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第八章 府衙審狐   
  
第八章 府衙審狐

定罪何愁無罪名:

莫須有。

——hfq《神系列之神魔訣》

臨安城街道上,一隊士兵大張旗鼓地押著天豪、紅狐穿街過市,片刻整個臨安城人人皆知狐妖已為官府所抓,一時間無論市井小民還是巨商富豪齊聚臨安府衙門外,圖看個‘新鮮’,說起來臨安城也很久沒發生過這樣的盛事,當然更是要捧場。

臨安府衙門,堂上明鏡高懸,左右立著兩列威武的衙役。臨安縣丞坐在堂中,看著外面人山人海,很是自得,暗忖道,過了這一次,自己就會是仕途有光,升官有望,一想至此,便暗樂地正容吊嗓道:

“帶人犯……”

“是狐妖。”身邊的書簿小聲提醒道。

“帶人犯‘是狐妖’……哎,這‘是妖狐’是誰啊?”縣丞到也納諫如流,話一出口,外面一陣轟然,縣丞驀然意識到自己出糗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始作俑者’的書簿,一拍驚堂木掩飾窘態。

“帶人…嗯…人犯和妖狐上堂。”

在堂下一陣‘威武’聲中,長風真人隨著一隊士兵押著一人一狐上了堂,縣丞一見是附近清虛觀的老神仙長風真人到來,也顧不得自己正在堂上,忙起身迎接。

見縣丞如此恭敬那老者,坐在旁席上一個面色蒼白、帶有新疤的中年道士也起身上前問道:

“大人,這位是?”

“噢,這位是清虛觀觀主長風真人。”縣丞為兩人介紹道,“這位青城水月道長。”

“無量壽尊,師兄有禮了。”水月道長聽縣丞提起自己門派,頗為自豪,倚老賣老道。

“無量壽尊,華山門下長風有禮。”長風回揖道。

在旁人看來一個是道骨仙風真神仙,另個是滿臉憔悴似病癆,同為道士這個風度差太多了,可惜那個水月道長並不知眾人的想法,也沒意識到這一點,現在在他眼中只有一人一狐。

那伏著的一人一狐聽聞水月道長,反射性地抬頭望去,但見那在城外被魯一峰弄得元氣大傷的水月道長正在上方咬牙切齒地瞪著他倆。

紅狐暗忖道:在城外沒殺他,這下卻是換我們死定了。

“還有個黑衣人呢?”水月心有余悸地問堂下的軍士道。

“我等抓住這兩個時,並沒見那個黑衣人。”那軍士面對水月道士就沒有對長風真人時的恭敬,這水月道人臉色蒼白,並傷痕累累,萎萎縮縮地實在讓他提不起恭敬之心。

“爾你這個狐妖,如今看你往那跑。”水月道人一聽沒有黑衣人,便放下了心,走至紅狐前面正氣凜然地道,“快快招出那黑衣人現在在哪?”

“莫非你想再求饒一遍不成。”紅狐嘲諷道,一聞紅狐口吐人言,不僅堂上的大老爺嚇了個冷不防,而且更如石投水面,一傳十,十傳百,在外面的人群中激起了一陣陣漣漪,幾個好事者更是趁騷動欲擠進府衙一觀究竟。

水月道人見紅狐揭他老底,擊中了他的痛處,一下老羞成怒,直欲把兩者斃于掌下一洗恥辱,然長風真人上前擋住了他,開口道:

“師弟,莫犯嗔戒,我等方外之人不便干預什麼,還是坐一邊聽大人審案吧。”

水月道人狠狠地瞪了那兩個一眼,才悻悻然隨著長風坐回旁席。

見兩道長回座,縣丞大人便一拍驚堂木,准備審‘狐妖’案。

“堂下妖狐,還不快將你所犯惡事與本官一一從實招來。”縣丞大人開口審問紅狐道。

“我從來沒做過一件惡事。”

