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第五章 昆侖劍派   
  
第五章 昆侖劍派

荊棘林中下腳易,夜明席外轉身難

——從容錄

詩云:昆侖險巔,峻嶺崔嵬;根連地脈,頂接天靈。仙木靈起,異禽世稀:野生瑞草,山育靈芝;彪熊剪尾,豹舞猿啼。清幽仙境院,風景勝瑤池;此間無限景,世上少人知。

天豪一行繼而向西南禦劍飛行,未幾,前方已可見皚皚白色的雪峰和線條清晰的冰川,遙遙望去莽莽昆侖山脈橫亙天際,橫空出世。

昆侖劍派坐落在昆侖山脈中部玉虛峰巔,綿延迤邐,奇峰高聳,教派源遠流長,據傳乃是洪荒時代天人西王母、東王公所創,玉虛宮更是勝境閬苑,天人宮闕,氣派萬千,巍峨神奇。然神魔大戰後,玉虛宮所在天人皆不知所蹤,昆侖劍派也因天人的離去一蹶不振漸為凋零。

直至三百年前,一直默然的昆侖劍派在掌教白眉上人的統領下一舉攻陷了當時魔道第一大派天魔門的總壇,一時間名聲鵲起,聲威大增,一躍而起成為修真界的大派之一。

白眉在百年前飛升後,香火傳至他的二弟子天木真人,師兄弟鼎力經略,門中更是鼎盛,高手輩出,弟子如云,加之掌教天木真人已煉至成道期,昆侖劍派終于又一舉成為天下修真的第一大派,玄門正宗中的泰山北斗。

諸人飛至昆侖山玉虛峰,在其峰腰降落,往峰頂馳去。片刻,行至一座宮觀前,觀前高懸的玉匾上書著:傾宮。

昆侖劍派在玉虛峰上共建有五宮,傾宮、旋室、縣圃、涼風和玉虛宮,‘傾宮’是主管巡邏防衛,‘旋室’為昆侖招待之所,‘縣圃’乃是授徒修煉地,‘涼風’則為晉級人員修煉之地,而‘玉虛’是昆侖派的至尊所在,掌門修煉之所。

“十方天尊門下第二代弟子清風,明月見過云書師叔,云秀師姑,及各位師兄弟。”從宮門內轉出兩個負劍少年,上前見禮道,黃云書也打了個回禮。

“師叔,這邊請……”清風,明月上前引路。

“天金、天水、天火、天土各脈的師叔都來了沒?”黃云書問道。

“除天金師叔一脈門下還未到外,其余各脈的師叔們都到了,現在旋室歇息。”清風回道。

在清風,明月的引導下,天風一脈的諸人經‘傾宮’取道‘旋室’,進入‘旋室’歇息。‘旋室’宮以花園為界分為內、外兩宮,外宮作為招待外賓之用,內宮則專為本門弟子而設。天豪等人就入住在內宮東院的風字樓。

風字樓,位于內宮的東側,是內宮十樓之一,三十個房間住下天風弟子是綽綽有余,天豪挑了風字樓邊上最西面一處的單間住下,仙兒則有意無意的選在天豪隔壁,天傑也搶先入主第三間,在仙兒的隔壁住下……

待一切安頓就緒,聞知其他各脈之人皆在西花園湖中的飛天榭上,黃云書便帶諸弟子前往西花園。

從風字樓出來,登上斑駁白玉石子小道,夾道紫菊紅梅,火棗寒梨諸等花木扶疏。一入花園弧門,碧桃銀杏,奇花異草遍地植,假山疊石,廳台軒閣建其中,清風撫木,青松綠柳依湖畔,湖泊水亭,云霧縈繞人影綽。

泱泱暖湖橫貫東西,薄霧冉起如蒙輕紗,湖中水榭煙繞恍如仙境,榭上衣袖飄逸疑是仙人。眾人步上銜接水榭和湖畔的玉色仙石橋,向孤懸在湖心中一座面積極廣的軒榭而去,還未近水榭,懸掛在一樓與二樓之間的匾額已清晰可識:水榭飛天。

榭內中間有幾方桌子,上頭放滿各式精美的果類與點心,四圍坐站著百余個少男少女,個個是鍾靈秀氣。一入水榭,天風諸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轉到了那氣質過人,被眾人如群星伴月狀擁在中間的一男一女身上。那男者,穿著白色錦衣,身材修長,氣宇風華,英俊瀟灑;女者,身披鍛質彩衣,天生麗質,氣質優雅,神情溫柔。兩人郎才女貌,站在一起仿如一對璧人。

