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十一節 天均法輪與破元大法   
  
第十一節 天均法輪與破元大法



洪三和五湖散人在土里這一埋,就是整整一天。這時候洪三都餓得有些渾身乏力了。可是這個時候為了盡量隱藏氣息,五湖散人把九地珠的能量放到最低,他們現在周圍都是土,根本抽不出東西來給他吃東西。所以,洪三只能一直熬著,可是熬到這個時候,他終于有些受不了了,轉過嘴正要對五湖無數散人說話的時候,五湖散人對他瞪了瞪眼,他趕緊閉上嘴巴。

然後,洪三就聽到地上傳來一個祥和沉靜的聲音,“談無定,你竟然有心挑戰,為什麼不敢上昆侖找我?偏偏選在柳祖師仙地,也不怕汙了他老人家的地方。”

之後,就聽到對面響起一個顯得有些陰森,沙啞的聲音,“乾坤老兒,你不要一口一個柳祖師叫得那麼親熱,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柳元化是你們昆侖派的。拜托你搞清楚,柳元化他是采擷百家之長,自得天道,跟你們昆侖半點關系也沒有。只不過在你們昆侖山上住了幾年而已,就認人家做祖師,你們昆侖派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怎麼說也是所謂第一修真大派,腆著臉做這樣攀龍附鳳的事情,難不成就怕被天下英雄恥笑麼?”

因為埋在土里,所以洪三並看不見地面上的情況,只能聽見說話聲。一聽完這段話之後,他便在心里拍手稱快道:“第二個家伙的聲音雖然討厭,但是說的話卻是十分合我的意,若有賭局,我一定壓你三百兩,哇哈哈哈哈哈。”

洪三雖然看不到地面上的情形,但是以五湖散人的修為和眼力,卻是可以清楚看見的。他只見到此時談無定和乾坤老人各坐在洞府邊緣的一座火岩山上,隔著幾千米說著話,但是瞧那神情,卻是仿佛尋常人對坐在桌面聊天一般。

五湖散人花費了不知道多少功夫,才挑得談無定向乾坤老人發出挑戰。如今見到勝敗就在眼前,心中也是一陣緊張,握著兩顆抱住的手心,都不禁泛出淡淡的汗水。

乾坤老人是已經突破天劫,來到大乘境界,號稱正道第一高手的修為,自然不是那麼容易被談無定這種閑話給氣到。所以,他聽到談無定這麼說,便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即使是普通武者相爭,也是靠的一身武勇,無定兄這麼多年不見,難道就只學了一身好嘴皮功夫麼?”

“靠,唧唧歪歪那許多作甚?簡直像是街頭潑皮打架一樣,打架之前還要咿咿哦哦廢話一通,直接開干不就是了。趕緊打完好讓你賊三爺吃東西。”洪三聽到這里,心中一陣煩躁,在心里如許牢騷道。他剛牢騷完,便記起一件事情,“老頭拖我到這里來,不是說讓我見識高手過招麼?現在把我埋在土里,看個鳥啊?”

心里這樣想著,洪三有些猶疑地看了看五湖散人一眼,但是到底還是不敢把這問題問出來,只能耷拉下腦袋,期待著這該死的高手打架能比潑皮打架快些。千萬不要搞得像那些潑皮那樣,拽衣拉發地狠打了半天,卻只有幾道撓痕,那就當真惱火了。

談無定簡直仿佛是聽到了洪三的心聲一般,聽完乾坤老人的話,便在火岩山上站了起來,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就不用嘴皮子,且用這九龍黑煞劍與你的回天綠玉杖見個高低吧。”

談無定說著,伸手只往虛空里一抓,便將這九龍黑煞劍掏了出來。雖然早就通過種種傳聞知道了九龍黑煞劍大概的樣子,但是親眼見到九龍黑煞劍本來面目,五湖散人也只是第一次。見了之後,也不由得在地底吸了一口涼氣,果然是陰毒之極的寶貝。

只見這柄劍劍身與尋常仙劍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它的精妙與可怕之處,乃在于它劍身上纏繞著的九條黑龍。這九條黑龍仿佛活著一般,在劍身上向著劍尖,凶狠的張大嘴巴緩緩地交錯蠕動。而定睛一看,這些黑龍的軀干竟然全部都是已經凝結成固體的鮮血所成。由此可見,談無定要殺多少人才能造就這把九龍黑煞劍,魔道第一人的稱謂果真不是蓋的。

