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六章 乾坤借法   
  
十六章 乾坤借法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

——唐·劉禹錫《樂天見示傷微之、敦詩、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是詩以寄》

二茅峰元符萬甯觀啟明院。

我怎麼會在這的,我不是在和黃非師兄比試道術?天豪疑惑地從床上坐起身。

“天豪,你醒了?”

“天豪師侄,你總算醒了?”

張明烈和白須老道一陣風似的刮了進來。

“我敗了!”天豪沒頭緒地道。

“黃非是小茅峰的傑出弟子,自幼便入茅山修道,雖說你天賦比他高,但學術時日尚淺,敵不過他也是情理中事。”張明烈開口道。

“乖師侄,不要喪氣,以後隨我修煉,定會很快超過那個黃非!”白須老道撫須自得地道。

“師尊,黃非師兄的掌心雷是什麼符法?”

“天豪,那是高級符法,你一定很疑惑為什麼師傅沒告訴你,我們茅山術法乃是直接借用天地之靈氣,因而會受到天地靈氣的反噬,雖然這些反噬被言靈、手靈、符靈化去了大半,但也不能輕視,你現在的修為太低了,所以為師沒有教你高級符法。”

修煉無期,時光易逝,將近半年後,天豪以往遲遲不前的修為總算進入‘結丹層’,亦學成了高級符法。

“天豪,隨我去太極池畔。”張明烈看著弟子的進步很是欣慰,叫停他吩咐道。

“是,師尊。”

“天豪,你上茅山已有半年,現在我要看看你修煉的成果。”張明烈站在太極道場的太極池畔,沉思了片刻,對天豪道,“好,現在開始。”

面對修煉深厚的師父,論功力只是結膽層的自己毫無勝算,只有在靈活上尋機會。天豪打定主意,護身罡氣蓄勢而發,一上手便飛出五道符。

“急急如律令,隱。”張明烈不慌不忙地打出一道符,光芒一閃,身影憑空消失不見,此時心神控符的弱點顯示了出來,五道飛符頓失目標,在四周來回游弋。

“急急如律令,疾!”突兀一道符在近處憑空現出,直向天豪飛來,距離過近,饒得天豪施符快速,在猝不及防下,只能勉力發出一道防護符,碰,光芒一閃,天豪的防護符立潰,正在此刻,一道青芒至腰間符玉閃出,堪堪護在身前。

幸好今天佩戴了符玉,天豪暗之慶幸,心念一動,在空中游弋的五道飛符迅猛地撲向發符處,勿料又是一個空。

“急急如律令,疾!”隨著咒語,又從側方飛來一道符,天豪連發兩道防禦符合同符玉的力量再次擋下。

“急急如律令,疾!”

……

接連的一陣飛符,讓天豪空有力而無暇反擊,那飛符的符力是一道勝于一道,符玉的護身光芒已是黯淡許多。

“急急如律令,隱!”不能坐以待斃,天豪身上光芒一閃,身形驀然消失。

“不錯,以隱對隱。”張明烈稱贊道,聲音飄飄渺渺,方向不定,“不過……”

“急急如律令,疾。”一張飛符如具‘火眼金睛’如影隨形飛向已是隱身的天豪,天豪被追無奈只得停身忤勁擋住飛符。

隱身也不行,看來只有掏出壓底箱的本領——使出自創的‘符網’了,天豪暗忖道。天豪飛快地增加飛符,六張,七張……十張飛符,已是極限了。

爆發吧!十道符在天豪的控制下,狀似無序又若有跡地飛舞著,然緩緩地在身周形成一張黃色的符網。

“急急如律令,疾。”一道符打在符網上,光芒一閃,被擋了下來。張明烈暗暗點頭,利用各符的符力進行某種形式的契合加強,形成一個強韌的防護網,不錯!不愧為我選中的弟子。

天豪心神一萌,由十道符組成的符網飛快的向發符區域罩去,緩緩向內收攏,須臾,符網東側傳來一陣微微波動。

抓住你了,收網,天豪心中一喜,指揮飛符往東側收網聚攏。

“好,這個不錯,毫無空隙,連為師我都沒法不著痕跡地脫身。”張明烈在符網內現出身影贊許道,“可惜,你的功力不足,這將是個大破綻。”

