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十一節 青樓經營秘笈   
  
第十一節 青樓經營秘笈



黃乃余在商界一向以酒量好著稱,而他這次則算是遇到對手了。所謂喝酒,說白了,喝來喝去喝的是身體。洪三的身體經過五湖散人煉制之後,根骨,先天元氣都直追天下第一人柳元化,又怎麼可能是黃乃余比得上的。

所以,硬拼了兩個時辰,喝下了價值上千兩,數十斤頂級好酒之後,上了十趟茅房,吐得膽都快要吐出來的黃乃余終于扛不住了,趕緊連搖雙手,認輸了事。不過,黃乃余也算是了得了,像今天喝的這些頂級好酒,尋常人喝了兩斤,便算是酒量極好。而他竟然一口氣喝了十幾斤,還保持神智沒有完全喪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哎呀,洪大人啊,我黃乃余喝了一輩子酒,就沒見過你這麼能喝的,黃某甘拜下風了。”黃乃余一邊叫下人端醒酒湯上來,一邊苦笑著對洪三搖手道。

“黃老板的酒量也是洪三生平僅見啊。”洪三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搖了搖手,笑道。

三碗醒酒湯喝下去,黃乃余神智稍微清醒了些。正是因為神智清醒了,所以他才有能力裝瘋賣傻。只見他佯醉道:“每次朝會的時候,大臣們都會喊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不知道洪大人以為,陛下是不是真的可以萬歲?”

雖然喝的酒比黃乃余只多不少,但是洪三的神智卻是絕對清醒,他一聽黃乃余這麼說,便馬上知道黃乃余是在詐醉說些正常情況下,不大應該說的話。不過,他不是很明白黃乃余為什麼會突然問起他這個,于是他笑著模棱兩可地答道:“就我所知,就連修真之祖荒合大帝,也未曾活到萬歲啊。”

黃乃余見洪三這麼說,便馬上進一步說道:“那在洪大人以為,陛下還能活多少年呢?”

洪三聽到這里,眉間微微一顫,想了片刻,說道:“我不懂醫術,看不出來。”

黃乃余迷蒙著雙眼,略有些得意地伸出兩根指頭,笑道:“如果我猜得沒有錯的話,陛下的身體恐怕撐不過兩年了。洪大人,雖說你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不管怎麼說,你的礦山專營權的權力源頭,還是來自陛下的授權……洪大人,你可要未雨綢繆啊,我在你這里砸下的,可是黃某的全副身家啊。”

黃乃余的意思,洪三明白得很,他是要洪三在白癡皇帝死之前,把自己該布的局全都布好,不要等到皇帝死了以後才手忙腳亂。他怎麼知道皇帝的壽命只有兩年?這種事情就連何保也不曾告訴過他啊。不過,說起來,自己好像也從來沒有問過何保。

想到這里,洪三不由得好奇地問道:“不知道黃老板猜測的靈感是從哪里來的?”

黃乃余呵呵笑了一聲,說道:“太醫院里那些老色鬼,可全都是我這里的貴賓會員。”

“喔,原來是這麼回事。”洪三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說道,“黃老板這望云樓開得實在是劃算啊,日進斗金不算,還可以帶來大量有價值的情報。”

“帶來大量情報是真,但是日進斗金就沒有了。”黃乃余瞧了洪三一眼,說道,“不瞞洪大人,別看這望云樓外表光鮮,我這個做東家的,不止是一文錢沒得賺,反倒是一年要賠進去差不多一萬兩銀子。之所以留著它,純粹是為了能夠都拉攏些當權的官員們,為我們的生意行方便。”

說到這里,黃乃余神秘地將他肥嘟嘟的臉湊上來笑道:“你知道嗎?就連陛下,當年也曾經是我們這里的常客。雖然陛下別的事情不是那麼清楚,但是在男女這方面的能力卻是特別之強。只可惜剛則易斷,陛下因為縱欲過度導致行房不暢,于是便大量服用青海將軍進獻的壯陽藥,結果因為壯陽藥服用過多,最後導致永久性陽痿。現在的陛下,也只能舔舔女人的胸部過干癮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洪三沉吟了片刻,問黃乃余道,“不知道黃老板當初買下望云樓的時候,花了多少銀子?”

