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第十章 一戰成名   
  
第十章 一戰成名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司馬遷《史記·滑稽列傳》

天豪在紅狐唆使和村民苦求下,無奈向村外古墓而去。

“為何要現在急急趕去,至少也得准備一下。”天豪全無信心,連行尸都敵不過,怎麼對付僵尸王。

“現在還有日光,陽氣旺盛,可以壓制住僵尸的大半力量,再則我們不是備有黑狗血。”紅狐開口道,“快走吧,過了黃昏就糟了。”

“那快走!”一人一狐速走出村口,路上霧氣更為濃郁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人一狐仍在濃霧中奔走著,天豪感覺有些不妥停了下來,疑惑地道:

“按村民所說,那古墓應該離村不遠,為何過了這麼久還沒見?”

“看來我們被那僵尸的迷霧障眼了。”紅狐也停了下來。

“給我散。”紅狐仰首如出了內丹,紅芒迸出,四周濃霧緩緩被驅散而去,清出了一處數丈的空地,一人一狐遍尋不著的大古墓赫然在不遠處。

天豪紅狐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兩個一直是圍著古墓打轉,天豪亦運起真元驅開霧氣,和紅狐一起走到古墓邊。

這是一座大型古墓,墓前放著一對石獅子,墓園廣闊,可以看出這墓主曾顯是顯赫一時,非將即侯,只是歲月流失,大墓已失去石碑供奉,雜草叢生,石獅殘破傾倒,半埋入地,頹廢不堪。

將相侯何在?塚中一杯土!

天豪與紅狐圍墓查看,繞至古墓背部,果見一個足以供兩人出入的大洞,洞內不時地噴出一陣霧氣,黑黝黝地不知深淺,周圍則散落著不少鳥獸殘骸。

“現在怎麼辦,若我們進洞,不就是在黑暗中與僵尸打斗,失去了日光的優勢。”天豪望著霧氣氤氳的洞口道。

“得想個辦法,把它引至洞外才行。”紅狐開口道。

“不如你下去把它引出來?”天豪道。

“這……我的修為及不上它,去了也不行,說不定還會被吸成狐干。”

“我想它也不至于那麼笨,好好洞里不待,跑出來曬日光。”

“那怎麼辦?天很快就會轉黑。”紅狐氣餒了,索性把問題拋給了天豪。

“有了,它不出來,我們就搗了它的老巢,逼它出來。”天豪心里一尋思道。

天豪運起真元,一掌向古墓推去,青芒一閃,可憐這數百年的古墓就這樣被削平了,墓上塵土化為齏粉消失地無影無蹤,露出了墓坑中的鐵木棺材,一人一狐警惕地盯著那鐵木棺。

“天豪,你把附近天上的霧氣都驅散,讓日光的范圍大些。”紅狐道。

天豪點點頭,衣袖飄拂,真元擊出,道道青芒沖向了天際,驅散了頭頂的迷霧,熠熠日光普照而下,撒在以古墓為中心的方圓六丈之地。

紅狐見已准備妥當,便張口吐出內丹,一溜赤紅擊中了鐵木棺,蓬,鐵木棺四下炸開,天豪放眼望去,棺中除了有一些玉石金箔綾羅布緞的殉葬品外,空無一物。

“夷,僵尸呢?難道它飛天遁地了不成。”天豪疑惑地道。

“飛天到不至于,遁地是真的,下面有個地下墓室,那僵尸定藏身其中。”紅狐用內丹擊碎了棺底,下方現出了一個洞口。

“看我平了那地下室,把它趕出來。”天豪鼓起真元,一個淡青色光團向洞口擊去,蓬,洞口被擊出了一個數丈深,丈八寬的大坑。

“還沒到底。”紅狐望了望大坑道,“繼續。”

青芒頻閃,塵土飛揚,天豪又擊出了一道真元,大坑又加深了一些,不過明顯不如第一次,仍是沒見到地下墓室。

“快,再來幾次定能擊穿。”紅狐打氣道。

真是當官不知民疾苦,天豪的那點真元,一路過來已是消耗泰半,那還能再擊幾次,無奈之下,開口道:

“紅狐,你幫我護法,待我回複真元,再行攻擊。”

“你也太遜了。”紅狐鄙夷地道。

“少時就好。”天豪也不管紅狐的不屑,席地運起天風心法,天地間的靈氣緩緩地彙入了身內……

須臾間,天色突而變地陰暗下來,雷鳴陣陣。要下雨了?紅狐望了望天際,只件烏云片片,遮天障日而來。

糟了,日光要被阻隔了,紅狐焦急地望向天豪。嗷,墓底傳來陣陣吼叫,越來越急。

天豪舒了口氣,收回了心法,笑著道:

