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五章 茅山符法   
  
十五章 茅山符法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宋·晏嬰《蝶戀花》

《老子》曰:“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元符萬甯觀,太極道場,中有一水池,池底為黑白陰陽魚構成的巨大太極圖,在盈盈的碧水顯得分外神秘莫測。

清晨,池邊來了一道一俗,那道者儼然是張明烈,而那俗家少年便是張明烈新收的徒弟黃天豪。

“天地之間,靈識一線,元氣相通——茅山修煉之法,煉氣為體,符箓為用,以自身五髒之氣和天地五行之氣感應,人神相通,練至妙處,自是呼風喚雨,降妖捉鬼,煉度亡魂,役使鬼神。”

“你要切記,茅山道術是借著天地靈氣為已用,因而再忌被困,隔斷與天地靈氣之間的聯系,無法發揮應有的威力。”

“今日先傳你煉氣之法,煉氣之法,可分存神、服氣兩種。存神者,靜坐,存思內視,神氣混然……服氣者,凝神淨慮,專氣致柔,吐納食氣,吸收天地之靈氣,春氣行于經絡,夏氣行于肌肉,秋氣行于皮膚,冬氣行于骨髓……” 張明烈循循善誘道,天豪在旁全神貫注地聽教著,時而提出疑惑不解之處,以求甚解,因為已有過心法築基,觸類旁通,天豪很快學完了心法。

“好,這太極池是咱二茅祖師爺練功之地,這池水對築基很有用,現在你就下池修煉功法。”片刻後,張明烈見天豪已學完煉氣之法並有所領悟,便指著那大池道。

“是。”天豪點頭答道,轉身躍下了太極池,在碧水的蕩漾中,直入水底打坐在太極圖案中間。

片刻後,只見天豪身周的池水似被無形之力所牽,徐徐而旋轉,旋而擴及全池,從上望下,池底的太極驀然活了,陰陽乾坤,渾圓合一……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六個時辰…天豪一直坐在池底沒起身。

身處池底的天豪,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舒暢,仿佛自己原本就屬于這里,如魚得水,身周的池水歡快地擁簇著自己,一股依稀猶有的熟悉感油然而生,心神無形地和整個水池溶為一體,一股股天地靈氣通過池水泊泊流入天豪體內,雖然其中泰半是被莫名地吸走,但留下了些許,緩緩地壯大,足以讓其受益匪淺,一舉沖過了洗髓層。

翌日晨,張明烈負手在太極池邊徘徊著,時而臉色焦慮地向太極池底望望,而那白須老道也時不時來‘打攪’一下。

難道是我看錯了,天豪並不適合修煉茅山之法?不可能,就是我錯了,‘靈感石’可不會錯,張明烈心中一陣動搖,我不應該懷疑自己的辨人之術,驀然他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見天豪的身體冉冉至池底升起,身外罩著一層薄薄的水幕,出水良久不散。

天豪踏著水面步出了水幕,待走出水池,身後的水幕方悄然滑落池中。張明烈飛快收起外現在臉上的情緒,威嚴地道:

“你先休息一下,而後再學符法。”

“是,師尊。”

“乖師侄,走,讓師伯教你符法,你要學什麼,隱身符法,偷窺符法,還是……”白須老道過來湊熱鬧道。

“師兄,你不要教壞了我的徒弟,對了,觀中不是還有事等你去處理。”張明烈上前把天豪從白須老道的‘魔掌’中救了出來。

“對,我都忘了我是觀主,法事法事,香火香火……”場中白須道人身形一晃,驀然消失無蹤。

“天豪,不要理睬那個無聊的老頭,認真跟為師學符。”

“是,師尊。”天豪應道。

“看正,這是茅山中最普通的‘滅邪火符’。”張明烈取出一道符,口中念咒‘急急如律令,滅’手一翻,滅邪火符化做一道黃光飛將出去,一個斗大的火字在半空熠熠生輝,須臾化做一團火球消逝。

“天豪,你來,切記,心神系符,以已之氣感應天地靈氣,使靈氣附于符上,以為符力,感應越大,符力便越劇。”張明烈取出一張符遞給天豪。

“是,師尊。”天豪接過符紙,凝神聚氣于手中的滅邪火符,感應天地靈氣,頓時在符周圍形成了一個無形的漩渦,一股股靈氣迅猛地投入符中,還沒待天豪飛出,火符倏地在他的手中化做一團熊熊的大火球,傾刻消逝。