張明烈說著,發出一張符紙,大喝道,“急急如律令,掌心雷。”一道蓬勃的霹靂隨之射出,擊中了符網,天豪心神巨震,哧,哧,在空中的飛符有若薄冰遇豔陽,霎時化為灰燼散去。

“記住,隱身並不難察覺,我現在教你茅山的乾坤洞察術……”張明烈引導道。“用你的心神真元去觀察、去感應。”

“是,師尊。”

張明烈身影一閃,驀然又從場上消失。

默誦了一下口訣,天豪運起真元,隨著神思向周圍延展,籍借著自己密布周圍的真元細流努力去感應周圍的一舉一動,霎時周圍的一切皆了然于胸。

找到了,天豪猛抬手轉身向一處他感到不協調處飛出一符,符至處,張明烈顯身出來,接下了飛符,稱贊道:

“不錯,天豪,今日到此為止,你先下去吧。”

待天豪離去,張明烈又對著空蕩蕩著的場地開口道:

“師兄,出來吧!”

“原來你早發現我了。”一個白須道者笑嘻嘻的出現在張明烈的面前。

“你覺得天豪如何?”

“天資大佳,靈活有余,經驗尚淺,功力稍薄,要入圍勝算恐只有一半。”白須道者說道,“若要完勝,經驗不足,尚可加以彌補,功力不足,卻是一處瓶頸……”

“結膽層的功力,哎,較大茅、小茅的弟子是遜色不少。”張明烈點點頭道。

“看來我們這幾把老骨頭是該勞動一番的時候了。”白須道者沉思片刻道。

“師兄的意思是……”張明烈遲疑地道。

“乾坤借法!”白須老道一字一頓地道。

“什麼?師兄你要向天豪施‘乾坤借法’密法提升他的功力。”張明烈激烈地道,“這不太妥吧,若成功還可,一旦施法失敗,被引動的天地之氣將會反噬本身,天豪會被……”

“師弟,你不是說天豪的天資極佳,還可以入太極池施法,用池水相護,依我之見,施法必能成功。”白須道者仍是笑嘻嘻地道。

“師兄……”

“師弟,時間無多,要相信自己的眼力,天豪的天賦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白須老道轉身道,“你去把天豪找來。”

“好吧,師兄。”張明烈飛身離去。

未幾,天豪便又回到太極道場,見白須老道,便上前行禮道:

“師伯。”

“天豪,你現在下太極池去,師伯將施展‘乾坤借法’引動天地之氣幫你提升修為,你要全力感應彙聚而來的天地之氣,盡自己之能吸收其為已所用。”白須老道點點頭,開口道。

“是,師伯。”

“師弟,你在外幫我護法。”白須老道對張明烈吩咐道。

“是,師兄。”張明烈堅定地道。

待兩人入池後,張明烈謹慎地在池外布下法陣,然靜靜地盤坐在側為他們護法。

此時天豪與其師伯運起真元進入太極池,但見兩人身周的池水被齊齊斥開,形成一個圓罩。

一入池底,那白須老道口中喃喃念咒,雙手連連翻動,做出種種微妙的印訣,片刻速度愈來愈快,雙手間閃現出一個白蒙蒙的光球,漸為擴大,須臾便把兩人團團罩住,不顯身影。

未幾,一道白線從這碩大的光球升起,動出水池,直沖云霄,白線四周閃過一點點五彩光芒,絲絲紛遝而至,向這接天白線聚攏,緩緩彙入白線,從旁望去,一道指粗的五色光柱循著白線而下,垂入池中,溶入池底旋轉著的白朦朦的光球,漸漸彙聚到兩人之間形成一個五彩光球。

那白須老道張口一喝,雙掌閃電推出,五色光球應掌爆出一道光芒射向天豪,天豪一振,忙運行心法納天地之靈氣彙入經脈,初時一路順利,然而片刻後,在腹部的吸力又如斯撲至,五色光流被源源地虹吸而去,霎時被鯨吸一空,並引起周圍天地之靈氣的一陣陣連鎖波動,一時間空中五色斑斕,成片的五色光芒急速彙入光柱。

