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二章 冤家路窄   
  
十二章 冤家路窄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唐·李白《南陵別兒童入京》

天豪把玉瞳簡翻看了一遍,卻發現里面記載的只是入門心法,估計記載高級心法另一個玉瞳簡已被那白衣少年拿走,頓時興趣大減,隨意把玉瞳簡丟給兩妖。

只便宜兩個小妖,因為人妖有別,之前無法修煉天風心法及歸真心訣,這次鴻運當頭,竟然讓它們把天劫心法修煉入門成功。

妖精修煉階段分為:成丹,化形,變身,妖嬰,應劫,破空。但因為先天限制,很少能悟出一門修煉心法,大都靠本能後天積累妖氣,或攝取內丹仙草靈藥增加修為,抗過無數雷劫,往往上千年才能修煉之大成境界。而適合妖族的修煉心法只有少量妖族世家和高級妖精擁有,這些妖精修煉起來事半功倍,數百年之功就相當于一般妖精的上千年修煉。所以雖然只是入門心法,兩妖仍是欣喜若狂,日日修煉之下,受益匪淺,修為突飛猛進,引得天豪亦加入了修煉行列。

三個自是在洞府中盡心修煉,至于食物放哨之雜事皆一並交與孫胡手下的那些猴兵猴將代為張羅。山中無甲子,轉眼間,天豪三個已在洞中修煉了將近半載。

修煉數些時日後,天豪亦感覺到了天劫心訣比天風心法及歸真心訣尤為厲害,可惜缺少高級心法,想到這兒不由暗咒起那個白衣少年。

“這是什麼世道啊,沒理由連妖精都煉成了禦物層(相當于妖精修煉的化形中下期),而我堂堂一個人類還埋在聚元層,上天是什麼意思?”天劫洞府中,天豪停下了第N次修煉,憤憤地道。

將近半年的修煉,除了讓天豪的真元更凝實外,修為一成不進,反而孫胡和紅狐都已能依照法寶上的心訣禦使法寶了,怎能不使天豪感到泄氣怨天尤人。

“上天的意思是…你比猴子更笨!”紅狐不冷不熱地刺道。

“為什麼是我?”孫胡不爽地道。

“你聽說過狐狸笨嗎?”

“沒有,只聽說狐狸最狡猾!”

“你這只死狐狸,竟敢損我,看我天風心訣。”天豪雙手真元一聚,向紅狐擊去,紅光一閃,紅狐的身子籠罩在一層紅色光罡下,輕易地擋下了天豪的一擊。

“我是天下最厲害的狐狸!——而你是天下最蠢的人類!”紅狐傲然地道,躍身向天豪撲去,“以你的修為又能拿我怎樣!”

天豪運起天劫心法,一股股真元彙聚到身前,布下了半圓弧型的光罩。蓬,紅狐那赤紅的雙爪撞上光罩,天豪身形一震,身前的光罩一黯,只余下了薄薄的一層,幾亦潰散。

呔,天豪竭力運轉真元,皆注入身前的護身光罩,光芒一閃,堪堪抵住了紅狐,然紅狐再次運起妖力,轟,天豪的護身光罩寸寸龜裂,點點消散,真元的余波把他擊得飛跌了出去。

挫退了近丈,天豪才穩住身形,體內真元已是賊去樓空,想及將近六年的修煉竟不及紅狐的半載修煉,不由心中大恨,為什麼?!就在這時,一股股寒氣從丹田升起,迅速占據了他的全身。

天豪突而仰天長嘯,衣袖飄飄,身體離地而起,虛浮在空中,一股宏大的氣勢自身上發出,隨之片片銀色的鱗片長出,頃刻布滿了雙手和顏面,向全身蔓延而去,所到處衣帛紛飛裂成條條縷縷,散落一地,轉眼間,天豪便成了一個遍體鱗甲的怪人。

