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第九章 魔龍初現   
  
第九章 魔龍初現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陸游《游山西村》

清晨,旭陽冉冉自東方升起,懸掛在這一片樹林上,透過枝葉灑下斑駁的光點,驅散了籠罩著林子的薄薄霧靄,現出林下疊在一起一動不動的兩個身影,以及一只在邊上用戒備的目光四處張望的紅色狐狸。

良久,疊在上方的少年呻吟了一聲,手微微抽動,紅狐一喜,目不轉睛地望著那少年。

啪吱…啪吱,遠處傳來一陣踩斷枯枝的聲音,在靜寂的樹林里顯得格外清脆,漸漸接近過來,紅狐乍喜還驚,轉頭豎耳,目光直注那聲音的來處。

踩枯枝聲接近漸響,片刻後驀然一停消匿了,紅狐並沒就此松懈下來,因為它聞到了危險的氣息,一股危險的氣息正從地下緩緩蔓延過來。

紅狐死死地盯著眼前不遠處的一片地面,低低咆哮著,但虛弱的身體束縛了它,使它無法做出更多的威懾動作。

突變瞬間發生,紅狐眼前的地面猛然爆開,一個物體隨著泥塵自地下竄至半樹高,向一狐兩人撲來。

紅狐仰頭咕溜溜地吐出已是縮小了一圈的內丹,帶著暗紅色的光芒擊向那撲來的身影,蓬,暗紅色光芒一閃,那身影被打了下去。

刷,刷,從兩邊側方的土下又竄起兩道身影,迅速撲至,紅狐緊急控制內丹左轉撞向左邊的一條身影,但右邊的一個身影趁機越過了紅狐,到了方醒轉並欲坐起的天豪上空,就在千鈞一發將要接觸之時,天豪忽生神力,猛然滾離原地,那身影落到倒黴的水月身上,一人一狐這才看清偷襲的是一個目光呆滯,衣服襤褸,發出陣陣尸臭的‘人’。

“是什麼東西?”天豪向紅狐詢問道。

“僵尸。”紅狐回道。

“他是僵尸,你是妖狐,由你對付。”天豪避到一邊道。

“好啊,只要你能說服他,讓他不要跟著你。”紅狐調侃道。

那僵尸仿佛對不動的物體全無興趣,轉身直撲天豪,天豪運起一絲真元,一道青色的光芒擊中僵尸,如中金革,僵尸落地一頓,又再次躍起,天豪只得再次擊出真元,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自己的真元三下兩下就會見底,而那僵尸卻像一只不死螳螂,活蹦亂跳,紅狐見到天豪的窘態,想幫手又無法抽身,急切之時突而被它想起一事,忙開口提醒:

“僵尸怕光,轟開上面的樹枝葉。”

“好。”天豪聞言飛快向上空轟出一掌,青芒過處,如摧枯拉朽,上方的枝葉消失,一道旭光落下,罩上了一人一狐,那兩只僵尸也停下了攻擊,在陽光外虎視眈眈地盯著一人一狐。

“有趣,有趣,若不是還有事,到可以再陪你們玩一會。”一個身影飛落在場中。

天豪聞言望去,來人是個年青道士,頭梳道髻,身著青色八卦道袍,一手持劍,一手持符。

“只要這狐妖交出內丹,你交出修煉心法,我可以留你們一命,把你們制成高級行尸。”那年青道士倨傲地道。

“休想!”紅狐立時開口道。

“哼,僵尸是怕陽光,可惜,這是行尸,去。”隨著年青道士的喝聲,身影連閃,從地底樹上又躍出十幾個行尸,團團圍上天豪兩個。

天豪和紅狐當然不知道這是行尸門的‘行尸’,分為高級行尸與低級行尸兩類,高級行尸有智慧,可以指揮低級行尸,低級行尸則只有獸性的直覺,是用活人附以特殊法術藥材煉制而成,全無感覺,身如堅木不畏普通刀劍,忍耐力和堅韌性了得的‘活死人’,能土遁,力大無窮,身上有尸毒。