“什麼?!”縣丞大人厲喝道。

“等等,我想想,有,有幾件……”紅狐囁嚅地改口道。

“還不快招來。”見紅狐被自己一喝,即刻改口,縣丞大人對自己的威懾力頗感滿意。

“我說,我曾經吃過…吃過…”紅狐吊人胃口地緩緩道。

“快說,你吃了誰?”縣丞大人急急追問道。

“我吃過一只…雞,還偷過一條魚,踩死過幾朵花……”紅狐如數家珍地道。

上頭的縣丞大人可已暈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拍著驚堂木連喝道:

“停,停。”

“大人,我招供完畢,你要判我斬立決嗎?”聽了紅狐的話,從堂外到堂里,從堂下到堂上一起哄然大笑,一發不可遏制。

“肅靜。”縣丞大人眼神狠狠掃過堂上掩笑著的衙役士兵,自己堂堂一個縣丞大人竟被一只妖狐耍了,真是豈有此理,抓起驚堂木重拍案桌厲聲道:

“大膽刁狐,本官看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掉淚,來人啊,給我大刑伺候。”

“大人,對一只小小畜生用刑恐不太妥,有損你的聲譽,不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書簿攔住了縣丞的‘暴走’,附到他的耳邊低低地道。

恩,好…縣丞聽了連連點頭,拍案宣告道:

“堂外諸人聽正,凡受過妖狐傷害的或知曉妖狐行惡之事的人,速速上堂來,由本官給你們作主。”

縣丞的令諭一傳到堂外,諸人一陣眾說紛紜,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但過了半晌卻無一人出來,就在堂上的縣丞大人等得不耐時,一個少年排眾進堂而來,引起下面一陣竊竊私語:

“這不就是施家老二二狗子嗎?”

“對啊,他家老大就是前陣子鬧得很凶的那個殺人犯,已經被判死刑了。”

“他為何上堂去,難道說他受了妖狐的傷害?”

……

總算沒出冷場,縣丞大人見有人上堂來,不由大喜,一打官腔道:

“堂中下跪何人?有何冤情?細細道來,本官定為你伸冤昭雪!”

“小人姓施名二狗,家住臨安天南街,乃是為我哥施大狗上來喊冤。”那嘻痞的少年上前跪倒回答道。

“這施二狗和施大狗皆是臨安城內天南街的地痞惡霸,數日前,施大狗因賭錢起矛盾連殺三人,罪證確鑿,被判秋後處斬,現今押在死牢。”書簿在旁解說道。

“大人,我哥大狗乃是安分小民,怎會去殺人,定是那妖狐殺了人,然後嫁禍我哥,請大人明鑒啊!”施二狗掩面悲切地道,但外面的人群卻很不給面子報以一陣諷刺聲。

“停,本官知曉了,你先下去吧。”縣丞失望地揮手讓施二狗下堂。

“大人叫你下去,你沒聽見嗎?”書簿在一邊喝道,“請下一位上來。”

堂外人群又恢複了剛才的情形,不過這次卻暗流湧動,在一人上堂而來之時,旁邊的人群一見,嘩啦啦,十來個一群跟了上來,一起跪倒在堂下。

“大人,我有冤!”

“冤枉!”

“大人,我也有冤啊!”

“大人要為我作主啊!”

“大人明察秋毫啊!”

……

堂下一片‘冤枉’聲把縣丞大人喊得七暈八暈,忙威嚴地道:

“住,住,你們一個一個來。”

“我家小郎……”

“我家閨女……”

“大膽,不!要!爭!給本大人一個…一個…上前回話。”縣丞大人見下面又是如此,一拍驚堂木,一字一頓地道。

“大人要為我的小郎伸冤啊,我小郎乃翩翩一濁公子,如何會擄辱一賣豆花女!一定是這紅狐作惡。”

“下一個。”

“大人,你明察秋毫,我家女兒端莊淑德,怎會不守貞潔,請大人作主啊。”

“下一個…”