“停,你要控制好力量,幸好符沒傷人,再來。”張明烈啼笑皆非地道,又遞去一張飛符。

“是。”天豪臉色微變地接過符紙,絲絲緊張攀附了上來。

“停,甯氣定神。”張明烈一聲棒喝。

“是。”甯氣定神,守心,守一,天豪默念著,再次把神識沉入符紙,不急不躁,不慢不快,徐徐地火符好似與身體連成一體,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急急如律令,滅’,天豪喝道,火符應聲飛出,須臾在半空中化作一團熊熊火焰消逝。

“不錯,難得你有如此天分。”張明烈開口贊道。

“可我剛才也沒成功。”天豪聲音愈小,尷尬地道。

張明烈前後左右細細地打量天豪,直打量地天豪渾身發毛,汗,若有選擇,甯願是被責備一番。

“你要知道,茅山宗自開派來,少有人只兩次便能掌握符法,成功出符。”張明烈拂須笑道,“茅山宗又出了個不世天才。”

天豪聞言信心大增,雀躍不已,不世天才……這次定要煉成道術爹刮目相看。

“不過,茅山符法並不是這麼簡單,所謂從師而學,領悟在己,只有勤加修煉,才能徹底領悟符法的奧妙。”

“是,師尊,我會努力的——急急如律令。”天豪手一翻,手中的紙符唰唰地飛出,不過卻沒有一張爆開,最後皆飄飄然地掉落在地。

滅!

正當張明烈不解地拂拂須之際,地上的符紙猛然爆開,原來如此:

“延遲符法的爆發,可以算一種符法技巧。”

天豪沉神入符又發出數符,只覺得周圍的天地靈氣把自己和符紙連接在一起,發出符紙便有如支使手腳,飛停由心。

“急急如律令…”一道,兩道,三道,三道符,齊刷刷地貼上了地面。這…難道天豪要控制三符,這起碼要分神期以上的靈修境界,便是對一個茅山資深弟子來說也是不可能的事,不用說一個修為低微的初學者了。

“滅!”三道符幾近同時爆發。

咦,一心三符,張明烈雖已認定天豪資質過人,卻沒料到,他有如此天賦,真是天佑茅山。

“天豪,看來你已經領悟了符法的奧妙。”張明烈笑著道。

“是師尊的教誨,心神系符,以已之氣感應天地靈氣,使之附于符上,心神不離,天地之靈氣便和符連接一起,行動由心。”天豪回答道。

“神不離符,行動由心,不錯,不錯,看來為師也沒什麼可教你的了!你便在此慢慢修煉。”張明烈開口道。

“是,師尊。”天豪有點沮喪。

“我現在找你師伯去商量一些事。”話音方落,身形一晃,張明烈已是離去。

觀云院前,張明烈身影倏地出現,開口嚷道:

“師兄,你快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難道是天豪出事了?”那白須老道如陣風般地卷了出來。

“不是。”張明烈忙辯解道,“師兄,你知道我們茅山符法最高境界是沉神入符,念咒施符,以神控符,神符不離。”

“不錯,師弟你記得還蠻牢的,師父地下有知定會感到欣慰的。”那白須老道一聞沒事,輕松地插科打諢道。

“停,師兄,你先等我把話說完吧。”對于如此,張明烈無力道,“方才天豪已領悟了這個境界。”

“看來此事與天豪超人的感應能力有關,天豪也算是得天獨厚。”白須老道思索地道

“如此我們二茅一脈必能在茅山斗法大會中揚眉吐氣。”

師兄弟相對忘形而笑。

光陰荏苒,不知不覺中,天豪入茅山已是一月有余,在師伯師父的嚴苛下,作為二茅峰的‘希望之星’的天豪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每天半日入太極池存思服氣,半日則修煉符法幸好天豪對此也是抱有興致,矢志苦練,到也熬過來了,在符法上已能同時控制五道符,這可是天豪的絕活,只是如此五符齊控,符力五分,便有些真元不足相形見拙,威力當然比單符要稍遜。

“天豪,過來,你的符法也學至出神入化,今日起,為師便教你畫符。”張明烈來到了太極道場,對正在修煉符法的天豪道。

“是,師尊。”

“好啊,不練符了,我們一起去玩。”要兒拍掌道。

“不行,天豪今日起得學畫符。”張明烈阻止道。

“哼,臭爹……”要兒向她爹做了個鬼臉,又跑到了懶洋洋趴在一邊的紅狐身旁,開口道,“不若我們一起去玩。”

“不好。”紅狐直接了當地拒絕道,第一次去玩便把自己拋入餓地七葷八素的白虎中間,慶幸自己是只妖狐,換了普通狐還不遭虎‘吻’,經此紅狐對要兒是整個有成見,自動地把她列入了‘拒絕往來戶’的名單。