在他們驚愕之際,唰,唰,唰,十多道身影躍起,遮天蓋地,尖銳的指甲抽出,當頭劃下。天豪運起最後的真元,淡淡的青芒出現護住了全身,而後雙掌聚元推出,擊退直面而來的一只行尸,同時十多只厲爪在他身上劃過,護身青罡一蕩黯淡了下去。

紅狐收回了內丹,身形如箭,在行尸爪影中敏捷地閃避著,間或回以一爪,生為狐狸的優勢被發揮得淋漓盡致,數十只行尸隨著一道火紅團團轉,卻追之不上。

那年青道士見十二個行尸一時無奈一人一狐,一皺眉,手一揚,一道黃符飛出,化作一個灼灼的火球,向場中央毫無所覺的天豪擊去,正在此時,紅光一閃,紅狐攔在了中間,飛符撞上紅狐,猛然炸開,把紅狐和它身周的行尸都炸飛了出去。

紅狐直直墜落下來,一身紅毛已成焦黑,懨懨地掙紮著,然方一立定又癱倒在地。

疾,那年青道士又放出一符,一個‘禁’字印上了紅狐的額頭,紅光一閃,紅狐不由自主地張開了嘴,吐出了體內的內丹,那道士取出一只錦囊,得意地把內丹收進囊內,然後在錦囊口貼上一張符,納入懷中。

“紅狐!”天豪見此情形,不由一分神,道道爪影落下,護身青光一黯繼而消失,一只行尸的厲爪,抓入了天豪的背脊,爪子所及之處,皮肉立時轉成烏黑色,並向周圍擴散而去,一股麻木感由背部向全身滲透而去,其余的行尸齊齊把指甲架上了天豪的身體。

“嘿嘿,只要你說出修煉心法,我便給你解行尸之毒,饒你一命,不然將會全身腐爛而死。”那道士喝停了正欲撕裂天豪的行尸,威脅道。

“你治好紅狐,歸還內丹,我便告訴你心法。”天豪擔憂地望向紅狐,紅狐舍身救自己的情景曆曆在目,讓他感動萬分。

那年青道士一愣,要知道修真各派的心法都是敝帚自珍,每個門人入門時都要毒誓,非本門中人不得傳授,違反者將受到嚴懲,見天豪如此爽快,反而狐疑起來。

“哼,還想和我禦靈子講條件?你不說出心法,我就先殺了它。”那道士走至紅狐身邊做勢舉劍。

天豪背部毒素緩緩地擴展了全身,身體漸漸失去了控制,然他心中卻情緒激湧,思潮起伏,不能自已。不,我決不能讓他殺了紅狐,我不能死,我要救紅狐,在內憂外患之際,一股股怒火和不甘自天豪的心中升起……異變突生,天豪體內的寒意活躍了起來,自丹田撲出,迅猛地傳遍了全身,中毒而產生的麻木感一掃而空。

一股碩大的真元隨之在丹田升起,在體內翻江倒海,沖擊地天豪全身酸疼不已,身體幾欲漲裂,鼻眼耳…全身都滲出了血,圍在身周的行尸都被他身上溢出的白芒震飛了出去。

詭秘的事情發生了,在那真元的作用下,天豪露在外面的血色皮膚上,長出了一片片銀色的鱗片,頃刻布滿了雙手和顏面,身上的衣帛紛紛化作裂成條條縷縷散落了下來,周身上下散發出無窮的戰意。此刻便是天豪的生身父母到臨,也認不出這個鱗身怪物便是他們的小豪。

禦靈子望著這銀眸鱗身的天豪,感受到了龐大的氣勢壓力,心中莫名萌生退意,好犀利的力量,難道這少年是妖魔?不對,是妖魔怎會沒帶一絲妖氣,也騙不過我的雙眼;若說妖魔附身?也不會產生如此變異……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開口壯言道:

“你是何方神聖?”