盤坐在太極池畔的張明烈驀然感到四周一陣風起云湧,一股無形的壓力席卷擠迫而至,忙起身四下查看,好!壯!觀!啊!只見一道磨盤偌大的五色光柱,宛若神龍吸水般至天際掛下,探首池中,池水飛快地旋轉,上方水霧氤氳。

身在其中的白須老道卻是叫苦不迭,一道道天地靈氣失控般地洶湧而下,這一波波的沖擊差點使他心神失守,心里一凜,即刻凝神存思,沉入元嬰,拼命地催谷真元,抵擋這突來的沖擊,力圖恢複對自己所引動的天地之氣的控制,但一切都是杯水車薪,這無窮無盡的天地靈氣並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得中斷施法,一見法術已失去控制,那白須老道即刻念起咒語運起真元,欲強行停下‘乾坤借法’,但福不行雙,禍不行單,他駭然發覺自己已是欲罷不能,無能為力……

在外面的張明烈也意識到了事情不妙,立即啟動防禦陣,霎時在池上顯出一個半圓形的青色光罩,在五彩光柱的沖撞下流光四溢,擊起層層漣漪,嗤,嗤,青色光幕在五色光芒的沖擊下,霎時變薄轉淡。

張明烈心中一凜,不斷加速催動真元溶入陣中,青色光幕忽亮突暗,終敵不住天地靈氣,光芒一暗崩潰散去,產生的爆力以太極池為中心向四面沖擊而去,張明烈被巨大的沖擊拋了出去,落在地上,面容煞白。

糟糕,一定要阻止它,張明烈立身定神,雙手捏出一個複雜的印訣運起全身真元直向光柱打去。轟,一道白色光芒攔腰抵上了池上的五彩光柱,擊起片片光華,五彩光柱霎時凹下了一個碗口大的曲面,然須臾又緩緩回彈,張明烈大喝一聲,連連催動真元相抗,一時間相持不下……

正在此刻,唰,唰,唰…五條身影驀然出現在場中,卻是五個童顏皓首老道,站定五個方位聯手結陣,各自亮出法寶打了出去,化作道道豪光不斷變大如流星狀撞向五色光柱,在光柱旁五道豪光合氣連枝形成一個光環迅猛地旋轉著割下,交擊處光芒交織,五彩斑駁,傳出隆隆巨響。

從法器上傳來的波波震撼力,讓五個老道齊齊一凜,相互一視,異軌同音地喝道:

“急急如律令,五星連珠。”

轟,五道豪光連成一線,轟然射入了光柱中,猛然間眩光一閃,天地失色,心動神搖,一片莫測的波動激起層層漣漪在場中擴散沖擊,暴虐肆行,巨大的力量沖潰了太極池東西兩側各鍾亭和鼓亭的防禦陣,幾座亭子頓時化為廢墟,場中只余六個青色光盾在這急流中苦苦支撐著。

沖擊稍過,那五位道人忙收回已是黯淡五色、搖搖欲墜的法寶,坐地運氣調息,張明烈躍下太極池,把業已昏去的天豪和耗元過度的師兄帶了上來,細細查看,一探之下,大為疑惑,這…這個施法成功了?若說成功,中間又出現這變故,施法被迫中斷,若是失敗,天豪的修為卻令人難以置信地達到了凝神層。

真隱道院。

“志遠師侄,你身為元符萬甯觀一觀之主,竟不顧後患地施展密法?”為首的一個皓首老道呵斥白須老道道,“若不是我等及時來到,你已是形神俱滅了。”

“弟子謝過師尊和各位師伯的相救。”白須老道劉志遠口里雖是從善如流地認錯,然臉上卻是笑嘻嘻的。

見劉志遠如此,幾位師伯心中泛起了一陣無力感,同時望向一邊帶著同出一轍神情的瘦小老道,說道:

“五師弟,看你教的好徒弟。”

“諸位師兄過譽了。”五師弟笑呵呵地謙虛道。

“志遠師侄,你是一觀之主,就要擔起觀主大任,怎能若此莽撞。”為首的老道說道,“你聽正,元符萬甯觀觀主劉志遠私施密法,以至觀內亭閣受損,現命你閉關一月,以為懲戒。”

“是,大師伯。”

“眾位師弟,我們回吧。”

