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十六節 殺人七術   
  
第十六節 殺人七術



那個披頭散發的人舞了也不知道多少遍之後,終于跪了下來,跪在冰天雪地中仰天慟哭道:“大王,當年你問計于臣,何以滅吳。臣說,天下有殺人七術,學之以劍,天下無人不可殺,學之以謀,天下無國不可滅。結果,大王你只用了三術就滅掉了吳國,向臣問剩余的四術。臣身為臣子,不敢用謀術,只能在這里將殺人七術的劍術演練為大王一千遍,大王你你看到了嗎?你看到了嗎?”

那人說完之後,化哭為笑,最後,長劍放在脖子上,輕輕一抹,便了斷了性命。

你猜此人是誰?並非別人,正是當年助勾踐滅吳的兩大功臣之一文種。

當初文種和另外一個天才范蠡一起輔助勾踐,當時范蠡奉獻給勾踐的是兩句話,“十年生聚,十年教訓。”

而文種奉獻勾踐的,正是殺人七術,他當初跟勾踐所說的,這正是那句話,“天下有殺人七術,學之以劍,天下無人不可殺,學之以謀,天下無國不可滅。”

勾踐于是重用他們兩人,最後果然成功滅掉了吳國。成功之後,范蠡認為自己的才能已經得到了完全的發揮,對于政途已經沒有什麼留戀,再加上知道勾踐可以同患難,不可以共富貴。所以便勸文種與自己一起隱退,要麼一起去經商,要麼一起去修仙。而文種認為自己的才能還沒有得到完全發揮,將來還可以輔助越王勾踐統一天下。所以他雖然也知道勾踐這個人有點范蠡說的那個意思,可到底還是舍不得走。結果過不了多久,勾踐便派人給他送來了一柄劍,再給他一封詔書,詔書上說,先生教給寡人殺人七術,寡人只用了三術就把吳國給滅了。還剩下四術從來不曾用過,不知道先生是否可以為寡人演練一番?

而勾踐派人送來的那柄劍,正是當年夫差叫伍子胥自殺的那口寶劍。這意思明白得很,就是要文種自殺。文種當場就要自殺,不過被家人勸阻逃離越國。就算如此,文種依然忠于越國,一生隱姓埋名,不曾出仕他國。直到自己家人一一過世,才獨自隱居到這極寒之地,演練那數十年從來不曾用過的殺人七術一千遍之後,自殺了。

按照文種的願意,這殺人七術是獻給越王勾踐的。但是那個時候勾踐已經死了,看不到了,只有那時候還屬幼年的鞣燃在一旁偷看到了,並且一直記在腦子里。而現在又通過這只鞣燃的意念,進入到了洪三的腦子里。因此,千年之前的那場演練,變成了洪三無論是在修真之道,還是武道,抑或是權謀以及商道的基礎。

正是因為見識到了殺人七術的威力,並且意識到殺人七術的威力並不在于劍術,它其中蘊含的道理可以運用到人生的任何一個角落。所以,當金甲將的吸力放開,認主程序完畢,洪三將這金甲將收回乾坤袋之後。依然會一臉癡癡地盤坐在地上,腦子里不斷一遍又一遍回放著剛才的文種所演練的殺人七術。然後腦子里無意識地呢喃著,“殺人第一術,殺人第二術,殺人第三術……”

就這樣洪三盤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想了多久之後,突然站了起來,掏出乾坤袋中的龍牙劍,悶喝一聲,“殺人第一術!”

然後,便向著虛空猛地用力一揮,之後,便看到一道藍色光芒從劍尖飛射出去,在空中飛行數十尺之後,遇到數十尺外的丹爐,于是頓時嵌入丹爐之中,消失不見。洪三正奇怪的時候,便看到丹爐猛地一聲巨響,化成無數碎片彈射得整個方圓數百丈大的煉器房到處都是。

洪三也是趕緊揮動龍牙自我保護,才得以沒有被傷到。而煉器房里的盆盆罐罐,則毫無例外地被弄得粉碎。諾大一個煉器房頓時變得一片狼藉。

而洪三看到眼前這一團亂像,也是一頭霧水,自己只不過是想那殺人七術想得興起,順手揮了一劍,想不到竟然有如此威力,真是不可思議。

這時候,他再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龍牙,只見這把黑不溜秋的巨劍,這個時候竟然全身上下放射出淡淡的藍色光芒。而身為煉器師的洪三,很容易就鑒定出來,這把龍牙劍這個時候已經從普通的一階仙器,變成了三階的仙器。

“這寶貝不會是隨著主人實力的強大,也會自然成長吧?”洪三即驚又喜地捧著這劍,有些不敢相信地自言自語道,“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真是妙不可言了。”

其實,此時喜不自勝的洪三哪里知道,這柄看似普通的龍牙劍的威力,又何止是能夠隨著主人的成長而成長那麼簡單?如果它是在柳元化的手里,那麼,嘿嘿……

只不過,這些都是廢話了,可憐這柄曠世奇兵,現在卻跟了個一心只想發財的洪三。能干的,也只是沒事的時候劈劈丹爐。龍牙劍有靈,也該感歎,“同劍不同命啊!”

話說這里面一聲巨響不打緊,把外面的避風老祖可是樂呆了。一柱香前,他還在嘮叨,誒,看著時候也差不多了,剛好九天九夜啊,怎麼還不見仙劍煉成啊。

這剛念叨完,便看到煉器房內一聲巨響,怎能不欣喜若狂。因為他全不知道這聲音是丹爐被砍碎的聲音,倒以為是鮮血梅花劍出爐時候發出的巨響。這也真是求之若渴,亂了心神了,不然怎麼會犯這種錯誤?他當年也是參與煉過鮮血梅花劍的人,當初鮮血梅花劍出爐的時候,可沒這麼大動靜。

不過,此時的避風老祖顯然沒有時間管這些。只顧著在門外大叫道:“洪三,是仙劍煉成了麼?”

洪三聽到避風老祖這麼一叫,這才緩過神來。趕緊把龍牙劍丟回乾坤袋,然後將鮮血梅花劍拿了出來,拋在空中,再用先天元氣將它包住,托在空中,臉上做先天元氣耗盡的脫力蒼白狀,艱難地喊道:“煉成了!你們進來吧。”

而其實,洪三這個時候體內的先天元氣的感覺卻是從所未有的好。洪三感到自己揮出剛才那一劍之後,自己體內的先天元氣運轉起來比從前要快速得多,操控起來 也要快速得多。從前要讓這些先天元氣飛到空中托住鮮血梅花劍這麼沉重的東西,起碼要一柱香的功夫,而剛才只不過是一個喘息的時間便做到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十五節 鞣燃的記憶    下篇:第十七節 宋子玉來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