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一章 天劫洞府   
  
十一章 天劫洞府

落日疏林數點鴉,青山闕處是吾家。

——宋·陸游《自法云歸》

紅狐急于一會同類,自大門外一蹦而入,左躍右奔,一路跑至一個樓閣下,天豪忙隨後進入院宅。

“只是一只未成氣候的妖精,不足為慮。”紅狐停下道,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一只不成氣候的妖精。

鑒于前車之鑒,天豪認定紅狐的話只能信一半,凝神望向眼前的閣樓。

閣樓上,猢猻攀柱,猿猴蹲桌,更有幾個醉中幾度撈月,或作鐵拐李舞醉拳,桌上一片狼藉,地下狼藉一片,上首有幾只機靈的小猴服侍著一個毛臉瘦漢。

“外面來了人妖?”毛臉瘦漢手一擺道。

“大王,人妖是什麼?”一個小猴疑惑地騷頭,猴叫道。

“真是只笨猴,人妖就是人和妖怪的合稱。”那毛臉瘦漢解釋道。

“大王,難道那山上的蛇妖又追來了。”小猴一臉懼怕地道。

“兒郎們,不用怕,外面只是來了一只小妖精狐狸和一個小毛孩人類。”毛臉瘦漢滿不在乎地道。

“兀那猴屁精,還不出來迎接!”閣樓外傳來一個挑戰聲。

“兒郎們隨我出去看看。”毛臉瘦漢操起身旁的一根鐵棍,在他身後一群猴子都嘩啦啦地拿棍舞刀,再不濟的也拿個凳子碗碟什麼的助威呐喊,一路沖殺了出去。

“你就是鬧騰村莊的潑猴,我們是村里請來降服你的大法師,看在同類的份上,只要你們速速離去,就一切不究。”紅狐先聲奪‘猴’。

“哈哈,一個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和一只剛鸚鵡學舌的小狐狸也到我孫胡這來吹大氣,小的們,把他們圍起來。”那毛臉瘦漢手一擺,一群猴子大呼小叫地圍住了一人一狐。

“孫胡……猢猻?哈哈。”紅狐笑道。

“笑什麼笑,本大王就是孫胡。”孫胡一頓鐵棍,硬在地上的大石板搗出了個洞。

“射人先射馬,擒王先擒賊。”

紅狐低聲對天豪道,天豪會意地點點頭,運起青城歸真心法,一道青芒發出擊向孫胡,孫胡忙舞棍擋在身前,鐵棍吃這一擊,凹了進去。孫胡舉手一拗,一下拗直了鐵棍,而後嚎嚎大叫地舉棍向天豪砸去。

另一邊,紅狐好似一枝利箭在猴群中來回穿梭,那些猴子雖是動作敏捷,卻還是抓捕不到紅狐的身影,加之醉酒,個個東倒西歪,不時撞成了一團。

天豪右手發出淡淡青芒,迎向鐵棍,青芒一閃抵消了鐵棍中蘊含的力量,孫胡回首奮力一拖,奪回了鐵棍,運起妖力,棍影一片,卷向天豪,天豪連連閃避抵擋,但還是被擊中,摔了出去。

“天豪,我來助你。”紅狐身影未到,一溜赤紅色的光芒已至孫胡面前。

“內丹!”孫胡也吐出了一團內丹,抵住了紅狐的攻擊,兩顆內丹纏斗在一起,論起修為年齡來紅狐明顯差了孫胡一截,很快落入了下風。

天豪望著在空中的兩顆內丹,眼內神光一現,認定目標,揉身撲去,右手驟然伸出,把其中的一顆內丹擒入手中。

“還我內丹!”天豪手中的內丹遽然震動,幾欲脫手飛離。

孫胡起初並不以為然,認為以天豪這個毛頭小子的修為根本無法擒住自己的內丹,完全是自找苦吃,不料連招兩次卻不能招回內丹,這下心急如灼了,猛地跳起向天豪撲去,然一溜赤紅色飛撞而去,立時把孫胡擊了回去。

