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七章 斗法大會   
  
十七章 斗法大會

步步入山門,仙家鳥徑分。漁樵不到處,麋鹿自成群。

石面迸出水,松頭穿跛云。道人星月下,相次禮茅君。

——唐·杜荀鶴《游茅山》

大茅峰既是茅山的主峰,又為茅山風景名勝區內的最高峰,此峰集茅山福地精華于一體,結華陽洞天靈氣于一峰。

茅山整體山形酷似橫臥于江南錦秀大地之上的一條綠色巨龍,大茅峰則猶如巨龍之首,伸入云天,九霄宮又恰似點綴于龍頭之上的一顆光彩奪目的寶珠,金碧輝煌。

峰上景色秀美,風光迷人,春夏秋冬,登峰眺望,景致各異,美不勝收;陽春三月,峰巒嫩綠,桃紅李白,花草飄香,春意盎然;酷暑夏日,山巒競翠,流云飄渺,清風送爽,愜意無窮;落木深秋,山瘦森薄,紅葉含笑,松濤呼嘯,逸趣橫生;落雪隆冬,滿山遍野,銀裝素裹,峰巒如玉,分外窈窕。

至斗法之日,作為二茅峰一脈的參會弟子,天豪隨著其余九名弟子、師尊、師伯、要兒、紅狐共十三人一狐踏上了去大茅峰之路,在要兒的堅持下,二茅峰諸人沒用術法一路緩行。

“這兒是……”

“這個就是……”

“上面就到……”

“前面就是迎客泉。”

一路上,唧唧喳喳,皆是要兒的聲音。

迎客泉位于大茅峰西北麓去頂觀的路上,泉周砌著數米長的石塊,要兒興沖沖地拉著天豪跑到泉邊,在上方一擊掌,泉池中立時冒出一溜溜的水泡,一串串宛若珍珠項鏈,待泉水水泡冒完後,其立即由周圍向水泡中央聚攏,並形成一個圓圈,這個圓圈似漂在水面的油花,越縮越小,直至完全消失。

“你也試試。”要兒開口慫恿道。

沒等天豪拍手,泉中的水突然飛噴而上直達人高,淋將下來,噗,天豪身上升起了一個光罩,斥開了將要及身的水滴。

在不遠處的轉角傳出一陣笑聲,幾個少年轉了出來,為首的少年倨傲地越過兩人,走到張明烈、劉志遠的面前,開口道:

“見過兩位師叔,師尊見兩位師叔遲遲未至,便著我們幾人前來迎接。”

“剛才是你們幾個搞的鬼吧。”要兒氣沖沖地道。

幾個少年既未承認也未反對。

劉志遠望望迎客泉又瞄瞄為首的那個少年,語帶深意地道:

“江浩師侄,看來你的修為又晉進了不少,已是禦物層了吧。”

“多謝師叔贊賞。”廖江浩很是自得地回道。

“如此甚好,天豪,這是大茅峰的師兄,可是這次斗法大會的佼佼者之一,你上去請他指點一番,點到為止。”劉志遠說道。

“這個…這個…師尊他們還在等回話,留待來日吧。”

廖江浩一驚,話音一落,忙帶著一干師兄弟匆匆離去。

九霄萬福觀,座落于茅山主峰大茅峰巔,因其位于茅山主峰大茅峰頂,故又稱為頂宮。觀內原有太元、高真、二聖、靈官、龍王五殿堂;藏經、聖師兩樓閣;毓祥、繞秀、怡云、種壁、禮真、儀鵠六道院,左右兩側道舍、客堂等建築近百余間。建築雄偉壯觀,殿宇金碧輝煌,整座宮觀,氣勢磅礴,規模宏大,從山麓上眺,峰巒疊翠,云霧繚繞,猶如一條條銀色飄帶,把雄偉的萬福觀纏繞,系上九天霄漢。

萬福觀共有四進殿宇,依山而建,層層而上;第一進為靈官殿,殿匾額上鑲嵌“敕賜九霄萬福宮”的七個石刻大字,殿門兩側牆壁之上分別書以“道氣長存”、“萬壽無疆”八個磚刻大字,筆力蒼經,字大如斗,殿內供奉的是道教護法神王靈官。

上攀二十余級台級步入靈官殿,殿寬三間,殿內正中神台之上供奉道教護法神王靈官塑像,塑像身披金盔金甲,腳踏風火輪,右手執九節神鞭,左手掐靈官訣,赤面三目,怒目而視,威立巡察,鎮守宮門;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方之神,手執刀戟,分列左右,五像皆有數米高,威風凜凜,氣勢赫赫;殿內抱柱聯曰:“十萬朝山非是別,忤逆子孫休見我;一半進香也有功,孝順兒女皆為你”。

