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四章 初上茅山   
  
十四章 初上茅山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佚名《續資治通鑒》

光芒散盡,張明烈幾個忙趕回場中。

“好厲害啊!咦,他怎麼跑了?”紅狐一下癱趴在地上,不解地道,真累,若不是有法寶護身恐怕已是身受重傷。

“枉那九霄尊者自恃修為深厚,以為能用請神箓法輕松取勝,沒料到出此變故,思量無法取勝,取舍之下才退走,不過下次我們就沒這麼好運了。”張明烈歎道。

“再來也沒用,他是敵不過天豪的。”紅狐輕松地道。

“你們太小看九霄尊者了,想當初他叛出茅山時已是修為高深不下于宗主,現又修煉了數十年的魔道,實力更是深不可測,這次他因猜不透這位小哥的變化,又不願耗費大量真元,所以才退走。”張明烈慎重地道,“對了,這位小哥……”

“沒事,後遺症而已,過一陣就會好。”紅狐掃了一眼攤在地上的天豪,隨意道。

“他!沒穿…衣服!”一聲尖叫聲從女童口中傳出,人小並不意味嚷門也小。

“又一件衣服毀了,那里給他找衣服穿,下次應該讓他穿獸皮。”紅狐無奈地道。

“我有。”張明烈從背囊中取出了一件道袍,套到天豪身上,然後觀察了一下,見他確無大礙,便點頭起身。

“爹,我要這只狐狸。”那女童饒有興趣地望著紅狐,突兀開口道。

“不行,娃兒,你想想你在山上養了多少寵物了,兩只白虎,三頭豹,四條野狼……”那黑須道人的回答更絕。

“可…可這只狐狸不一樣。”小女娃撇嘴道。

“娃兒,你那次要撿這些回去時沒用這個借口,茅山都快成動物窩了,還有自從你的那些可愛的寵物上山後,不是啃了一干師兄弟的作物,便是嚇退嚇倒香客,弄得每天上門告狀哭訴的人絡繹不絕,如此下去,我們二茅峰都快沒香火了。”

“我不是把那些可愛的寶寶都關到竹園去了。”女娃可憐兮兮地道。

“不行,不許你再撿寵物上山。”前車之鑒,山上的那些也夠自己頭疼不已,再加上這一只煉有法寶的狐狸來荼毒,豈不是要了自己的命。

“等等,臭道士黃毛丫頭,你們好像無權決定我的去留!”紅狐見兩人完全無視自己,忍不住開口道。

“對了,我要這只狐狸做我的守護靈獸。”突然想到有一些師兄弟倨傲地帶有寵物,叫什麼守護靈獸,那女童小手一拍,為自己想到一個好主意而歡欣。

初級茅山門人練成‘禦靈術’後,便可以通過降服一些獸妖,通過儀式,讓其成為自己的守護靈獸。守護靈獸和主人心靈相通,幫助警戒禦敵,是一大臂助,不過因為煉禦靈訣比較慢,而且難以找到適合的靈獸,即使找到威力大的靈獸也不是茅山弟子所能收服的,所以沒多少人修煉這個雞肋功訣。

