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三章 茅山道人   
  
十三章 茅山道人

一符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

——清·龔自珍《漫惑》

三更之後,夜色如魅,一輪彎月已是滑落到天際,四面萬籟俱寂,一個高大的身影在樹叢中悄然無聲地移動著。

突而一陣腳步聲打破了山林的寂靜,那身影忙停頓下來,望向聲音的來處。

“爹,行尸門真在這附近嗎?”伴隨著腳步聲,一句女娃兒的嗓音脆然響起。

“你沒見爹正忙著。”另一個老成的聲音回答道。

一陣默然無語後,那女孩子又耍嬌道:

“爹,你告訴我嘛?告訴我嘛?”

“好,乖女兒,我說…我說就是,據聞行尸在這附近出現頻繁,以它們的本能,一定是躲在山林之中。”另一個聲音寵溺地道。

隨著對話聲和腳步聲的漸漸接近,那高大身影忙躍上了一棵大樹的樹梢,把自己的身體隱匿入茂密的枝葉中。

須臾,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走近那棵大樹,兩人在樹下稍一停頓,又向前而去,片刻後,樹上的身影似確定兩人已離去,飛身下了樹,便欲反向飛速離去。

“乖女兒,看爹所料沒錯吧。”光芒一閃,那高大身影被炸了回來,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在不遠處顯了出來,一個是身著道服,頭挽道髻,方臉闊額,雙目神光炯炯,留著一把黑須的中年道者,腰掛一百寶囊,背上交叉系著兩劍,一短一長,短者為一百家錢合成俗稱‘辟邪錢劍’的銅錢劍,長者則是方才的古樸長劍。傍在他身旁的是一個女童,身型嬌小,梳著兒團小髻,穿著一身稠白色綢衣,粉雕玉琢,精靈動人,明黠靈動的雙眼饒有興趣地投注在樹下的那個狼狽的家伙身上。

“哈,爹真厲害!”女童拍著手道。

僵尸王沒料到甫離險境,又遇煞星,看這個道士修為不低,以自己現在僅有的一點功力根本不是對手,打不過就溜,主意一定,僵尸王飛速反向遁離。

蓬,光芒一閃,僵尸王沒出幾步,便像撞上了無形的堅壁,驚慌未定地被彈了回來。

“還想逃,我爹方才已經在四周布下了陣法,任你飛天遁地也無法逃脫。”女童格格地脆笑道。

看樣子好像是個高級行尸,但行尸門沒理由讓一個高級行尸脫離禦尸使者的控制,單獨出來?那就是一只‘野生’僵尸,不管是不是先收了再說,黑須道人打量了一下那被困住的僵尸,暗忖道。

不待道人出手,女童便念咒擊出了一符,飛符化作一個碗大的火球飛向僵尸王,那僵尸王見脫身無望,低嚎一聲,薄薄霧氣泌出,雙爪交叉向火球抓去,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凌厲的爪風猛然撕裂了火球。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速。”黑須道人唯恐女童有失,一領劍訣,肩上的辟邪錢劍飛去,流火陣陣射向僵尸王。

僵尸王那敢去接辟邪錢劍,忙側身躍避,那黑須道人劍訣一指,辟邪錢劍一迂回,飛快地貫入僵尸王的右肩,把它釘在了樹上。

僵尸王肩口立時被錢劍灼出了一個洞,冒出陣陣煙氣。真是禍不行單,僵尸王那個恨啊!若不是失去了近百年功力,也不至于在這個雜毛小道面前毫無還手之力。它咬牙切齒地用左手抓向辟邪錢劍的劍柄,全不顧左手被流火所灼,奮力拔出了劍身,甩手拋出,噗,辟邪錢劍沒入土中,只余劍柄仍露在外。

嗖,僵尸王順著樹干跌坐在地,黑須道人飛身上前,雙手疾動,數道符紙貼上了僵尸王的身體,接著又快速倒躍而回,一撚手訣念咒道: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定!”