“喂,喂,你可是我的守護靈獸,為何整天跟著這個家伙。”要兒不爽地指指天豪道。

“同性相斥。”紅狐淡淡地道。

“什麼?你這只不男不女的狐狸,我可是一翩翩美佳人,怎會和你同性。”要兒挺起胸脯道。

紅狐卻未加理睬,起身施施然隨著天豪師徒倆離去。

在啟明院中。

“畫符的步驟,存思請神、念敕紙咒、念敕筆咒,然後持筆書符,先為符文,後下符膽……”

“茅山之符可分為護身類,治邪類和法術類。”張明烈在上面教誨道,“好,現在就從最易入手的法術類中的‘神行符’開始。”

“你看著……澄清雜念,得意自然,心若太虛,內外貞白,意在筆成,一氣完形。”張明烈斂容提筆,存思入神,虔誠地揮朱毫龍飛鳳舞于黃紙上,力透紙背,一氣呵成,飛快地畫就一道符。

“好,現在你來。”

“是,師尊。”

“我不甚求你照樣畫葫蘆,隨你如何,只要成功就行。”經過上次的修煉後,張明烈和他師兄認為放開手腳讓天豪發揮為宜,“記住,畫符是比施符更為艱難,你切不能氣餒,好,你練吧。”

澄清雜念,得意自然,心若太虛,內外貞白,意在筆成,一氣完形……天豪凝神聚氣,朱筆入黃紙,筆下蘊風云,引動天地之氣,借來鬼神之力貫注其上,勢如高山流水,一揮而就。

“氣韻與身勢有十成十。”張明烈點點頭道,“不過還有很重要的一點,符膽,符中的符文和符膽應作輕重主次緩急之分。”

“你看正。”張明烈又上前演示了一番。

天豪一觀之下,頓然領悟,下筆如有神,一氣呵成之。

“好,好……”張明烈細細一觀天豪的符,連聲稱贊道。

“制符之法,重有兩點,你要切記,一則符文與符膽的結合,二則速度和符力之契合。”張明烈取出一張絲質卷籍遞了過去,“卷籍上記載著茅山的各類符法,你就依此修煉。”

“是,師父。”

“失敗了……”經過幾次失敗後,天豪不由有些沮喪。

“天豪,你聽著,畫符旨要之一是持之以琚A便是為師畫符也只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但決不能放棄,師傅相信你。”

“我知道了,師尊。”

……

一日,二日,十日……又是一月逝去。

“不錯,不錯,天豪這些都是你畫的!”張明烈望著天豪桌案上的一疊符紙,笑呵呵地道,“讓我來看看你的成果。”

成功,成功,失敗,贗品,成功……七成功,二贗品,一失敗!?!?

“哦…咦…師兄,快來!”張明烈拿著一疊符紙大呼道。

“什麼?什麼?”白須老道一路飆了進來,“師弟,你是不是無法教導師侄了,就由師兄我來教導,嘿嘿!”

“很遺憾,師兄,不會出現這樣的事的,哈哈。”張明烈脫口反擊道。

“沒事!那我走了。”白須老道皺著白眉悻悻地道。

“等等,師兄,這些都是天豪畫的符,你看看。”張明烈把天豪所畫之符紙遞了了上去。

白須老道接過符紙,探察了一下,開口調侃道:

“嗯,哦,師弟你可得努力,都被師侄超上了。”

“師兄,我說的不是這個——而且你還不是一樣!”

“不對,我和師侄是不分勝負,好,以後師侄便由我教他。”白須老道。

“不行。”

“……”

小丫頭要兒偷偷地進了來,一把扯著天豪出了房間。

“出去玩。”張要兒開口道。

“他們……”天豪指著在房內鬧著不可開交的師兄弟,猶豫地道。

“不用理會,他們一直如此,可以鬧上一天。”張要兒撇頭道。

“我們走!”張要兒拖著天豪一路小跑出了觀門,向山下而去。

片刻後,兩人便到了二茅峰的山腰。

“要兒,你要拉我去哪啊?我還要去修煉。”天豪對著這位大小姐,無奈地道。

“等等你就知道了,爹和伯伯都說你天資過人,是茅山宗難得一見的天才,今天不修煉也沒關系。”要兒滿不在乎地道。

天豪方想開口,驀然一道飛符直罩而來,‘急急如律令,防!’,天豪反應迅速地飛出了一道防護符,擊下了迫在眉睫的飛符。

“哦,反應不錯。”一個身影飄飄然地落入場中。

“你是小茅峰那個什麼黃是師兄吧,你來二茅峰干什麼?”張要兒指著來人道。

“要兒丫頭,不是跟你說了我的名字是黃非,黃非,不是什麼黃是!”小茅峰黃非擺著手指道。

“哼,好差的名字!”要兒不屑地道。

“聽說二茅峰來了個修道天才,大家都很感興趣。”黃非也沒在理睬要兒,而是雙目炯炯地望著天豪,“你是張師伯新收的徒弟天豪吧,我是小茅峰唐晏門下弟子黃非。”

