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第一章 話溯前因   
  
第一章 話溯前因

幾回生,幾回死,生死悠悠無定止。

自從頓悟了無生,于諸榮辱何憂喜。

——證道歌

時近黃昏,秋風蕭蕭,暮煙四起,暝色蒼茫。

西沉薄日的最後一絲余暉飄離了城郊的一間破陋小屋,小道遠處出現一個小小的身影蹦蹦跳跳地跑近,是一個十來歲的小男童,身體羸弱,衣著單寒,手上提著個小包。

他跑到這間破屋前,推開了斜掛著虛掩的木門,進了去,小心地拉上門戶,口里一路直嚷嚷著:

“娘…娘,看小豪今天拿來什麼了?有好多飯啊!”

里屋的木板床上,仰面靜靜地躺著一個兩鬢業已灰白,臉色慘淡的婦人,身上覆著一條破棉絮,雙眼圓睜,仿佛是要看穿著什麼,青瘦的雙手捏著死緊的,露在棉絮外。

“娘…娘,該起來吃飯了。”男孩把小包攤放在屋中的破舊小木桌上,走至床前推了推床上的婦人,喊道。

“娘…娘,快起來啊,你看小豪今天討到了很多飯菜,快起來吃啊。”男孩見床上的婦人沒反應,再次推著道。

“娘,你怎麼了,你怎麼不理小豪啊!” 見娘親一聲不響,男孩去拉那婦人的手,小手乍一觸,只覺得冰冷冰冷的,一下子直覺慌張害怕,便哭泣著喊叫道。

正在此刻,咯吱,闔門被打開,一個背系青鋒寶劍,身著白色儒袍一臉和善的中年文士跨進了門,男孩是快速地跑到那中年文士身旁,拉著他的手指向床哀求道:

“叔叔,幫小豪看看娘,把她喊起來,好嗎?我怎麼叫娘,娘都不理小豪。”

“好。”那文士摸了摸男孩的頭柔聲道,走到床邊,一見那婦人的面容,心頭一驚慟,手指飛快搭上那婦人的手,觸手冰冷,脈息全無,已經回天乏術。

中年文士沉重地搖搖頭,轉身仿佛求證似的問那男孩道:

“你娘名諱秀英嗎?你叫什麼名字?”

“恩,我叫黃天豪,叔叔怎麼知道我娘的名字,我娘怎麼啦?”男孩依稀曾從旁人口中聞知自己的娘親名諱秀英,因而點頭詫異道。

那中年文士聽到天豪兩字,驀然憶起十年前夫妻間的枕邊語:

“我們要是有了兒女,給他們什麼名字?”

“男的叫天豪,女的就叫天瓊。”

“小豪…我是你爹啊,你娘她…她死了。”天豪,天豪……中年文士拉過男孩的手滿腔激動地道。

“不,你不是我爹,娘說爹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修仙去了,過十載就會回來接娘和小豪,爹還沒來接我們,娘她不會死!娘要等爹!”小男孩依稀知曉死並不是一件好事,哭泣地掙開手不想接受地道。

“對不起,爹來遲了。”中年文士愧疚地拉住小男孩至床邊,傷心地對床上的女子默默道,他難以想象妻子一人是多辛苦才能把孩子拉扯到如此大,“秀英…這十年只苦了你,是我來遲了…我來遲了……”

你…安心的…去吧,孩子我會好好照顧的。哀默久久,中年文士才黯然闔上了那女子的雙眼,扳開了那握得緊緊的雙拳:

沒想到自己為了練功遲了三日,竟已是天人永隔,可恨自己不會三山的驅鬼招魂法術,有心回天,卻還魂無術。

中年文士又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房牆殘破,東倒西坍,蛛網四織,積塵滿室,床上破絮,桌上剩飯,訴說著主人已經很久沒清理了,不由一陣心酸,緊緊地擁住了慟泣著的小男孩。

原來,黃云書是云秀爹天風真人門下的一個得意弟子兼女婿輪回轉世,夙願深厚,被正在云游天下的天風真人遇到,究起前世因緣,見其靈根未昧,就施術為其開竅,欲引渡他上山修道。黃云書靈竅一開,憶起前世種種,在不知情之下與業已有孕的妻子訂下十載之約(天風真人看出秀英已有孕在身,但恐黃云書又生牽拌,去意不堅,就隱下沒點破,當然他還有點私心——他女兒云秀),隨天風真人而去。