“如何,夠快吧。”

“是啊,不過它也不慢。”紅狐指了指地底,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從地底隱隱傳來。

“它出來了?”天豪驚道。

“人算不如天算,天不助我們,日光被遮,現在全無優勢了。”在漸進的隆聲中,灑在洞口的最後一絲日光也被收了回去。

“我們還是退避一下。”天豪問道。

不待兩人有所決定,一個人影便從洞中升起,懸在離地三尺之處,冷冷地望著一人一狐。

好大的一個……僵尸王!眼前的僵尸足有天豪兩人多高,身著古裝,青色面容,長發垂肩,手若鷹爪,指甲細長,嘴角露出四顆獠牙,輕蔑地睨視著一人一狐。

“一只小妖狐和一個小毛孩也敢擾我清夢,你們都得死。”僵尸王冷冷地道,或許是很久沒說話了,聲音有些古老和生硬。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天豪運起天風心法,清芒道道,刺向空中的僵尸王,僵尸王右手爪飛快一揮,激起一陣尖銳的破風聲劃向青芒,蓬,被擊地向後飄去。

紅狐見天豪已是攻擊,忙吐出內丹在旁側應,僵尸王左爪一伸,擒向內丹,嗤,一陣青煙從爪中冒出。

僵尸王一時不查被灼熱的內丹炙傷,忙松開抓住內丹的爪子,望著手上的傷疤,嚎,怒吼一聲,眼珠轉為幽綠色,身上飄起淡淡霧氣,在霧氣的作用下,傷疤淡去,左手頃刻恢複了原狀。

“天豪,風緊,撤。”紅狐一見如此,徹底失去了信心,忙招呼天豪一起跑路。

天豪聞言,盡力擊出一道青芒,轉身會合紅狐欲跑離墓園,一人一狐剛跑至墓園邊緣,僵尸王驀然出現在兩人身前,阻擋了去路。

“不會吧,這麼快,天豪,快變身!”紅狐把最後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天豪的變身上。

對,變身,我要變身,可怎麼變,天豪思緒混雜,但時不待他,僵尸王的厲爪帶著尖銳的嘯聲,凌空抓至,天豪下意識伸手擋去。

“天豪,不可,不能接!”糟了,紅狐幾乎同時噴出了內丹,擊向僵尸王的厲爪,但還是遲了一部。

天豪的右手已抵上了僵尸王的利爪,蓬,天豪身體一震,膝下部位陷入了土中,紅狐想象中的天豪右手被廢的慘事卻沒發生。

“手套。”僵尸王亦是一驚,雙目炯炯地望著天豪的右手,察覺到了天豪的手上戴著一只近乎肉色的絲織手套,難怪能在自己的利爪毒素下安然無恙。

天豪從水月處回收來的手套,替他擋過了一劫,紅狐不由籲了一口氣,忙招回被霧氣侵蝕地光芒大黯的內丹。

僵尸王探清了天豪的虛實,雙爪如電再次飛撲,天豪此際深陷土中,避無可避,只得竭盡全力,掌中光球一幻,在身前布下一個圓弧型的護身光盾,嗤,光罩一陣動蕩,被黯淡銷蝕。

火紅色一閃,紅狐自右側撲來,卻被僵尸王一爪掃得正者,飛跌了出去,掙紮著無法起身。

望著僵尸王漸為臨近的爪影,天豪避無可避,只能盡力運起最後一絲真元,形成護身罡氣護在身上,突兀,眼前光芒大耀,一道粗大的青白色的雷電直擊而下,正中空中的僵尸王,僵尸王在青白色的光芒中尖嚎掙紮著,卻脫不出雷電的吸引力,良久,光芒消失,僵尸王直直地落了下來,衣服全失,身體焦黑干癟,冒著縷縷煙氣,雙目巨睜怨恨地瞪著天際,毫無聲息,仿佛已是死去。

“它死沒?”紅狐問道。

“看來應該是受雷殛而死了。”天豪搖搖擺擺地拔起身。

“這樣也行,太誇張了,哎,世事難料!”紅狐感歎道,“現在割下它的頭顱,省得再複活。”

割頭顱!天豪忙推托道:

“我沒力氣了,你來吧。”