“等等。”劉志遠叫住五人說道,“師尊,師伯,你們也知道我們二茅這香火不旺,沒什麼錢,能否幫我向顯玄大師兄要些費用,以資修繕。”

眾人一愣,一陣無語,都趕忙掠空電馳離去。

劉志遠面色一松,急急問師弟道:

“天豪如何,果真無事,我去看看。”

“師兄,你忘了,你還得閉關。”張明烈提醒道。

說著,劉志遠便轉入了內室,上前一探,不由一愣。

“師兄,有什麼不對嗎?”張明烈見此,也緊張地上前查看。

“哈哈哈哈,好!好!好!”劉志遠狂笑道,“我果然沒看走眼,這小子不僅是天才還是個怪物,施術失敗還可以升至凝神層,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從結丹層到凝神層,便是有上佳心法,也要費數年之功。”

籲,張明烈總算松了一口氣。

“凝神期,在年輕一代中也是佼佼者了,接下來只要天豪鞏固真元,積累經驗,就可以穩入藏經殿了。”劉志遠樂不可支地道。

“恩,先讓他去試煉一下。”

“這會否有所不妥。”張明烈有些猶豫地道。

“怎麼會不妥,我說妥就妥。”劉志遠吹白須瞪黑眼地道。

一陣陣煩躁的聲音至耳邊襲來,天豪被‘震’開了雙眼,望見兩人,便開口道:

“師尊,師伯……”

“天豪,不忙見禮,你的修為業已升至凝神期,不過你是借法而成,方進這層,根基未穩,現在應該立即運功鞏固真元為宜。”

天豪聞言一查視,心中一動,身內真元如珠滾滾不斷,心神凝實清晰,當下忙打坐存思服氣,唯恐稍時修為會有所減退。

待天豪行功完畢,張明烈帶著他向太極道場而去。

走入太極道場,天豪呆呆地望著一片廢墟,不解地道:

“這是怎麼啦……”

“沒事,沒事,不過是天災人禍而已。”劉志遠訕笑地道。

“天豪,現在有件事要你去做。”張明烈頓了一下道,“現在西山村出現了大批行尸門的行尸怪物,大肆作惡,殺戮村民,我要你立即下山前去翦除他們,保護村民。”

“西山村,那在哪?”天豪毫無概念地道。

“你隨我來。”

天豪躍躍欲試地隨之而行,一道來到觀左側。

這是一個稍遜太極道場一籌的空曠場地,疏疏落落又若有規律地插著幾根合抱大兩人高的石柱,石上柱上斑駁地刻著些類似符文的文字圖案。

“你往這進去,便能直達山下,沿路可見西山村。”張明烈指著場上接近兩人的兩根石柱間的通道道。

“這?”天豪懷疑地看了看這條石板路。

張明烈點點頭,示意天豪入內,天豪將信將疑地通過雙柱入內,眼前一變,廣場石柱霎時消失,同時一座樹林驀然出現,自己正站在林前沒入樹林間的小道上,天豪一愣,迅速回首,卻已沒見方才通過的石柱,更不見道觀老君像,身後是一片荒原,一條阡陌古道蔓延其上,仿佛自己突兀被放入了此中。

東南西北前後左右,三面曠野一面林,只此一小道伸入林間,那西山村應該就在林子後面,天豪望望蔓延消失在林中的阡陌小道,跨步進了林子。

走在林間,四面寂靜,未聞一絲鳥鳴獸吼,便是走路也因地上鋪著的厚厚一層枯葉而悄然無聲,茂密的樹枝,郁郁蔥蔥的樹葉,曲折難辨的小道,光線難至,顯得格外死寂陰森,整個森林仿佛就像籠罩在一個詭秘的面紗下。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天豪心中升起了一絲絲警兆。就在此時,簌,簌…驀地從地下身上兩只手抓向他的雙腳,天豪飛身躍空,簌簌…簌,周圍的地上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數十只泥手,密布天豪的腳下,靜候著天豪落下,根據先前在茅山時聽到的一些關于行尸門的消息,天豪認出了這些是行尸門的死尸部隊。

天豪在空中發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烈焰符,十道符結成了一張符網,向下撒去,符網觸處,光芒烈焰連閃,吱…吱,伸出地面死尸的只只手如冰雪般地化去。

