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四節 悶騷的人真他媽難搞啊!   
  
第四節 悶騷的人真他媽難搞啊!



洪三笑了笑,說道:“這里面情形複雜得很,我一言兩語沒有辦法跟你們說得清楚,以後等大家熟了,有機會的時候,我再跟你們詳談吧。不過,我在這里可以先告訴你們兩點,第一,你們三個人是王貴妃推薦給我的。第二,把你們從何保手里弄出來,是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交換來的,暫時就這麼多。”

“王貴妃?”王禹愣了一下,“你認識王貴妃?”

“談不上認識,只是我看陛下對貴妃娘娘寵愛有加。如果她因為涉及楊大人的案子,而被拖下水的話,陛下一定會很難過。所以我個人就想了點辦法,讓何保放了她一馬。不過,條件是讓她象征性地檢舉揭發楊柳清,以表示劃清界限。”

洪三這番話看似不顯山不露水,但是你細細一品,就會發現洪三其實是在暗示自己對何保的影響力之大。你想想看,他不但可以從何保手里把他們三個人保下來,甚至還可以把一直被何保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王貴妃都給保了下來,這得是多大的能量啊。王禹長年談判,這層意思怎麼可能不明白,他也頓時知道這個在外界看來,只是因為救駕而一步登天的小人物,可遠遠不像尋常人所認為的那麼簡單。

是人都有求生的欲望,這三個人原本就也不算是什麼貞節烈士,之所以這麼從容赴死,是知道何保不可能放過他們。而現在聽完洪三這一席話,他們頓時知道自己確實有可能活下去。頓時,三個人心里都不同程度地活動了起來。不過活動歸活動,他們心里還有許多芥蒂沒有解開,他們三個人于是又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又由王禹代為交涉,“王可兒既然選擇了賣主求榮,那就是我們的敵人。我們三個人如果接受她的推薦,而做你的部屬的話,那麼我們就是受了她的恩惠。這不是我們三個人所可以接受的。”

洪三幾乎是馬上就仰頭笑了起來,“三位誤會了,王貴妃可沒有求我救你們,她只是說你們三個人很有才能,如果我想成就像樣的事業的話,可以見見你們。她的話僅到此而已,決定從何保手里把你們換過來的人,不是她,而是我洪三。所以,如果你們真要感謝救命之恩的話,不用謝她,盡管謝我好了,我不會客氣的。”

聽到洪三這麼說,王禹一時間不知道怎麼答,又看了看端云和蕭瀾,好一陣之後,他才轉過頭來問洪三,“你想要我們為你做什麼?”

“這個說來話就長了,不過這里……”洪三說著,笑著看了看涼亭,再看了看西邊即將西下的斜陽,笑道,“這里眼看就要天黑了,不如我們大家先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聊如何?就算你們不答應跟著我,吃頓飯總是無妨的吧?”

王禹轉過臉看了看端云和蕭瀾,然後蕭瀾點了點頭,于是王禹回過頭說道:“好吧,不過以我們現在的身份,如果在公眾地方跟大人吃飯的話,恐怕會給大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如果大人願意的話,不如就去大人府上小酌幾杯,如何?”

“好啊,就去我的莊子上吧,剛好也讓各位參觀一下我的商號,要不了多久,我們那兒就要開張了。”洪三說著,走出涼亭拍了拍手,很快,便看到有一輛華麗馬車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于是,一行六人就乘著這筆寬大的華麗馬車,朝著和為貴山莊而去。

馬車駛出去不遠,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說話的蕭瀾突然問道:“冒昧地問一句,大人跟何保究竟是什麼關系?為什麼何保竟然可以答應你這麼多要求?”

“是啊,杭州事件之前,怎麼從未見過大人露面?”王禹也說道。

“我跟何保的關系啊。”洪三笑了笑,然後說道,“算是利益攸關方吧。”

“利益攸關方?”王禹不解地看著洪三。

這時候林宛如便插嘴道:“洪三,既然你是誠心想拉人家入伙,就該說點實在的,別在這繞彎子。”

洪三聽到林宛如這麼說,便笑著拍了拍大腿,說道:“好吧,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不瞞眾位說,我手里掌握著何保一個重大的弱點。所以,我們倆之間是即合作又對抗的關系。而我之所以會想到邀請三位,除了想要借助三位的才能之外,還希望借助三位的人脈。我希望楊大人的舊部能夠盡量完好地保存下來。”