“開始了,這個感覺,就是這樣……”紅狐望著懸在空中的天豪,興奮地道。

“這是怎麼回事,紅狐,你在等什麼?這個是…大王…”孫胡被一人一狐搞糊塗了,不知兩者在做何事。

本孫胡應稱天豪為主人,不過依它之見,在妖精界當稱大王更為威儀,天豪更正無效,就由得它,人不跟猴子一般計較。

“快跟我出洞府,我可不想失去這個修煉地。”紅狐唰了竄出洞去。

孫胡雖不知發生了何事,但對上已成為鱗甲怪物的天豪不由心中一怯,也隨著紅狐飛了出去。

紅狐遠遠地立在瀑布外,雙眼緊盯著隱在瀑布後的天劫洞府,突而瀑布一震一滯,水流反卷而上,露出了水簾後的洞口,一陣嘯聲源源自洞內湧出,兩妖受聲波沖擊身形一蕩,差點墜落下去。

一個身影霎時出現在紅狐孫胡身前,身後洞府上空的瀑布同時轟然瀉下。

瀑布周圍的猴群的叫聲嘎然而止,都被空中的身影的氣勢所懾,不敢稍動。

“這是……”孫胡亦被那身影散發出的氣勢壓迫住,澀聲道。

“這就是天豪真正的力量。”紅狐回道,“較第一次變身更為厲害了!”

天豪那淡銀色雙眸霎時鎖定紅狐,那非人類的厲光引得紅狐心中一凌,繼而它運起天劫心訣,發出了護身妖氣,掙脫那銀眸的威懾,興致盎然地道:

“好,我也正想試試修煉半載所得的力量。”

天豪簡簡單單地擊出一拳,一團白芒激起層層漣漪,倏然吻上了紅狐的護身光罩,光罩一凹,紅色罡氣消去了泰半,紅狐如球狀被彈了出去。

唰,天豪後發前至,身影一閃出現在紅狐身後,手成爪狀,白芒一耀,抓向紅狐。

紅狐那還敢用護身妖氣抵擋,神念一動,掛在頸上的乾坤圈漲大飛出,在空中旋轉著,灑出道道光芒,環環相扣抵住了天豪的一爪。

天豪銀眸一亮,周圍一方天地風云變色,飛砂走石,空中亮起片片白芒,形成道道光流,聚成一團壓向中間的紅狐,光芒熠熠,氣勢驚人,身處中間的紅狐更是感到一股難以抗拒的壓力,重重壓向自己。

乾坤圈感應到那重重壓力,急速地旋轉著漲大,一道光罩圈住紅狐,圈圈寶光撞向白芒,紅芒白芒互相交會,交錯處傳出連串的爆裂聲,在爆裂聲中,白芒重重壓進,紅芒層層回縮,乾坤圈光芒大黯,搖曳不定。

孫胡沒料到天豪變身後竟是如此厲害,紅狐祭起仙兵乾坤圈也似抵擋不住,正抓耳搔腮不知所措時,天豪驀然身形一晃,白芒消散,向下方墜去,孫胡一見不妙忙飛到他的下方托住身軀,落在潭邊。

紅狐收回乾坤圈,飛落在天豪身側,孫胡望著已褪去鱗片恢複原狀的天豪,搔著頭疑惑地問道:

“方才發生什麼事了,大王怎會變成人龍?”

“我又變身了?”天豪托著頭坐起身道。

“下次變身前,先准備衣服。”紅狐別過頭調侃道。

天豪驚呼一聲,身形射出,穿入瀑布,直奔石室,套上了洞府主人遺留下來的衣物,陷入了沉思中:

較之臨安郊外第一次變身的如夢似幻,這次變身卻是記憶猶新,親身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失去控制,親眼目睹了身上抽出的片片鱗片,身不由己地去戰斗,更可怕的是自己化身為鱗身人時性格情緒也隨之起了巨大變化,無論那一方面都失去控制……如有一日,自己完全變成了怪物……天豪一想到此不由不寒而栗,抬起頭,驀然發現孫胡、紅狐在一邊緊張兮兮地望著他。