不僅是五湖散人,就連乾坤老人見了,也是連連搖頭,“見你這九龍黑煞劍的煞氣比從前更盛了幾分,也不知道你究竟又多禍害了多少無辜。”

說完,他便歎氣著右手在空中微微一揚,一柄仿佛尋常老翁所用的手杖一般長短大小的玉杖出現在他的手里。只見它通身碧綠,全身上下不斷地發出隱隱的綠光,足足籠罩了乾坤老人身前身後,身上身下數百尺的地界。而它所籠罩的地方,要不了多時,竟然微微有些綠色的小草在這萬米之下伸出頭來。

這寶貝五湖散人是早就見過的,如今再見,也不由得感歎一聲,“師父的功力又見長了。”

“無辜不無辜由天定,不由你定,我談某人平生最恨就是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談無定罵到這里,也不再多說,出手與乾坤老人惡斗起來。

兩人都是曠世高手,所以種種旁門左道的竅門,在這時候都起不到什麼作用。再加上兩人的實力伯仲之間,一個閃失便是當場敗亡的下場。對于這些凶險之處,談無定心里都清楚得很,所以一出手便毫無保留,用他已經修練到第七十四層的萬鬼搜魂大法,催動著九龍黑煞劍直往乾坤老人撲來。

在這里,須得有一個小小的注釋,每門每派都有自己的心法。這些心法都有上限,從九級到一千零八層不等。一般來說,心法越到後面越難修煉,而修到心法頂級之後,除非擁有曠世天賦,或者格外的奇遇,否則難有寸進。而一旦,能夠成功突破心法頂層,那就是絕世高手了。就想著萬鬼搜魂大法,魔道中人多年修習這心法的人數不勝數,原也不算是什麼了不得的玄奧妙法。但是談無定偏偏能突破頂級七十二層心法,來到七十三層,這一舉就確定了他絕世高手的地位。

而數十年前,又得到了五湖散人的陣法以及丹藥的幫助,使他在半年前成功達到從未有人達到過的萬鬼搜魂大法第七十四層。所以,他才會是在回報五湖散人和爭奪天下第一的虛榮心的驅使下,向乾坤老人發出了挑戰。

越高的高手到了後期,最難做到的就是進步。因為在這個時候的每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進步,都是一個可怕的突破。七十四級萬鬼搜魂大法,和七十三級萬鬼搜魂大法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實力增長了幾乎一倍。

而乾坤老人身為同級數的高手,對這一點當然極為清楚。當他看到九龍黑煞劍劍上的九條黑龍飛離劍體,帶著幾乎塞滿整個洞府的煞氣朝他撲面而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一切正如他所料,談無定這個當年的手下敗將果然是取得了本質的突破,才敢來跟自己挑戰。

不過,乾坤老人也並不慌張,他雖然只是達到了先天罡氣心法頂級第三十六層而已,但是先天罡氣是至尊級的心法,跟萬鬼搜魂大法這種並不希罕的八階心法不可同日而語。只見乾坤老人閉上眼睛,端坐在火岩山上,手中平端回天綠玉杖,做坐禪狀。而那充塞整個空間的煞氣沖到他面前只有數百尺的地方,遭遇到那淡綠色的光芒之後,便難以寸進。

談無定見狀,從火岩山上一躍而起,跳到空中,雙手合十,將這漫天地的煞氣全部縮在一處,化作數百條黑龍,圍在乾坤老人身旁的綠光之外瘋狂地撞擊嘶咬。在這樣瘋狂的攻勢之下,乾坤老人身旁的綠光終于被緩緩向著他本體逼近。

兩人這樣硬拼了約莫半個時辰,九龍黑煞劍所經過的地面一寸一寸的化成黑色的塵埃在空中飛揚。而乾坤老人身旁的綠光離他也只有不到兩尺之遙。這時候,乾坤老人一直緊閉的眼睛猛地爭了開來,猛地大喝一聲,平端綠玉杖的雙手突然緊緊將綠玉杖緊緊握住,便只見他身邊突然幻出一顆參天大樹的形象。然後,便看見乾坤老人在這大樹下遙空一斬,一道仿佛海浪般的綠光,一路披靡,將數十條黑龍摧毀之後,便直奔天上的談無定而去。