“你想取代楊大人,成為能夠跟何保在王城分庭抗禮的人物麼?”王禹問道。

洪三仰頭大笑了一陣,說道:“王先生,你這話未免太看不起我洪三了,我如果只是想做到這一點的話,我就不會去做什麼冶煉員外郎了……我跟何保之間,雖然確實存在沖突的部分,但是我跟他還絕對談不上敵人。我也從沒有將他當成是假想敵,我所想要對付的人,也不是他。在未來,我跟他之間的關系,磨擦雖然不可避免,但是合作才是主流。”

“那大人你的假想敵是誰呢?”蕭瀾幾乎是馬上問道。

洪三神秘地笑了笑,說道:“這個的話,就要靠你們日後自己看了。我只可以告訴你們,杭州事發的那一刻開始,楊大人的腳就有一只跨進了棺材,隨著雄闊海的反戈一擊,他已經整個人都躺進棺材里了。目前的情形之下,他絕對沒有翻身的機會,這一點我想你們比我更清楚。並不是我想要說楊大人的壞話,他現在已經在王城居于如此高位,卻居然僅僅因為聽信了雄闊海要娶他女兒這麼一句話,就鋌而走險,為他火中取栗。就這一點而言,我實在不覺得楊大人是個多麼高明的老板,如果你們這些做伙計的,鐵了心要跟他陪葬,我也無話可說。可是,如果是我,我想我會換一個更好的老板。”

說到這里為止,蕭瀾等人雖然還沒有完全搞清楚洪三到底是什麼底細,但是他們已經弄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洪三不是為了何保,而是為了他自己來拉攏他們三個人的。而這對于已經瀕臨絕境的他們來說,無疑是具有極大誘惑力的。

而且洪三的話,他們也頗為贊同,在刺殺這件事情上面,他們三個人全都曾經極力勸阻,但是楊柳清被他的女兒的話給徹底蒙蔽了視聽,他們的忠言完全沒有被聽進去。可以說,這件事情的失敗,他們三個人毫無責任,事到如今,卻要他們一起陪葬,如果是面對何保,自然是無話可說,無論是情感,道德還是利害上,都不可能對他妥協。但是如果換成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洪三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雖然到現在為止,他們還是搞不清楚洪三到底是何方神聖,又到底具有多大實力,他的話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但是最起碼有一點是很顯然的,他可以保住他們的命。而活著,對目前的三人來講,無疑是當前第一需求。

因此,洪三這番話說完之後,蕭瀾和王禹兩個人在心里幾乎是馬上就對洪三以身相許了,管他娘的那麼多,活下去再說。

而這時候,跟在洪三略微有些硬的話後面,林宛如也跟著說道:“諸位在楊大人的府上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們就算不為自己的著想,也該為那些跟你們朝夕共事的同事們想想,為他們的妻兒老小想想。你們要是不跟洪三合作的話,那以何保的個性,那肯定是只要跟楊大人沾上邊的,一個都不會留。到時候搞不好一開刀,就是成千上萬條人命。到時候,洪三就算是有心想保,都不知道該保什麼人了。你們要是能夠跟洪三合作,那麼全部救下來自然是不可能,但是你們只要把名單開列出來,多多少少總是能夠救下一部分的,這也算是件功德不是?”

林宛如這番好聽話說完,王禹便點點頭,說道:“我們會慎重考慮的。”

蕭瀾也點點頭,說道:“對,我們三個都會仔細考慮的。”

蕭瀾和王禹都說話了,只剩下端云沒有說話,他只是默默無語地坐在角落里,暗暗地觀察著洪三的一言一行。因為端云從一開始就一句話都沒說,所以大家也都習以為常,沒有誰在意。

但是,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端云跟蕭瀾還有王禹有著本質的不同——在端云的心中,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他一直想找到一個可以信賴的強有力的人物,將這個秘密告訴他。正是因為這個,所以他才選擇進入楊柳清的幕府,成為他的情報主管。因為這樣,他才有可能有機會了解到天下英雄,看看有誰可以承受他心中的這個秘密。而蕭瀾和王禹之所以進入楊柳清幕府,純粹是因為楊柳清待遇優厚,再加上禮賢下士的結果。

自從知道那個秘密起的每一天,端云幾乎就本能地打量眼前出現的任何一個強有力的人物,希望從他們身上發現將秘密托付給他們的希望。但是很可惜,已經差不多了快十五年了,端云依然一無所獲。而現在,當端云看著那個高大壯實,乍一看憨厚,再一看狡猾,深入一看,極度狡猾的猶如彗星般突然崛起的年輕漢子的時候,他卻突然覺得某種與眾不同的光芒他的身上閃現出來。隱隱約約的,他從這個仿佛地上突然冒出來的洪三身上,看到了他渴慕以久的希望。