天豪飛落下地,在身上加了一張千里神行符,身形如箭地在林中飛馳,唰,唰,唰,數道身影在天豪身後接二連三地至地底竄起,在樹枝間跳躍著追趕天豪,然漸漸地被天豪遠遠拋開。

嗤嗤,不久身後又傳來一陣破空的尖嘯聲,一個身影迅速地接近,猛然越過天豪,刻不容緩擋在他前面,天豪頓下身形,雙手交叉一揮,扣在手上的兩張符翩然射出,但方近黑影就無聲無息地消融了。

見飛符無效,天豪一凜,細細一打量,只見來人渾身隱藏一團薄薄的黑氣下,自己飛符便是被這黑氣擋下,透過黑氣尤可見一張詭笑的面容,看來是高級行尸。

不容天豪多想,一道黑氣已激射而至,天豪發出一張防禦符,黑氣青光一閃,黑氣一縮又暴漲,氣勢如虹地圈向天豪,天豪邊回符邊向後速退,片刻後,空中符紙亂飛,黑氣彌漫,身後的破空聲漸漸接近,眼前的黑影更是護身黑氣全體動員,化作一張黑色的大網罩向天豪。

機會來了,天豪心神一領,五道防護符飛快在身前聚合盤旋,迎頭撞上黑色的氣網,碰,勁氣相撞,黑網彙聚收縮,天豪身前的五道防護符接二連三地爆開,隨著符紙的消逝,青芒漸為黯淡縮水,黑氣一寸寸地壓進,須臾已只有咫尺之遙,只余最後一道符苦苦支撐,蓬,最後一道符也消失,然黑氣也同時消失。

原來,在打斗中天豪暗暗指揮五道符在外圍游弋,乘敵手護身黑氣發出防禦大減,心神半分,一面控制里面的五道防護符擋住壓力,一面指揮外圍的飛符迂回擊向敵人的後背,把他擊倒在地。

唰,唰,幾個低級行尸從空中撲至,回應他們的是一張張飛符,比起高級行尸這些家伙根本不夠看,一個個被飛符擊中,在空中化作團團火焰,然後消失。

待最後一個行尸被消滅,天豪又用起神行符,一路無險的出了樹林,一個小小的村莊映入眼簾,這就是西山村?天豪跨步進入村子,一如樹林,村子里也是一片死寂,查遍合村,渺無人煙。

烏云遮天,天色霎時暗下,一陣淡淡的霧氣緩緩地升起,漸而濃郁聚成一團,聚成一個人形,走向天豪,更確切的說是一團霧氣飄移著,明明是一團霧氣卻人模人樣地走路看上去很是詭秘,天豪試探地打出了一符。

嗤,飛符在氣團上打出了一個碗口大的透明窟窿,然霧氣一流動又恢複原狀。人形霧氣繼續逼近,威力不夠,天豪雙手連揮射出道道飛符,擊中霧團炸開團團火焰,霧團不及修補,未幾就被擊散消失。

“好,好,精彩!不愧為茅山門人,如此輕易便打倒了我的召喚靈。”隨著一陣拍掌聲,三道身影落入場中。

天豪放眼望去,對面的三人都籠罩在團團黑氣之中,左邊是一張詭秘有熟悉的臉龐,正是在樹林中被自己打倒的那只高級行尸,中間的人罩著在濃郁的霧氣下面目難辨,右邊則是另一個有著同樣詭秘面龐的高級行尸。

兩個高級行尸一個禦尸使者,想到一個高級行尸已使自己手忙腳亂,天豪心里一凜,忙手一扣符,不料屋漏偏逢連夜雨,身上帶的符紙已在自己連番施用下,所剩無幾,而且剩下的都是些隱身符,神行符及防護符,意識到這一點,天豪心里越發沉重,周圍的氣勢也隨之變得無比凝重。