隨著咒聲,僵尸王方欲立起的身體突兀定住,僵在樹下一動不動。

回,黑須道人右手一張,深入土中的辟邪錢劍一陣顫抖,破土而出,飛回了他的手中。

“咦,何方道友破我法陣,茅山張明烈在此候教!”黑須道人驀然停下了攻擊,一振辟邪錢劍道。

破人陣法乃是道派禁忌,視同挑釁,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黑須道人凝視前方,暗自戒備。

“茅山張明烈,好大的名號,好大的威風!”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哼,藏頭露尾的鼠輩,這個名號也是很好,很威風,送給你咯。”那女童快疾地回應道。

“好個伶牙俐齒的女娃,待我出來,你可別嚇著了。”

場內突起一陣陰風,地面猛然爆開,一個身影隨著泥塵自地下竄至半樹高,向張明烈兩人撲來,張明烈手中的辟邪錢劍脫手飛出,化作一溜流火穿過了那個身影,蓬,那身影在空中爆開,炸成片片落在地上。

“行尸門的低級行尸?!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張明烈昂然大笑道。

刷,刷,從兩邊側方的土下緊接著又竄上兩道身影,迅猛撲下,張明烈抽出背後的一把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古樸長劍,一個橫掃千軍劈出,條條流芒至劍身噴湧而出,把空中的兩個行尸劈成了四段,化作四個火球落了下來。

“爹,他們想偷走了那個僵尸。”那女童發出一道飛符,擊向一個偷偷摸摸出現僵尸王身邊的身影,那身影也擊出一道符,消去了襲來的飛符,提起僵尸王便跑路。

“行尸們的鼠輩,往那里跑!”張明烈一捏劍訣,在空中游弋的辟邪錢劍飛速向那遁走的身影截去。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困。”斜地里飛來一道黃符,化作一道光壁圈住了辟邪錢劍。

“爹,我們追。”女童道。

“乖女兒,走。”張明烈拉起女兒,遙控辟邪錢劍擊潰了光壁,騰空躍起,點著樹梢,緊隨飛劍追躡而去。

前面疾奔的身影驀然在張明烈的眼簾中消失,仿佛汽化融入了空氣,無影無蹤,辟邪錢劍頓失目標,在空中不著邊際地盤旋。

張明烈帶著女童落在一粗樹枝,四下一察看,冷哼道:

“雕蟲小技,一個隱身符也來誑我。”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破!”張明烈一個飛符擊向了空處,光芒一閃,在空地中顯出了一個道裝青年,手上還提著一只僵尸。

“去!”辟邪錢劍在張明烈的指揮下空中一迂回,飛斬而下,那道裝青年拋開僵尸王,腳踏罡步,口誦咒語,手捏印訣,發出一道綠幽幽的光柱,擊偏了辟邪錢劍。

噗,噗…張明烈所在的樹下,霎時竄起了四個行尸,向樹上臨風而立的兩人圍堵上來,張明烈滿不在乎地打出了一道防護符,在身周布下了一道光壁,四個行尸在光壁外停了下來,尖嚎著,身體刹那間脹大,張明烈見此暗道‘糟糕’,也顧不得指揮辟邪錢劍,帶起女兒迅速沖天而起,向不遠處樹枝投去。

四個行尸在空中猛然自爆,轟,把四周的樹木夷平一地,爆炸余波追上了身處空中的張明烈兩人,兩人身形一晃,防護符形成的光壁立時消弭,還不等松口氣,又是兩個行尸追至,‘不好’,張明烈見已躲避不及,忙把自己的女兒拋向旁邊,自己運起真元分擊兩個行尸,同時借力後退。

一連串的事皆在瞬間發生,兩個行尸猛然爆開,張明烈狼藉地被炸了下來,空中的辟邪錢劍亦因為失去了支持被幽綠的光柱擊毀,化作滿天錢雨在空中消失。

可惡!張明烈沒想到自己大風大浪都闖過,卻在陰溝中翻船了,更惱火的是失去了除魔法寶辟邪錢劍。

唰唰…又有四五個行尸從附近逼近而來。

“走開……爹,快來!”