端云不敢相信這事實,他覺得這只是一時錯覺,他于是愈發認真地往洪三身上看去,希望能夠把洪三看得更清楚些。然而,當他越看到後來,卻發現洪三的形象越模糊起來。和尋常人不同的是,洪三不是一個可以被人越看越清楚的人物,而是一個被人越看越模糊的家伙。做一個不那麼恰當的比喻,洪三就像是天上的太陽一般,你看得越久,你的視線便會越模糊,因為它總是會本能地放射出光芒來干擾你的視線。

一直到最後,馬車抵達了和為貴山莊,洪三笑著招呼著眾人下車的時候,端云還是沒有搞清楚自己從洪三身上看到的,究竟是真實的希望,還是只是一時錯覺而已。

下了馬車,洪三先是招呼他們到大廳茶敘,林宛如和喋玉妮則下去跟宋子玉,黃河山他們說了這三個人的來曆。

略做了些准備之後,洪三便借著月色,和談笑、黃河山等和為貴山莊的七八個核心一起,領著三個人在和為貴山莊里參觀了起來。一邊參觀,一邊講解,洪三和林宛如還不時地出來打趣幾句,一時間倒也有些其樂融融的感覺,讓蕭瀾和王禹覺得心里很舒服,對和為貴山莊的親近感一下子多了許多。

當聽到洪三談起他將來有許許多多地方要跟修真界的人辦交涉,很需要對修真界有深入了解地幫忙的時候,王禹就心中暗喜,這正是自己的長項,以後在這里有用武之地了。至于蕭瀾,則是一路上,都在觀察這些人之中誰才是主管理財的,但是看了好一陣之後,他發現好像只有洪三比較有理財觀念,其他人都一般。于是,他的心里便也多了幾分矜持,看來他在這個集團之中應該是很有用武之地了。

然後當他們再聽到這些人的自我介紹,有神秘的無敵劍客,有來自仙魔兩道的修真高手,有世間罕有的頂級煉器師,還有來自江南,智名滿天下的林宛如林大小姐的時候,對洪三,以及對這個團隊的信賴感,比剛才洪三只是空口說白話要強了許多。而至于端云,幾經努力之後,仍然是完全不能確定自己的判斷,所以只能有些無奈地跟著走馬觀花。

逛了大概半個時辰之後,洪三看著火候差不多了,便又領著他們再次回到大廳,這時候大廳里酒菜早就已經准備好了。十個人坐下來之後,就像是已經在一起共事了一般,大家各自隨意地落座,將這三個人的位置分開,然後旁邊的人都拼命地給這三個人勸酒,夾菜。

這般柔情攻勢了又半個時辰之後,三個人除了端云之外,另外兩個人都喝得有點忘形了。這時候,林宛如便悄悄將洪三拉到一邊,說道:“照我看,王禹和蕭瀾這兩個人心里應該是已經願意歸屬我們了。”

洪三頗不在意地笑了笑,說道:“怎麼可能不願意?一切的拒絕,都不過是裝出來的矜持而已,他們根本就沒有選擇可言。”

“話雖如此,可是既然打算讓他們來為你工作,就要不止是要他們的才能,還要收他們的心才行,你等下最好還是可以找機會,將他們三個人各自單獨談談比較好。不需要談多久,說點一錘定音的話。”

“什麼是一錘定音的話?”洪三奇怪地問道。

林宛如瞪了洪三一眼,“忽悠人是你長項,這種話還用我教你說?”

洪三嘴巴一咧,“呵呵,好吧,我知道怎麼說了。”

“不過,話說回來,王禹和蕭瀾我估計怎麼說問題都是不大的,只是這個端云,我有點摸不清他的心思,我看你恐怕要費點心神。”

洪三看了看坐在桌子上跟鬼眼一樣酷的林宛如,點了點頭,贊同地說道:“我也覺得就他有點麻煩。不過不要緊,要是王禹跟蕭瀾都同意來我們這里干,我相信他應該也會來的。要真是能夠甘心殉主的正人君子,也不會在楊柳清這種人手下待著了。”

“你啊,他們就快要成為你的人了,你的心里可不能對他們有這種偏見,否則以後不小心流露出來,就影響你們之間的上下關系了。”

“放心吧,我沒那麼笨。”

