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魔經紀人第七集 第八節 暴風雨前的甯靜   
  
第七集 第八節 暴風雨前的甯靜


"當然不信."海蘭很快地回答道.

這是在洪三預料之中的答案,所以他並沒有多少驚訝,只是笑了笑.然而,過了片刻,海蘭又接著說道,"不過我相信你還算是良心未泯."

"你是指什麼?我脫了你的上衣,但是沒有脫你褲子這件事嗎?"洪三轉過頭,笑著問海蘭.

一說到這個,海蘭馬上翻臉,"你敢再說一次,我就殺了你."

洪三高舉起雙手,表示投降,但是嘴上卻沒有停止,"只要你生得稍微庸俗那麼一點點,我的獸性說不定就會控制我的身體.但是,偏偏你美得太乾淨了,所以,我到底還是沒有下得了手.現在想起來,呵呵,還真是有點後悔啊."

"禽獸."海蘭嘴里這樣罵著,心里卻不禁暗暗有些高興.恭維的話早就已經聽厭了,但是洪三說出的這番恭維粗魯中帶著坦率,一種無法掩飾的真誠,筆直的嵌入海蘭的心中,讓她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成就感.

要不怎麼說,女人天生是喜歡被吹捧的動物呢?盡管飛宏還被洪三鎖在瓶子里,盡管自己現在還是半被挾持的人質身份,但是洪三這一句恭維卻讓海蘭覺得跟洪三的距離近了許多.最起碼,不是那麼討厭繼續跟他說話了.

"說真的,我覺得你父親真是個老實人,但是你怎麼會這麼狡猾呢?"

洪三稍微想了一下.對海蘭說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不是由我父親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的."

"廢話.人都是由母親帶到世上來的啊."海蘭不屑地說道.

"我不是說這個."

"那你是說什麼?"

"我是由一道閃電帶到這個世界上來地."

"閃電?"海蘭的眼睛睜得老大.

"對啊,閃電.當時我就站在一間酒吧門口,就類似現在地酒肆門外.突然一道閃電劈里啪啦地就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了."

"那你從前那個世界是什麼樣的?"海蘭饒有興趣地問道.

"我那個世界?我那個世界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有飛得比飛劍還要快的飛機.上面可以坐好幾百人.還有網絡,利用它足不出戶就可以到處勾搭美女……"洪三滔滔不絕地說了好大一段之後,海蘭忍不住連連點頭道:"你的想象力真的好豐富啊."

"什麼叫想象力.這全部都是真的啊."說到這里,洪三愣了一下,"囈,難道你不相信我說地都是真話嗎?"

"當然不信!"

"得,說了這麼多全是白說."洪三有些掃興地舔了舔嘴巴,把腳放在桌子上,"小姐你愛干嘛干嘛去吧,我要睡覺了."

海蘭見洪三擺出興趣索然的樣子.便辯解道:"這個世上怎麼可能還會有另外一個世界呢?除非是仙界!但是你全身上下,我沒看出來你哪點像神仙.再說了,如果你真的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那你憑什麼告訴我啊?我跟你又不熟."

"沒說跟你熟,只是長這麼大,從來不敢跟別人說這些事情.這幾天又老是跟從前的生活有關的鬼夢,心里憋得慌,很想找個人傾訴一下.我身邊能說話的,就你跟鬼眼.我不找你說,難道還找那個雷公臉說."洪三說到這里,在椅子上挪了個屁股,把皮絨帽子蓋在臉上,"就當我是胡說八道吧,我睡覺了,明天開始全速趕路,三天後,就可以回到王城了.到時候,你們兩個就解放了,我也解放了.身邊老跟著你這麼個絕世美女,能看不能吃,這也是挺折磨人的一件事啊."

"我看你啊,准是得了失心瘋了."

兩天後,也就是洪三一行回到京城地前一天.

剛剛把楊柳清處決地何保,春風得意,自恃王城之內已經無人可以制約他的行動,形跡越發無所忌憚.他從前就在城東買了一座豪華的園子,不過從前有楊柳清的掣肘,所以只敢深夜偷偷去,臨晨就趕緊返回宮中.

現在楊柳清死了,何保便每天都正大光明的去這園子里,非但如此,還新買了好多絕色歌妓.只要宮中沒有什麼要緊的事,都在這園子里飲酒作樂.飲酒倒是可以理解,只是不知道他一個陰陽人,跟美女們都能樂些什麼.

這一日,何保又正在園子里與歌妓們樂去了,突然門房送上來一個投名帖,何保頓時不悅,"不是說過了嗎?老爺在耍樂的時候,不得打擾."