張明烈借著旭日的初輝聞聲望去,只見自己的女兒正身陷行尸群中,雖不斷地發符,但還是有漏網之魚步步進逼。

張明烈大喝一聲,背上的古樸長劍脫鞘而出,落入了他前伸的手中,道道流光噴湧而出,罩向逼近而來的一群行尸,流光過處,數個行尸立時化作了齏粉塵土消失地無影。

“乖女兒堅持住,爹來了。”張明烈騰身躍起,空中一陣翻滾,一道道流火射下,下方的行尸中者皆化為灰燼,數息之後,地上的行尸部隊便全軍覆沒。

“傳聞茅山小茅峰的張明烈一劍一符行天下,除魔滅妖名聲赫赫,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可惜不巧遇到了我們三師兄弟,你也只能名盡于此了!”空地的左右側各閃出來了一個青年道者,加之正面的一個青年道者,三人呈三角之勢逼向張明烈。

“行尸門的三個跳梁小丑也配口出狂言。”張明烈睨視著三人道。

“妖師兄,已近日出了。”一個行尸門弟子望了望已是轉亮的天空,提醒其余兩人道。

“好,記住殺死你的是行尸門禦尸使者中的禦妖子,禦魔子,禦靈子,省得你到了地府沒處哭訴!”禦妖子暗忖張明烈在方才的尸爆應該受傷不輕,自己三人聯手足以對付他,以而大言不慚地道。

三人列陣罡步,念咒撚訣,三道幽綠的光柱射向了張明烈,呔,張明烈猛喝一聲,亦是同般念咒作印,雙手一翻發出一道亮青色的光柱抵去,四道光柱猛然撞在一起,一陣風沙走石,在遠處的樹稍跳躍的一只猴子也被余波掃了下來,吱,那猴子張望了下場中諸人,嚎叫快疾地跳離現場。

禦妖子沒料到張明烈還有如此威力,忙不停注入真元,隨著真元的灌入,三條光柱越來越粗,三人欲罷不能。哼,張明烈猛力一催真元,青色光柱一亮,壓下了三道幽綠光柱,隱隱壓制住了三人。

“三個臭家伙以多欺少,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疾。”一邊的女童也不甘寂然,發出一道飛符擊向了正面的一個禦尸使者。

唰,在禦妖子身後竄上兩個行尸,撞上了飛符,飛符化作一片火焰覆蓋了行尸的半身,然那行尸仍悍不畏死的沖向了女童。

女童不時地飛符,但威力太小,只能稍挫兩個行尸,擊出了十多符後身上的符紙立時告罄,兩只行尸步步進逼,危在旦夕……

天邊旭陽初升。

天豪三個依著禦尸子所授之密法,押著禦尸子一路在山林中搜索,轉到了一處大樹下卻突而失去了僵尸王的蹤跡,再也無法查尋下去。

“怎麼回事,那僵尸王去哪了?”紅狐在附近轉了幾圈,急躁地道,突而懷疑地望著禦尸子,“你是不是藏私了?沒盡力查尋。”

“怎敢,我都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了。”禦尸子忙辯解道,“讓我再看看。”

“奇怪,密法失靈了,這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僵尸已經死了,所以他的氣息痕跡全消,第二是被人制住,封住了氣息,也就沒蹤跡了。”禦尸子解釋道。

“那現在怎麼找?它一定還活著。”紅狐道。

“我也無能為力了,恐怕是被我師兄抓走。”禦尸子哭喪著臉道。

幾人正思索之際,一只猴子嘰嘰喳喳地跳躍了過來,攔在前面,沖著孫胡就是一陣急促的猴叫,孫胡也間或回了幾聲吼。

“找到那只僵尸了。” 紅狐開口道。

“找到了?”天豪問道。

“它看見了那僵尸,就在不遠處,好像還有幾個人在打斗!”紅狐道。

“我們走!”在那只猴子的引領下,天豪幾個急趕而去。

行尸緩緩地接近,近的可以讓女童深深地聞到它們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尸臭混合著泥土的腥味,唰,一雙行尸四個鐵缽般的大拳錘了下去……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陣咒語聲傳來,行尸錘向女童的手突而僵住了,頓在女童身前一動不動,咒語聲越來越急促,一個火球繞著女童轉了一匝,兩個行尸姿勢古怪地一步一步向後退去,繼而,火球化作一只身體火紅的狐狸躍落場中,緊接其後又落下一人一猴。