一群猿猴都厲啼不止,齊齊向天豪撲去,天豪身上爆出一團青芒,數十猿猴還未及身皆被狠狠地彈跌了出去。

“聽說活吃猴腦很補,看來今天可以一飽口福了。”紅狐惡意地用獸語道。

那群猴子一聽,也不顧其大王了,慘叫著飛快攀上樹木圍牆逃離一空,只余孫胡仍留著原地,雙目赤紅,死死地盯著天豪的右手,幾次騰身撲去,但都被紅狐的內丹擋了回去。

孫胡的呼吸愈為緊促,身形緩緩漲大,突兀雙腿一曲,跪倒在地,把天豪和紅狐生生地嚇得一跳。

“大法師…大哥…大王,請你可憐可憐一只小猴子吧,把內丹還于我吧,我並非想賴在俗世不走,也不曾傷過一人……”孫胡對著天豪,跪地乞求,期望拿回內丹。

“咦,難道你在村中為患,還另有苦衷?”紅狐怪道。

“因為在山上待不下去,以而帶兒郎們下山覓地而棲。”孫胡回道。

“猴子在山上待不下去?你能騙人卻騙不了狐狸!”紅狐傲然地道。

“在這天目支脈修煉的同類並不止我一猴,其中以我和一條蛇精修為最為相當,一南一北分稱為南猿大王和北蛇大王,近日我與北蛇相斗數場,最終被它所趁,趕出山,因而不得不帶著兒郎在此棲身。”孫胡解釋道。

“你和北蛇為何會起爭斗,而且還把你趕下山?”紅狐驚奇道,妖精界奉行的是和平共處和強者為王准則,若無特殊原因,是不會對同類趕盡殺絕的。

“我可以可以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但你們要還我內丹。”孫胡低聲地道。

“什麼秘密?”紅狐好奇地道。

“一個修真洞府!”

“修真洞府?——我知道了,你和蛇妖一起爭奪修真洞府,而你敵不住所以被它逐下山來了。”

“想騙我們替你去對付那條蛇,沒門!”紅狐緊接著道。

“這…你們要怎樣才把內丹還我?”孫胡眼珠亂轉,騷耳抓腮不止。

紅狐浮到天豪耳際低語了幾聲,天豪望著孫胡不懷好意地點點頭,讓孫胡感到一陣寒意。

“只要你以妖界的名義發個毒誓,奉我黃天豪為主,我就把內丹還你。”天豪笑吟吟地道。

“奉你為主?我才不做人類的奴仆。”孫胡虎地立了起來。

“哎,既然你不想要回內丹,我們也不勉強你,一拍兩散,那內丹就歸我了,至于你村民們會招待你的,希望不會在祠堂前一把火燒死你。”紅狐惋惜地道。

“等等,好……”孫胡臉色巨變,急急開口道。

“什麼好?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我說我發,我發誓…——皇天厚土,女媧在上,今我孫胡發誓認人類黃天豪為主人,服侍其一生一世,若有違言,必遭雷殛!”孫胡無奈地發誓道。

“好。”天豪點點頭,放開了右手,內丹化作了一道流光飛出,投入了孫胡的口中。

“你們進來吧。”天豪高聲地對著院外道。

院外,閃閃避避地進來十余個手持刀棍的村民,禿子也在其內,見那猴精安然無恙地站在場中,不由問道:

“大法師,它…它怎麼還在?”

孫胡眼角一掃,嚇得幾人都不敢再上前。

“放心吧,這猴妖已被大法師降服,不會再為惡。”紅狐道。

“員外,員外,大法師已經降服猴妖了。”一個村民外出通報,緊接著幾個身著絲綢衣服臉色煞白的男女擁著一個富態老者進了來。

“謝謝大法師,不知以後會否再有事。”那員外望了望孫胡道。

“你是不相信大法師!”紅狐有些看不慣這個員外的嘴臉,冷然地道。

“那里,那里…大法師,這是酬勞,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員外一臉尷尬,拿出一小包銀子。

“都說不成敬意了,還拿的出來。”紅狐一把奪過銀袋,掂了掂道。

“紅狐。”天豪知道紅狐在作弄這個員外,及時叫停了它。

員外又一尷尬,把火氣都瀉在傍邊的一幫下人身上,大聲呵斥道:

“楞著干什麼,還不快下去給大法師備餐。”

“不用了,我還有事。——孫胡,帶我們去那個修真洞府。”修真洞府內一定有不少奇珍法寶,天豪暗忖道。

紅狐連連點點頭,心中也想去看看那個修真洞府。

“兒郎們,回洞府!”孫胡叫道,一聲聲猴叫響起,一只只猴子至四周鑽了出來,擁著孫胡、天豪、紅狐三個向山上走去。

孫胡所在的天目山脈與村子只有一山之隔,孫胡領著天豪紅狐翻過中間的岩魚山,到了天目支脈,一刻不停,直奔後山的洞府。

天目支脈後山,崖壁峻險奇峭,轉角上有一塊形同龍頭的奇石,一道丈二粗細的瀑布,從石端飛落有若是神龍噴水,落在下面的一個深潭,形成了一條晶瑩透明的水晶簾子,浮起一陣水氣,氤氤氳氳如同云霧一般,包圍著那白龍一般的瀑布,瀑布邊上的崖壁上面藤蘿披拂,滿布著的草木花卉,觸鼻清香,那濺起的千萬點水珠,落到碧草上,亮晶晶的,一顆顆似明珠一般,不時隨風滾轉,滋潤著一方草木。