“黃非師兄好。”天豪行禮道。

“天豪師弟,我上二茅峰來找你,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師弟能答應與我切磋一下道術。”黃非開口道。

“好。”天豪想及自己上茅山修煉道術已是近三個月了,也想看看自己的力量。

“我不答應,天豪哥要陪我玩兒。”要兒刁蠻地道。

“要兒丫頭,我有一只綠鸚鵡,只要你不打擾我們比試,我就把它送給你。”黃非利誘道。

“鸚鵡,是鸚鵡學舌的那種鸚鵡?”要兒晃著丫角道。

“恩,怎麼樣?”

“好,打勾。”要兒伸出了小指和黃非一勾後,便退到了邊上。

“好,師弟,我們開始吧。”黃非和天豪拉開距離,認真地打量著對方。

‘急急如律令,烈焰!’,黃非脫手打出了一道烈焰符。

‘急急如律令,防!’,天豪回以一道防護符,蓬,兩符相交,一道火焰罩向天豪,好厲害的烈焰符,比之火符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言。防!天豪再次打出了一個防護符才制住了黃非的烈焰符。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的符很快就會耗完,天豪暗忖道。先發制人,‘急急如律令,雷殛!’,天豪發出了一道他所學中的最厲害符紙——雷符,一道青白色的閃電帶著哧哧的聲音向黃非落去,‘急急如律令,防!’,黃非打出了一道防護符,一道圓形的小水幕擋在閃電與身體之間,雷電打在水幕上,嗤嗤地在水上游離著消失了。

“天豪哥,加把勁,快把黃是打倒!”要兒在一邊搖旗呐喊道。

天豪再次發出了一道雷符,飛至一半就飄飄地掉在地上,咦,天豪卻不以為然地再次發出了一道雷符,三道火符,讓黃非和要兒瞠目結舌地是,天豪依次發出的五道符無一列外地或遠或近地在黃非身周飄落在地。

黃非本以為天豪要用什麼絕活,謹慎萬分,但見天豪一連失誤,也松了戒備,一臉失望望著天豪,搖首道:

“二茅峰的所謂天才也不外如此!”

“是嗎?”天豪眼中精芒一閃,落在地上的五道符驀然飛起,化作兩道閃電三個火球向中間的黃非罩去。

不妙,太小窺這個家伙了,發防護符已來不及了,黃非忙運起真元,發出護身罡氣,擋下了五道攻擊,饒得如此還是給鬧得手忙腳亂,灰頭土臉。

“好。”黃非雙目一亮,欣喜地道,“就應該如此,我也要認真了。”

‘急急如律令,隱!”黃非一亮隱身符,霎時在天豪眼簾中消失。

他會在哪?天豪的目光在四周謹慎地游弋著,突兀一道火焰在天豪眼前出現,直罩而來,天豪運起真元,一道光壁護在身前,擋下了一擊,隨即飛快還擊了一符,但黃非早已不在原處了,而從身側又飛來一道火焰,天豪不得不再次運起真元,布下護身罡氣。

不能這樣被動下去了,要先發制人,天豪運起一半真元維持護身罡氣,然後雙手疾動,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打出五道防護符,在身周飄浮盤旋。

‘急急如律令,烈焰!’,又是一道火焰至身後襲來,蓬,火焰到了天豪的身周,五道防護符一亮,出乎意料地被彈了回來。

咦,一個聲音在天豪身左傳來,‘烈焰!’,火焰再次被彈了回去……‘烈焰!’…‘烈焰!’…火焰不斷在四周出現,但毫不例外地都被彈了回去。

“原來如此,用了五個防護符聯合防禦。”黃非除去了隱身,在天豪身前不遠處現出身來,拿出一張小符貼在手上,口中念起咒語,“不過,光憑這些低級的符法是擋不住我的。”

“是掌心雷!天豪哥小心。”要兒在一邊提醒道。

“掌心雷?”天豪疑惑地道,師尊給自己的卷籍好像沒記載這種符法。

“不錯,掌心雷。”黃非手掌一翻,一道霹靂至掌中發出劈在天豪的防護網上,蓬,天豪的身形連連後退,五道防護符猛然爆開,化為了灰燼,消失殆盡。

黃非默然一笑,再出一符,手掌一推又是一道霹靂脫手飛出,蓬,天豪一下子被炸飛了出去。

');

上篇:十四章 初上茅山    下篇:十六章 乾坤借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