"小人本也是這麼說,但是這位先生說,這封投名帖如果不趕快投上來,老爺您會要了我地命,所以我就趕緊給送上來了."

"要你的命?"何保嘴角的橫肉動了動,"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

何保說著,伸出兩指,將門房手上的投名帖給拈了過來,展開一看,上面赫然寫著——"鎮國親王,遼東全權經略使雄".

何保一看完,兩眼一睜,倒吸了口涼氣,"這位祖宗怎麼來了?"

門房一看何保神色不對,倒有些緊張地問道:"老爺,你看是請他進來,還是?"

"趕緊把他請到正廳,好茶伺候,我馬上便到."何保說著,一把將坐在懷里的歌妓推開,急匆匆地走到後堂去換衣裳.

不一會兒,穿著太監衣裳的何保,倒提著拂塵急匆匆地出現在端坐在客廳的雄闊海的面前.當何保踩著小碎步快速地來到雄闊海面前之後.做地第一個動作,就是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喊到:"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以往雄闊海見了何保,總是一副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的樣子.但是這次他卻和藹可親地笑著站了起來,親自將何保扶了起來."這里又沒有外人,何總管又何必如此見外呢?"

一聽到雄闊海這麼說,何保馬上意識到,雄闊海是來拉攏自己地.想到這里,何保便馬上在心里笑了一笑,"這個世界還真是非一般的現實啊,從前當我是個不入流的閹奴,現在看我大權在握,就一下子變成自己人了."

何保心里雖然這麼想,臉上卻是照樣帶著尊敬到甚至有些諂媚地笑容,"王爺大駕光臨,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聲,你看我這里還什麼都沒有准備呢,都不知道要拿什麼招待王爺."

"何總管不必多禮."雄闊海搖了要手,然後自顧坐了下來,"小王知道你忙,因此一向都不怎麼敢打擾你.這次如果不是有要緊事要跟你商量,本也不敢來找你的."

"王爺言重了."何保笑著彎了彎腰,"但有什麼何保能夠效力的地方,王爺盡管說.何保赴湯蹈火,敢不從命?"

"倒也不至于赴湯蹈火那麼嚴重."雄闊海望著站著的何保笑了笑,然後好象回憶什麼地想了片刻,"何總管,小王去東北已經差不多有整整十年了吧?日子過得真快啊."

何保摸不著雄闊海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所以也不敢隨便接口,只敢陪著笑了笑.

"歲月如梭啊,當年去東北,原本以為只是臨機之舉,誰知道邊事不斷,那些不開化的夷戎之輩,總是多加騷擾,使小王總是脫不開身.一眨眼,十年就過去了啊."雄闊海說到這里,很是感慨地嘖了嘖,"這十年來,雖然身負軍國大事,但是小王卻無時無刻不想著自小生長的王城啊.何總管,小王是不是有些過于兒女情長了?"

"哪里,王爺這是真性情."

"好一句真性情."雄闊海說到這里,輕輕地拍了一下膝蓋,"這十年來,小王在東北干得不是很好,全仰仗將士齊心,夷戎們的進攻潮終于被打下去了.數十年內,東北不會再有邊患了,小王待得也實在是厭了,所以打算回王城來住,何總管你看如何?"

雄闊海說要回王城,又哪里是只是到王城住那麼簡單?這就是腦癱瘓的人也該想得到的道理.以何保之老奸巨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不過,他心里肯定是不樂意雄闊海回來的,這不等于將他辛辛苦苦多年經營的果實,一口給吞了麼?

所以何保裝傻,只當聽不懂雄闊海地話,笑道:"王爺年輕有為,正當如日方中,正是男兒建功立業地時候,何必早談什麼歸隱呢?"

"這麼說,何總管是不歡迎本王回家咯?"

雄闊海說這話的時候,輕聲細語,臉上也是淡淡的笑容,但是身上所散發出的無形的壓力,卻全面向何保壓迫過去.

何保于是趕緊跪在地上,說道:"奴婢不敢,只是王爺遼東全權經略使一位,乃是陛下欽點,何保不過一屆閹奴,實在是沒有資格參與這種大事的決斷.王爺如果真有這想法,還是直接去跟陛下商量為好."

"何總管還在記著小王罵你閹奴的事呢?這都是七八年前地事了,那時候小王年輕氣盛,不知世事,何總管又何必總是記在心上?"

"奴婢不敢."