“娃兒,不許胡鬧。”張明烈見女童隨意決定守護靈獸,肅容訓斥道,以自己女兒的修為,收服一只猛獸還可,要收眼前的狐妖卻是遠遠不足。

“為什麼不?它不好嗎?”女童疑問道,那紅狐也不知覺地點點頭,顯然張明烈的話傷了它的獸尊。

“這…守護靈獸是一件神聖的事,怎能如此草率決定,而且你的修為太低了。”張明烈想出了一個‘拖’字訣,只要拖到娃兒的‘熱情’一過,便萬事大吉。

“那要怎樣?”女童不解地道。

“娃兒,你現在還不能修煉禦靈訣。”張明烈洋洋地道。

“我不管,爹你快點傳我禦靈訣,快嘛。”女童焦急地道。

“你現在的修為還不足,而且練‘禦靈訣’可是很苦很累的,一練就要練個五年八年的,你要練?”張明烈知道女童最靜不下來修煉,便以此游說女兒放棄那只狐狸精。

什麼不好找,找只狐狸,若是雄的,迷住自己的女兒,成了自己的狐狸女婿那豈不是糟了。

“這……”那女童看著紅狐,心里拉鋸著,五年八年=紅色靈狐?修煉夠無趣,但紅狐也不願放棄,好像兩者無法兼得。

對了,那女童的眼珠狡黠一轉,我先騙爹把紅狐帶上山,練功以後再說,一合計好,女童便開口道:

“爹,我答應你。”

“娃兒,要練五年十年,可不是五天十天。”張明烈驚詫萬分,不相信地再次問道。

“恩。”女童用力點點頭道。

看來娃兒是鐵了心,張明烈心緒一轉,突而想到了另一件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立時主意一變,點頭答應下來,不過他們顯然忘了問問當事‘獸’紅狐的意見。

“我還沒同意呢。”

“為什麼?”

“有什麼好處?”

“好處嘛?入我茅門後,就不會有修士對你除魔衛道,而且對你的修行大大有利。”

“切,現在就沒人惹我,而且我的修行夠快了。”紅狐不屑地道。

“懷璧有罪,你等身懷仙器,足以引動天下各路修真者,但是那九霄尊者便不是你們能對付的。”

“那道長你呢?為何改變主意想收留我們?”紅狐揚了揚頸上的乾坤圈道。

狐性多疑,果然不假,張明烈回道:

“茅山修行符箓印訣,天地有靈,仙器神兵于我何干,我的目的是他。”

“小哥,你醒了,不知你想不想入我茅門。”張明烈不知何時已到了天豪身側。

“什麼?我?”不僅天豪疑惑,紅狐也是如此。

“我看你天資不錯,如加入茅山,修煉道法,定能事半功倍,前途無量。”

“不行,我的天資很差,無法修煉什麼!”天豪還是第一次被稱贊為天資過人,有些不知所措地道。

張明烈伸手掏出數張符,開口道:

“這是‘神行符’,給你們試試。”

紅狐望了一眼在旁竊笑的女童,以‘沒聽說過那個妖精會去用道家符箓’為由,施施然地走開,孫胡雖想一試,不過見紅狐沒試也作罷了。

對紅狐孫胡嗤之以鼻張明烈毫不搭理,只是把符紙徑直塞給天豪。天豪一則不知其厲害,思索那道人也不會害自己,二則以前自己都是搭飛劍,也好奇地想試試‘神行符’,便收下了,拿在手上把玩著不知如何用。

“把神符系在腳幫上,念‘急急如律令,疾’就行,‘停’即止。”張明烈細細教導道。

“明白了。”

明白是一回事,然去試又是另一回事,天豪望著符,定了定神,俯身在雙腳系上‘神行符’,吸了一口氣喝道:‘急急如律令,疾’,即刻上身後仰,身子一斜,雙腳帶動整個身子不由自主地沖了出去,一路踉踉蹌蹌地,不禁讓人擔心他隨時會撞樹或絆倒,幸好天豪及時定心平氣,一點點嘗試著協調身體,一陣子後身心自然和符力契合,穿梭叢林恍若閑庭漫步,不慌不忙。

張明烈望著天豪的動作由笨拙到流順,片刻後步伐已是控制自若,如行云流水般地來回速行,臉上由微笑至凝重,突而又由凝重轉欣喜,最後不能自己,迅速上前攔在天豪面前。

‘停’,看見張明烈在前方出現,天豪忙念令停身,系在腳幫上的符紙瞬間化為灰燼消逝。

“不錯,不錯,果不出我所料,你是個學術天才!”張明烈前前後後地打量了天豪一番,欣喜若狂地道,“你加入茅山…不…拜我為師,我收你做入室弟子。”