“交出內丹,饒你一命。”天豪冷冷地拋出一句話,不帶一絲感情。

“無論是人是妖,我禦靈子今日就滅了你。”禦靈子定了定神,指揮圍著天豪的十二只行尸齊齊撲去。

天豪也不管其他行尸,雙手分抓,各扣住一只行尸的爪子,真元吐出,白光閃絡,兩只行尸霎時化作點點齏粉消失無蹤,同時,其余十只行尸的爪子,落到天豪的身上,卻被鱗片所擋,無法抓入身體。

天豪的雙掌冒出團團白芒,快疾地印遍十只行尸,被白芒擊中的行尸立時爆開,不過須臾間,十只行尸也步入後塵,一一消失。

禦靈子看得心神大亂,驚慌不定之下口中無意識地念咒,雙手結出一個個手印,擊出一道墨綠色的光柱,直取天豪。

天豪單掌一翻,一道白芒飆出,立時擊潰了墨綠色光柱,禦靈子亦被擊飛了出去,臉色煞白,口吐鮮血。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遁。”禦靈子強忍著傷勢,抽出一張符紙,念咒道,光芒一閃,身體遁入了地下。

天豪身影一閃,霎時出現在禦靈子遁走處,一掌擊出,白芒一閃,一陣波動向四面擴展而去,禦靈子在不遠處被震出了地面。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隱。”禦靈子再次開口念咒,隱去了身影。

天豪升至樹梢,雙目如電,四下一望,銀眸一爆,身影出現在另一個樹梢,雙掌爆出一團白芒,向下方虛空處擊去。

天豪的下方空間一陣扭曲,爆出一個墨綠色的光芒,光芒一散,禦靈子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天豪的眼簾,這時他披頭散發,道服襤褸,全無方才之傲氣,驚惶未定地求饒道:

“你饒過我吧,我這就把內丹還你。”

禦靈子忙不迭地從懷中掏出錦囊,天豪手一伸,把錦囊攝入掌中,撕下上面的符紙,打開錦囊,一枚火紅的內丹浮了上來,在空中一盤旋,飛入了紅狐的口中,接著天豪發出了一道白光,悠悠罩住了紅狐,紅狐在白光的籠罩下,傷口飛快收縮,一一愈合,毛發也恢複了亮麗的火紅色,四肢一動,睜開了雙眼,躍了起來。

天豪見紅狐已無事,便對禦靈子開口道:

“快滾。”

禦靈子聞言,忙飛快遁離,生怕多待一刻,天豪便會改變主意。

“龍魔?!”紅狐望見空中的銀眸鱗身怪物不由一愕,繼而四下張望尋找,卻不見天豪,便開口詢問道:

“你是誰?天豪到哪去了?”

那銀眸鱗身怪物冷冷地望著紅狐一言不發。

“你……”紅狐疑惑地望著空中的銀眸鱗身怪物,一股股無形的壓力傳至,威懾住了它。

在紅狐的注視下,匪夷所思的事發生了,只見那銀眸鱗身怪物身上的鱗片一一褪去,現出裎裸的人——天豪,墜落在地上。

天豪方一觸地,突兀覺得全身一虛,腳下一軟,差點撲倒,紅狐卻發出了一陣不亞于人類女性高音的尖叫聲,轉開狐首連喊道: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天豪這才發覺自己未著寸縷,忙護住要害,沙啞地開口道:

“不要喊了,一只狐狸學什麼閨秀。”

“誰讓你沒穿衣服,我以前的主人說過,這叫非禮勿視……”紅狐一下長篇大論,用它知道的所有禮教規矩不停地數落天豪。

“你不是也沒穿衣服。”望著在地上已碎成條縷狀,明顯不能遮身的衣物,天豪沒好氣地道,“快給我找找,有沒有東西可以穿戴一下。”

一人一狐的目光在四周巡視著,希望能找到一片遮丑布,突而雙雙的目光都彙聚到了水月道人的身上。

“可以用他的衣物!”紅狐喜悅地道。

“只有用他的衣物…”天豪則無奈地附和道。

“你暫時將就一下吧,誰讓你撕了自己的衣物。”紅狐偷著樂。

“他死了?”天豪走到水月的身邊,望著一動不動的水月道人,懷疑地道。

“好像是。”紅狐漫不經心地回答。

“我殺人了!”天豪一愣,不由有些後怕,惶惶不安。

“他是惡人,該死,是上天注定的,你還是快穿衣服吧。”