“這點房產能要多少銀子?十年前,不過七八千兩就買下來了,倒是里面的裝璜貴了點,花了差不多三萬三四千兩的銀子。這望云樓里最貴的,是這里面的四五百個姑娘,這全都是從各地買來的。總算拜戰亂所賜,這些姑娘的身價也下來了,統共也不過五萬兩銀子。倘若是太平盛世,要把這麼好的一批姑娘全都買來,沒有二十萬兩是吃不住的。”

“照黃老板所說,你統共投資了差不多九萬兩,而且十年來,每年都要賠個一萬兩左右?”洪三問道。

“沒錯,差不多就是這麼回事,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的錢莊的存款大半是來自京城里的王公貴族,我不在這里弄個點伺候他們,生意不好做啊。”黃乃余剛答完,又問道,“洪大人怎麼好像對我這望月樓有點感興趣?”

洪三笑了笑,說道:“不是有點感興趣,而是非常感興趣。”

黃乃余一聽,眼睛睜大了些,湊上前來問道:“怎麼說?”

“我有意來黃老板的望云樓里來參個股,就是不知道黃大人是否看得上在下啊。”洪三笑道。

黃乃余大笑道:“洪大人這是什麼話,我全副身家都押在你身上了,還談什麼看得上看不上的呢……只是,不知道洪大人想要怎麼個合作法。”

“我給黃大人十萬兩,這望云樓由我跟黃大人各自一半,這望云樓的收益,咱們倆各自一半,至于情報們,咱們倆共享,你看如何。”

黃乃余的眼珠在眼眶了轉了一圈又一圈,但是始終不能完全體會洪三的心思,他于是忍不住問道:“但是,洪大人,我先前已經說了,這望云樓每年不但沒有收益,還有純虧一萬兩啊,又哪里有利潤非給大人呢?”

洪三笑道:“生財之道,各有其法,黃老板你對錢莊生意自然是在行,所以你在這行賺了大錢,但是在青樓這業務,黃老本你就略欠火候,所以才會虧錢。這門生意倘若是讓洪某人來做的話,那出來搜集情報的功能以外,一年少說也得多賺個四五萬兩啊。”

聽到洪三這麼說,黃乃余有些不服氣地說道:“倘若純粹是為了賺錢,黃某自然也可以做到,只是我做望云樓的始因,並非為了賺錢,所以只要是我錢莊的大客戶,到這里來,全都是免費的,因此才會有如此之大的虧損。倘若洪大人能夠在維持這許多免費客戶的前提下還賺錢的話,那我就真無話可說了。”

洪三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如果我能夠說得黃老板服氣,你是否就願意答應我參股?”

“洪大人如果真有這本事,我當然樂得有這麼一個好拍檔加入了。”黃乃余笑道。

“好。”洪三重重地點點頭,然後伸出三根指頭,說道:“望云樓有三大優點,三大缺點。當今天下八大青樓,王城里有兩座,一座城東花竹軒,一座就是城西望云樓。望云樓的名聲天下人皆知,這就是望云樓的第一個優點,名滿天下。誠如黃老板所說,望云樓里的姑娘全都是從全天下千挑百選,曆經十年才能有如今這等規模,四五百個姑娘,幾乎個個絕色,即使在八大青樓里,總體素質也是數一數二的,這是望云樓第二大優點,姑娘整體素質高。小小望云樓,里面的裝璜耗資卻高達數萬兩,各種細節角落全都裝璜得極為富麗堂皇,歡客們一進門便會有強烈的尊貴感,這是望云樓的第三個有點,裝璜華麗。”

“那望云樓的三大缺點呢,又是什麼?”

“第一,服務模式單一。第二,周邊產品拓展不足。第三,缺少超級紅牌。”

“第三點我倒是聽得明白,只是這前兩條,服務模式單衣,周邊產品拓展不足,這卻是怎麼回事?”

