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一章 我來自未來 第一節 當奸商遇到山賊(小修)   
  
第一章 我來自未來 第一節 當奸商遇到山賊(小修)


中國湖南衡山縣有一個莊子叫做洪家莊,這里的民風淳樸,大家男耕女織,日出而作,日落而

息,日子過得算不上多麼富足,但是總算是安樂.然而,不管哪里,總是會出異類,洪家莊上的洪三便是這麼一個異類.

洪三之所以叫洪三,是因為他上面有兩個哥哥.他父親當初為這兩個兒子取名字煞費了一番苦心,結果大兒子三個月就夭折了,二兒子更快,七天就夭折了.後來,生洪三的時候,洪有德學乖了,不費功夫了,老三嘛,干脆就叫個洪三,省得到時候被閻王惦記,早早把魂兒給勾走.

事實證明,洪有德這招很靈驗,洪三果然沒夭折.不但沒夭折,活得還格外健壯,腦袋也伶俐得很.把個洪有德樂得分不清三五七十了.不過,等到洪三稍大一些,他就又樂不起來了.因為洪三聰明是聰明,但是他天生懶骨,用刀砍都沒用.

洪有德家算是中農,家里有水田數十畝,每年家用下來,略有盈余,但是也決算不上多有錢.不過為了洪三將來有出息,洪有德還是咬牙,在洪三七歲那年將他送到最好的私塾讀書.洪三起先還挺聽話,認認真真讀書,先生還經常來信表揚.

誰知道,三年之後,洪三剛把常用的字差不多認全,就開始大鬧天宮,把師娘的肚兜偷出來,強迫同桌給他縫成內褲穿.這樣還沒完,他穿上這內褲之後,還去先生房間里偷酒喝,結果喝了三杯就開始發酒瘋,在先生床上跳脫衣舞.結果,正當他脫到師娘的肚兜現身的時候,先生就趕回來了.自然是二話不說,就把他打發回家了.

洪其德氣得只差帽子著火,把洪三好生一頓打.打完了之後,依舊送他去附近的私塾去.結果,洪三好像鐵了心不要讀書似的,每到一個私塾,不到一個月准要出事.最誇張的一次,是把先生的書房給燒了.這麼鬧了一年,洪有德死心了,好吧,你這麼喜歡鬧騰,送你去習武.

習文不成便習武嘛,將來說不定能混個參將什麼的干干,雖然比不上那些舞文弄墨,坐大方桌的老爺們,但是也是條路啊.

誒,你別說,頭一年風平浪靜.然而,洪有德的心髒還沒在肚子里放安穩,洪三又出事了,他去糾集全體是兄弟一起去偷看武館總教頭的老婆洗澡,看完之後,一邊看還一邊把吃剩的火鍋料偷偷往澡堂子里倒,把總教頭老婆弄得滿身是油,哭爹喊娘的.這一來,洪三又是挨了好一頓打,被踢出武館.和上私塾一樣,洪有德還是不死心,又給到處往武館送,可是洪三怎麼都沒辦法,安生在武館里待上超過一個月.

這麼折騰半年之後,洪有德有死心了,絕了讓兒子飛黃騰達的心思.好吧,文不成,武不就,就跟著老爹學種田吧,家里有幾十畝好田,只要好好干活,總不至于把你餓死.

洪三剛回家沒多久,洪有德就聽人家說,縣城里有家商鋪出售來自海外的種子.據說,那種種子的產量要比鄉下的種子高個三四成.附近村子里已經有很多人都用過了,都說雖然有點貴,但是確實不錯.眼看就要播種了,所以,洪有德這天打開櫃子,把存著的一袋子銅錢,還有一些碎銀子都拿了出來,准備縣城去買種子.誰知道一出門摔了一交,把腳給崴到了,這下去不成了,坐在椅子里唉聲歎氣.

洪三這時候就說:"爹,歎什麼氣,你腿崴著了,我腿還不是好好的嗎?你去不成,我去幫你買不就成了?"

洪有德搖了搖頭,說道:"不成,這種子不便宜,城里人都奸猾.你一個小孩子去肯定被人家騙."

洪三聽了他爹的話,樂得呵呵之笑,"爹,我老三不騙別人,就是他十八輩子的造化,這世上能騙我的人還沒生出來呢."

洪有德聽他這麼說,覺得也有幾分道理.洪三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去的地方比他還要多,而且每個送他回來的先生,教頭,都是眾口一詞的說:"你兒子聰明是聰明,可惜是狐狸轉世的,滿腦子歪主意."