果然不愧為父女,如出一轍地喜歡拉人(狐)。

“咦,你收我為徒?”天豪問道。

“我和你有緣!”張明烈笑著道。

“可我爹說過我的資質很差。”天豪不解地‘潑冷水’道。

“怎麼會,你的資質上佳,一定是你爹嫉妒你比他好,騙你的。”張明烈反駁道。

“爹不會騙我的。”天豪有些擋不住張明烈的熱情,忙向一邊的紅狐望去,可紅狐孫胡以及那女童卻笑呵呵地在一邊坐壁上觀。

“春蘭秋菊,各有擅場,昆侖派和我們茅山一宗的修練法門極為不同,前者是化天地之靈氣為已用,而我們茅山宗則更多的是借天地之靈氣為已用。”張明烈繼續游說道,“看你方才輕易地運用‘神行符’,足已證明你的資質過人。”

“讓我想想。”天豪一陣沉默。

“茅山上有測試靈質的‘靈感石’,拿來一測就知,不如我們定個約定,如果證明你的天質真是過人,就拜我為師,如果不是就任你去留,如何?”

“靈感石?”

“靈感石是茅山測試入門弟子對天地靈氣的感應度,借以知曉入門弟子的資質,看是否適合修煉茅山之術。”張明烈解釋道。

聽起來不錯,也許茅山道術真的適合我修煉,天豪心里升起了一線希望,思索了片刻就應承了下來。

見天豪同意了下來,紅狐亦是從善如流,找個靠山也不錯,茅山的名氣也鼎鼎,天下斬妖除魔的高人多出于山門,如果進入茅山到也可以免去自己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專心修煉。

“大茅峰,三茅峰,你們等著瞧,二茅峰不會永遠讓你們壓在下面。”見天豪已是答應,張明烈樂不可支,幾為得意忘形地喊著。

一人一狐一猴在旁看得目瞪口呆……片刻後,天豪和紅狐隨張明烈同去茅山,但孫胡卻離不開手下的小弟,決定留在此地修煉並鎮守洞府。

一路上,天豪便從略顯興奮並喋喋不休的張明烈口中得知,這個狀似瘋瘋癲癲欲收自己為徒的道士,乃是二茅峰元符萬甯觀(注:元符萬甯觀座落在茅山積金峰,簡稱元符宮或印宮。這里因情節需要,作者‘偷天換日’,把它移至二茅峰,另觀內建築物也會有所變化。後面位于小茅峰之東,郁岡山前的乾元觀也如此,移至小茅峰。在以後幾章將不再作細細交代。)觀主師弟張明烈道人,追擊行尸門一路到了天目,機緣巧合下遇見了兩人。

張明烈歸心似箭,幾人避開大道,運起‘神行之術’,未幾便至茅山附近。

茅山位于句容(江蘇句容)東南,乃天下道教的‘第一福地,第八洞天’,山中多勝景,‘三宮,五觀,九峰、十九泉、三十六洞、二十八池’,峰巔嶺腰間,宮殿觀宇、樓台亭閣、精舍茅庵、道院書院等建築星羅棋布,曲澗溪流交織,綠樹青竹點妝,奇岩怪石人立,大洞小穴幽迂。

據傳茅山上的道宗源于秦漢,而茅山一派卻是南朝齊梁間真人、煉丹士陶弘景所創,傳于至今。如今已分成三支,大茅峰的‘九霄萬福觀’,二茅峰的‘元符萬甯觀’以及三茅峰的‘乾元觀’。