……

一路喊下來皆是翻案的,看著這亂套的大堂,縣丞大人又狠狠地瞪向那出餿主意弄巧成拙的書簿,書簿眼前一黯,感到前程堪憂。

“本官宣布,因案情複雜,今日就此退堂,本案延時再審,來人啊,把案犯收押入監,等候發落…退堂!”縣丞大人不待‘威武’聲落,便招呼著兩位道長一起進內堂而去,身邊的書簿卻被撇在了一邊。

府衙內堂,縣丞大人坐在太師椅上,向分坐兩旁的兩位道長求助道:

“兩位仙長,你們看這事…應如何了結。”

“大人,以我之見,不若把那妖狐交由貧道處置,保證把它滅個徹底。”水月道人勸說道。

“不可,我看這狐精,身無戾氣,想是未曾作惡,而那少年據我所查,身懷玄門正宗心法,不會是邪魔中人,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若就讓貧道把他們兩個送上華山之巔,交于掌門師兄加以指點渡化,也不失一件功德。”長風真人提出了異意。

“我說長風師兄,可不能姑息養奸,人即是人,妖即是妖,怙惡不悛,即使你再指點渡化也不會有人性,更不會成仙靈,且他們還和魔門中人在一起,如何還會是正派中人,魔門功法素以詭秘著稱,師兄切莫看走眼了,錯把狼子作忠狗,天下妖魔,定要全都鋤滅。”水月道人隨即反駁道。

“大人,慈悲洗靈心,渡化無量德,改惡向善一念間。”長風真人堅持道。

“大人,江山易移,本心難改,姑息養奸,必是後患。”水月道人也爭取道。

其實,這兩人之爭,即是當今修真玄門正派所持的兩種觀點,一者以水月道人為代表滅絕一系的‘天地唯人是高’論,而另一者就是長風真人所屬渡化派秉持的‘天下萬物皆有靈’論。

這公說公有理,婆道婆有理,兩者都是言之有理,縣丞大人卻左右為難,思前想後,論交情,論風度,論功力,自己更看好長風真人,但這青城道人也有不少神通,看樣子不能得罪,便開口‘冠冕堂皇’地道:

“兩位道長都言之有理,如今這狐妖未犯一事,若判死刑,與法不合,這樣吧,這妖狐就有勞長風真人帶去華山,加以渡化,造一功德。”

“無量壽尊,謝過大人,恭喜大人又多一件功德。”長風真人作揖感謝道。

水月道人還欲開口勸告游說,卻被縣丞大人四兩撥千斤地招呼了過去:

“兩位道長陪我審了半日案,想必已是腹中空空,本官業已吩咐下去,備有素席一桌,望兩位道長不棄,與本人小酌一番如何。”

“誠蒙大人盛情款待,安有不去之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叨嘮大人了。”長風真人也很是世故地應了下來。

“如此甚好,兩位真人,請!”

見事成定局已不可為,水月道長只得悻悻隨著兩人去‘小酌一番’……半晌,酒後飯足,天色已暮。

長風真人率先起身告辭道:

“大人,我先行一步告辭了,今日回觀一趟,明日再行來府衙,帶走狐精他們。”

“好,好,如此甚好……”因妖狐的事得以解決,心事已了,縣丞大人開懷痛飲,雖沒真喝個酩酊大醉,但也是小醉一場,那舌頭已是不太受控制了。

待長風真人離去,一旁的青城水月道人眼內閃過一絲異芒,也起身告退出離開了懸崖,隱入了街道暗處。

府衙大牢中,天豪和紅狐待在一個專門的牢房中,整個區只有他們兩個人(狐)犯,一群牢頭還是第一次見到平時只關人的牢獄關入了一只紅狐,又加之聽聞到的一些市井傳言,對這只破天方的紅色狐狸是又愛又怕,遠遠的關注談論著卻不敢稍近。

然片刻後,紅狐也加入了他們的侃侃中,初次牢頭猶有戒心,不與之交談,但紅狐並不罷休,憑著自己在臨安已有百年,廣知一些密聞軼事,道盡東家是西家非,立時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最後你一言我一句地聊上了。