洪三得意地一笑,然後說道:“首先說這第一條,目前望云樓給客人的服務,無非是三條,酒菜,歌舞,性事。但是在我看來,望云樓能提供的,可遠遠不止是這些服務而已。先不說這些新服務,我們先說現有的服務,除了那些最高級的歌舞伎以外,你們普通的姑娘要麼是讓客人一個一個看,要麼是在房間里坐等客人上門,是不是如此?”

“是啊。”

“黃老板你看,假如我們望云樓里架起一個大舞台,在掛上個中蒙朧曖昧的燈光,在旁邊再配上一個樂隊,讓他們吹奏一些讓人情欲高漲的曲子,然後再讓三四百個姑娘,全都穿著性感的肚兜,手上拿著甲乙丙丁的號牌,在舞台上邁著撩人的步子走來走去。而客人全都圍坐在台下,哪個客人看中那個姑娘,便高聲叫她的號牌,帶下場去,你說感覺是不是要激動很多。”

黃乃余愣了一愣,點點頭道:“確實是好主意,我明日去辦,只是,一旦有兩個客人同時看出一位姑娘,那該如何是好?”

“那就妙極了,到時候我們便讓他們競價,價高者得。我之所以想出這種場景,就是為了多多出現這種競價的場面。只有這樣,姑娘的價格才不會掉下來,我們的利潤才會漲起來。”

“妙極,妙極。”黃乃余笑著搖頭晃腦道,“洪大人還有什麼高見。”

“還有,我少時跟一個異人在海外云游的時候,曾經去過一個歡場,那里的姑娘不但有上面這種服務,還有按摩與洗浴這種特別的服務。”

“按摩?這不是養生之法麼?洗澡這是澡堂子的下等玩意,怎麼上得了台面?”黃乃余不解地說道。

“我起初也這麼覺得,但是後來,我親自一試之後,才發現全不是這麼回事。這按摩還有這沐浴里名堂可多了。比如這按摩,它就分什麼中式按摩,泰式按摩,日式按摩之類,每種按摩都有完全不同的方法。至于這個洗浴,也有什麼木桶浴,鹽浴等七八種,這里面的名堂可多了。”

“哈,竟然有這麼複雜?”黃乃余好奇地眨著眼睛道。

“那可不是,複雜得緊啊。”洪三說著,將前生聽到的那些手段全都大略地在黃乃余面前說了一遍。黃乃余聽得是兩只眼睛都放光了,雖然由于洪三前生從未切身體會這些服務,只能憑借著聽來的只鱗片爪胡謅一番,但是做為精明商人的黃乃余,卻從他所說的這些話里聽出了大把的商機。

雖然,洪三並沒有跟黃乃余提出細致的服務方式,但是,思想的威力是巨大的。在不久的未來,建立在洪三提供的當時聞所未聞地種種服務思想和方向基礎之上,黃乃余以及他手下的姑娘們,發明創造出了比現代色情業更加多樣和盡興的色情花樣。

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眼下的黃乃余並沒有去考慮怎麼具體去執行,他只想從洪三這里聽到更多的關于青樓經營的話。所以不管洪三說了多少,他還是會不停地興奮地問道:“還有呢?還有呢?”

于是,洪三將前生那點色情業的知識全部講完之後,又開始說出自己的發明創造了,“另外還有許多細節的服務了,也是可以提供的,比如歡床費。”

“歡床費?這又是什麼名堂?”

“有些男人跟女人行房的時候,都喜歡女人發出誘人的呻吟聲。但是問題是不是每個姿色好的女人都可以發出很好的呻吟聲。所以,我們可以請一些呻吟聲特別好,但是姿色一般的女人,藏在幕後,觀察行房過程,配合著行房過程,發出呻吟聲,滿足歡客的聽覺享受。你看如何?”

“啊?這個啊?”黃乃余飛快地眨了眨眼睛,“這個服務……有點奇怪吧?”

洪三看這黃乃余這般反應,趕緊笑著搖了搖手,說道:“呵呵,這個是我隨口說說的,到時候試試看,能推廣就推廣,不能推廣就算了。”

“嗯,好的,那還有呢?”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十節 金鱗豈是池中物    下篇:第十二節 賣藝不賣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