三人一狐抵達茅山後,在張明烈道人的引領下,一路不停地進西大門轉北直奔二茅峰。上了二茅峰,遙遙可見一巍巍坐地銅像,乃是仙人太上老君老耳之像。周圍觀宇建築宏偉,蔚為壯觀,殿宇層層而升,房舍院院相扣,山門為睹星門,是觀星望氣之所,兩邊石壁分別雕刻“第一福地”和“第八洞天”。第一進是靈官殿,供奉護法神王靈官,左右配祀南斗星君和北斗星君。第二進為太元寶殿,供奉三茅真君神像。山上有“三天門”、“九層台”,山下有蓬壺、玉柱、華陽三個寬敞的天然洞穴。

幾人在二茅峰元符萬甯觀前停身下來,觀中一個小道僮迎了出來,行禮道:

“張師叔。”

張明烈頷了頷首,帶著天豪及紅狐進了門,直趨天甯萬福殿,一進大殿,左右一望後,召過一侍殿弟子,詢問道:

“你們師尊呢?”

“稟張師叔,師尊現在啟明院。”那弟子行禮道。

“走,去啟明院。”張明烈帶著眾人直趨啟明院。

經後進,過幽徑,通院落,進雅舍。

“師兄,師兄,快拿‘靈感石’一用。”張明烈一進門便嚷嚷道。

“靈感石?哈哈……師弟,你終于開竅了,願意收徒了,怎麼,找到上好佳才了?”一個須發白皚的老道迎了上來,調侃道。

“你握住試試?聚神入石。” 張明烈卻不搭理,接過‘靈感石’轉身遞給天豪道。

天豪依言握住‘靈感石’,凝神貫注,心神沉入‘靈感石’,這小小之石內的天地仿若無邊無際,心神如墜太虛,頓感人間萬事,塵世煩惱皆隨云而去,一切都回歸原始,回歸天地,那久違地‘神溶天地’的感覺席卷而來,天豪的心神完全溶入了這一片天地…天地之廣博,生靈之交撞…但須臾這感覺又如斯退去。

天豪全身一震,不自禁潸然淚下,片刻才睜開雙眼。

望著‘靈感石’散發出來的熠熠豪光,碰,張明烈的師兄口吐白沫倒地倒了下去,一旁的張明烈也是目瞪口呆。

“這是……?”天豪不解地望著這對奇形怪狀的師兄弟,心里暗忖著,拜這兩個活寶為師可靠嗎?

“他們太興奮了,樂極生悲而已。”要兒不以為然地揮揮手道,“走,我帶你去看我的寵物。”

“不准走。”躺在地上眉須皆白嘴角猶有白沫的道者聞言,如有神助般瞬間起身,大喝道,“師弟啊,想不到你還真有一手,發了,發了,你從哪找來的這個天質過人的寶貝疙瘩。”

“路上撿的。”

“好,撿的妙,往後可得多撿幾個!這樣我們二茅峰才會前途光明。”白須老道手舞足蹈地吩咐道,“快,快准備物什,我現在便要收徒。”

“什麼?你收徒?”張明烈見老道要收天豪,便急了,“師兄,他可是我的徒弟,你不能搶人啊。”