第二進為藏經樓,有上下兩層,上層為茅山道樂廳,下層為宗師殿,中間供奉上清派第一代宗師魏華存元君、兩側分別祀以張道陵、楊羲、葛洪、陶弘景四聖。緊依藏經樓上層北側東西各有一室,東為寶藏庫,用于進香焚表;西稱坎離宮,是出入藏經樓上層之通道。

坎離宮西側有一清澈見底的清池,池中似有小黑龍游動,此池水大雨不溢,終年不涸,池之南側畔立一巨型九龍壁,壁頂覆以綠色琉璃瓦,臨池壁面之上,九條雕工精細、形態各異的蛟龍騰駕于濤濤碧浪之上,隱現于朵朵白云之間;壁下正中塑一碩大龍頭,昂首挺立。龍身隱于九龍壁內,龍尾又露出水面。又有兩小龍頭伸向水面,吐出清泉,池周圍飾以雕欄。第三進為九霄觀的主殿太元殿。為館內弟子早晚誦經及日常舉行各種科儀之所;殿內寬闊明朗,宮燈高懸,鍾鼓磬鼎周全,幢幡惟幕掩映,日夜香煙繚繞,終年蠟火通明,正中神台之上三茅真真君紫緞披肩,茅盈居中,懷抱如意,正襟危坐,茅固、茅衷手執玉圭,拱手兩側;四值功曹分列台前左右,在宮燈與蠟火的照耀下,映襯于各色幢幡帷幕之間的三茅真君貼金塑像,金光閃爍,瑞氣耀人,顯得格外肅穆安祥而慈悲;殿之兩側的神台上,四大元帥,手執法器,威立鎮守。

殿前東側是迎旭道院, 前西側為儀鵠道院,左右兩兩相對。殿後東供土地神劉甫塑像;西奉財神趙公明金身塑像;左右兩側殿壁之間分別鑲嵌四十五個石刻茅山各方神仙與曆代得道仙真者的牌位。殿內前側左懸一座巨鍾,右架一面大鼓,乃為宮內報時及舉行科儀所用法器。

第四進的主要建築為升表台和二聖殿。升表台又名飛升台,以青石石條砌起而成,台上四周繞築白色石欄,石欄欄板外側壁畫之上分別雕刻道教八仙圖像,間以太極八卦圖案,台上立石坊一座,坊之正額刻“三天門”三字,相傳茅盈當年就是在這里駕鶴飛升的,後為茅山道士拜符升表之所,台上立三天門石坊一座,標志著茅山極頂的位置。

飛升台後是二聖殿,供奉著三茅真君的父母。左右神龕內分別祀奉送子娘娘與眼光娘娘坐式塑像,殿內蠟火通明,香煙嫋嫋,氣氛莊嚴;兩扇殿門之上合繪一幅巨型黑白太極圖,左側門扇繪白為陽,右側門扇繪聲繪色黑為陰,白中有黑寓意陽中含陰,黑內有白點象征陰中藏陽,門合陰陽相抱以成圓形太極圖,門開陰陽分離則變為兩條陰陽魚,此圖寓意玄深,哲理奧妙;殿脊正中飾以磚雕鏤空二龍戲珠,極顯神聖莊嚴。二聖殿東西兩側各有一座新建仿古樓閣,東為道舍和客廳,西名怡云樓。

片刻,紅牆縈繞,高聳入云九霄觀便出現在諸人面前,斗法大會便在觀前寬闊平坦的磚墁廣場進行,廣場東西長近百米,南北寬約五十米,廣場東西兩側各建山門一座,東山門正額書“茅山道宗”四個黃色大字,背額上題“紫氣新輝”四個隸書大字,左右側門分別書以“出玄”、“人牝’。

正上方是兩排看座,前排上坐著六個身著元始冠,青裙的中年道士,旁上猶有兩個座位虛席以待,後排則是五個一式玄冠,黃裙的老道。場中站立著百余名茅山弟子,圍成不同的團體在寒暄著。

天豪隨著師尊師伯上前參見了各位師伯,大茅峰的師正,顯玄,顧石三位師伯及小茅峰唐晏,陸陽,孟宿三位師伯,又拜見後排的五位師祖,被五位師祖注視許久才得以脫身。走至廣場南側的石護欄處,扶欄俯瞰,峰巒之間,田野之上,阡陌縱橫,車來人往,稻田片片,農舍幢幢,池水如鏡鑲于大地,溪流似帶飄過小橋,一派江南田原風光,令人陶醉,引人遐思,舉目遠眺,層層云霧飄飄渺渺,蒼蒼峰巒隱隱現現,宛若東海蓬萊仙山,變化無窮,景象萬千,使人頓有如入太虛登臨仙境之感。