見黃云書與云秀入榭,榭內眾人便紛至踏前一一行禮:

“天木門下第二代弟子……見過云書師叔,云秀師姑。”

“天火門下第二代弟子……見過云書師叔,云秀師姑。”

“天土門下第二代弟子……見過師叔,師姑。”

“天水門下第二代弟子……見過師叔,師姑,師尊師叔伯皆在樓上等待師叔,師姑。”

黃云書頷了頷首,注意到那引人矚目的少年是天木一脈的樊禦風,不愧是掌門門下的弟子,那個少女則是天水門下的曹月穎,黃云書有種感覺,這兩人將會成為這次昆侖斗劍晉級自己一脈的最大險阻。

黃云書目帶深意地掃過那一男一女,領著天風一行人上了樓,剛轉上二樓,一個紅面中年漢子豪爽地笑著迎來上來:

“說到曹操曹操就到,看,這不是我們的云書師弟伉儷。”

“見過云燁師兄……見過各位師兄師姐。”黃云書上前見禮道。

“這幾位都是令徒?不知那位是你令郎?”云燁望向云書身後的弟子問道。

“這就是小兒天傑,天……”云書開口吩咐道,“天豪,羽中…宏良你們都來見過各位師姑師伯。”

“是。”眾弟子隨云書的介紹一一行禮,天豪留意了一下,計有天木掌門門下云杞、云楓、云松、云柏師伯,天水師姑祖門下云湘、云涵、云湄師姑,天火師叔祖座下云炎、云燁、云炫、云煌、云炔師伯,天土一脈門下云坤師伯,真是濟濟一堂,聽說還有天金師叔祖門下未到。

“免了,免了,不錯,不錯。”一個白發老者撫著銀須贊道,“天傑嗎,恩,資質極佳,恭喜師弟有此良子。”

“小傑,還不謝過云杞師伯。”見兒子被稱許,黃云書在一旁也于有榮焉。

云杞目光注意到一行弟子中一個眼神落寞,並顯得病懨懨與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少年,觀其修為很低,怎麼看也不甚可能是來參加晉級的弟子,開口問道。

“這位是?”

“這也是小兒,叫做天豪,我此次帶他來昆侖,是想請各位長老,師叔伯幫忙救治他。”云書臉色轉黯,愁慮地道。

“十位長老現今皆下山未回,天金師伯還沒到,天水,天火,天土,天風諸師叔俱閉關未出,此刻玉虛宮只有我師父在靜坐輪值。”云杞關切地回道,“不知師弟所為何事?”

“小兒數年前因誤食一顆珠子,不知何故,時遭寒毒襲身,修為再難有寸進。”師父也在坐關,云書有所保留地道。

“珠子…寒毒…修為不進。”云杞沉吟著,轉向另幾位師弟道,“你們看是如何?”

“這事有點蹊蹺,不知這顆是什麼珠子?”

要是知道這是什麼,那還用得著求人……黃云書無奈地把從天豪入天龍潭至被發現救治諸事一概皆說了一番。

云杞聽罷頷了頷首,雙眼始終不離天豪,仿佛想端詳出什麼來…隨之便上前拉起天豪的手輸入一道真元,片刻收回手,撫須嘖嘖詫異稱奇道:

“果然,果真,奇哉,怪哉……這孩子的身體竟能吞噬我的真元,今日我們師兄弟差不多都到齊了,一如就用五行合一術攜手一探這孩子的身體?”

“好。”云炎立即贊同道,一聞奇事,他早就在一邊躍躍欲試了。

黃云書點點首,留下天豪讓天風諸弟子下樓,天豪站立榭內正中,十五個師兄弟便三人一組,分站五點。

“東方甲乙木,木曰曲直,生。”

云楓,云松運起真元傳向云杞,云杞結合兩位師弟的真元,雙掌一翻吐出一道青芒射向天豪。

“南方丙丁火,火曰炎上,長。”

云燁,云炫接著出掌拍上云炎,云炎放聲一喝鼓運起真元,雙手一推發出一道赤光罩向天豪。

“中央戊已土,土爰稼牆,化。”

云煌,云炔倆站在云坤的身後,云坤彙聚兩人之氣運于掌,雙掌一劃射出一道黃芒去取天豪。

“西方庚辛金,金曰從革,收。”