“我沒事!”天豪起身向洞府外而去。

孫胡張口想問些什麼,卻被紅狐一把拉住猴尾拖了回去,一猴一狐立時罵罵咧咧地纏在一起。

金烏西墜,遠近山林蒙上了一層金色,山林中,兩個身影在茂密的草木間飛快地穿梭著,走在前方的道裝少年突而停下了步伐。

“尸氣猶存,它在這兒出現過,看來仍在附近。”

“靈師兄,這次若能逮住它,可是大功一件,師尊定會重賞我們的。”另一個道裝少年道。

“希望能趕在日落前找到它,等入夜後要逮住它可就麻煩多了,禦尸子,你向左上搜索,我去右上,在頂上的松樹下會合,有什麼情況用飛符聯絡。”禦靈子吩咐道。

“是,師兄。”禦尸子聞言拔身向左上方飛掠而去。

片刻後,在山頂池邊的一棵松樹下,刷刷,落下兩個身影,兩人掩不住的滿臉失望。

“靈師兄,我搜遍了左側,毫無所獲。”

“右側也沒有,它到底會躲在哪?”

“會或在這懸崖下……”禦尸子望著山脈反側的懸崖瀑布,開口道。

“我們下去看看。”禦靈子點頭道。

“等等,有人 …不妙,怎麼會是他……”禦靈子隔著草木枝葉窺到一個身影至崖下上升而來,面色一變,揚手發出了一道隱身符,周圍一陣隱晦地波動,懸崖上霎時失去了禦靈子與禦尸子的身影。

天豪飛上崖頂,在池畔樹下席地而坐,禦靈子兩人已避至一邊,小心地望著天豪,禦尸子見師兄如此忌憚這個弱冠少年,不解地問道:

“靈師兄,他是誰,你認識他?”

“他就是在臨安郊外壞我好事的家伙。”想到之前所受的恥辱,禦靈子一陣咬牙切齒,怨毒地道。

“什麼,他是師兄的仇人,待我殺了他,替師兄出一個惡氣。”禦尸子起身就欲動手。

你一出去,豈不是把我也暴露了,要死也別拉上我,禦靈子一把扯住了他,搖搖頭道:

“不行,也不知他是什麼存在,能夠變身,而且變身後甚是厲害,別說你我聯手不及他,恐怕師尊前來也不一定制得住他,正事要緊,還是暫忍這一時之氣,免得節外生枝!”

“靈師兄說的有理,我們先去抓那只僵尸,暫且不去理他。”禦尸子聽禦靈子如此一說,心中暗生怯意,亦打起了退堂鼓。

這時坐在池畔的天豪仿佛察覺到了什麼,起身四下張望,把禦靈子兩人嚇得一跳,緊接著,懸崖下響起一陣又一陣的猴嚎聲,聲音無比的尖銳淒慘。天豪聞聲一怔,飛身向崖下落去。

“我們走。”禦靈子見此,忙不迭地與禦尸子乘機悄悄遁走。

瀑布邊崖壁上潭邊黑壓壓地集合了數百只猿猴,附近山林中的猿猴齊聚一堂。潭邊空出了一個地方,躺著兩具猴尸,紅狐與孫胡已是立在尸體旁。

天豪在近側降落,望向兩具猴尸,只見兩具尸體已呈干癟狀,一如之前自己在那村莊外見到的人尸。

“是被僵尸吸干精血而亡,可能就在昨夜。”紅狐撥轉猴尸的頭部,指著兩個牙痕道。

又是僵尸,想及自己和紅狐古墓戰僵尸之情形,天豪不由一陣頭疼,上次是上天幫忙,再來一次恐怕老天爺也沒閑功夫來幫忙了。

“這個山脈如何會出現僵尸?孫胡,附近地方有古代墓葬嗎?”紅狐問道。

“因為這兒是天目山脈里面,地勢幽深,深山野嶺,多有猛獸毒蛇,所以人跡罕至,不用說僵尸,連墓地也沒出現過一個。”孫胡肯定地道。

“不是這個山脈的,那就是別處遷來的了……”

“莫非是那個古墓尸王……”