“今日乃是茅山宗第六十六屆斗法大會,此次參加比斗共百名,大茅山四十八人,小茅山四十二人,二茅山十人,由我們八位師兄弟及五位長老忝為見證仲裁……”

看台上幾人坐定後,大茅宗九霄觀顯玄觀主開口道,低沉而又不失威嚴的聲音回蕩在場中,立時場上一片肅靜,落針聲猶可辨。

顯玄道長很是滿意自己所造成的影響,接著對立在下方的一個道士一點頭,那道士便手一揮開口道:

“第三十六屆茅山宗斗法大會現在開始,茅山道法,以符為本,第一關,畫符,每位弟子皆畫十道符。”

話音方落,一溜案桌魚絡懸空飛至,點塵不濺地排落在場中,案上物什絲毫未動,一干弟子一一入位,天豪也隨之走至就近的案桌前,取筆畫符。

片刻,待各弟子齊書畢,由坐在看台上前排的八位真人起步上前查看評定並宣布結果,獲得首位的卻是一直不起眼的二茅派弟子,令人唏噓不已,望著弟子的成果,張明烈、劉志遠兩人但覺臉上大顯光彩,而原本呼聲最高的大茅一脈弟子桑容卻屈居第二,雖則如此但二茅山一脈的其他弟子仍是毫無懸念地全部出局了。

“闖過第一關,二茅峰一人,小茅峰十三人,大茅峰十八人,共三十二人。”下方的道人唱諾道,“請過關弟子依序抽號,以相鄰號碼為一組,進行第二關斗法,倒地或出場者敗。”

那些案桌又原路返回,空出了場地,過關的三十二位弟子,走至場中空曠的另一側,在那已搭有八個高台。

天豪抽到的號碼是二,與之比斗的一號是大茅峰的一個弟子胡江,其人身材魁梧,足較天豪高出一頭,一臉傲然,上台後走到天豪身前微一行禮,暗忖自己運勢不錯,抽到的對手是二茅峰的弟子,可以輕而易舉地贏得這一場。

天豪也不打話一行完禮,便打出了一張斗法符,可笑胡江過分托大,而且兩人之間又只幾步之遙,猝不及防下傻眼地被擊倒在台上。

胡江回過神來,狠狠瞪了天豪一眼,而後向看台上的一名道長咋呼道:

“師尊,他偷襲。”

“師兄,胡江是被那弟子偷襲落敗,應該無效。”胡江的師尊顧石道長轉頭向顯玄觀主道。

“恩,如此就讓兩人重新比試一次。” 顯玄觀主回道。

“一,二兩號弟子聽正,重新比試一次。”

基于前車之鑒,這次,兩人行禮後,胡江謹慎地向後躍開,未雨綢繆打出一道防護符,然後又試探地打出一符。

“急急如律令,疾!”

“急急如律令,防!”天豪低喝一聲,發出了一道防護符,擋下了飛符。

胡江見此,心里一凜,沒想到天豪能擋下他的飛符,看來他的功力不在自己之下,可能還在自己之上,忙又連續飛出兩符。

“急急如律令,疾。”

“……”

和我比飛符速度,贊,天豪雙手連揮,飛出了二道防護符擋下兩符,又接連發出四道斗法符,直取胡江。

“急急如律令,防。”

“……”

胡江一陣手忙腳亂,連連打出防護符,然當他擋下第二道符時,第三道已飛至擊倒了他。

“第八擂台,二茅峰元符萬甯觀天豪勝。”

胡江耷拉著頭緩緩下了台,然他師尊顧石道長卻落不了台,開口道:

“慢著,胡江並沒有敗。”

“不知顧師兄有何高見。”劉志遠笑悠悠地回道。

“哼,你脈的弟子倚之取勝的恐是法寶輔助吧。”

“何以見的,法寶輔助?然是什麼?”