時間在聊侃中徐徐逝去,天色黯下,華燈初升,大牢中也升起了氣死燈,燃起了火把……時已二更,與紅狐侃侃而道的牢頭一個個熬不過周公的召喚,沉入了夢鄉,只有幾只‘夜貓子’職責所在,猶睡眼惺忪的巡視著。

“喂,你現在應該恢複體力了吧,快施法力讓我們逃出去。”天豪推推紅狐低聲道。

“體力是恢複了些,不過被那個老道士下了禁制,不能運用。”紅狐無奈地道。

“那只得我自己來試試了。”天豪躡手躡腳走到柵欄前,謹慎地動員全身的真元直至雙手,握住兩根鐵欄往兩邊拉去,勿料那鐵杆輕易地被拉成了弧狀。

“你不是也給那家伙下了禁制,如何還能運用真元。”分明是同時中‘標’的,為何待遇不同,紅狐驚詫地道。

“我也不知道,不知不覺就能運行了,不說了,我們還是快跑吧。”天豪鑽出了牢房四下一眺望,緊張地道。

“等等,你先進來。”紅狐說道。

“還有什麼事嗎?難道你還要等他們來火烤狐狸!”天豪無奈又回到了牢房。

“現在把那鐵欄恢複原狀。”

“什麼?”天豪匪夷所思地看著紅狐道。

“輕點,你想引來那些牢頭啊。”紅狐開口解釋道,“我讓你先把鐵杆恢複原狀,然後過來幫我驅除禁制,不然我如何逃跑。”

“好吧,你還真是麻煩。”天豪輕車熟路地合攏鐵欄,走至紅狐身邊問道,“現在該做什麼。”

“幫我驅除禁錮。”

“我知道,可該如何驅除啊。”

“運起你的真元緩緩到我身上,驅除我身上的郁結處。”

“這我知道。”久病成良醫,因身上寒毒的緣由,這類事天豪到也熟知于心了。

“徐徐地,要不輕不重,不慢不快……”紅狐不放心地道。

“好,好。”天豪點點頭,運起天風心法,一道淡淡的幾亦不可見的青芒發出,投射在紅狐身上,然為自己驅除寒毒是一回事,為紅狐驅除禁錮又是另一回事,方開始是不得其門而入,片刻找到了郁結點,又發覺很難驅除,憑自己剛回複的那點真元一時三刻奈何不了那禁錮,淡淡的青芒在郁結點前徘徊,久久無法前進,半晌才驅除去一絲,此時天豪恢複真元速度快速的優勢才顯現了出來,使薄薄的真元不至于斷流……

時近三更,整個臨安城籠罩在薄薄的霧靄中,一道黑影飛快地至一個個屋頂飄過,滑入了高大的臨安府衙,隱沒在大牢前。

關押紅狐的牢區,兩個牢頭打著哈欠,沒精打采的巡走著。

“老李,我的眼皮越發的沉了。”一個牢頭強自振作道。

“我真想他娘地睡他一覺。”老李打著呵欠,指著在桌上已入睡的四個同僚道,“他們到好,睡得這麼香。”

“老李,我說這兒也不會出什麼事,不若我們也打個瞌。”話音一落,即刻癱到在地。

“還真厲害,說睡便睡。”老李看著身邊倒下地上的同伴搖搖頭道,然此時一個身影如青煙般出現在他身後,老李也緊隨著同伴軟倒在地‘睡’了過去。

再說牢中的一人一狐,天豪費了九牛二狐之力,才打通了紅狐身上的禁制,累得氣喘籲籲,全身虛脫無力,而紅狐是剛解禁制,還未恢複,所以這對難狐難弟雖已解除了身上的禁制,不過無力立時逃跑。