云書,云秀夫妻運真元至云柏,云柏亦把自己的真元運起,雙手一放擊出一道白光照向天豪。

“北方壬癸水,水曰潤下,藏。”

云涵,云湄亦助云湘一臂之力,云湘一聲輕吟也運起真元,雙掌一揮放出一道黑芒奔向天豪。

五色光芒至天豪身周互相縈繞,形成了一個彩色光罩掩沒了天豪。五道真元直向身內行去,青色光芒入‘瞳子穴’經‘聽會’穴直趨足少陽膽經;赤色光芒由‘極泉’穴過‘青靈’穴循著手少陰心經;黃色光芒進‘承泣’穴下‘四白’穴流向足陽明胃經;白色光芒射‘中焦’穴行‘中府’穴環行手太陰肺經;黑色光芒潛‘睛明’穴轉‘攢竹’穴通行足太陽膀胱經。

源源而至的真元在天豪體內不斷擴張滲透……驀然,一股寒意至天豪腹中升起,分頭迎向那五道真元,一股股吸力席卷而至,須臾間,五色光芒便被滅去了一大片,五個占據陣點的師叔伯心皆一凜,云杞全身一振喝道:

“五行合一。”

五人不約而同地加緊運行真元,五行真元絲絲相扣,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循環不止,一絲絲的鞏固在經脈的‘陣地’,並源源不絕地驅除寒氣,緩緩地掃滅了天豪全身各處的寒氣,而後直驅丹田,然寒毒吸力愈強,一來一往拉鋸著,五色光芒雖占據上風,使寒毒無法肆無忌憚地吸取眾人的真元,但它還是見縫插針游走于五色光芒的邊緣,在不經意中一點一滴地抽取著五色光芒,當寒毒被壓制到腹部三寸之地,便再也難以寸進……

半晌後,眾人只能無奈收回了真元,云杞頻頻撫須,須臾蹙眉輕歎道:

“棘手,棘手,連五行合一也無法驅除這寒毒。”

“我看這孩子的腹中仿佛有個無底洞,饑餓地攫取著真元能量。”云燁說出了眾人的疑慮。

“不錯,要這個寒毒根除,只有兩個辦法,一是徹底摧毀寒毒的根源珠子,要如此的話只得驚擾師尊了,二是,既然珠子是在吸取真元,一定有個限度,只要護好孩子,放任它吸收真元,當真元充足達到它能吸收的高限時,那寒毒自會消失,但其中會否再有變數卻是未知。”

“既然這樣,我們便全力灌輸真元,讓珠子徹底吸滿,省得它再作祟。”云炎道。

“大師兄,你看如何?”云書還有絲疑慮,便詢問云杞道。

“好,可以一試。”云杞點頭道。

十五人再次站定位置,五道真元發出,五彩光芒緩緩地注入天豪的體內,真元循脈長驅直入,須臾便引出了那莫名寒意,五彩光芒源源地被卷入,幾人的心神一松,五道真元霎時便被虹吸一空。

“加大真元。”五道如柱的真元遙遙罩住天豪,放任由天豪體內的珠子吸收,天豪體內的寒意方一停又被激發,周而複始,讓他昏了又醒,醒來又昏……

片刻後,天豪體內的寒意終于平服了下來,幾人的真元也是消耗泰半,難以為續,無法再攻入丹田一查究由,云杞見事不可為,便告知各位師弟師妹,緩緩停了下來。

“好厲害的珠子,竟耗去我們十五人的大半真元,看來此事大蹊蹺,只能且過幾日,待師尊靜坐完畢,或各位師叔伯回山,再行觀察。”

“也只能如此了。”云書悵然道。

眾人默然……

經驅寒後,天豪感覺好了許多,便辭過眾位師伯,下樓而去。

走回一樓,放眼望去,但見自己的師兄弟業已四散,與其他門下的弟子融洽在一起,特別仙兒的身邊更是圍簇著一大群少年弟子,便找了一僻靜角落憑欄倚望,放眼眺望,盡收滿院脫俗出塵的美景。

望著那氤氳湖面,婆娑樹影,勃勃草木,天豪在不知不覺中溶入了那滿院花草無邊無際的生氣,緩緩把他的心神投入了其中,體受到了四周一種歡迎自己加入其間的無言歡愉感,交流著,述說著對生命的體悟,對生命的熱愛。