天豪強自鎮定地把水月身上的衣物都剝離了下來,穿在自己身上,兩人的身高差不多,天豪穿上道袍只是稍微顯得大了點,,將就一些,等找到人家,馬上就把它換下。天豪順便把水月的錦囊和手上的手套也洗劫了過來,錦囊中放著一個玉瞳簡,還有一些金子銀錠,到可以解天豪的一時之窘。

“走。”一人一狐出了樹林,一路速行,向臨安背道離去。

“天豪,你怎麼會變身怪物的,難道也是我的同類,奇怪,我怎麼聞不到氣息。”紅狐疑惑地道。

“我也不清楚,朦朦朧朧地就像一場夢,不過現在真元也充沛了許多,但我絕對不會是妖怪。”天豪也大為不解,心里尋思著可能與那顆珠子有關,也許珠子里面封著一個怪物……

“那你再變身一下讓我看看。”紅狐雙目熱切地望著天豪。

“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變身。”天豪驀然覺得對自己的身體很是陌生,無奈地回答道。

……

一人一狐談了片刻,還是不甚明白。

“你看前面。”天豪突而望著前方道,

“是村莊。”

前方隱約出現了一個小村莊,天豪快步上前,未出幾步便被絆了一下,什麼東西,他向下望去,駭然發覺地上有一具干癟的尸體,從體格上看這干尸生前應該是個壯漢,只是不知何故縮成了這般……

“是被僵尸吸干了血液,應該沒死幾天。”紅狐上前望著那具干尸道。

“僵尸?不是行尸?”天豪問道。

“我看那些行尸沒有獠牙,應該不吸血,看,尸毒,牙痕,這一定是僵尸咬的。”紅狐用爪子撥偏那干尸的頭部,指著干尸頸上的兩個小洞,一副老江湖的模樣,“走,去前面的村莊看看。”

“要是遇僵尸怎麼辦?”天豪認可了紅狐的話,擔心道。

“僵尸不會在白天出現的,再說你也有護身符——變身,咦,這兒還有一具。”紅狐便說便跑,突而低咦一聲。

在離第一具干尸幾步之遙,又出現了一具干尸,而後又出現了幾具,一人一狐繼續前進,頃刻靠近了村落。

整個村莊靜寂無聲,未聞一聲雞鳴犬吠,顯得分外孤寂寥落,天豪讓狐狸在外面等著,只身一人進村而去。

一路行去,四周屋舍的門都緊閉著,路上沒見一個人影,天豪卻感覺到有不少眼睛在暗處盯著自己。

“有人在嗎?”天豪開口問道,尋思著是否去敲其中的一扇門。

良久,其中一個屋子打開了門,一個憨直的村民小心翼翼地出來,飛快地跑到天豪身邊,手足無措地道:

“你是茅山大法師嗎?你可來了,快救救我們村莊吧!”

我?茅山大法師?天豪一時摸不著頭腦,待瞥到自己身著的道袍才恍然大悟,原來村民見到自己穿著道袍便誤認為是茅山大法師。

這誤會可大了,天豪忙辯解道:

“我不……”

“大家快出來,大法師來救我們了。”天豪的話一下被那村民的喊聲淹沒了,村莊中家家戶戶的門皆打開,一個個村民沖了出來,不由分說地擁簇著天豪向里走,進入了一個大堂,讓天豪在上首坐下,然後都一臉虔誠地望著天豪。

“停!”天豪得以機會大喝一聲,鎮住了百數個村民,一干人立時肅穆,靜待大法師發言。

“其實我並……”天豪真欲說出真相,突而一只紅狐探了出來,開口道:

“大師說,他一路趕來很累,更衣就餐後再為你們去除滅僵尸。”