再者說,俗話有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自己這腳崴得雖然不重,但是誰知道哪天會好啊?播種的日子又近了,這可耽擱不得.左思右想之後,洪有德終于點了點頭,"好吧,就由你去買吧,不過你千萬要小心不要被人家給騙了.我給你這些錢,剛好買三十畝水田的種子,他要是少給,你千萬別答應."

"爹,放心吧,少不了你的."洪三笑著一把把銅錢,碎銀子搶了過來,揣到懷里,牽著獨輪車,進城去了.他明明是一個小孩子家,身長六尺(按照古尺算,二十三厘米一尺)不到,但是嘴巴里叼著一根稻草,走起路來左搖右擺,十足一個無賴擺設.

進到城里,找到他爹說的說的那間商鋪之後,洪三插著腰在遠處望了一陣.然後,便拉著一個路人問道:"大叔,對面這間鋪子的老板你認識嗎?"

那位路人奇怪地望著洪三,"小孩,你找李老板有什麼事?"

"哦,我也姓李,李老板是我的舅舅,我母親叫我來他這里當學徒.但是我不知道我舅舅為人怎麼樣,拿不下主意,所以想跟大叔你要個說法."

路人一聽是外甥,便馬上面露尷尬之色,有些支支吾吾起來.經洪三老半天催問之後,才說道:"你這舅舅什麼都好,就是有點勢利,在有錢有權的人面前骨頭有點軟,在咱們窮人面前呢,嗓門又有點大,還有就是,特別喜歡貪便宜,凡是有好處的地方,就沒有看不到他影子的地方……"

路人說完,也不想惹是非,于是就急匆匆地走了.

"勢利,喜歡貪便宜?"洪三緩緩念著這幾個字,然後就踱著步子開始想起歪主意來.

你別看洪三才六尺高,比大人要矮上足足一個腦袋,但是他的腦袋瓜子里什麼都沒裝,只裝著一腦袋歪注意.這回他拿了他爹的錢來買種子,壓根就沒想要老老實實買,他一開始就想著怎麼坑人家一把.

他蹲在對面想了許久,腦子里冒出許多主意,但是偏偏一個都沒有辦法實施.不是他洪三的腦瓜子不靈光,盡想些不切實際的主意,而是因為他年紀實在太小,自己單干實在是有難度,得找個成年人合伙才行.該找個什麼人呢?這個人不能太老實,不然肯定不願跟自己合伙.但是他也不能太聰明,不然到時候就要把自己給黑吃黑了.

這麼想著,洪三就蹲在路邊開始選人了.不多時,洪三選到一個書生.這書生身高剛好七尺上下,骨瘦如柴,羸弱不堪,簡直好像風一吹就會倒一般.最重要的是,他看起來十分之落魄,而且還在這李老板門外的米鋪轉了好久,仿佛在打量什麼一般.

洪三一看到他,心里便想,"莫非這書生也在打著李老板的主意?嗯,且上前跟他套幾句話再說."

洪三這樣想著,便裝作一副憨厚老實的樣子湊上前去,問那書生道:"大哥哥,你老看著我舅舅家的鋪子做什麼?"

書生聽到洪三這麼說,轉過頭來打量了他一下,反問道:"小孩,你真是這李老板的外甥?"

洪三一插腰,笑著說道:"你這人真有意思,這世上還有誰會冒認舅舅的麼?"

這書生再打量了洪三一番,看著洪三的樣子好像挺老實的,眼珠子在眼睛里轉了幾圈,便問道:"聽說你舅舅這幾年賣海外種子賺了不少錢?"

"那還用說?金銀財寶都堆了整整三大櫃子了."洪三說著,還連比帶劃的比劃出一個箱子的模樣.

"啊,這麼多錢啊?"書生說著,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樣子.

洪三一看,有戲,便試探道,"怎麼樣,大哥哥,想不想從我舅舅那里弄點小錢啊?"

那書生一聽到洪三這麼說,頓時眼睛里露出狐疑的神色,這狐疑里甚至還有點危險的味道.不過,洪三雖然狡猾,但是畢竟只是十二歲半的孩子,心性還未長成,所以沒有看出這其中的道道來,只當這書生是心里有想法,但是又怕自己試探他.他于是呵呵一笑,說道:"你別這麼看我,我跟你說實話,李老板不是我的舅舅."

"那你是什麼人?"書生奇怪地問道.

洪三對這書生擠了擠眼睛,笑道:"跟你一樣,看不過他太有錢,又勢利,想從他那撈點小錢."

