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八節 避風老祖   
  
第八節 避風老祖



洪三的不祥預感乍一閃現,便聽到那漢子猛一回頭,沖著兩人張開嘴巴,巨吼一聲。嘴巴里飛出一個銅鏡來,發出一陣慘綠色的光芒,將洪三和宋子玉給罩住。以洪三之天賦異稟,宋子玉成丹期的修為,竟然被他這一吼吼得頭暈目眩,一時間竟像那被四海印罩住的三人一般不可動彈。

虯須巨漢這時候便腰力一挺,將最後的精力完全射進那西洋女子體力,將那西洋女子整個身子都射得挺了起來,口中嬌吟不止。巨漢隨即將床上的被單往空中一揮,將洪三兩人完全罩住,繼而一躍而起,將那空中的四海印捏在了手里,那三個人于是馬上恢複了行動能力,洪三和宋子玉團團圍住。

“看這東西不像是尋常寶貝,你們兩個年紀輕輕,就有這等寶貝,應該不是尋常修真者吧。”那巨漢站直之後,身形與洪三不相上下,而雄壯之氣卻遠非洪三所能比擬。而他說這話時,身上一絲不掛,只赤條條地展示在空中之中,就連胯下之物也是吊兒郎當地晃蕩著,而他也沒有任何不適之感,說話的時候神態自若,話語之間,總有一股慣闖江湖的霸道氣息籠罩全場,讓人不由得生出折服之心。

而洪三此時心中卻是天人交戰,他雖然已經完全被巨漢控制出了動作,但是他還有金甲神將,他可以命令金甲神將出來護駕。但是剛才那巨漢的剛才的手段實在是讓他不敢輕舉妄動,就算把金甲神將召喚出來,單挑這個巨漢能不能贏都是個問題,更何況人家手里還捏著四海印,另外還有三個高手幫忙,勝算實在是太小。

思來想去,洪三還是覺得不要輕舉妄動,先看看情勢再說。

巨漢見洪三兩人並不說話,便低下頭在房子里踱了幾步之後,轉過頭,指著兩人問道:“我與你們兩個素昧平生,你們為什麼要殺我?”

“你這奸人,為富不仁,禍害四方,人人得而誅之,我們兄弟乃是替天行道。今日栽在你手里,也沒什麼好說的,給個痛快的吧?”宋子玉仰起脖子,慷慨激昂地說道。

洪三一聽,頓時頭皮發麻,心里想,“宋大哥,你說話不用說得這麼絕吧?你身無長物,說這話當然輕巧。我洪三數十萬身家,無數法寶傍身,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就這麼死在這里,豈不是太冤了嗎?”

洪三正想到這里,就看到一個矮胖中年,帶著一群人走了出來,沉著臉笑道:“避風老祖,他們兩人是來殺我的。”

避風老祖聽到沙田鷹這麼說,起初不覺得有什麼,但是略想了一下,便覺得有些不舒服。七天前,他剛來這里看他的徒弟的時候,沙田鷹那小妾就自己看上了,跟他要了多次,總是推諉不給。今夜卻突然這般大方,借給自己享用。偏偏今夜就有這兩個後生來刺殺,這里面要說沒有貓膩,誰他媽信啊?

不過,不管怎麼說,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既然受了沙田鷹的好處,所以即使明知道沙田鷹耍了點小手段,這時候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略略有些不快地揮了揮手,“既然是沙老大的事,那老夫就不管了。”

避風老祖說著,隨便扯過一件衣衫,披在身上,就往外走,這時候馮山和馮海也趕緊跟在身後。洪三這時候腦子里轉得比陀螺還快。他知道,要是自己真是完全落在沙田鷹的手里,那就鐵定死無葬身之地了。他于是當場大叫道:“沙老大的事不關老祖的事,鮮血梅花劍也不管老祖的事麼?”

洪三原本只是想這麼一叫,激發一下避風老祖的注意,再吹噓一番這鮮血梅花劍的好處,然後再想辦法借著避風老祖的貪欲脫身。誰知道避風老祖一聽到鮮血梅花劍五個字,整個人的眼睛頓時睜得老大,一步竄到洪三面前,紅著眼睛問道:“小子,你師父是什麼人?”

洪三知道這個時候不能亂說瞎話,所以好生思量了一陣之後,才咬牙道:“我師父是五湖散人。”

避風老祖聽到這話,表情複雜地仰天長笑起來,“哈哈哈哈哈,五湖散人,我找了你一百年沒找到,想不到今天竟然找到了你的好徒弟。好啊,你坑我的鮮血梅花劍,我現在就殺了他的徒弟泄憤。”

洪三一聽到避風老祖這麼說,只恨不得抽自己三個大嘴巴,真是弄巧成拙啊。不過,他畢竟是有兩世記憶的人,而且兩世都不是什麼老實人。因此腦子轉得特別快,只是一個彈指之間,他便又想到了說法,于是,馬上苦笑著搖了搖頭,“老祖,從來都是只我拿他做師父,我師父卻不拿我做徒弟的。所以,你殺了我,我師父一點都不會心痛的。”

“小子,你以為老祖我會這麼容易被你騙麼?世上哪有徒弟死了,師父不心疼的?”避風老祖問道。

洪三故作滄桑的仰天太息一聲,然後才說道:“老祖,你先不要說其他,你只先看看我的內息,便一切都明白了。”

避風老祖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洪三,然後便開始運轉目力,觀察他的內息,只片刻之後,他便大驚道:“小子,你竟然是神鬼筋?”