“師弟,這個就讓我吧,你看師兄至今仍孤家寡人,沒一個衣缽傳人,這樣吧,你再去撿一個,我就不跟你搶了。”白須道者擺擺手‘公平’地道。

“不行,他已經答應我了。”這樣天資上佳的人那是說撿就撿,張明烈趕忙亮出了‘籌碼’。

“沒錄入宗籍者不算。”白須老道拂拂白須,輕易地吞下了張明烈的‘籌碼’。

“好,就讓他自己選擇拜誰為師?”想想自己比師兄搶前一步認識天豪,甚占優勢。

強扭的瓜不甜,那白須老道想了想,也點頭稱是,兩人齊齊把目光投向了天豪。

能不能兩個都不拜?!天豪見兩人把‘球’拋向了自己,一時不知所措,卻沒法殘忍地去拒絕其中一人。

“我就是這個觀的觀主,你如果拜我為師,就送你這佩符玉作見面禮。”白須老道解下系在腰間的一方晶瑩青翠的古玉,利誘道。

“我是觀主師弟,若拜我為師,我送你這把靈木劍,這比那破玉佩可好多了。”張明烈解下那把成名之劍,痛下血本道。

“哼,靈木劍有何了不起,拜我為師,我就…就送你元符萬甯觀的鎮觀之寶‘玉圭’。”那白須老道搔了搔頭,宏亮地道。

“師兄,‘玉圭’乃是茅山四寶之一,怎能私自相授。”見師兄如此‘卑鄙’,張道人連聲抗議。

“它放在觀內,反正也不用,我是觀主,我說了算。”白須老道滿不在乎地道。

……

天豪尋思,若自己再不選擇,恐怕依兩人如出一轍的性子會一直‘不可開交’,倍受荼毒,還是早點決定,早點解脫,便開口道:

“我決定拜張道長為師。”

正在爭論中的兩人瞬間停頓了下來,傾刻張明烈一臉欣然,白須老道神色黯然,萬分沮喪地離去。

“道長……”見如此,天豪升起了一絲歉意。

“你改變主意了。”白須老道飛快地轉身,面色轉‘晴’道。

“這個……不是。”

白須老道再次失望地想離去,但張明烈卻不想讓他輕易離開,眼神掠過他腰上的佩玉,說道:

“慢著,師兄,還是我們出去,你在這兒,記著來參加收徒儀式,還有你現在是師伯了,見面禮不能少,我看就這符玉吧,徒兒叫師伯。”

“師伯。”天豪恭恭敬敬地叫道。

“好,好,師伯就把這佩玉送你作見面禮,符玉能自主護身。”那白須道人一愕然,轉而又笑呵呵地道,“我說師弟,你好像還沒把那木靈劍送師侄。”

張明烈這才恍然大悟地一拍頭,把接過的符玉和自己的木靈劍都遞過去,依依不舍地道:

“天豪,這把劍是為師的成名利器,你以後要勤心學道,不能辱沒了寶劍。”

“謝師伯、師父。”天豪第一次被人如此器重,只是恭敬地接過玉和劍,感激道。

一行人齊至天甯萬福殿,備好香案物什,拜師到也簡單,跪拜磕頭獻茶便解決了,只是入宗有點繁瑣,待一切准備妥當,張明烈上前拿過朱筆在天豪頭、手、腳等處凝神揮毫畫符謂之封身,然後在表章和名帖上寫就天豪之名,書畢,當空焚化表章,並曉以教義規誡,讓天豪發誓不得以邪法害人,最後向殿上崇祀的三茅真君默祝:

“祖師在上,今茅山門下第十八代弟子張明烈收黃天豪為徒,祈祖師護佑。”

默祝完畢,張明烈叫過一弟子,讓他拿名帖送至大茅峰的‘九霄萬福觀’。

禮畢,要兒便上前把天豪悄悄地拉至一旁,凶巴巴地威脅道:

“把玉佩拿來,白須師伯答應送我的。”

“哦,給。”天豪也不想和女童爭奪玉佩,沒加多言,便解下玉佩遞了上去。

“你一點也不好玩。”見天豪毫不在乎地把符玉解下給她,要兒更是不快,噘著嘴道,“這樣吧,算你欠我一個人情,現在陪我去看小金,小白它們。”

“那師父……”天豪遲疑地道。

“不用管他。”要兒老氣橫秋地道。

天豪和紅狐被要兒拖著往殿後而去, 下三天門,經太極池,至老君殿,兩邊楹聯寫就:‘九峰蒼翠隱太極,一篇道德藏玄機’,而後一尊老君靜坐的宏偉銅像毫無掩飾地撞入眼簾,頂天立地,襯著光輝,熠熠生華,天豪仰視著這巍巍神像,感到自己顯得尤為渺小。

“你們瞧見那蜂窩沒?那可是我養的。”要兒指著老君神像的手指自豪地道。

天豪紅狐聞言一望,只見老君神像左手中指上,突兀有一個碩大的蜂窩環著。

“爹和觀主卻不相信我,說這是祖師顯靈,征兆著來此香客將會是‘蜂’擁而至。”要兒轉而又不愉地道,“哼,所以我就叫小白和小金它們把香客都趕跑,看他們還否‘蜂’擁而至!”