“古墓尸王!”紅狐和天豪異口同聲地猜測道。

“什麼古墓尸王?”孫胡不解地問道。

“若真是那只尸王也好,這次就徹底鏟除它,一勞永逸。”紅狐自從修煉天劫心法後,自信滿滿,幾乎目空一切,自然是不再把那尸王放在眼里,還巴不得它出現,能一較高下。

“還有半個時辰便天黑了。”天豪望了望天色,回首對孫胡道,“孫胡,立即吩咐你手下的兒郎們分成數組,全山搜尋,特別是一些山洞巢穴之類的陰暗處,一個也不能漏過,若是發現情況,便用吼聲示警,一定要在入夜前找出那只僵尸。”

孫胡聞言發出陣陣短促的啼聲,向群猴下達了道道指令,猴群傳回幾聲低叫,然後數百只猿猴在樹梢藤蔓間跳躍著四散離去,須臾間,猴去潭空,跑地一干二淨。

時間一點一滴地逝去,西落的夕陽吝嗇地收回了最後一抹余暉,群猴一一回轉,搜遍方圓數十里卻是一無所獲。

那僵尸會躲在哪?難道只是過路的,已去了別地,正在暗忖之際,潭中驀然揚起軒然大波,一個身影破水而出,直撲而來。

“回去!”孫胡手中的玄鐵棍猛地伸長,在空中劃出一連串的黑弧,迎頭擊向從水中竄出的身影。

蓬,那身影受到孫胡的一擊又落回了潭中,緊接著紅狐頸上的乾坤圈一爍,化作一道耀光飛速圈去,罩上了那身影。

“古墓尸王!”天豪望著被乾坤圈鎖縛住的身影,驚道。

那僵尸王甚是狼狽不堪,全不複當日之風采,高大的身軀縮水了五分之一,身上斜掛著一件襤褸的衣服,長發亂如鳥窠,面容鐵青,雙眼火紅地盯著一人一狐,周身發出陣陣薄霧抗住乾坤圈的寶光,雙爪頻閃擊向乾坤圈,咆哮著欲脫困而出,它雖在雷殛下逃過了死劫,但還是喪失了近百年的功力,對上修為大進的紅狐兼仙兵,空有心而力不足,不僅奈何不了乾坤圈,而且身周的薄霧越來越淡。

真是虎落平陽被狐欺,僵尸王望著眼前幾個讓它失去近百年修為的罪魁禍首,口中連連吼叫,但又無可奈何,只余雙眼冒火的份。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困。”潭中突而飛起一道黃符,光芒一閃,符紙化作光壁圍住了天豪紅狐孫胡三個。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破魔訣!”一道墨綠色的光柱擊中了乾坤圈,光芒一蕩,僵尸王趁機脫困而出,還不及慶幸,一道符咒霎時貼上它的額頭,僵尸王在空中僵住,直直地落入了潭中,濺起一片水花。

“什麼人?破!”孫胡玄鐵棍一掄,向光壁劈去,蓬,困住三個的光立時壁片片破碎,化為虛有。

“給我現身!”紅狐見‘到手的鴨子又飛了’,焦躁地喝道。

懸在空中的乾坤圈急速旋轉著,冒出丈數毫光,一圈一圈地遙遙罩住了水潭,噗噗,兩個身影現了出來,一個口念咒語腳踏罡步手上結印,發出一道綠幽幽地光柱頂住乾坤圈,另一個手中提著僵尸王,放出符紙罡氣,護住身子。

天豪望著潭中的兩個身著道袍的青年,認出了其中一個真是在臨安郊外見到的禦靈子,今晚還真是熱鬧。

“哼,原來是臨安郊外磕頭求饒的小雜道,怎麼,還想求饒一次不成。”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紅狐蔑然地譏諷道。

潭上的乾坤圈更是漲大,如山巒般重重壓下,光芒耀耀徹照四周仿佛白晝,禦尸子身形顫抖了起來,手中之印眼看就要被壓垮,禦靈子飛快掏出一張符貼在僵尸王身上,放手把它放在腳下水上,接著也腳踏罡步,口念咒法,手結印法,發出幽綠的光柱,與禦尸子一道共抗紅狐的乾坤圈。