實際上,洪三看這書生只看准了一半,那就是這書生確實是來踩點的.不過,他的真正身份,並不是書生,他來這里也不是為了弄點小錢,而是干大事的.所以,他對洪三的提議其實並沒有多大興趣,只是覺得洪三似乎挺有意思的,他于是只當玩笑地說道:"你好像有主意?"

"主意當然有!"洪三得意地拍了拍胸脯,笑道,"不過,咱們先小人後君子.我把主意說出來之前,咱們得先把贓分好."

"這是自然,你說吧,如何分法?"這書生聽到洪三這麼說,越發覺得這小孩有意思,于是便笑著點頭道.

"今天這盤生意,我們一共應該可以賺到十兩銀子.這主意由我出,所有的本金也是我出,你以光人入伙就行了.所以我得七兩,你得三兩,你看怎麼樣?"

書生嘖了嘖舌,笑著點頭道:"這贓分得公道,我同意,你把你的主意說出來吧."

洪三見書生願意合伙,也不再防備,便將這自己心里那主意細細道來,"這生意咱們白天做不得,要黃昏時刻,街上人少的時候才能做……"

約莫半柱香的功夫過後,書生再看洪三時,眼神與先前全然不同了,伸手搭著洪三的肩膀道:"好小子,你小小年紀,就這麼多鬼主意,將來大了還了得."

洪三笑道:"你放心吧,你是外地人,我躲在鄉下.這生意做完,咱們就散伙了,你自回去你家,我自回我家,我就怎麼壞,也不會礙你的事的.你現在只說,這生意你跟不跟我合伙罷."

書生摸著下顎,略思想了一陣道:"這生意做是做得,不過這人參的事情,我不懂得作假,要現找同伙的話,又要浪費許多時日啊."

"這你放心,我在隔壁縣里武館里學武的時候,我有個師兄就是東北參客,他曾經跟我說過怎麼做假參.我還纏著他專門教我做過,雖然技藝不及我師兄那麼精湛,不過偏偏這衡山縣里的小財主,總不是問題的.再有,這世上人都是勢利眼,只看得見衣著,看不見真才實料的,不止是對人如此,對東西也是如此.我們到時候做出那假參,再小塊上好的綢緞抱著,放進一個上好的香木盒子里.再在這香木盒子外面弄把有些生鏽的小鎖,做出一副珍貴久遠的樣子,由不得他不信."

書生聽到這里,仰頭哈哈大笑起來,"這辦法使得,走,我們這就去辦."

說著,兩人就一陣風的開始忙了起來.這書生雖是外地人,但是似乎在城里也還認識幾個人的樣子,不一會,便給洪三弄來做假參要的材料,還弄來一大東北長白山的參客打扮.

等到洪三把假參做好之後,讓書生看,書生左看右看看不出破綻之後,他便自己走到綢緞鋪買了塊上好的綢緞,又買了香木盒子,回到書生的住處,再弄了把老鎖.

這種種事項准備妥當之後,天邊剛好是夕陽西斜,洪三于是揮手道:"走,做生意去."

不多時,兩人再次出現在李老板的米鋪前.不過,這一次他們倆不是在遠處,而是就近站著.剛一到,洪三就突然一下坐在地上,哭鬧道:"叔叔,我走不得了,餓死了,我要吃飯."

那書生便趕緊假裝安慰道:"小三,聽叔叔的話,再忍一忍,叔叔很快就要賺到錢了."

"但是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我實在是走不動了."

"小三,叔叔也沒辦法,叔叔這不是沒錢麼?"

李老板原本坐在米鋪里打算盤,突然看到一個小孩坐在自己門口哭鬧,便心里一陣生煩.此時,聽到兩人說到這里,終于耐不住,要開口攆人的時候.就聽到那小孩把手往大人懷里一指,"誰說沒錢,你袋子里的老人參不就是錢麼?"

這時候,李老板腦袋一激靈,"老人參?"

于是,也不再趕,只伸長耳朵,聽這兩人對話.

"這人參不是我們的東西,我要是把他賣了,將來人家找我要,我拿什麼還人家?"

"我不管,我要吃飯!我要吃飯!我要吃飯!"洪三大肆哭鬧起來.

"小三聽話,不要鬧了,你也不小了,半個大人了,該懂事了.你想想,我就算真想把這千年人參給賣了,這小縣城里,也沒人出得起價啊,走吧!走吧!"書生說著,就把洪三給拖了起來.洪三一邊裝哭,一邊斜著眼睛看了看米鋪里,李老板的眼睛已經發綠光了.他于是也就順從地站了起來,一邊起來,還一邊抽泣著嘟囔,"揣著一塊上好的老人參餓死,我死都不閉眼睛."

