿彌陀佛,善哉."

懸庸一聲佛號,宛似暮鼓晨鍾,霎間就讓魂魄飄蕩的眾人驚醒過來.

"咳咳."李屋樹尷尬的咳了好幾聲,看了錢沫塗一眼,這才掩飾般的說著:"姜法師,什麼魚龍玉玨啊?我從未聽說過,更沒有見過,你們有誰見過此物嗎?"

李屋樹轉頭看向一眾蜂村管理層人員.

錢沫塗語調打顫的附和:"沒聽說過啊,這個名稱一聽就很高端,古董啊,一定非常值錢."

一眾男女紛紛應和,都說不認識這東西.

我看在眼中,心底不停冷笑:"好嘛,都快要沒命了,這幫子家伙竟然還在掩飾?真是活膩味了啊,人若是自己找死,那閻王爺也救不回來.看他們如此忌諱魚龍玉玨,莫非,做過什麼虧心事?"

心念電轉,有了些猜測,但我面上沒有展現出來.

"感情你們都不知道?那沒關系,我可以出外去問村民嘛,三百多口子人呢,總有消息靈的聽說過吧?這可是追查降頭緣由的唯一線索了,若是斷了,那不過半天,你們就會發瘋,用不上三五天,這個村子的人就會死絕戶了.大樹村長,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從不拿降頭這等邪事兒開玩笑,會死人的."

李屋樹和一眾人等齊齊驚愣當場.

半響後,李屋樹才艱難的說:"姜法師,何必管什麼玉玨?這和降頭沒什麼直接關系,你們既然是法師,何不施法將我們所中的降頭解了?放心,我們一定會按照規矩給予酬勞的,蜂村還算是富裕,不會讓三位師傅白忙活的,你們看這樣兒成不?"

李屋樹被降頭嚇的夠嗆,但牙關始終夠緊,就是不想提及魚龍玉玨.

很明顯,這是他的一塊心病,甚至,是蜂村的一個心病,定有不可告人的內幕,所以說,李屋樹不想說于外人聽.

"李村長,你這話說的太輕松了,這可是死降類別的降頭邪術,且一勺燴的將蜂村上下三百多口子一網打盡了,此邪術籠蓋范圍這麼大,說明施術者的手段超強,法力高深,且和蜂村有著血海深仇!"

"因為,大范圍邪術,需損耗施術者的陰德和壽命,要不是仇深似海,如何會做這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兒?"

"面對這樣的降頭法師,我這點本事,自保還成,若說解降救人那可就不太夠用了,除非知道那人使用的降頭媒介具體成份,只有對症施法,才有強行解降的可能."

’所以說,必須知道這人是誰,因為什麼對蜂村下了降頭,這才有可能反向推導出他使用的降頭媒介類型,不然的話,我們只能撞大運,若是判斷媒介出錯了,一旦去解降,有可能讓降術力量振幅數倍,那中降者有可能立馬斃命."

"李村長,你們聽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沒?簡單講,想要解降,必須知道魚龍玉玨的來龍去脈,不然,我們就無計可施."

我忍著不耐煩,將其中的利害關系闡述明白.

"姜法師,你如何確定下降頭的事兒就和魚龍玉玨有關呢?"

婦女主任錢沫塗狐疑的說了一句.,

她這樣一問,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我.

"我是陰陽法師,會些占卜之術,先前發現降頭術端倪之時,暗中起卦,但因這方面只掌握了皮毛,所以冥冥中只顯示給我魚龍玉玨四個字,其他的線索一點都沒有."

"因而,我明確的知道,魚龍玉玨和蜂村降頭之事有直接的關聯,這不,就詢問到你們這里了?可惜,你們都沒聽說過,但我對自家的占卜之術,還是很有自信的."

我只能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了,什麼占卜之術?我根本就不擅長,可是我也沒法向他們解釋陰司策劃部那幫孫子的事兒呀,只能隨便找了個借口.

至于他們信是不信?我才不在乎呢,我需要做的就是加大恐怖力度,嚇的他們不敢不說真話.

李屋樹和一眾男女面面相覷了半響,明顯不信我的話,但陰陽法師的名頭擺在那里,他們也只能讓自己相信此事,不然,如何解釋我憑空知曉魚龍玉玨的呢?

李屋樹來回走了幾步,忽然停下,看向我們三個說:"三位貴客,你們說自己是陰陽法師,這……?"

好嘛,他開始懷疑我們的法師身份了,李屋樹還真是不好糊弄呀.

"我等法師本不想在人前顯擺,既然李村長不信,那好,我就讓牛廠長露一手,你們自然明白我們是不是真的法師."

我心中暗罵李屋樹狡猾,但也知道,若說誰有可能最知道蜂村的事兒,那就是李屋樹了.他是蜂村最有權力的,估摸著不管什麼事,都要經過他的手,普通村民真就不見得知曉秘聞.

所以攻破李屋樹和在座的負責蜂村事務之人的心理防線,應該就是得到魚龍玉玨訊息的最佳捷徑.

牛哄很是不樂意的翻了我一個白眼.

做為一只鬼王,他才不願當雜耍者呢,但沒辦法啊,不露一手,在座之人不肯說實話啊.

牛哄只能捏著鼻子站了出來.

上篇:第525章 降頭媒介怖材    下篇:第527章 紙包不住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