一群猴子嗖嗖輕車熟路地順藤蕩下,一路跳躍落到潭邊岸上,突而落在潭邊的幾只猴子又迅速地躍到了崖壁上,扶著藤蔓對著下方吱吱怪叫,但群猴的叫聲在瀑布的聲音中卻難以聽清。

孫胡率先躍了下去,天豪紅狐緊接于後落至崖底,只見清澈的潭水中漂浮著數以百計的蛇尸,大大小小,林林總總占滿了一潭。

孫胡望了一眼潭中蛇尸,一騷毛頭,疑惑地道:

“這些蛇是誰殺的?難道又有第三者發現了洞府。”

“洞府在哪?我們快進去看看。”紅狐忙道。

“就在這瀑布後。”孫胡手一指瀑布道,起身沖向瀑布,身體穿入了瀑布,消失在瀑布後,幸而這潭不寬,紅狐和天豪一個跳躍也沖過了瀑布。

瀑布內卻另是有洞天,一塊巨大的磐石在潭邊升起,石上立十數人綽綽有余,離磐石一人高余,有一個幽深的洞穴,洞內似有一道光芒若隱若現,孫胡一馬當先,飛快向洞內跑去。

入內未及半丈,洞穴豁然開朗,孫胡望向前面,突而道:

“北蛇妖。”

只見不遠前處洞穴的盡頭,有一道石門,石門前一個身著白衣面貌俊郎豐神的少年正指揮著一道劍光,與一個人身蛇尾的怪物互斗,天豪等方才見到的一道若隱若現光芒便是飛劍發出。

那蛇妖噴著團團毒霧,並發出本命內丹,鱗角齊張全力與那劍光抗衡,見孫胡到來,身形霎時幻大,巨大的身軀頂住了洞穴,血盆大嘴一張,向白衣少年虹吸而去。

白衣少年已察覺外面有人進來,手捏劍訣,運起真元,劍光一盛,逼開內丹毒霧,青芒一閃,沒入了蛇妖變幻的巨大身軀內,那蛇妖轉身欲跑,卻不及飛劍快疾,立時被斬得首尾異處,顯出原形——一條兒臂大的青蛇,蛇妖的內丹亦失去了控制,向天豪三個飛來。

孫胡見到北蛇妖死去,不免兔死狐悲,偷偷縮到後面,不敢再行上前,生怕步了蛇妖的後塵。紅狐卻沒這麼多忌憚,猛然躍起,吞下了那顆內丹。

白衣少年一眼掃過進來的一人一狐一猴,想是看出這三個家伙的修為遠遠不及自己,也不加理會,轉過身劍訣一指,飛劍一轉撞向身前的石門,蓬,石門上爆開一團白光,漣漪層層,把飛劍彈了回來。

“咦。”白衣少年低咦了一聲,飛劍一亮,再次攻去,白芒再次亮起,層層疊疊地抵住了飛劍,真元激揚,劍光閃爍,劍芒微微地顫動起來,越來越快,仿佛不堪重負。

嗡,白衣少年收回了飛劍,面色嚴峻地望著那扇石門,似是在思考什麼。

天豪在一邊看地眼耀目眩,豪氣大發,不由自主上前走向石門,方走近石門,一股力量自石門發來,迎面壓至,白芒一閃,堅韌又不失輕柔地推開了他。天豪立定身,運起青城歸真心訣,護住全身,再次上前,蓬,這次白芒沒那麼柔和了,立時把他震飛出去。

難道那禁制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天豪起身望著那道石門,暗忖道,于是就慢慢地一步步上前,果然阻力轉為微弱,但饒得如此,那阻力還是且且把自己擋住,旁邊那少年也看穿了這個禁制規則,但對天豪的做法卻是嗤之以鼻,蠢,這樣簡單能破就不叫禁制了。

你大它也大,你小它也小……幾下折騰後,天豪已是氣喘籲籲,意志一松懈,身體一軟,心猶不甘地跪坐在地上。

驀然石門上漾起一層層光瀾,亮徹了整個洞穴,繼而一斂,在一干人目瞪口呆中,讓他們使盡渾身解數皆無法破開的石門此時隆隆地縮了回去,露出內洞。

嚇,這樣也行!天豪沒想到自己怎麼一跪,跪出玄機來了,無巧不成書地讓石門洞開了,早知如此便用不著這麼辛苦了。白衣少年頗有深意地望了天豪一眼,率先躍進了內洞。

“快進去。”紅狐在天豪的身側躍過,不忘回首提醒仍在云里霧里的天豪。

天豪三個隨之入內,但早已不見白衣少年的蹤影,一路快行,經過長長的甬道,到了一個大石室。室內空曠,方形的石室牆上燃著特制的火炬,熊熊不息,地上刻畫著一個巨大的陰陽八卦圖,陰陽魚中央擺著一個大丹爐,爐周四方中三方放著蒲團,只余南方空著一個位置,除此之外別無它物,更勿說是法寶仙器了。

“什麼洞府,守護禁制如此厲害,里面卻一無所有,夭壽!”紅狐泄氣道。

“看,前面還有一道石門!”孫胡好動地躍上了那人余高的丹爐,猴手搭蓬左顧右盼,而後蹦下丹爐直奔前方的石門而去,驀然它在半空中身形一頓飛快地後躍了回來,避到了天豪身後,只見石門洞開,方才那個白衣少年從門內轉出,霎時到了天豪身前,開口問道:

“你是何派弟子?”