“狐狸?狐妖?”一干村民敬而遠之,一下避得遠遠的。

“你們放心,我是大法師手下的靈狐,伴隨大法師除妖滅魔。”紅狐一開口便把眾人唬得一愣一愣地。

靈狐?眾人又緩緩圍了上去,一長者擺擺手,開口道:

“各位鄉親,我們便聽大法師之言,讓大法師先行更衣就餐。”

“大法師,請。”

村民們把一人一狐請進了一個雅致小房,片刻便搬上了一桌飯菜。

“大法師,村里窮,只有這些,請大法師不要嫌棄。”

“恩,大法師要清淨,你們都不要留在這了,先回去吧,等大法師休息好了便去除妖。”紅狐道。

“是,你們都回去吧。”在長者的帶領下,一干村民都離開屋子各自回家,只留下一人一狐。

“我知道你有話要說,現在沒人了,你就說吧。”紅狐啃著臘肉道。

“你為何要欺騙他們,說我是那個茅山大法師?”天豪一把奪下了紅狐叼著的臘肉,質問道。

“反正我們也身涉其中了,不如為民除害,幫他們除去那僵尸,你難道就沒一點正義感和惻隱之心,你看現在不好嗎,有吃有喝,又不會被說成妖魔,何樂不為。”紅狐又抓過了一片臘肉塞入口中,嘟嘟囔囔地道。

“除滅僵尸,由你去嗎?我看你騙吃騙喝才是,若是真的茅山法師到來,我們還不是見光死!”天豪擔憂道。

“當然由你去,你是大法師唄,再則那些茅山法師不一定會來這。”

“不行,我們根本無法除滅僵尸,不如向他們解釋,然後離開。”天豪一把拖過了紅狐。

“你難道忍心讓他們失望,讓他們一一被僵尸咬死,而且他們也不會放我們離開。”

“那又能如何,我們又不會捕妖抓怪,留在這只是欺騙他們,白白送死。”天豪抓著紅狐出了房。

此時,街面上卻升起了一股薄薄的霧氣。

“遲了,僵尸已經發現我們了……”紅狐聞了一下,遺憾地道。

“你不是說僵尸怕光,現在是白晝,它如何能知道我們?”

“妖氣好濃,這只僵尸比我想象地更厲害,可能是數百年的僵尸王,它發出的迷障已經罩住了村莊,我們無法出村了,看來只有你的變身才能除滅它。”紅狐難得凝重地道。

“變身?我若是能控制變身,那還用得著怕。”天豪苦笑道。

村中的長者匆匆地過來,擔憂地道:

“大法師,它又出現了……它要來了。”

“大家不用驚惶,大法師已經知道了。”紅狐道。

“那就有勞大法師了,一定要幫村里除去那妖怪。”

“那妖怪是從哪來的?”紅狐問道。

村長開口娓娓道來:原來數日前的一個陰天,約莫三更時分,村中犬聲大作,苦作了整日的村民也沒在意。不料翌日起來,卻見更夫和還有三個村民被吸光血液,橫尸街頭,更夫手中抓著一絲古衣物,有人認出曾在村口北面不遠的大古墓,看見了一個身穿此類古衣的長發怪人。

村中諸人前往古墓,墓背部發現了一處洞口,洞口新嶄,並有不少豬狗雞鴨的毛發,幾個膽大的村民下去查看,卻是有去無回,無奈回村,找了幾個青壯年守夜,又全部身亡,嚇得村民們一到黃昏便關緊房門,不敢出門,一連數日,村中的豬狗雞鴨已消失一空。

“現在它出來的時間越來越早了,村中每日派人外出求救,一直杳無音訊,不知都去哪了,幸好大法師你們來了,請大法師一定要除了它。”長者道。

看來村外見到的那些尸體都是派去求援的,天豪暗忖道,便把這消息告訴了長者,一時村中一片哀號。

“你們快去把尸體運回,火燒後再行入土,不然也可能變成僵尸。”紅狐在一旁吩咐道。

');

上篇:第八章 府衙審狐    下篇:第十章 一戰成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