“風緊,撤!”禦靈子一見天豪三個的到來,知事不可為,一打招呼遽然抽身退走。其余兩人雖不知個中因緣,但一怔之後,也隨著禦靈子而退。

“回來。”紅狐的乾坤圈和孫胡的玄鐵棍攔截而去,光芒一爆,禦妖子,禦魔子晚起了一步,又被逼回了場中。

禦妖子擊出道道光柱飛符,卻皆在乾坤圈的寶光前消弭一空,光芒一耀一斂,禦妖子被乾坤圈捆住倒在地上。孫胡的玄鐵棍灑下了條條烏影,禦魔子就像被囚在柵欄內,被耍地團團轉,比起禦妖子的境遇,禦魔子更慘,竟被孫胡生生地釘入了土中,受仙兵所困,雙雙被制住,這時攀在樹上探頭探腦的一干猴兵猴將群湧而至,三下五除二把兩人捆地嚴嚴實實不見手腳。

張明烈一見是一只狐妖救了自己的女兒,不由一怔,但還是很有風度地上前道謝,然後望向一行中唯一的一個人,開口道:

“這位小哥,你能把這兩人交給我問幾句話嗎?”

天豪望了望張明烈和捆得像粽子的兩人,點點頭。一群猴子就把兩個粽子扛起來拋給了張明烈,紅狐優雅地躍到兩只粽子身上,開口道:

“那邊還有一個,你要不?”

“你們不能這樣,不是說找到那只僵尸便放了我嗎?”被放置在樹後的禦尸子聞言急叫了起來。

“我們當然會放你,至于這個道士放不放你,就和我們無關了。”紅狐辯解道。

禦尸子被群猴拖了出來,解去了鎖縛,禦尸子搓了搓手腳,望向張明烈,恭維地道:

“張真人是茅山派名宿,應該不會為難我這個小人物吧。”

“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就不為難你。”張明烈頷首道。

“一個問題?”

“只要告訴我行尸門坐落在哪?你就可以離開。”張明烈踏前一步威逼道。

“這…我不能說!”禦尸子連連搖首道。

“你若不說,我還有兩個人可以問。”張明烈指了指地下躺著的兩只粽子道。

“我…我…”

“沒用的家伙。”一股綠色的霧氣隨著一陣陰陰地聲音瞬間飄到,罩住了禦尸子的身影,霧中傳出一陣慘厲的叫聲,繼而便聲息全無。

霧氣一陣蠕動後,飄到一邊,凝作了兩只巨手把禦魔子和禦妖子抓了過去,解開了兩個的鎖縛。

“千魂噬體!”張明烈望著已被綠霧腐蝕一空的禦尸子心中一凌,能靠近近側不被發現,並在短短的一瞬間,殺死禦尸子,解救了禦魔子和禦妖子的鎖縛,看來來人定是行尸門的九霄尊者。

從空中冉冉降下一個道冠博峨的老道,黑發童顏,雙目熠熠,若不是氣勢陰騭,到也不失為神仙中人。那老道手一招,在空中浮動一片的綠霧唰地飛卷回去,聚成一個拳大的綠球,懸在他手心上緩緩旋轉著。