說著,顯得一臉不情願地跟著書生離開.李老板見狀,趕緊從米鋪里走了出來,假裝好心地拉住書生的手,說道:"真是天殺的年景,現在處處荒年,山賊橫行,連手藝人都吃不飽飯了."

書生正要說話,李老板便伸手打住,看著我說道:"剛才我看到這孩子在地上哭鬧,實在心酸,本來馬上就想拉你們進我鋪子的.無奈年景不好,我的情況也一般,所以一時猶豫,看到你們走出幾步,我才終于狠下心來,再苦不能苦孩子不是.來,來,來,帶孩子到我家里吃點吧."

"萍水相逢的,這怎麼好意思?"書生佯裝慚愧狀,而洪三則做出急不可耐的樣子,"老板,哪里有飯吃?快帶我去!只要給我飯吃,賣給你當兒子都行."

書生依然推辭客氣一番之後,才裝作滿臉慚愧的樣子,帶著洪三來到了李老板家.剛好洪三這一天忙活下來,一天都沒吃飯,肚子正餓,又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所以吃起飯來,狼吞虎咽,確實有餓了兩天的架勢,李老板更是不生疑了.

而書生則是故作矜持地只吃了兩碗,便不再吃了.等到兩人把飯吃好,李老板的老婆笑意盈盈的就趕緊把茶水給端了上來.他們夫婦倆往日都是刻薄小氣聞名的,這次之所以夫婦倆都這麼熱情周到,圖的也無非就是書生包裹里那根假人參而已.

這一點,書生和洪三都是心知肚明,所以他們也不多說,只是假裝不好意思地喝茶應付著.喝了兩三口之後,李老板終于耐不住,旁敲側擊地問道:"看弟台一副參客打扮,不知道怎麼會到南方來?"

"是這樣的,我叫董秀,是東北長白山人氏,以挖參為生,這是我的侄子董三.我哥哥早年南下到你們湖南來經商,臨行前把三兒交給我撫養.一個多月前,我收到我哥哥的信,說是他事業略有有成,在湖南已經有了一個參行,想要我到湖南來幫他.我于是趕緊收拾行裝,帶著我這侄兒到湖南來尋我哥哥,誰知道前幾天遇到小偷,把盤纏給偷了.好在我一個朋友托付給我的人參沒被人偷,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交待了."

說到這里,書生就故意停嘴,唉聲歎氣起來,李老板趕緊笑著說道:"不滿弟台說,我和你嫂子這麼大把年紀,還真從沒見過長白山的上等人參,不知道弟台方不方便讓我們開開眼."

書生略微遲疑一下,點頭道:"好吧."

然後便打開包裹,抽出鑰匙,來開鎖,一邊開鎖,一邊解釋道:"這塊人參,是我我這朋友十年前挖到的,是塊真正的上好人參.他也舍不得賣,一直留著,你看,這鎖都生鏽了.這些日子他想在沈陽置地,所以才托我把這人參放到我哥哥的參行里寄賣.我勸他就在東北好了,他偏不樂意,說東北的參價不高,不如南方,而且他也信不過別人,就信得過我……"

李老板一邊聽著書生說話,一邊盯著書生打開鎖,再打開香木盒子,然後看到他翻開蓋在人參上的綢緞.當他看到里面足有半個手臂長短粗細的人參的時候,眼睛瞪得比燈籠還要圓,差一點就驚呼出來,我的娘,好大一條人參.

"這個人參真是……"李老板說著,就要伸手去摸,這時候,書生趕緊擋住,說道,"對不起,李老板,上百年的好人參都有靈性,不能隨便碰."

李老板訕訕地點點頭,問道:"依你看,這人參得值多少錢?"

書生笑了笑,說道:"即使是在我們長白山,像這樣的一流好參,起價也得二百兩銀子."

他這麼一說,李老板和洪三同時目瞪口呆起來.

李老板目瞪口呆是因為這麼貴,二百兩銀子什麼概念?一兩銀子可以買足足一石(約莫一百九十市斤)谷子,二百兩銀子,就是兩百石谷子,能把他家那個谷倉給裝滿.

而洪三目瞪口呆,是因為事先商量好的,是價值二十兩銀子.因為原價二十兩銀子,以十兩賣出去才合理.現在你說起價二百兩,然後賣給人家十兩,誰會信啊?