說完,要兒又蹦蹦跳跳領著一人一狐翻過山頂,放眼望去,下面一團碧綠,好一片竹海,遠遠無際,碧翠遮山。要兒指著下面道:

“這就是二茅峰竹海,我的小白,小金它們就在這里,走。”

一行進入竹林,淹沒在一片碧綠中,入內不久後,面前便出現了一個大圍欄,外貼著幾張符紙,里分大大小小的各個格子,豢養著各種動物,一見要兒到來,紛紛騷動。

要兒的眼里閃過一絲詭譎光芒,倏地一把抱起紅狐把它拋入了欄中圈著兩頭白虎的格內,不懷好意地道:

“小紅,你一路一定悶壞了吧,讓我的小白陪你玩玩。”

“好餓啊!”一只白虎用虎語跟同伴道。

“別急,你看主人來了。”另一只也用獸語回道。

“咦,主人怎麼拋進一只狐狸到我們的領地來,不會是拋錯了吧。”

“笨蛋,怎麼會呢?一定主人賞我們填肚的。”

兩只白虎饞涎欲滴地一步步逼近紅狐。紅狐剛被拋出時一怔,欲用術法脫身卻沒反應,一下無助地掉進了虎欄,既來之則安之,略一定神,見兩虎逼近便老神在在地用警告道:

“拜托,我可是狐精,憑你們兩個小家伙想吃我?…糟糕…都忘了你們不懂人語。”

紅狐又用獸國通用的語言把話複述了一番。

狐精?一個碩大的問號在兩只白虎頭上升起,互相對視了一眼,腳步不覺慢了下來。

“大哥,現在如何是好?”

“哼,管他狐精還山妖,到了這里,照吃不誤。”

紅狐見兩只白虎無視于他的告誡,執意逼近,便決定教訓教訓這兩個不知深淺的小家伙。

“哼,我現在就放一把狐火,把你們燒個全身光禿禿的。”紅狐喝道,“火來。”

兩白虎霎時刹住身子,警惕望著四周,生怕從哪冒出一把火,把自己的漂亮外衣燒了,就沒臉去見虎妹妹去了。

驀然四周青光熠熠,紅狐剛想發出的狐火頓時消逝。

遲疑了片刻,卻無一絲變故,耍我們?兩白虎忿忿地又逼上。

“小紅,忘了告訴你,這圈子被爹和師伯下了數道禁制陣法,不能施法術,就是連土遁跑路也不行。”要兒親昵地道。

區區禁制,若是半年前的自己還無可奈何,不過現在……看著漸漸逼到身周的兩虎,紅狐卻泌出一絲狐笑,頸上的乾坤圈飛出,帶著一溜白光向兩虎圈去,兩只白虎立時被鎖縛住,轟然倒地,無法動彈,‘五體投地’向紅狐哀鳴著,似乎在乞求饒恕和表示臣服,哼,紅狐傲然一嘯,乾坤圈霎時幻大,發出道道金光,撞向周圍的青色光壁。

啵,在金光連綿的攻擊下,光壁一陣搖曳,化作點點光芒四散消逝,那貼著欄上的符紙,紛紛隨之成為灰燼,眼前的欄子逐一消逝,里面待著的寵物很快便作鳥獸散,只余下兩白虎趴在地上遲遲不敢離去。

“好,好玩,紅兒好厲害!”要兒見此,拍手稱好,從錦囊中拿出一張符,微笑著走上前去,那兩只趴在地上的白虎見此,頓時立竿見影,起身飛快離去。

');

上篇:十三章 茅山道人    下篇:十五章 茅山符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