“九霄尊者。”張明烈一袖揮出,把女童托到場外,全神戒備地盯著那老道。

“茅山門人,小輩,你師傅是誰?他沒教過你見到長輩要見禮嗎!”九霄尊者的聲音幽幽地傳來,場中的諸人都泛起一陣莫名的寒意。

“呔,一個自甘墜入魔道叛出門派的人不配做我張明烈的長輩。”張明烈仗劍而立,不屑地道。

“無知小輩,燕雀安知鴻鵠之志,茅山功法的真諦豈是你能領悟的,無論是魔是道,只要能讓我掌握天道真諦就行,我的成就將會超過三茅祖師爺。”九霄尊者一臉憧憬地道。

“呸,你也配和三茅祖師爺相提並論,若三茅祖師爺在此,定出手料理你!”張明烈憤慨激昂地道。

“小輩,本想看在後輩份上饒你一命,不過既然道不同不相與謀,所以你只能活到今日了。”九霄尊者梟梟地笑道。

“不論你是道是魔都與我無關,但你為禍人間,以活人入尸,身為茅山弟子,定要除去你——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亢日星官,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面對叛出茅山魔功高深的本門長輩,張明烈不敢怠慢,飛快抽出一張符箓,飛快念起咒來。

一陣龍吟聲伴著咒語澈響,周圍的天地靈氣一陣陣波動,飛快地湧入場中,形成層層漣漪狀的稠波,源源地彙聚到張明烈的身周。

“想使‘亢龍有悔’,班門弄斧,金-木-水-火-土,五行封印。”九霄尊者射出了黃青黑赤白五色令旗,五面令旗見風即長,飛落在張明烈身周五角,五色光芒一閃,一道光壁隔離了張明烈和天地之間的聯系,彙聚在場上的天地靈氣鼓蕩了片刻,一一散盡。

張明烈正閉目感受著天地靈氣的彙聚,突而空氣一窒,心神失去和天地的聯系,再無法吸收到周圍充沛的靈氣,猛地睜開了眼:

“五行封印陣。”

“金-木-水-火-土,五行易陣,攻擊!”五行封印陣的五色光壁霎時凝成五道光柱,漩渦般地卷向陣中的張明烈。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防!”張明烈打出了一道防禦符,暫擋了一下五行陣的攻勢,然後飛快射出五面小旗,也在身前擺下了一個反五行陣法,在五色漩渦卷至之前,反五行陣法及時發動了起來,散發出五色光芒反向旋轉著切去,兩股力量相撞,互相消弭,一一散去。

“用五行相克來破解我的陣法,想法不錯,不過你真能抵消去我的攻擊嗎!”攻擊陣猛然加速卷去,五行防禦陣漸漸無法跟上攻擊陣的速度,只能消去其中的一半攻擊,另一半攻擊侵入了陣中,以摧枯拉朽之勢把張明烈的五面旗子碾成粉末。

“臭老頭,不要太囂張了,別忘了還有我們,竟敢忽視我,不可原諒!”紅狐驟然祭起了乾坤圈,飛至張明烈上空,在他身周形成了一道光壁護住了他。

“哼,小小的一個化形期小妖也來囂張,不過茅山什麼時候已淪落到了靠妖精幫助的地步,看來這是三茅祖師爺的旨意,就由我來整頓茅山宗。”九霄尊者收回了五行陣,梟梟地道。

“讓開,茅山宗之人才不會靠妖精幫忙。”張明烈飛身搶到紅狐之前,一領劍訣,劍身上光芒閃爍,真元噴薄而出,灑向九霄尊者。

“不用師尊出手,我們就能對付你。”禦魔子和禦妖子發符結印擋下了張明烈的劍芒,三人戰在一起。

“老頭,知道我為什麼不幫你而幫他……嘿嘿,就是看你不爽。”紅狐調侃道,“孫胡,亂棍伺候!”