“咦,怎麼這麼靜了。”紅狐抬頭望去,一個黑影驀然出現在牢門前,拉開鐵欄撲入牢內。

已近夜半三更,一道光芒在霧靄中劃過臨安城上空,冉冉離去,最後墜落在城外幾里外的一個小樹林,光華一斂,顯出一個黑影,雙手挾著一個少年和一只紅狐。

那黑影把少年和紅狐拋在一邊,口里狠狠地詛咒著白天那個魔道中人,若不是他,自己也不會因元氣未複,用這把強差人意的新煉飛劍,最後迫降在這樹林中。

“你是那個水月道士。”紅狐看著那熟悉的身影,脫口而道。

“沒錯。”那黑影覺得沒必要再隱藏身份了,一把掀去了頭罩,露出後面的那張猙獰的面貌,“妖狐,我說過,你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此時此地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我可以把內丹給你,不過你要放了他。”紅狐見自己是在劫難逃,便為天豪求情道。

“放了他,哈哈…沒門。”水月狠狠地道,“現在就讓本道爺替天行道滅了你們。”

“他可是救過你,為你求過情。”紅狐游說道。

“救我,那是我的恥辱,我要把它一一洗清。”

水月被觸中了痛事,話聲甫出,便惱怒地放出飛劍直取天豪,以泄心頭之忿,蓬,紅狐吐出了一顆圓圓的珠子,周圍霧氣氤氳,帶著紅光抵住了飛劍。

“原來已經脫出了禁制,不過這樣也是死路一條。”水月乍一驚又輕蔑地道,左手控劍,右手成爪抓向那顆圓珠,紅狐似乎很畏怕他的右手,忙收回了元丹,一旁的天豪及時拍出了一掌堪堪抵住了飛劍。

水月見自己的飛劍一時竟奈何不了一小鬼,不由大怒,加強真元須臾劍光大盛,把天豪的抵擋一掃而空,但他低估了紅狐護衛天豪的決心,猝不及防被紅狐吐出的元丹撞了個正著。

一時間場中風云變幻,紅狐救回了天豪,然內丹卻為水月所攝取,水月得到了紅狐的內丹,卻也喪失了殺天豪的機會,失去控制的飛劍也被天豪擊了下來。

看著倒在地上的紅狐,天豪瞬間明白,紅狐為了救自己冒險吐出元丹,而被水月奪走……水月小心地握著那顆內丹,也顧不得那黯然落地的飛劍了,總算是得願以償,得意忘形之下卻沒防范他口中的小鬼,正圓睜怒目向他撲來。

蓬,一大一小兩人撞在一起,水月的真元即刻自主運起,穩住了身子,沒讓天豪撲倒,但到手了的鴨子卻飛走了,捧在手上的內丹猝然劃過一道亮麗的弧線,湊巧掉在紅狐的身邊。天豪見此便緊緊扣住水月,不讓其脫身去撿。

水月又急又怒,三番兩次地用勁震去,天豪生生地接下了水月的三道勁力,雙手麻木,儀式失去知覺,暗想若是如此再來一擊,自己是如何也抵禦不住了。

水月心中暗叫‘邪門’,沒想到這小鬼如此強悍!讓自己頻頻提真元,牽動了舊傷,今日正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哼,外面不行,就從內攻破,本道爺就不信奈何不了一個小鬼,也合該這‘道爺’倒黴,竟想了個餿主意:運起真元向天豪體內攻去。

去死吧!水月獰笑著擊出全身真元侵入天豪體內,驀然間一股刺骨寒意至小鬼身上反撲而來,冷得他的笑意一僵,攻入天豪體內的真元若被凍住,漸漸失去控制,被一絲絲一股股地虹吸走。

水月在心里呐喊道:魔門的吸元大法?!一身真元不受控制地被虹吸而去,片刻後便自虛脫暈迷過去。

砰,兩人一起倒在地上,不約而同地昏過去,黑幕徐徐地在悄然無動靜的兩人一狐的身邊滑過……

');

上篇:第七章 救狐召災    下篇:第九章 魔龍初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