“這兒的村民在哪?”幸好方才沒用那張掌心雷,天豪神色一壯,責問道。

“他們都已在黃泉路上等你了,嘿嘿,三號,四號,上去陪我們的客人聊聊。”站在中間的禦尸使者詭笑道。

都死了,都死了…天豪憤慨萬分,然一見三號四號撲來心中卻格外冷靜了下來,心緒萬轉……

左右兩只高級行尸霎時交叉撲至,身上更是暴起數道黑氣掃去,光芒一閃,天豪的身影驀然從原地消失,兩只高級行尸頓失目標,落在天豪消失處四處查看。

“茅山隱身術,哼,雕蟲小技,看我的‘搜魄索魂’術。”禦尸使者躍至空中,雙手連連翻動,身上的黑氣一陣波動漣漪般地向下方擴散而去,駭然察覺到那茅山門人已潛至三號附近。

三號聞聲一愕,一把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黑色古樸長劍突兀出現,勢如破竹地深入黑氣中,靈木劍不愧為除妖滅魔的上好法器,對這些行尸有額外傷害力,在一陣嗤嗤聲中三號化作一團火焰轟然墜地,天豪又迅速隱身遠逸。

雖用隱身突襲一擊滅掉了在自己手上受過傷的三號,但對天豪來說形勢仍不容樂觀,這種偷襲戰術只能奏效一次,而且身在空中的禦尸使者更是識破他的蹤跡,數道黑氣如蛇狀卷至,封住天豪的退路,迫使他顯出身影。

見已是避無可避,天豪一咬牙,把余下的共五張防護符都射了出去,在身周結成一個防護符網敵住如影附骨般尾隨而至的黑色霧氣,雙手握劍躍空向禦尸使者撲去……

黑色霧氣不斷地撞擊著天豪的護身符陣,每一波的撞擊都讓防護網中消失一張防護符,當第四張防護符消失時,天豪接近了禦尸使者,鼓注真元一劍劃破虛空擊出,靈木劍出乎意料地吐出一道耀眼的劍芒射向禦尸使者,青色劍芒撞上了黑色霧氣,有若一片烙鐵落進水灘,傳出一聲聲嗤響。

禦尸使者大喝一聲,吐出一顆黑霧氤氳的珠子,帶著尖嘯架住劍芒,立時一股巨大壓力壓來,劍芒霎時縮回了幾寸,天豪加緊功力,真元源源而去,立時抵住了黑珠的攻勢。

身處下面的四號也吐出一顆小號的黑珠,配合使者從身後攻擊。天豪也不去顧那四號,運出方修練成的凝神期力量,全力注入靈木劍,靈木劍發出嗡嗡的嘯聲,劍芒暴漲,此消彼漲,黑珠一下被擊成碎片,猝不及防的禦尸使者也被其勢不減的劍芒斬為兩段。

蓬,另一顆黑珠也同時到達,擊中了防護符,力量回激下,天豪如被巨錐擊中,最後一道符也爆開消失。

四號見此,忙不迭身形一頓,在一片泥塵中遁入地底消失,天豪運起乾坤洞察術,向四面收搜,但一無所獲,再欲擴大探察范圍卻又力猶未逮。

天豪無奈先行落身下地,驀然周圍一陣耀閃,待再次望去時,卻發現已身在茅山石柱場上,站在石柱區域外面的師尊師伯捋著白須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師尊,弟子無能未能救出村民……”天豪愧疚地道。

“呵呵,不,天豪,你成功地通過了高級試煉。”

“什麼?試煉!只是試煉?”天豪想不到方才自己拼死拼活,只是一個試煉。

“不好,乖弟子要發飆了。”

“天豪,三日後便是茅山的斗法大會。”

“斗法大會?”天豪雖常聽師尊師伯說起,但卻沒有一個具體概念。

劉志遠在一邊解惑道:

斗法大會,乃茅山宗曆傳一年一屆鑒定門下弟子資質功力的大會,在大茅峰的‘九霄萬福觀’內舉行,借以提拔菁英弟子,中興茅山宗。通過斗法之弟子便被茅山依為中堅,可隨同茅山宗的五位護法入藏經殿修煉。

“天豪,把你的靈木劍和那符玉暫由為師保管,斗法大會上只能用術,不能用這些法寶。”張明烈開口道。

天豪本還想用符玉防禦劍芒取勝的戰略,沒想到一下子如意算盤就打空了。

');

上篇:十五章 茅山符法    下篇:十七章 斗法大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