“以他的發符速度已不是第三代弟子能做到的。”

“哈哈哈,顧師兄,所以說我的師侄是個絕世天才,莫不服。”劉志遠大笑道。

“呵哼,一個新進弟子便是天才也無法做到如此……我不信!”顧石緊追不舍地道。

聞言,眾人升起了一絲疑慮,要知道,能做到這個程度的至少要有近分神期的靈修力,自己幾位師兄中間也只有陸陽、劉志遠及顯玄三位觀主已煉至分神期,靈修力在分神期之上,加上入虛級的五位長老,整個茅山不過八人,而從天豪看來也只是個還沒煉成元嬰的弟子如何也能如此,但如是有法寶傍身,自己師兄弟不可能察覺不到。

“他沒有用輔助法寶。”坐在後排的大長老開言了,並左右一望,對其余四位道,“你們看這個如何。”

四老點點頭,大長老便在眼前的宣紙上揮毫寫下了一個名字:黃天豪。而後道:“二茅峰黃天豪過關。”

片刻後,入圍弟子已見分曉,大茅峰入選的一個出家弟子洪晃、兩個俗家弟子桑容、廖江浩,小茅峰則有兩個出家弟子孫光、孫亮,兩個俗家弟子黃非、寵風。除黃非、廖江浩曾見過外,其余人天豪都未曾有謀面,小茅峰的洪晃一身道服,雖少年卻老持穩重,孫亮、孫光是一對孿生兄弟,卻沒洪晃嚴肅,龐風和廖江浩倨傲扮酷,桑容器宇非凡,神采奪人,其神韻在天豪見過的諸人中只昆侖樊禦風方可媲美。

“現在我宣布此屆斗法大會入選弟子,大茅峰,洪晃、桑容、廖江浩;二茅峰,黃天豪;小茅峰,孫光、孫亮、黃非、龐風。”顯玄宗主宣布道,“今後,望你們隨五位長老好好修煉,振興茅山宗。”

在眾弟子的歡呼聲中,天豪和其余七位入選弟子隨著五位長老過山門,出靈官殿門,拾階而上向藏經樓而去。

回想起方才的那幕,天豪猶有些不可思議,大長老在宣紙上寫下名字後,諸人表情萬千,劉志遠更是樂不可支,幸好在眾弟子面前還勉強維持住了形象,沒丟面子丟到大茅山。

天豪過濾了一旁弟子過耳信息才明白:這意味著自己已通過斗法大會,勿用再進行第二次斗法比試。

藏經閣前,四周有十數守衛侍立著,見到五老到來,紛紛行禮。

五老點點首,各自發出了一道青光擊在門上,門上光華一閃開啟了,一行人皆進了去。

“你們皆是茅山宗的優秀弟子,在這你們將接受更高一級的修煉法門——陣法,印訣,箓,希你等不孚所望。”大長老開口道。

“陣法可分防禦性法陣,及攻擊型法陣,威力巨大,但擺陣之法繁雜之極……”

“……印訣是以雙手的印法手訣輔以咒語發出的功法,此法對學者的修為天賦要求甚高,茅山盛傳的有四大印訣——借法訣,鎮邪訣,封妖訣,破魔訣,其借法訣是重中之重,基礎之訣,為後三者奠基……”

“……箓是專用召神敕鬼的法術,借鬼神之力為我所用,其法猶在印訣之上,然這有時間之限及收法瞬間會虛弱無比……”

“此外,這一層藏經閣的書籍法典可由你們任意翻閱。”

“好,現在我們先學陣法,黃天豪,你隨我來,其余幾人就勞駕各位師弟了。”大長老一把拉過黃天豪向里而去。

“老大,你太自私了!”其余四個長老憤慨地道,“怎能獨霸黃天豪。”

……

“你的名字是黃天豪吧,我就叫你天豪,以後由我專門負責你的修煉。”大長老道。

“是,大長老。”

“陣法之要,則在基石,陣法千變萬化,無奇不有,但都脫不開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這數種基礎的變化,一切奇正邪迷陣法只是這些陣法的衍生。”大長老娓娓而道。

“兩儀者一陰一陽……”

“三才天、地、人……”

“四象青龍、白虎、玄武、朱雀……”

“五行金、木、水、火、土……”

“六合東、南、西、北、上、下……”

“七星天璿星、天璣星、天權星、玉衡星、開陽星、瑤光星、天樞星……”

“八卦坎、離、兌、震、巽、乾、坤、艮……”

“九宮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環居中……”

天豪被大長老一連串的陣法訣要砸地昏頭轉向,那還能記住並領會多少,大長老看在眼中,低低嘀咕道:

“本以為教個天才能輕松些,結果還是這麼勞累!”