雄闊海冷眼看了一陣跪在地上的何保,又緩緩重新坐在了位子上,"好吧,既然如此,那小王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這次回歸王城,小王心意已決.遼東全權經略使這種武將的職位,小王已經當膩了.朝廷里誰不知道陛下最聽何總管的話,就請何總管替我在陛下面前美言幾句,賜我當個文官吧."

雄闊海要當文職,滿朝之上能夠讓他當的文官,又有幾個?剛好現在楊柳清死了沒多久,宰相之位正空缺著.雄闊海這話不是明擺著要做宰相麼?這怎麼行?

就在何保要婉言拒絕的時候,雄闊海伸手將他打住."何總管不要急著反對,我且先讓我一個朋友來替我做做說客,想必你見了他,心意就會有所改觀了."

雄闊海說著,雙手輕輕拍了拍,從門外就走進一個巨漢來.何保一看到這巨漢,頓時眼睛都直了."洪……洪大人?"

"怎麼樣,洪大人,聽說你跟何總管交情好得很,拜托替我美言幾句吧."雄闊海笑著看著洪三,說道.

洪三笑著走進門,走到何保身邊笑道:"何總管,我與王爺業已和解,打算共圖大事.其中詳情日後自會跟你細說.王爺這件小事,你就煩勞一下吧."

"但是,洪大人……"

"行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洪三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打斷何保的話,然後坐在了雄闊海旁邊.

"這……這……"何保瞬時間被弄得有些頭昏腦脹了,這個洪三不是一直都視雄闊海為最大敵手的麼?他們兩個人又怎麼會突然和好起來呢?難道這次洪三說什麼要去西藏是句托詞,原來是去東北跟雄闊海密商?再聯想到,洪三能夠輕易擺平王可兒,又要求他留下許多楊柳清地黨羽,何保的心里疑竇越來越多,一時間他那個平時挺靈光地腦袋都想不過來了.

"怎麼?就連我的話對你都不管用了嗎?"見到何保支支吾吾,洪三有些惱怒地對著何保厲喝道.

何保看了看雄闊海,然後再看了看洪三,心里真是亂極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洪三竟然會跟雄闊海聯合起來.無論是一個洪三,還是一個雄闊海,都已經夠可怕了,現在他們倆聯合起來,哪里還有自己的生存余地啊?自己還以為大勢已定,可以好好過幾天安生日子,沒想到原來全都是替他人做嫁衣裳.何保地心里亂,嘴上自然也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奴婢不敢,只是……只是……"

看到何保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雄闊海便知道碧連天的猜測果然是對的.這個何保確實被洪三控制著,他于是雙手一扶扶手,站了起來,仰天放聲大笑,"想不到堂堂一代奸雄,竟然真地受制于一個小小的冶煉員外郎."何保本來心里就亂,一聽到雄闊海這麼說,越發地糊塗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何保再把臉望向洪三,只見這個洪三望著雄闊海也是得意地笑了笑.這時候,何保的心思再轉了一圈,想起當初洪三制作假刺客栽贓楊柳清的手段,一下子清醒過來——他上當了!眼前這個洪三是假的!

但是此時清醒過來已經晚了,雄闊海已經摸清楚了他的底細.

"我真是不明白,洪三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可以讓你這個老奸巨滑的家伙對他俯首聽命?"雄闊海轉過身,蹲下來望著何保,問道.

何保知道自己被耍了,臉色漲得通紅,跪在地上一聲不吭.雄闊海這次是有備而來,所以他看到何保這副軟性抵抗地樣子,也不怎麼著急.而是好像說故事一般,將自己地計劃娓娓道來.

"我知道你已經反應過來了,這個洪三是假的.但是,我很快就會讓他變成真的.因為假的之所以為假的,是因為世上有真的.如果真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那麼假的就也是真的了.到時候,洪三所擁有的一切,都將會成為小王所擁有的……沒錯,何總管你現在在王城確實是權勢滔天,但是你是聰明人,你該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的權勢是寄生在皇權之上的,陛下身體再好,也不可能真的萬歲.到那時,以何總管你所得罪人的數目,即使小王不跟你清算,你又能落到什麼好下場嗎……本王承認,以往對你確實過于輕視,這是小王對你的不公平.小王知道,你之所以如此之堅定地站在本王的對立面,一是因為本王對你的不公平,二是因為洪三對你的唆使和控制.現在,這兩個原因都已經消失了.所以,小王認為,你也該重新思考在未來的形勢中如何自處.若你這次能夠配合小王,小王願意答應你.事成之後,可以給你一個安穩地晚年……"

說完這一番長篇大論之後,雄闊海站了起來."在即將展開鴻圖大業的小王,以及馬上就要喪命在小王手中地洪三之間,該如何抉擇.小王相信以何總管之精明,會有正確的選擇的."