“我…算了,它死得忒冤了,應該無法再複活,就留它一個全尸吧。”紅狐一臉悲憫地道(奇怪,狐狸也有悲憫的表情?)。

“真是天降奇禍,發人深省,現在我領悟了一件事。”紅狐長歎道。

“什麼事?”天豪奇道。

“在雷電天千萬不要在空中飛,不然會遭天遣的!”紅狐慎重地道。

“切,我們也該打道回府了。”

周圍在薄霧已不知不覺散盡,天豪兩個很快就回到了村中。

“大法師,怎麼樣了?”村中的長者領著一群村民一見天豪回來,惶惶圍了上去,用雨傘遮住天豪紅狐,關切地問道。

“大師出手,保你平安,僵尸已經被消滅了,尸首就在古墓園里,你們派幾人去把它燒了,以絕後患。”紅狐搶先開口道。

“大毛,狗娃,大虎,二虎,准備柴火,快去墓園照大法師吩咐,把那僵尸燒了。”長者大聲地吩咐了下去,四個壯實少年匆匆離去。

“大法師,屋里請!”長者村民把天豪和紅狐延請入了方才的房子,一干村婦把飯席撤了下去,重溫了一番,再次擺上了桌,天豪紅狐切實已是饑腸轆轆,也不推辭,開懷暢食,片刻之時,便把桌上飯菜一掃而空。

“長老,長老……“方才去墓園的四人匆匆地進了來。

“什麼事?大法師交代你們的事都照辦了嗎?”長者喝道。

“沒…沒尸首,墓地沒僵尸!”一人急急地道。

“什麼?”一人一狐訝聲道。

“我們找遍了整個墓地也沒見那個僵尸的尸首。”一人說道,其余三人也頻頻點頭。

“不可能,方才還在,紅狐,走,我們去看看。”天豪起身道。

天豪紅狐快步流星走在前面,長者帶著一干村民隨在身後,一路浩浩蕩蕩地殺向墓地。

到了墓地,方才僵尸王橫尸之處,已不見尸首,只余下灼黑深坑及一個人形焦痕,宣告著它曾經存在過。

“難道它還活著。”天豪四下一望,猜測道。

“難道它能抗過天雷之威,或是野獸所為,或是尸首化了,塵歸塵,土歸土!”想到方才天雷的威力,紅狐自忖再來五個自己也抗不住,便開口道。

天雷之威,天豪是領教過,幸而有用真元護體,不然還不知被余威震成怎樣,沒被擊中的周圍都尚且如此,身在中心還不是更厲害……天豪想想也只有如此,也認可了紅狐的說法,下意識不想去認同僵尸王能抗住天雷不死。

這時一干村民也趕上前來,長者問道:

“大法師,如何,那尸首?”

“你們勿用擔心,那僵尸已死,想是尸首已化為塵土,以後你們就可以安心了。”紅狐說明開口道。

“長老,可以相信他們嗎?”一個村民趨前,湊到長者身邊,低低地道。

“不可以對大法師如此說話!”長者望了天豪紅狐一眼,低聲呵斥道。

天豪紅狐聽著耳中,也不做反應,長者接著道:

“謝謝大法師為我村除滅僵尸,為了表示感謝,請務必在村中多留幾日,讓我們好生招待!”

天豪知曉村中之人對自己兩個所說的僵尸已死猶存疑慮,因而讓自己兩個多留些時日,以防萬一,于是也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一連數日,村中風平浪靜,紅狐因其內丹受到了不少損傷,自是勤加修煉,天豪卻顯得無所事事,修煉了一陣天風心法後,無意中掏出了自水月處收刮來的玉瞳簡。

這玉簡與爹曾交于自己記載天風心法的玉瞳簡一模一樣,莫非里面記載著青城的修煉心法?或許青城心法適合我修煉,天豪抱著一絲希望地想到,便運功讀取玉瞳簡上的記載的東西。

“天尊妙用常眼前,舉體動心皆自然。息個動心看動處,動處分明無際邊。邊際由來本性空,非觀心照得虛空。自悟因緣無自性,翛然直入紫微宮。宮中宮外光且明,萬法圓中一道……天地無極,返樸歸真——歸真心訣!”

“清心清鏡皎無礙,無礙無心心自在。平等道平無有異,天堂地獄誰安置?神既內寂不虧盈,善惡若空何處生?只為凡夫生異見,強于地上起縱橫。縱橫遮莫千般苦,一一諦觀無宰主……束氣為劍,形劍意劍,無形無蹤——無形劍訣!”