五湖散人知道,他師父打的是畢其功于一擊的打算。剛才這一斬之能,恐怕足以毀去半個泰山,談無定雖然實力大進,但是肯定是不可能擋得住這一劍的。他這時候只能使出自己留給他的那個法寶。這樣,電光火石之間便是兩敗俱傷的局面。想到這里,五湖散人便趕緊將龍息珠收起,手持催動陣法的變天石,然後往地下再沉一百尺,屏住氣息,靜待時機。這個時候雖然五湖散人已經收起了龍息珠,但是乾坤老人和談無定此時都是全心對敵,根本就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而且,就算他們發現了,眼下這個危機關頭,他們也沒心思來理會。

而一切正如五湖散人預先所料想的那一樣,談無定怎麼也沒有想到乾坤老人在與實力大進的自己如此硬拼之後,竟然還能發出如此之威力強大的反擊。但是這個時候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乾坤老人那一擊來勢太猛,即使是一切准備好,也很難躲開,更何況如今是遭受突襲。

“看來,只能使用那個法寶了。”

談無定想著,左手將九龍黑煞劍收回,右手向著乾坤老人拋出一個銀色的法輪。這個法輪是由五湖散人獨創的一個寶貝,他給它取名叫做天均法輪。它是一個九階頂級的寶貝,同時也是個消耗型的一次性寶貝。它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將敵人的攻擊喪失方向,破壞力平均地向著四處發射。簡單的說,當有人使出這個天均法輪之後,天均法輪就會將空間內所有的攻擊能量吸收在一起,然後爆炸,讓使用者和使用者的敵人,以及周圍所有的空間一起承受所有的攻擊力量。

這基本上是個損人不利己的法寶,本來是半點用處都沒用的。但是在眼下這個情節中,卻是再有用不過了。只見談無定使出這個天均法輪之後,那道攻勢凌厲的綠光,以及那些還不容易收回去的黑龍,便在空間形成一個短暫到即使連乾坤老人,談無定這樣的高手也看不見的停頓,然後便原地爆炸。

這股沖擊力量平均地灑向整個空間。而處于這個空間中的談無定和乾坤老人都無法逃脫這種殺傷力。因為談無定事先已經有防范,所以雖然論功力他其實要略遜于乾坤老人,但是他受的傷卻比乾坤老人要輕上許多。

當兩個人同時從空中掉在地上,談無定勉強穩住身子,卻朝著空中噴出鮮血半斗。而乾坤老人則是癱著掉在地上,要靠著綠玉杖扶持才能勉強站起來,全身上下每個毛孔都在往外流著鮮血,一時間,簡直變成了個血人一般。回天綠玉杖拼命地發出綠光,幫助他恢複身體。

乾坤老人拄著綠玉杖,搖晃著對著數百尺外的談無定問道:“想不到你堂堂魔道第一人,竟然要靠這種旁門左道的法器取勝,難道你就不怕天下英雄恥笑麼?”

談無定得意地仰天大笑一聲,說道:“天下英雄這厮是誰?怎麼沒事就恥笑別人?我他日有空定要上門去殺了他!”

說完這話,談無定也不等乾坤老人接話,便又低頭望著乾坤老人冷笑道:“乾坤老兒,你少跟我廢話,你當我不知道你這綠玉杖有強大的治療功能麼?少用閑話來逛我,我可不是你們名門大派,殺人之前還要裝模做樣地教訓一番,且讓我這就殺了你吧。”

誰知道他話音剛落,就看到乾坤老人吐出一口鮮血,在空中化作一片血霧,然後伸手一抓,將這血霧注入回天綠玉杖中。頓時,回天綠玉杖綠光大盛,徑直從低空朝著談無定撲去。

談無定見了,臉色大驚,“破元大法……”

原來,乾坤老人吐出的那口鮮血並不是尋常鮮血,而是他自解元嬰,將殘存元嬰的能量做為最後的力量驅動回天綠玉杖,再次朝著談無定做出最後一擊。

這一次,就算是乾坤老人贏了,他也死定了。因為他自解元嬰之後,便是個完全普通的老人,不說別的,如何從這洞府之中逃出去都是個問題。

談無定見避無可避,也不忍心自解元嬰,于是便只能仗著自己傷勢比乾坤老人輕上許多,驅動九龍黑煞劍硬拼過來。

就在九龍黑煞劍和回天綠玉杖纏在一起的時候,五湖散人便大叫一聲,“正是此時。”

然後,霍地一下帶著洪三一起飛出地面,將早有准備的變天石打入畫好的陣中。

這陣是個至尊級打針,名叫天地熔爐陣,乃是天下第一煉器大陣,乃當初荒合大帝所創之陣法。兩千年前便已經失傳,想不到今天竟然在此地重現!

');

上篇:第十節 泰山觀戰    下篇:第十二節 感謝柳元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