沒料一上山便見到了前世情侶云秀,一時感觸萬分,前世因自己一己之誤,使兩人由愛生恨,勞燕分飛,抑郁而終。今世相見,自己又在塵世間業已娶妻,總覺得愧疚云秀,一些事也就由著她。這次下山踐約,曾一度打算渡些資財給自己的結發妻子,便不接她上山了,以免生出糾葛,但如今卻意外見到自己的結發妻子含辛茹苦地為自己養育兒女十載,勞累成疾而去,只余下這麼一個小兒無依無靠,如何也得把他領上山養育成人。

這幾天的遭遇對天豪來說,真是天翻地覆,但最後還是不得不接受事實:娘已經沒了,來了一個陌生的爹,如今又要和這僅見過一次面的陌生的爹離開這兒去一個陌生的地方。

辦妥了後事,中年文士就帶著天豪離開了這一片傷心地。

一至郊外無人處,中年文士拉住天豪停下了腳步,和聲道:

“小豪,爹要用仙術帶你飛上天,過會你要緊緊抓住爹的手,不要亂動,記住了嗎。”

“恩,我記住了,爹。”天豪小聲地答道。

“若是害怕,就緊閉雙目。”中年文士不甚放心地再次叮嚀道。

中年文士拉起天豪的手,一領劍訣,道聲‘起’,身後的寶劍輕吟出鞘,一道光華巍巍籠住兩人,破開罡風掠空而起。

小天豪但覺的兩耳生風,嗖嗖不停,飛了一陣子,膽子漸大,便小心地一點點地緩緩睜開雙眼,偷偷四處打量,只見自己身在空中,不由一激凌,抓住爹的一雙小手又緊了緊,又一會兒見沒事便好奇地東張西望,自己和爹的身周罩著一層青幕,外面白云環繞,腳下青峰隱隱,一時間也忘卻了害怕悲傷。

未幾,一座秀木奇花點綴,風景優美的山峰展現在腳下,中年文士按下劍光,掠身落地,青光一斂,兩人在山峰頂巔處的一座莊院前落下。

“這便是天風山莊,你以後的家。”黃云書指著眼前的莊院對天豪道。

只見過城郊破屋及獨立小宅的天豪,乍見這莊院便浮起一個感覺:好大啊!

“師父。”“師父。”守在莊前的兩個青衣勁裝少年,一見中年文士出現,就齊聲行禮道。

一個弟子又看了一眼天豪,然後奔入里面飛稟道:

“師父回來了,師父回來了……”

中年文士領著天豪進了莊院,在天豪好奇地四處觀望中,兩人到達中廳,那大廳正中掛著一幅羽化飛仙圖,畫中的道人道骨仙風,腳踏祥云,只欲升空而去,而空中出現一道五彩光芒直射而下,罩在他上面。兩旁對聯:長劍倚天光照膽,威風凜然道人寒,橫批:劍道無垠。下面是一個寬幾凳,左右並列著兩把太師椅,右邊上面坐著一個雍容端秀,身著道服的中年女子,身邊依偎著一個一身錦服七、八歲的男孩,頭梳‘沖天椒’,靈中帶秀,兩邊各侍立著幾名弟子。

那道姑起身拉著錦服男孩迎了過來:

“云書,你回來了。”

“爹。”那錦服小童乖巧地叫道。

中年文士黃云書點點頭,指著那中年道姑對身邊的天豪道:

“小豪,過來與你娘見禮,這就是你以後的娘親。”

雖中年文士在來時已提過好幾次,但天豪還是遲疑地望著那雍容華貴的道姑,猶豫片刻後方才出聲叫道:

“娘。”

中年道姑目光一掃天豪,聞聲頷了頷首。

“這是你弟弟天傑,哥哥天豪,你們兩兄弟聽正,今後要相親相愛,小傑,叫哥哥。”黃云書又為兩個孩童介紹。

身著錦服的天傑打量了一番舉措不安的天豪,穿著破舊單薄布衣,身高與自己相差無幾,一臉土氣並顯得有點魯鈍,一點也不符合心中的形象,怎麼也不想開口叫他一聲哥哥,只轉身跑開。

“天傑。”黃云書叫道。

“算了,算了,小孩子,現在還生分,以後就會熟悉。”中年道姑止住了黃云書,又轉身叫過一個在旁侍立的弟子,指向天豪道,“羽中,帶你小師弟下去,換一身衣服,順便就帶他四處看看。”

一個青年弟子應聲上前,天豪抬首望了望他爹,見黃云書點頭,便隨著羽中下去。

待天豪下去,中年道姑對四下的弟子道:

“你們先行下去吧。”

弟子們魚擁而出,兩人坐上椅子,中年道姑開口問道:

“她呢?”