洪三正奇怪間,就聽到這李老板苦著臉說道:"不瞞弟台,我外母身子一直很不好,大夫說,必須得有一塊上好的人參做藥引才能大好.可惜我沒有本事,一直沒有存到多少錢,買不起你們長白山的好人參.今天遇到弟台,也是緣分,不知道弟台方不方便把這人參讓給我?"

書生聽到這個,笑了笑,說道:"這沒什麼方不方便,這人參原本就是人家托我買的.李老板要是有心要的話,開個價給我,我代朋友賣給你就是."

"嘖,我知道弟台這人參是好參,只可惜我現在把家里所有的錢湊在一塊恐怕也只有一百兩,不知道弟台?"

聽到這里,洪三心里咯噔一聲,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娘,"我的娘,一百兩?"

然而,他看這書生卻是淡定得很,面露難色起來,"李老板,你今天能夠把我請到你家里來吃飯,這也是緣分.要這參是我的,我二話不說,當場給你.只可惜這參是朋友托付給我的,所以我不敢做這個主.要知道,這參在南方,起碼也得值四百兩.我一百兩就給賣了,實在無法交待."

"唉……"李老板唉聲歎氣了一陣,然後又說道,"弟台,要不然這樣,我再去找我的親戚們借.我估計全部接下來,總能湊個一百五十兩,不知道弟台……"

"一百五十兩?那夠我洪三一個人吃一輩子的了."洪三想著,已經開始有點頭暈了.

但是這書生卻依然是紋絲不動,只坐在原地不動,也不說話.這時候,李老板撲通一下,就從凳子上滑下來,拉著他老婆給書生下跪,"弟台,不是我貪圖你這塊人參,主要是我外母實在需要.也不是我小氣,不肯出價,要是有錢,我決不敢還價,只是老哥我……"

說著,李老板居然嗚嗚嗚嗚嗚地哭了起來,這就讓原本對他不怎麼看得上眼的洪三,越發看不起他來.男子漢大丈夫,想要錢,就該自己用腦子去賺,實在不行,你去偷去搶也行啊,跪下來求算是什麼東西?

這個時候,書生心里其實是跟洪三一樣的想法.不過他卻馬上裝作一副感動地樣子,把李老板扶了起來,"好吧,好吧,韓信當年有千金謝飯,今天我董秀也效仿古人一會吧.一百五十兩,就一百五十兩,我把這參讓給你了.剩下的差價,我董秀當牛做馬,賺出來慢慢還給我朋友就是."

"謝謝弟台,謝謝弟台……"李老板忙不迭地給書生磕頭.他老婆于是趕緊站起來要去拿錢,卻被李老板暗地里把袖子給抓住了,"錢,我們夫妻倆馬上去湊,但是那麼多親戚,想是要些時日才能湊到.弟台這些日子一定是累壞了,不如就在我家休息幾天,等我湊齊錢,再給你,你看如何?"

"一切隨老哥方便."書生笑道.

接下來,李老板就把書生和洪三安排在客房.等到李老板夫婦剛一走,洪三就趕緊把門關上,問道,"你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臨時改變主意?"

書生笑著反問道:"難道現在這樣多賺一百四十兩不好麼?"

"哪有那麼簡單?"洪三跺腳道,"你以為這李老板真傻?一百五十兩是多大一筆錢,他怎麼可能輕易給你?今天把我們留下,根本就不是為了什麼湊錢,而是想要去找行家來驗貨,再決定是不是要買.到時候,騙局被拆穿,不要說一百五十兩,一錢銀子都沒了."

"你小小年紀,能想到這麼多,實在是難能可貴.好吧,相逢一場,我就跟你說句實話吧."書生說著,看著洪三露出一個有些猙獰的笑容,"我這次搭你這個伙,可不是為了十兩,也不是為了一百五十兩,而是為了李老頭的全部家財!"

洪三聽到這里,臉色頓時大變,"啊?難道你們是……"

"沒錯,我就是山賊!"

"天啊,我上世被雷劈死,在這山溝溝里熬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有點形貌,要開始闖世界,難道就要這麼默默無聞的掛掉,這個死法也太不帥了點吧?子曰你***,賊老天,我搶你二奶了麼?"


想玩完全免費滴.手機游戲破解版嗎?《斗破蒼穹》手游版,《酒神》手游版,《寵物王國》全集,《憤怒的小鳥》去廣告版,更多>>

上篇:給撒冷所有的朋友的一封信    下篇:第一章 我來自未來 第二節 最天才的山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