雄闊海說完,轉身就帶著假冒地洪三離開.

就在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跪在地上的何保終于顫聲道:"洪三他在我身體里放了一只奇怪的小鳥,只要七天不吃解藥,便會要了我地命去."

站在門邊的雄闊海,對著站在身後的假冒洪三笑了笑,"又被碧軍師給說中了."

一天後,洪三,鬼眼以及海蘭回到了和為貴.

但是洪三想象中的眾人圍上來熱情地問長問短的情形,完全沒有出現.事實上,當他們三人出現在和為貴門口的時候,已經擁有成員上千人的和為貴山莊,根本就沒有人大搭理他們.每個人都行色匆匆地在莊內奔忙著.

有幾個新來的雇工推著一車木炭灰路過門口地時候,甚至還對他們三個呼喝道:"喂,哪兒來地閑人,快讓開,別耽誤人干正事!"

洪三火冒三丈."我靠,你是誰請來的?把你名字告訴我,我要炒你魷魚了."

"有病,吃飽了撐的,誰跟你炒魷魚?"幾個雇工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罵完他之後,又馬上用一種花癡的神情看著海蘭,嘴角流出來的口水簡直要把地都給濕滑了.

就在洪三要忍無可忍的時候,談笑剛好走出來,一看到他們三個,馬上走了過來,"哎呀,你們怎麼……"

他話剛說到一半,目光又跟那些雇工一樣,仿佛被磁鐵吸引一般,不自覺地盯在了海蘭地臉上.海蘭平時是讓人盯慣了的,所以普通人盯她是沒有感覺的,比如剛才那些雇工.但是當談笑盯她的時候,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她本以為洪三的目光已經夠下流的了,但是等她見到談笑的目光之後,她才終于見識到什麼叫做真正的下流.試問,世上又有幾個男人的目光,讓人一看就極度明確的知道,這個家伙已經在腦海里,用至少一百零八種姿勢和角度,將你強*奸了一千遍以上?

就在海蘭正要發作的時候,洪三比她更先發作了,他一拳打在談笑的腦袋上,喝道:"冷——靜!"

洪三這一拳著實打得不輕,硬是把談笑腦海中無數個精彩畫面給打散了,但是他依然死性不改地把洪三拉到一旁,對他擠眉弄眼道:"老弟,眼光不錯喔.我看你在王城那幾天沒什麼動靜,還以為你在這方面沒什麼手段.現在看來,是重質不重量啊."

"行了,別扯淡了,我還有很多要事要辦,趕緊空出一間煉器房來給我,另外,幫我把這些材料准備好."洪三說著,遞給談笑一張紙,上面寫滿了各種材料名.

談笑看了看材料單,說道:"沒問題,王城直轄區的幾座礦山已經開始運材料過來,後山就是我們的倉庫,馬上給你辦好.不過,你想要煉什麼直接告訴我不就成了,何必還親自動手?"

"你別那麼多廢話,叫你弄你就弄."

"囈……"談笑斜著眼睛看了看海蘭,然後又轉過臉來看洪三,"你莫不是要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是啊,要煉**,媽的,我發現你淫蟲上腦的時候,想象力格外豐富."洪三罵著,又看了看莊內,"我走的時候才幾百號人,怎麼現在一下子多了這麼多陌生面孔?剛才那個倒灰的居然還叫我不要擋路."

"這些人都是最近三天才招進來的,你不是讓王禹把信件送回來了麼?既然攀上了昆侖派的大樹,沒有後顧之憂了,那當然是死命擴充咯."說到這里,談笑伸手搭著洪三的肩膀,用一種極為誠懇地語氣對洪三說道,"老弟,大家都是男人,美女不嫌多這點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說句良心話,林宛如對你可真是沒話說了.你沒看見你走的這幾天,小丫頭干活那認真樣,半個月下來,人都瘦了一圈.你就算有了新歡,可也不能把人家這舊愛給忘了."

"我終于知道你為什麼能搞到那麼多女人了,因為你跟她們太有共同語言了——你們一樣三八……別廢話,趕緊給我弄煉器房去!" 想玩完全免費滴.手機游戲破解版嗎?《斗破蒼穹》手游版,《酒神》手游版,《寵物王國》全集,《憤怒的小鳥》去廣告版,更多>>

上篇:第七集 第七節 心神不甯,厄運的前兆?    下篇:第七集 第九節 林宛如的清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