“大長老,你又傳了什麼訣要?我沒聽清!”天豪追問道。

“沒,沒……”

大長老再次細細地講解了一番陣法基礎,爾後問道:

“天豪,你想從那種陣法開始學。”

“大長老,這世上最厲害的陣法是什麼?”天豪仰頭問道。

“最厲害的陣法……那當屬封神時期的誅仙陣。”大長老神往地道。

“誅仙陣!大長老,我就學這個陣。”天豪握拳道。

“要學誅仙陣,有志氣……可惜此陣已是失傳,誅仙陣是封神時期天神用天級法寶輔以地煞之氣而擺,封神大戰時,誅仙陣被三教教主聯合破去,陣中的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皆被封印不知去向,即使陣圖流傳下來也是無人能擺了。”大長老解說道。

“原來大長老也不會……”天豪自言自語地道。

“咳咳,我們現在開始修煉,為了免得你好高騖遠,我決定這八個基本陣法,每個你都修煉三個月。”大長老咳嗽了幾聲,開口道。

“大長老,三個月是否長了些,要修煉兩年多……”天豪遲疑地道。

“抗議無效,築基是重中之重,這個玉瞳簡上記載著‘兩儀陣法’的訣要,以及曆代先人的領悟釋解,你就在此好好修煉吧,我去也。”大長老拋出了一片玉瞳簡,便跑得無影無蹤了。

“兩儀陣法,兩儀陣法……”天豪無奈地接過玉瞳簡,運起心神讀了起來,“易有太極,是生兩儀……”

天豪用了半日之功把這片玉瞳簡看了個遍,又花了半月之久領悟理解了全部訣要及先人注釋,最後在紅狐的陪同下用了十余日練熟了陣法。

一個月過去了,可離大長老約定之期還余二個月,天豪卻已把《兩儀陣法訣要》上上下下讀了幾遍,自覺得沒什麼可領悟的了,又沒法找到大長老,不由有些無所事事,驀然憶起大長老提及過可以自由出入藏經閣查看,主意打定,便向藏經閣行去。

通報姓名後,經過層層確認,天豪才被閣前的護衛放行進入了閣內,放眼閣內,整個藏經閣被分為若干個房間,印訣區,陣法區,符咒區,神箓區……

天豪踱步走入陣法區,房間內各式各樣的玉瞳簡依名排類浮在空中,就招手把玉瞳簡皆收入手中,一一查看,卻是一怔,陣法區內記載高級陣法的玉瞳簡已被收羅一空,只余寥寥無幾的低級陣法,幸好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等陣法訣要俱在。

天豪收下了記載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陣法訣要的玉瞳簡,一片一片修煉了下去,練完一個陣法便歸還一個玉瞳簡,轉眼間又過去了近兩個月,天豪已是練熟了三才及四象陣法。

“四象陣法!”天豪抖手發出分別繡有蒼龍,白虎,玄武,朱雀的四枝令旗,罩向了紅狐。

“土遁。”紅狐身形一閃,隱入了土中,遁出了令旗的范圍。

“大!”四枝令旗在空中散開,又把紅狐罩了進去。

紅狐化作一團火球,向東南方逸去,‘收’,四枝令旗向紅狐所化的火球收縮而去,蓬,東方令旗飛出了青色的蒼龍,南方令旗飛出赤色的朱雀,向火球飛啄速噴而去,把火球打了回去,火球借勢向西北方投去,然西方令旗和北方令旗各自飛出白虎及玄武又把火球撞了回去。

紅狐在中間現出了身來,噴出團團火焰,燒向令旗,四面一陣虎嘯龍吟,雀歌龜鳴,團團火焰皆被四象吞了下去,一消而空。

“哼,乾坤圈!”紅狐頸上的乾坤圈猛地漲大,發出道道光環,陣法所化的蒼龍,朱雀,白虎,玄武四象撞上光環後,發出陣陣悲鳴,雙雙消散,蓬,四道令旗一一炸裂消弭。

“紅狐,跟你說多少次了,收點勁,看你又把我的令旗給毀了,重新煉制多不容易。”天豪數落紅狐道。

“誰讓你的陣法煉得這麼厲害,忍不住就用乾坤圈了。”紅狐施施然地離開了。

“罷,去還玉瞳簡。”天豪拿著記載‘四象陣法訣要’的玉瞳簡向藏經閣而去。

咦,沒想到還有人看‘三才陣法訣要’,望了望記載‘兩儀陣法訣要’玉瞳簡後面的空缺,天豪暗忖道。

“算了,與我無關。”天豪攤開手掌,記載‘四象陣法訣要’的玉瞳簡悠悠飛起,自動地在空中歸位。

歸還了玉瞳簡後,天豪便回了起居室,沒料到那‘三才陣法訣要’卻出現在自己的床鋪上。大長老來過?天豪飛身出房,四下追尋,卻不見其蹤影,算了,不找了,靠人不如靠己。

');

上篇:十六章 乾坤借法    下篇:十八章 出乎意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