正當禦靈子與禦尸子與紅狐相持不下時,被符紙制住並托在水上的僵尸王驀然一動,身上的兩道符紙冒出火苗,立時化為灰燼。雙方人馬一時皆無法騰手理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僵尸王遁入水中消失不見。

紅狐見僵尸王遁走,就把這筆帳也算到了禦靈子和禦尸子身上,全力催動乾坤圈向兩人壓去,禦靈子師兄弟一下吃重,光柱霎時萎縮,岌岌可危。

“師弟,你支持住,待我騰出手使出‘禁咒’破去它的法器,然後你帶我遁離。”禦靈子面色一肅,凝重地道。

“靈師兄……我一定把你帶回山讓師尊醫治你。”禁咒是禦靈子行尸一門的究級咒法,消耗自身精血以換取數倍的力量,一經施展,施法之人,輕則須修養數十年才能恢複元氣,重則精氣枯竭而亡,以而禦尸子激動萬分,依言全力頂住乾坤圈的寶光。

禦靈子收回了真元,快疾地出符念咒道: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水遁。”

符光一爆,禦靈子的身影沒入水中,遠遁而去。

“靈師兄…你…”禦尸子沒料到禦靈子只是騙自己頂住乾坤圈,讓他自己騰出手得以水遁逃逸,又氣又急,印法一亂,立時被乾坤圈擊得口吐鮮血,無力反抗。

紅狐把緊緊鎖縛住禦尸子的乾坤圈召回岸上,用妖力把動彈不得的禦尸子制住,拋在一邊,收回乾坤圈再次罩向潭水,整個水潭被乾坤圈翻了低朝天,但還是沒發現僵尸王以及禦靈子。

“又被逃走了!”紅狐大失所望地用乾坤圈一擊潭面道。

“這里還有一個。”天豪走到了禦尸子身側,開口問道,“你們兩個是什麼人,和那只僵尸是什麼關系?”

“哼,你們最好放了我,不然等我師尊一到,便讓你們形神俱滅!”禦尸子色厲內荏地威嚇道。

“你以為你師兄會回去報信,不要忘了他剛剛拋下你顧自跑走了。”紅狐踱著狐步,在禦尸子身上立定,居高臨下地道。

“不會的,師兄一定會去報信的,一定會去報信……”禦尸子的信心動搖了,仿佛為了說服自己,口中急急重複著那句話。

“既然這樣,我吸干你的精血,看你師傅會否來找我們報仇!”紅狐低頭湊近禦尸子,邪聲地道。

“等等……”禦尸子立刻軟了下來,“我師兄是禦靈子,我是禦尸子,都是行尸門的六大禦尸使者之一。”

“禦靈子在這附近發現了一個尸王,因為他手下的行尸部隊被滅,便找上了我,想一同抓捕那個尸王,帶回門中制成高級行尸,所以一路追蹤至此……”禦尸子憤慨禦靈子拋下他一人逸走,說話間也不再稱師兄,一口一個名字。

“你們是怎麼追蹤到那只僵尸的?”天豪開口問道。

“那是本門的密法。”

“只要你把追蹤僵尸的密法告知我們,找到僵尸後,便放了你。”天豪利誘道。

“這不行,門中心法不能傳外人…師尊知道會劈了我的。”禦尸子遲疑地道。

“你若不說,現在就劈了你!”紅狐張開嘴,露出了里面的兩顆獠牙狠狠地道。

“我……我說,不過你們可不能透露出去,不然師尊決不會放過我們的。”好漢不吃眼前虧,禦尸子忙答應道。

“你說吧,我們不會透露出去的。”紅狐繼續慫恿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知,不會再有人知,這兒沒人會把此事告知你師傅。”

禦尸子沉吟了片刻,四下一望,便開口把追蹤僵尸的密法和盤托出……

鑒于天色已晚,天豪決定今日暫且休息,明日日出後再行出動找尋僵尸王,天豪和孫胡自是回洞府休息,而紅狐則自告奮勇留下來看守禦尸子。

');

上篇:十一章 天劫洞府    下篇:十三章 茅山道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