就這樣在角落里商量完之後,洪三和林宛如才再次回到桌前。回酒桌之後,林宛如便走到談笑以及黃河山身邊,各自跟他們耳語了一陣,然後重新走回座位喝酒。再喝了半個時辰,等到月上梢頭的時候,酒席就結束了,黃河山和談笑兩個人,便拉著王禹和端云說要去賭錢。

王禹心里知道洪三這是要找人單獨談話了,他這時候對洪三和和為貴已經是芳心暗許,所以也很樂意配合洪三的動作,于是便趕緊拉著不是那麼情願去的端云跟著談笑等人去賭錢了。

至于蕭瀾這邊,跟著洪三到了書房之後,洪三一坐下來,便一改剛才嘻嘻哈哈的樣子,換做一臉正色對蕭瀾說道:“蕭先生,你在帳務和經營上的名聲,洪某是如雷貫耳的。洪某剛好有一門生意想要做,想要借用先生在這方面的才能,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蕭瀾心里略略一空,啊,搞了半天,不是來讓我管和為貴,是想讓我去幫他做別的生意?想到這里,蕭瀾心中略略有些不舒服,因為就在剛才,他還一直在心里以和為貴掌櫃自居呢。不過,通過對洪三以及其集團實力的進一步了解之後,蕭瀾心中已經確定要跟洪三合作了。所以,他也只能故作矜持地說道:“蕭某只是略同貨殖之業而已,算不上什麼上得了台面的本事,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得上大人的。”

“我已經決定投資白銀十萬兩跟黃乃余黃老板合股經營望云樓,這件事我不方便出面,所以想要拜托蕭先生出面去跟黃老板一起操持。”

“望云樓?那不是妓院麼?”這一下,蕭瀾真是有些郁悶了,難道我蕭瀾居然落魄到要去當龜公?

看到蕭瀾的臉色,洪三馬上就知道他心里的情緒,他于是笑著搖了搖手,說道:“蕭先生先不要急,先聽我把話做完,我做這望云樓,跟尋常歡場可不是一個做法……”

說著,洪三便將他跟黃乃余所說的經營之法,擇其重要,跟蕭瀾一一說了起來。隨著洪三的話的推進,蕭瀾的臉色也從難看,越變越好看。身為一個愛好經營的人,洪三所說的這一切實在是太具有吸引力了,要是能把洪三所說的一切都付諸實現的話,這種成就感和滿足感,真是什麼事情也不可比擬的。與之相比起來,經營青樓的不雅實在是算不得什麼事情了。

所以,等到洪三最後說到“雖說只是一座望云樓,但是要真是做起來,盈利可遠不是我這和為貴所能比。所以我才要委托蕭先生這樣的大才來管理,還請您不要嫌棄。”的時候,蕭瀾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馬上點頭道:“我很樂意來干這生意,不知道幾時可以開始?”

洪三見蕭瀾這麼爽快的答應,頓時笑道:“如果蕭先生願意的話,你從現在開始就是望云樓的老板了。”

就這樣,從前的宰相府里的財神,現在成了洪三的財神。

蕭瀾出去之後,沒有多久,王禹就走進書房來了。就像剛才對蕭瀾的說法一樣,洪三先是海吹了一通他要如何統一修真礦業,重建修真礦業的市場秩序,並且建立起大陸第一個大型修真法寶交易市場的想法。洪三在商業上的天才構思,可以完全壓制蕭瀾,但是他對修真界的了解,卻遠不如王禹。所以,王禹並沒有像蕭瀾那樣目瞪口呆,而是切合實際地跟洪三提出了幾個問題——比如如果想要獲得修真礦業的統一,必須得到八大修真派的支持,而他們的支持又該怎樣獲得之類。

洪三就這些細致問題,跟王禹有了很深如地探討,最後結果是雙方都很滿意。洪三發現王禹對修真界的種種勢力分部,以及仙魔各派的掌門還有一些具有相當影響的長老都如數家珍,這次修真界的談判,帶上他肯定事半功倍。而王禹也發現洪三除了有不可思議的超級創意之外,確實也有貫徹實施的決心以及能力。因此暢談了半個時辰之後,兩人一拍即合,王禹極為樂意地投入到洪三麾下,成為了他外交上的一張王牌。

現在,就剩下最後的端云了。坐在椅子上等著他前來的時候,洪三一直在想,到底該跟端云說點什麼才好。但是想了好久,他發現他竟然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因為端云自始至終一句話都不沒說過。就像端云看不透洪三一樣,洪三也同樣看不透端云。

最後,洪三有些無奈地仰天歎了口氣,“悶騷的人真他媽難搞啊!”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三節 收服三賢    下篇:第五節 志向與心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