“云秀,她…已經死了。”黃云書沉吟一下,臉色陰郁,有點無奈地道,“云秀,我已在秀英靈前立誓要把小天豪養育成人,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好好待他……”

“既然他叫我一聲娘,我也會待他如子。”

“我想應教小豪修煉天風心法,哎,這孩子太沉默了。”沉默了片刻,黃云書又開口和云秀商量道。

“你要教他天風心法,你應該清楚他資質平平。”云秀提醒道。

“是的,不過為了不要讓小豪消沉下去,我決定還是讓他習練心法。”

“哦,教他心法,你就不怕丟我們天風一脈的面子。”

“云秀,你知道我愧欠她們母子太多,無論他資質如何,我都不應撇下他。”

“那也不用收他入劍派?!”云秀不依不饒地道。

“不如這樣吧,就收他為記名弟子,不錄入門牆。” 黃云書見云秀這樣堅持,也軟了下來,讓步道。

云秀見話已至此,也協妥答應了,兩夫婦的第一次交鋒就這樣結束了,然而這並不是最後一次。

另一邊,羽中領著天豪下去,沐浴一番,穿上新衣,一下增色了不少,真應了:人要衣裝,佛要金妝。

“小師弟,我帶你在莊上四處熟悉一下,也知一下路。”羽中對天豪道。

天豪點點頭。

走在走廊上,一路是雕梁玉砌,白石鋪地,四周布置著幽雅宜人,滿院奇花異草,花香不時撲鼻,蝶舞悠然其中,過了後園甬道,迎面走來一個孩童,一頭‘沖天椒’,正是天傑。

“羽中師弟,過來和我玩兒。”天傑迎面攔下了兩人霸道地道。

“大師兄,現在可不行,師娘讓我帶小師弟在四處熟悉一下。”羽中為難地道。

“哼。”天傑一聽是他母親的意思,也沒再糾纏為難,對著天豪冷哼了一聲,傲然走向後廂房。

天豪不解地看著羽中,明明是羽中師兄的年齡大出天傑許多。

“在門派中很注重輩份,天傑大師兄比我們要先入師門,而且他天資過人,別看他年幼,修為卻高于我們,所以我們稱呼他為大師兄。”羽中仿佛察覺到了天豪的疑問,開口為他解惑道。

“哦。”天豪點點頭道。

羽中帶著天豪在院中四處走動,邊引導邊作說明:

方才沐浴更衣的所在是左廂房,是師父師娘大師兄的住房,小師弟你以後也應該住那;而我們這些弟子都住在右廂房;廂房中間是膳房,後面有練功房、水池;從廂房過走廊到後花園;經後花園甬道至大廳,大廳前是廣場;廣場過去就是大門了。

整個莊院建在懸崖上,普通人是無法到達這兒的,而且莊院周圍布有桃木、堅竹形成的防護陣,不知陣法是不能進出的,還有莊院後面有一個大潭,叫做天龍潭,這個山峰就是據此命名,不過那是禁地,沒有師父師娘的允許誰也不得接近。

花了半天時間認識了天風莊院,然後用完豐盛的晚餐回房安歇,由于陌生的環境以及憶起在家與娘的點點滴滴,天豪悲切不已,久久未能成眠。

翌日,黃云書帶回天豪到練功房中。

“天豪你過來,今日我正式傳你‘天風心法’,你雖未列門牆,但一些事你仍須知曉,修真界戒條,第一,不得學法作惡,雖只短短幾字但包羅萬千,切記不可犯;第二,不得干涉俗世,修真的力量之于俗世實在太大,萬不得已不得對俗世普通人使用;第三,不得叛師悖逆;第四,我派乃是昆侖劍派中的天風一脈,同門中人不得互相仇殺,第五,本門心法不能傳予外人……”黃云書把天豪召上前道。

“知道了,爹。”

“修真修煉就是化天地靈氣為已身真元,外煉護身罡氣、禦使法寶,內煉元嬰元神、最後成道渡劫飛升。”

“看!”黃云書手腕一翻,手心上驀然出現一個光芒熠熠,旋轉不停的青色光球,瞬間光球一閃,化作光罩,層層疊疊包住了兩人。

“這就是護身罡氣,修為每晉一層就會多一層。”

“好厲害。”天豪驚訝地道。

“修真界每個門派都有自己的修煉心法,這些心法有高有低,心法愈好,修煉愈快,威力也愈高,爹授你的‘天風心法’,是從昆侖至高心法‘青陽之氣’之氣結合風云變幻脫胎而來,在修真界亦是中上之心法。”