“……”

天豪一路看下來,原來這玉瞳簡上記載著青城歸真心法,無形劍訣的第一,二兩層,以及水月對其的一些修煉心得,還有一個奪取內丹的煉制之法……

天豪大喜,憑著自己的理解及水月的修煉心得,很快就對歸真心法及無形劍訣口訣修煉之法融會貫通,依著心訣修煉起來,他發覺這歸真心訣絲毫不遜于天風心法,天風心法講究的是飄逸,而歸真心法講究則是凝實,比之天風心訣更具有集中一擊的攻擊力,而那無形劍訣更是好東西,利用劍訣收束真元幻成劍形攻擊敵人,看水月的描述其威力不亞于一般飛劍,正可以彌補沒有飛劍之憾。

天豪日日修煉歸真心訣和無形劍訣,十多日後,歸真心訣煉至第一層,而無形劍訣卻是毫無進展。他那知曉這無形劍訣乃青城絕技,修煉時神識與修為缺一不可,水月仗著其師寵愛,破例得授二層心法,但因神識之故,也一直修煉不成,天豪受限于修為太弱,雖領悟心法但卻沒有足夠的真元凝化成劍,當然也是枉然。

一日,天豪修煉完畢,方收回真元,村中的長者帶著一個村民進來,開口求道:

“大法師,附近村落的村民有事來求。”

“大…大法師好。”那村民上前喏喏地道。

“你找大法師有什麼事?”紅狐已是恢複了往日的榮光,而且修為更進了一層。

“靈狐,你是靈狐!”那村民顯然已是知道紅狐的存在,但真到正面時,還是驚愕萬分,“我是來請大法師到村子除妖降魔。”

“什麼妖?”紅狐問道。

“是只猴妖,時時帶著猴群下山搶劫酒類糧食,這幾日更是占據著村中的員外家,不肯離去,村里請了幾個道士和尚法師,但都被那群潑猴趕跑了,聽聞大法師法力無邊,員外就讓我來請大法師前去收妖。”那村民道。

猴妖=同類,一想能見到同類,紅狐就滿口答應了下來:

“大法師宅心仁厚,自不會坐視妖魔為禍世間,除妖降魔乃是份中之事,不知此處距彼村有多遠?”

“不足三里。”村民答道。

“還趕得及就餐。”紅狐問道。

“能,能,村中已在為大法師和靈狐准備餐席了。”

“大法師和我這就出發。”紅狐光顧著自己的好奇心,也不管天豪意願,徑直決定道。

反正再修煉也無法寸近,閑著也閑著,就隨紅狐走一趟,去看看那只猴妖,天豪點點首,又一次被紅狐拉向了未知的旅途。

兩人一狐一路急趕,片刻後到了另一個山村,這個村落位于一處山坳中,三面環山,只有一處通往外界,看起來村子比之上一個村落小了不少,天豪隨著那村民入了村。

方一進村,便有一人鬼鬼祟祟的迎了上來,問道:

“禿子,找來大法師沒?”

“是耗子啊,大法師來了,那猴妖呢?”禿子小心地問道。

“正鬧著呢,連給大法師准備的餐席也被搶走了,在員外府內開蟠桃大會。”耗子道。

“什麼,大膽猴精,竟敢搶我的餐席!”紅狐憤憤地道。

“這…這?”那耗子被紅狐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耗子,不要怕,這是大法師身邊的靈狐。”禿子道。

“快帶我們去員外府。”紅狐開口道。

“大法師請。”天豪年紀輕輕,又加之沒穿道服,讓耗子有點懷疑,但現在也只能冀望于這個不像大法師的大法師,轉身帶著一人一狐前往員外府。

員外府外悄無人聲,幾個身著絲綢衣服的男女正小心翼翼地在門外偷窺,而府內傳出陣陣猴叫,喧鬧無比,仿若舉辦宴席似的。

“員外,大法師來了。”耗子道。

“大法師?他是大法師?”那一臉富態卻又臉色煞白的員外望著天豪,疑慮地道。

“是的,還有大法師的靈狐。”

“員外,是不是不想請大法師收妖了。”紅狐開口道。

“靈狐…不,不,請大法師快除去里面的猴妖,一定重重酬謝!”那員外見狐狸能開口說話,不由對天豪的身份信了幾分,忙請求道。

');

上篇:第九章 魔龍初現    下篇:十一章 天劫洞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