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地府巡靈倌第527章 紙包不住火   
  
第527章 紙包不住火

g,更新快,無彈窗,!

"各位,你們看好了,本法師低調慣了,很少人前顯能耐,今兒算你們有眼福."

牛哄傲然的說了一句,一改先前隨和低調的模樣,身上湧起強大的氣勢,壓于眾人心頭,都感覺沉甸甸的.

"噗噗噗!"連續幾聲向,牛哄體表驟然出現一層綠色的陰火.

火苗子噼啪作響,嚇的眾人'媽呀’一聲,向後退出老遠.

這邊,小沙彌懸庸很是配合的掏出一塊方巾,輕觸陰火,無聲無息的,方巾就燃燒起來,化為灰燼了,但這火在牛哄體表燃燒,連他自身的毫毛都不曾燒毀一根.

李屋樹他們的眼珠子幾乎飛出去了.

牛哄深恐震撼不到這群人,只見他吐氣開聲,低吼一聲:"行."

咻的一聲,眾人眼前光影一閃,嚇的幾乎跳起來,再定睛一看,嗤嗤!都是倒吸冷氣的動靜.

只見牛哄兩只腳踩在一旁的牆面之上了,他的整個身體和地面平行了,更恐怖的是,他竟然在牆上邁步向上走,一步步的,向著上方行走.

明明平行于地面,但卻如履平地,這等視覺沖擊力之大,讓李屋樹他們瞠目結舌,特別是,在牛哄踏足屋頂,整個身體倒懸過來,卻還是那樣牢固的在房頂步行時,這種沖擊力達到了極致!

"天,神乎其神,體表冒火,倒立于屋頂行走,好厲害的法師!"

"我滴個媽呀,這不是在做夢嗎?"

"牛廠長,不,不,牛大師,快快下來,收了法力吧,我這心髒可受不住了."

李屋樹向上喊著,眼中都是敬畏.

哈哈一笑,牛哄腳底板一松,一個翻身落下,下一刻,已經穩穩站在眾人眼前了.

眼鏡還牢牢的掛在原位,頭發絲都不亂一根,一派世外高人的風度,讓人心折.

呼啦一聲,他體表的綠光陰火消散無蹤了.

我們都保留了辟藏初階的法力,不管是激發微弱的火焰,還是催動內勁宛似章魚般吸附在牆壁上,都是能夠做到的事兒.

問題是,能將裝十三這等戲份表演到爐火純青地步的,只有牛哄才成.

換做我和懸庸來做,那震撼力就大打折扣了!

耳聽是虛眼見是實,特別是這等偏僻的山村之中,說多少話,甚至吹牛上天,也趕不及露一手來的管用.

霎間,眾人看向我們的眸光就變了,變的尊敬又畏懼.

這樣一來,事兒就好辦了,因為,我們說話的份量,翻著翻兒的上漲了多倍.

不可同日而語了.

李屋樹立馬熱情多了,連連招呼牛哄落座,欲要親自斟茶,卻忽然想到吃食和茶水中都有降頭媒介,只能尷尬的停住手,討好的對著牛哄說著話,像是多年老友一般.

要知道,不久之前,李村長重點招呼的可是我,基本上沒怎麼搭理牛哄和懸庸,在他看來,我才是金主兒,那兩位不過是跟班.

但眼下可就不同了,親眼看到牛哄這等本事,立馬就轉移了目標,全力以赴的要和牛哄搞好關系,就差提出結義拜把子的請求了.

人之勢利眼,在李村長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我暗中直搖頭,但也知道這是人家混到這等地位的依仗所在,咱也不能要求太多不是?

如是,對牛哄打了幾個眼色.意思是,下面的事,拜托牛哄鬼王來主導吧,誰讓他剛立威呢?當然要物盡其用了.

不著痕跡的點點頭,牛哄大馬金刀的落座,語調沉凝的說:"各位相信我們是陰陽法師了嗎?"

"相信,當然相信."李屋樹他們異口同聲回應,乖的像是屋外那幾個玩泥巴的小盆友.

"那好,你們要是想活命,就有啥說啥吧,這是最後的機會了,若還執迷不悟,那我等也沒必要多管閑事了,即刻告辭就是."

牛哄給出最後通牒.

滿屋子的人都下意識的張大嘴巴,但醞釀了半響,還是沒誰說話,而是,轉頭看向村長李屋樹,又看向臉色陰沉的錢沫塗.

李屋樹滿臉冷汗,將軍肚緊張的顫著,好像是不堪重負一般,隱隱的可見額頭青筋.

牛哄老神在在的,沒有追問,只是若無其事的掃著滿屋人的神態,不時的發出幾聲冷哼,逐漸增強他們的心理壓力.

不得不說,牛哄的身體語言就是給力,比我會演戲多了.

又持續了一會兒,李屋樹到底是撐不住了,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忽然,從懷中掏出個白鋼扁瓶,扭開蓋子,對著嘴巴就是一頓灌,臉色立馬紅了起來,酒糟鼻更是紅的閃亮,像是要綻放了一般.

濃烈的酒味兒傳來,我鼻子嗅聞一下,就判斷出這是高濃度的白酒,李屋樹村長絕對是個酒鬼!這不,想要說話了,得先喝兩口才能張開口?

我想起了那句老話,酒壯慫人膽!

"錢沫塗留下,你們先出去吧,安撫好大家伙,先別說降頭的事,免的引發恐慌."

喝了半壺酒,李屋樹膽氣上來了,說話恢複威嚴.

一眾男女應下這話,開門走了出去.

屋內,除了我方三個,就只有錢沫塗和李屋樹了.

"牛法師,姜老板,懸庸師傅,是,你們猜的沒錯,我先前沒說實話,這魚龍玉玨,我不但知道,還親眼見過,甚至,接觸過."

李屋樹凝聲說了這話,我們幾個的精神就是一震,暗中直喊:"真是不易啊,總算是撬開這厮的嘴巴了."

錢沫塗的臉色卻相當的難看,欲言又止的,看樣子,似乎想要阻攔村長繼續往下深說.

李屋樹看了錢沫塗一眼,忽譏誚的一笑,輕聲說:"錢大妹紙,事到如今,整個蜂村的人都要為此陪葬了,你還在乎什麼臉面不臉面的?那魚龍玉玨是怎麼回事,你比誰都清楚."

"紙包不住火,你何必繼續藏著掖著?你的大女兒去了三年了,你曾說過,誰提這事就和誰急!你當家的昔年為村里修路死了,大家伙敬重,就誰都不提此事了."

"但今時不同往日了,人命關天啊,父老鄉親們眼看著要走上黃泉絕路了,你也就別再怪我們不肯守口如瓶了."

李屋樹說著這話,瞪著身子直顫的錢沫塗.

中年婦女眼睛已經紅了,忽然失聲痛哭起來:"嗚嗚,我的女兒啊,你怎麼就這麼去了?三年了,沒想到,還是要提起這事兒,這不是揭人舊疤又撒鹽嗎?天啊,地啊,讓我怎麼活啊?"

錢沫塗痛哭流涕,精神已經接近即將崩潰的邊緣了.

上篇:第526章 降連魚龍玉玨    下篇:第528章 李盤兒禍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