“好,現在我傳你功法……修煉之功,抱元守一,專氣致弱,如嬰兒耳。虛心靜默,凝神氣穴,順其往來,綿綿延延,勿令間斷,久之則神自凝,息自定。息定而氣聚,氣聚而丹成……”黃云書傳罷修煉之法,又諄諄告誡道,“修煉多魔難,切記心正勿邪,以防入魔,慎之慎之。”

……

在云書的引導下,天豪化了一段時間完成了築基,而後就出了練功房,剛至後花園,天傑就把天豪給堵了個正。

“爹已經收你為徒,你今後得叫我大師兄。”天傑得意地道。

“可是,你是我弟……”明明是他該叫我哥哥啊,天豪不甚明白。

“才不,你得叫我大師兄。”天傑反駁道。

“可…”

天傑本來就是天資過人,嬌寵萬分,在同輩中鑒于師父師娘沒誰去拂他的意,如今天豪在自己看來的一個魯鈍家伙竟一再反抗他,那還忍得住,上前就把天豪按倒在地,騎在他身上把他的手反剪在背,威脅道:

“你叫不叫?”

天豪雖年齡大于天傑,但也不過一個剛築基初修者,如何也強不過一個煉過元氣的人,然他也倔脾氣上來,忍住疼就是不叫,兩個孩童就僵持著。

“小傑,這是為何,你怎坐在天豪身上,好生生的衣服都給沾上了塵埃。”片刻後,云秀經過後花院,見到這番情景,便開口問道。

“娘,他不肯叫我大師兄,還打我,我好疼啊。”天傑起身跑到他娘身邊,委屈地道。

“小傑,哪里疼?哪里疼了?!”云秀緊張地擁住天傑道。

“現在不疼了,娘抱著小傑就不疼了。”天傑抱住云秀撒嬌道。

“你這個小鬼頭啊。”云秀寵溺地用中指點點天傑的額頭,笑著道。

“娘,你讓他叫我大師兄。”天傑乘機要求道。

黃云書從甬口進了來,看見云秀擁著小傑,而小豪渾身灰泥在一旁含淚捂手,就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

“小傑讓天豪叫他大師兄,誰知天豪不僅沒叫,還動手打小傑。”云秀搶先說道。

“我沒,我沒!我沒……”天豪急聲辯道。

“這……”

“小孩子打打鬧鬧總是有的,我可以原諒他,你也不必太苛責,但禮不可廢,論輩份天豪以後得叫小傑大師兄。”云秀顧自道,對天豪的反駁和黃云書的話置若罔聞。

“這…云秀你也知道小豪是小傑的哥哥,如今再反過來讓他叫小傑大師兄,他可能不習慣……”黃云書雖想補償天豪,但又想兩碗水端平,中庸地道。

“不行,這可是輩份問題!”云秀為了自己兒子開顏堅持道。

“這樣吧,云秀,小豪也只是記名弟子,兩人都不用叫總行了吧。”小豪在這里要快快樂樂地住下勢必要讓云秀接受,反正也不指望嬌寵的小傑會叫小豪一聲哥哥,不如兩人就此,想到這里黃云書又一次讓步。

看著天傑從他母親的懷里伸出頭來示威地沖著自己笑,天豪突然明白過來,自己有一個爹,但天傑卻擁有一個爹一個娘,這不是自己的家,自己是如何也比不上他,一切惟有靠自己。

待天傑和云秀離去,黃云書上前撫摸著天豪地道:

“小豪,爹知道今天不是你的錯,讓你委屈了,小傑這個孩子自幼被嬌寵慣了,爹希望你作哥哥的能原諒他,兄弟情深,爹帶你回來也是這個意思,讓你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爹,我知道的,我會讓著弟弟的。”天豪望著云書噙著淚道。

“好,小豪,不哭,隨爹去修煉心法。”云書道。

至此,天豪自是每天勤加修煉心法,日複一日,過了四、五日到也煉成了天風心法的第一層聚元,又用了半日控制真元外發,煉成了護身罡氣,雖然只是薄薄的一層,也讓他欣喜不已。

昆侖劍派的修煉心法共分三個境界十二個等層:分別是玉清層初等,下等,中等,上等;上清層初等,下等,中等,上等;太清層初等,下等,中等,上等。而天豪煉成的第一層是玉清層初等‘聚元’,雖說天傑煉第一層時僅用了一日,而一幫師兄弟中最多的也不出二,三日,不過對此天豪並沒感到沮喪,他比較在意的是爹在得知他煉成天風心法的第一層和護身罡氣時對他點了點頭,使他感受到了一種接受,一種肯定,一種關切。

');

上篇:關于更新    下篇:第二章 潭中得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