乾坤圈,圈圈相環,玄鐵棍,棍影重重,向九霄尊者罩下。九霄尊者手中的綠霧猛然爆開,形成兩只巨手迎去,乾坤圈玄鐵棍散發出強烈的光芒,擊散兩道綠霧,向九霄尊者飛去。

九霄尊者沒料到區區兩個小妖竟輕易地擊潰了自己煉制的護身霧瘴,難道是仙兵利器,望著這兩個神光熠熠的法寶,立時起覬覦之心,如此法寶,被兩個小妖精所得,真是暴殄天物。

乾坤圈玄鐵棍散發出更為強烈的光芒,消耗著九霄尊者的護身綠霧,霧氣霎時縮小了一圈。

“孫胡加把勁,不要偷懶了。”

“小輩,找死,一氣化三清!”九霄尊者身周的綠霧一漲一縮,猛然彙入身內,霧氣散盡,場上出現了三道身形。

咦,變成三個了,紅狐和孫胡一愣,不知該攻擊哪個。

“中間的是真身。”張明烈雖與禦魔子、禦妖子在斗法,但仍時時關注著九霄尊者,一見他使出一氣化三清,忙點破道。

“乾坤圈!”

“玄鐵棍!”紅狐,孫胡指揮兩件法寶向中間的九霄尊者擊去。

九霄尊者冷哼了一聲,指揮左右兩個化身各自截住一個法寶,然後揚符默祝道:

“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亢日星官,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

張明烈一聽這咒語,暗道不妙,大聲喝道:

“快阻止他,不能讓他完成召喚。”

只見周圍風云變色,天地的能量飛快地湧入場中,源源地彙聚到九霄尊者的身周,紅狐孫胡馬上就明白了過來:

“什麼?這好像是那個黑須道人用過的那招。”

張明烈猛然逼退禦魔子和禦妖子,回首對天豪道:

“你快過來!”

“我…”天豪聞言一怔,而後飛身躍至張明烈身側。

“借你身體一用……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亢日星官,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沒等天豪明白,張明烈口中直念咒語,雙指夾符飛快地貼在了天豪身上。

“想借體請神,沒門!”禦魔子,禦妖子結印發符攻來。

蓬,四面的天地靈氣飛速地彙向天豪,須臾場中形成了另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張明烈和禦魔子禦妖子三人被這股靈氣沖地東倒西歪,只得各自集中心神應付一陣陣能量波瀾,努力穩住身形。

好強大的威勢,便是門中的那五位長老親至也不過如此,他只是個借體請神的介媒嗎?難道是天賦異稟之人,感謝師祖,讓我找到了一個修煉道法的絕世天才……

天豪只覺得一股股超過自己修煉百倍的靈氣急速彙到身側,身上有一股力量脫之欲出,好熟悉的感覺,難道……思索間,一股意識占據了自己身體的主導權,身上長出了一片片銀色的鱗片,頃刻布滿了全身。

“小輩,你以為靠一個不識道法的小孩的借體請神之術就能抵抗我的請神術。”九霄尊者此時已完成了召喚,身後隱約出現一個龍紋環繞的金甲神,望著風暴纏繞的天豪梟梟地道。

風暴息定,場中現出一個怪物,遍體銀鱗,更加一雙銀眸,威風凜然,讓場上諸人驚異萬分。

怎麼會這樣,沒聽說借體請神還能請成這樣,竟和祈求者合為一體,張明烈和九霄尊者神情各異,一個是驚異不解,另一個卻是疑神疑鬼。

“亢龍有悔!”哼,不管怎樣,一個不識道法的小輩召喚出來的神體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九霄尊者手一揮,身後的金甲神化作一條金色長龍盤旋著撲向天豪,場中之人都被長龍波及飛退而去。

天豪雙手一合一分擊出了一條白色長龍,和金龍纏斗在一起,霎時間風砂走石,土迸樹坼,四面樹木一掃而空,金光白芒充斥八方,壓下了空中的旭陽。

“小輩,憑你的真元也想敵過我,你受死吧——神龍擺尾!”金光一熾,一縮之後又猛然卷去。

“退!”天豪周身發出道道白光,如一個耀眼的光團掛在空中,蓬,偌大的光團脫體飛出,擊潰了金光,九霄尊者身上金光一黯,亢龍星官亦被打離。

“小輩,你們等著!”九霄尊者驀然破空遁離。

“師尊,等等…”禦魔子和禦妖子見九霄尊者離去,忙不迭地緊隨其後遁走。

');

上篇:十二章 冤家路窄    下篇:十四章 初上茅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