“我?——我無門無派。”天豪下意識地回答道。

“我看你的心法應是玄門正宗門下。”白衣少年道。

他為何要問我來曆,莫非是想除去我們三個獨占這個洞府的秘密,天豪望著白衣少年暗自警惕,心中一尋思,便開口道:

“昆侖天風心法,我是昆侖劍派的未記名弟子!”

天豪希望自己抬出昆侖劍派能鎮住眼前的少年,同時暗暗運起真元,不著痕跡地裹上放在懷中記載青城心訣的玉瞳簡,未雨綢繆,已備應變。

“好!”白衣少年手中冒出一團白色光芒,飛速擊向天豪,幸而天豪早有防備,一面運勁把玉瞳簡震為齏粉,同時天風心訣運起,身前出現一個圓弧型的光盾,蓬,真元相交,天豪連退了幾步,紅狐飛身擋在天豪身前,張口吐出內丹擊向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單掌一立,一道光罡出現在掌前,擋住了紅狐的內丹。

“不錯,果然是昆侖天風心法!”白衣少年單掌一推,光罡一漲,把紅狐的內丹彈了回去,接著收手卓然而立道。

“你是在試探我?為何?”天豪醒悟道。

“不錯,我不想所托非人!”白衣少年點頭道,“你我都與這洞府有緣,——你無門無派,正好合適。”

“什麼?”天豪被白衣少年的話弄得云里霧里,不知其意何為……

“這塊玉瞳簡就交于你,若你依仗這洞府心法為惡,我將不輕饒你。”白衣雙目神光一閃,手中彈出了一片玉瞳簡,懸停在天豪身前。

天豪神情疑惑地接過了玉瞳簡。

“我有事先走一步,若有什麼疑問,看了這玉瞳簡便會明白,有重要的事亦可上星天劍派找我,我的名字是潘星天。”那白衣少年飛身離開洞府,一陣聲音從遠處渺渺地傳來。

這是怎麼回事,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天豪的意料,紅狐好奇地湊上前道:

“天豪,快看看這塊玉瞳簡上寫著什麼?”

天豪運起功力讀起手上的玉瞳簡。

“玉瞳簡上寫著這洞府的四個主人,在一處古山洞發現了一本殘缺的修真心法,四人參詳下來覺得這心法厲害無比,便覓地潛心修煉,集四人智慧勉強修補整合出一個新心法,起名天劫心法,希望借此心法擋住天劫,飛升仙界。”

“修煉今百年後,他們之中有一人晉至渡劫層,于是四人決定冒險共抗天劫,便借此一同飛升,便封了洞府離開了,希望有緣人進入洞府,繼承他們的衣缽,光大天劫一門。”

“下面還有什麼?”紅狐急急道。

“里面還記載著……洞府內留有三件仙兵法寶,天淵巨劍,玄鐵棍,乾坤圈……”

“那法寶在哪?”紅狐一聽便來精神了。

“在那。”天豪一指里面的石室道。

紅狐和孫胡立時沖了進去,在里面大肆翻找,片刻後各拿著一件法寶出來,孫胡舞著一根黑黝黝的棍子,紅狐則在頸上套著一個銀色的金屬圈。

“天豪,里面只有這兩件法寶,沒有那巨劍。”紅狐道。

“沒有巨劍?想是被方才那人拿走了。”天豪猜測道。

“一定是,在我們之前只有他進入過。”紅狐確定地道。

“孫胡把你的棍子給天豪。”紅狐望望天豪,望望自己身上的圈子,再望望孫胡,開口道。

“為什麼不把你的給主人?”孫胡緊緊地抱住了玄鐵棍,反駁道。

“你們不用爭了,把兩個都給我。”天豪面容一肅道。

“什麼?”紅狐和孫胡面面相覷。

“嘿嘿,我說把兩個都給我自己留著,我還沒煉至禦物層,也不知何時才能煉到,就不用了。”天豪笑著道,根本沒料到這兩個都是仙級法寶,之後卻是後悔莫及。

');

上篇:第十章 一戰成名    下篇:十二章 冤家路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