天地不苟,萬物皆有靈,天豪的心神隨之延伸全院,繼而玉虛峰,更遨游昆侖山脈,感受著那每一灣山澗,淙淙流淌一瀉而下,每一個山峰,巍巍拔地直沖云霄,每一層云霧,變幻莫測時聚時散,最後自己的心神更是與天地合成一體,瞬間游走千里,上下六合,我即是天地,天地即是我…沉浸在這一片唯美的境界中……天豪並不知這便是修真人士一生夢寐以求的天道—‘天人一體’,‘人之與天地也同’,‘天地萬物,一人之身也’,境界是高境界,但對此刻的天豪的修煉卻毫無半點作用,只在神識上得到了粹煉。

正在天豪溶入滿院如畫的美景之時,一陣暗香浮動,引起天豪心神一動,那股溶入天地的感覺霎時停格退去。

眼角一陣衣袂晃動,仙兒不知何時已脫出包圍圈走到了自己身旁,一陣幽幽的聲音傳入耳:

“你想你娘親嗎?”

“想。” 看來他們(天傑…)已經把自己的一切都和盤‘損’出了,天豪繼而黯然道。

“你會很傷心嗎?無法釋懷,空虛落寞,不想再做任何事。”仙兒又問道。

“雖然傷心,但我想如果娘親天上有知,一定希望我活得快快樂樂,而不是沉浸在悲傷頹廢中,所以我要活的快樂,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象爹一樣有名的劍仙,出人頭地。”天豪點點頭又搖搖頭,仰頭望著晴空道,渾然不知自己的一番話在仙兒心中發酵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讓自己活得快快樂樂……活得快快樂樂,爹希望我活得快快樂樂?!”仙兒默默地回味著,“也許你說的對,謝謝你。”

“我能叫你一聲哥嗎?”仙兒望著天豪問道

天豪定定望了仙兒片刻,就在仙兒以為沒希望時,輕輕點了點頭。

“哥。”我又有一個親人了,仙兒歡愉地叫道,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另一邊的天傑雖和幾人在侃侃而聊,但不時咬牙切齒睨向天豪這角相談甚歡的兩人。可惡!那個有土又笨的家伙有什麼好的,人又不是他救的…憑什麼該他享‘美人恩’,倍受仙兒青睞,不行,不能如此便宜了他……得想個妙法,損損他。正與新‘上任’的妹子交談的天豪渾不知自己已經得罪了一些人(尤是自己的弟弟—天傑)。

“哥,你覺得那個女孩子美嗎?”仙兒把頭撇向曹月穎道。

“哼,她那比得上我們琪師姐。”一個女聲插了進來,“要不是師姐已經下山曆練去了……”

“這就是我們天風一脈的天豪師弟。”天豪突地又聽到弟弟天傑的聲音,回頭一望,但見天傑與一個清秀的少女已至自己身後。

“你好,天豪師弟。”那少女面帶笑靨俏立在天豪身前,脆生生地道。

“這位是天水一脈云湘師姑的女兒袁碧華袁師姐。”天傑在旁邊睥睨了一下天豪,介紹道。

“袁師姐好。”天豪開口回禮道,在他身邊的仙兒帶著微許敵意打量著這個不請而來的不速之‘女’,頗有一種捍衛自己領土的感覺。

“天豪師弟,我能問你一件事嗎?”袁師姐小心地問道。

“好,袁師姐,請講。”天豪覺得沒什麼理由不讓這位袁師姐的問話,便開口應承了下來。

“那個,天豪師弟……你真修煉了五年天風心法?如今還停留在第一層?”袁碧華狀似驚詫好奇地問道。

“是。”如被針刺般,天豪垂在身下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抽蓄了一下,又狠狠地捏緊了雙手,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努力保持平靜。

“哥,這兒太喧鬧了,我有點不適,不如我們回去吧。”仙兒善解人意地道。

“恩。”天豪默默點首,“袁師姐,小妹不適,那我們就告過了。”

兩人也不待袁碧華回應,一前一後步出水榭。

“哥,那個袁師姐太過分了,怎麼可以這樣問人。”仙兒激憤地道。

“算了,這也是事實。”天豪黯然地道。

“那也不行,哥,我相信你一定能成為一代高手。”仙兒激動地道。

“妹妹。”天豪深深地凝視了仙兒一眼。

“哥哥。”仙兒在一旁歡愉地道。

');

上篇:第四章 路上救美    下篇:第六章 兄弟阋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