洪三淡淡地笑著搖了搖頭,做出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我原本不是神鬼筋,是我師父把我煉成這樣的。”

“五湖散人把你煉成神鬼筋?”避風老祖奇怪地眨了眨眼睛,“那老鬼腦子打結了麼?把自己徒弟煉成神鬼筋,這不是毀掉徒弟的前程麼?”

“我師父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神鬼筋的人身是最好的鼎爐,他將我煉成這樣,是為了用我的身體做鼎爐。”

“哦……”聽到這里,避風老祖頓時長吟一聲,有些同情地看了看洪三,“這確實像是五湖散人那老鬼干的事。當年他跟我稱兄道弟,與我合鑄鮮血梅花和望春風。說好了,事成之後鮮血梅花劍歸我,望春風歸他。沒想到,到頭來,這老鬼居然把這兩柄劍全都帶走,順帶還偷了我許多丹藥。最可惡的是,我毫無保留把我的煉器法門全都教給他了,他卻給我留了一手,扣著關鍵法門不教給我。害得我後來自己也煉不成鮮血梅花。”

洪三見避風老祖態度已經有些軟了,知道這時候是最適合說動他的時候,于是便趕緊說道:“雖然我是神鬼筋,沒有辦法從我師父那里學到半點修真的本事。但是我卻也不怪我師父,因為他說我確實不是修真的材料。在煉器方面倒是頗有天賦,所以他時常給我講些煉器的法門。尤其是鮮血梅花劍,師父一直很引以為得意,市場在我面前講究煉制方法。我這些年耳濡目染,對鮮血梅花劍的煉制方法已經差不多掌握。只是師父怕我根基不穩,一直沒教我煉器的基本功夫。如果我掌握煉器的基本功的話,我相信以我所知道的法門,一定可以為老祖煉出許多法寶,特別是鮮血梅花劍。”

避風老祖一聽,兩眼放光,緊緊抓著洪三的雙手,說道:“你果然知道鮮血梅花劍的煉制法門?”

洪三點頭道:“我說過了,我是沒有掌握基本的煉器術,只要我能夠掌握三十六層煉器術,我絕對有把握煉出鮮血梅花劍。”

“不用你懂,老祖我懂,你只要把法門告訴我就行了。”避風老祖一聽到自己思慕多年的寶貝又有望重新得到,頓時有些喜不自勝,緊緊抓著洪三的手說道,“只要你能把煉制鮮血梅花劍的關鍵法門告訴我,老祖不但放了你和你兄弟,還把你們都收為門徒。就算你修不得真,我也可以護你周全,讓你一輩子吃香的,喝辣的,你覺得如何?”

洪三這時候正色道:“我師父雖然對我不是很好,但是他畢竟是我師父。我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答應為老祖煉劍,已經是有辱師門。倘若為了保命而出賣師門秘笈,甚至改換門庭,那就真是天地不容了。像這種事情,請恕洪三萬難做到。”

避風老祖一聽,臉色頓時大變,“小子,我殺你只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

洪三看得出來,避風老祖想那鮮血梅花劍,想得腸子都斷了,斷不可能殺了他,所以他才馬上一副大義凜然地說道:“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就算老祖要殺我,我也沒有辦法。”

避風老祖被他這麼一逼,左右為難,殺,下不了手,不殺,心里又堵得慌。這時候,站在一旁的沙田鷹冷笑道:“倘若老祖為難,便將這小子交給我老沙,我自有辦法讓他說出心中秘密。”

避風老祖聽得沙田鷹這麼說,頓時滿臉又堆起笑來,“對啊,老祖為什麼非要殺你呢?老祖可以折磨得你人不人,鬼不鬼,讓你生不如死。”

洪三淡淡一笑,說道:“世上人求生最難,求死卻是最易的。老祖這樣做,只能讓我堅定求死之心。一個人鐵了心要死,就是閻王爺也攔不住的。”

避風老祖被洪三這麼一說,又傻了,好久之後,才猛一揮袖,扇起一陣巨風,差點把房內的人都給吹倒了,“小子,那你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只要老祖幫助我將煉器之術迅速升到三十六級,洪三甘願為老祖煉劍。不過,老祖必須答應,洪三和我兄弟可以自行離開。”

“那如果劍煉不成呢?”

“洪三任憑老祖處置。”

避風老祖聽到這里,惡狠狠地瞪了洪三一眼,“好,就這麼辦,你如果煉不成鮮血梅花劍,我扒了你的皮去當鼓錘。”

就這樣,魔道八大高手之一,在世上活了四百六十多年的避風老祖,被洪三忽悠成了他的煉器教頭。

PS:這兩天折磨得非常辛苦,被我們的驚寂主編狂叼之後,廢掉了一萬多字。沒敢對前面大改,只是小改,將靈空仙島,九子連環玉塔的設定給加了進去。另外在黃山洞府的時候,多給了主角一些寶貝。至于接下來的情節,就與從前完全不同。

現在太晚,也太累了,寫不動了。明天吧,明天那章我寫出來應該會很有創意,希望那麼出奇的創意能夠被大家接受:)

');

上篇:第七節 刺殺未遂    下篇:第九節 修真法寶原料期貨市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