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十八章 出乎意料   
  
十八章 出乎意料

水積而魚集,木茂而鳥集。

——劉安《淮南子·說山訓》

天豪跨進了藏經閣的陣法房中,滿意地把最後一片玉瞳簡歸位。

彈指間,已是半年有余,天豪已是煉完八個基本陣法,陣法區的所有玉瞳簡也一並閱完,期間大長老一直沒出現過,唯一證明他還存在的是一到約定時間必有一個玉瞳簡憑空出現在房內。

既然大長老不露面,自己去學印訣,天豪出了陣法區,徑直走向印訣區,走至印訣區前,迎面步出兩人:

黃非、寵風。

雙方打了個亮面,錯身而過。

“等等,黃天豪。”寵風停身下來,背對著黃天豪道。

“什麼事?”黃天豪停步轉身。

“你在大長老那修煉了這麼久,一定學了不少道術了吧,能指點一二嗎?”寵風依舊背著天豪。

“要我教你?”

“不是,我-要-和-你-比-試─一─場!”寵風猛地轉過身,一字一頓地道。

“比試?好,何時?”黃天豪點點頭,也想試試掂量一下自己陣法的威力。

“現在,觀前道場。”

大茅峰升表台。

“快,快去觀前道場,有比試!”黃非對著修練中的師兄弟道。

“比試?誰和誰?”孫亮詢問道。

“龐風,黃天豪。”

“咦,可是四位長老還要我們繼續修煉。”孫光無奈地道。

“恩,我記起來了,我們還有事,今日便修煉至此。”二長老開口道,其余三個長老皆點點頭,飛身離去。

“我們也走。”一群人都停下了修煉,向上峰上躍去。

觀前廣場,黃天豪和龐風相對而立。

“開始?”

“開始。”

“鎮邪訣!”龐風口中念咒,雙手速動,結出數個手印,發出一道淡青色的光柱擊向天豪,這是印訣?‘五行防護陣’,天豪抖手射出早准備在手的令旗,黃青黑赤白五道光華一閃,五面令旗一字行排開,擋在了天豪身前,一道五色光壁盈盈升起,隔開了兩人。

淡青色的光柱擊在五色光壁上,仿佛水柱沖入水面,擊起一層層漣漪,防護光壁幾亦見穿,幸而須臾後光柱緩緩消失,五行光壁又恢複了原狀。

“憑五行陣是擋不住印訣的,不過龐風的功力不足,無法發揮出印訣的最大威力,不然已是分出了勝負。”三長老開口道。

“不過若是天豪的布陣令旗最厲害些或用高級陣法,結果還不是一樣。”五長老反駁道。

“五弟,這麼說你認為天豪會勝出。”三長老笑道。

“然,天豪是我的徒孫,又得大哥親自教授,嘿嘿。”五長老篤定地道。

三長老笑而不語,望向場中。

“陣法中最普通的五行防護陣嗎?急急如律令,火龍符,破!”龐風蔑然一笑,脫手打出一道火龍符,一條巨大的火龍自符中騰飛而出,撲向五行防護陣,如龍入水,彙入了五色光壁中,光壁一陣翻騰,赤色光芒壓下了其余光芒,光壁一漲旋而消弭,噗∼∼,五色令旗接連被震飛了出去。

“用火龍符破壞五行平衡,破去這種小型的五行陣,很是正規行之有效的破陣法。”三長老微頜首道。

龐風破去了五行防護陣後,卻發現前面又出現了一個大范圍的五行防護陣,把對手護著嚴嚴實實。

“又是五行防禦,還是這麼大范圍的防禦,這不是減弱防禦力,難道大長老只教授了這些,天才……哼!”龐風不屑地道。

“咦,威力較大的防禦陣也被破了,還擺這種減弱防禦的大范圍防禦陣,不知道那個天豪在想什麼。”孫光張口疑惑地道。

“一定有蹊蹺,蹊蹺!”孫亮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手下留情,急急如律令,火龍,破!”龐風再次發出了火龍符,光芒一閃,五行防護陣消散而去,天豪的身形在陣中心顯了出來。

“看你能防禦到何時,封妖訣!”龐風手掌一翻,擊出了一道淡青色的光芒,天豪連連後閃放出防禦符,但符紙與光柱一觸即消,連抵禦一下也無法做到。

“封妖訣,不錯,這個威力憑天豪的防禦陣是無法抵禦的。”二長老回首對著五長老道。

“無妨,無妨,天豪應該也會印訣。”五長老無謂地道。

場中,龐風連連進逼,天豪已被逼出一丈余,岌岌可危,落敗只是數息之事了。

“四象陣法。”天豪雙手一揚,四象令旗破土而出,圍上了龐風,一陣虎嘯龍吟雀歌龜鳴聲中,蒼龍,白虎,玄武,朱雀四聖獸首尾相接圍著龐風旋轉著,旋風陣陣抵禦住了封妖訣。

“哼,四象陣便想封住我的封妖訣。”龐風雙手一推,青芒一漲,沖垮了四聖獸形成的旋風。

“四象五行陣。”正當四象陣將破未破之際,外圍又浮起了五色令旗,四象五行相互交會,競抵禦住了龐風的封妖訣。

“是複合陣法,不錯,一個初學者能做到這樣,是有些天賦。”二長老開口道。

“破魔訣!”龐風手印一變,由封妖訣轉化為破魔訣,淡青色的光柱暴漲了一半。

“四象五行六合陣,上、下、東、南、西、北——合。”又是八面旗幟自土中升起,十五道令旗旋轉著相互交錯,形成了一個大陣,向龐風收縮而去。

“原來如此,連擺兩個五行防禦陣是為了掩飾和准備這個三層複合大陣,並把敵手引入陣中,好計,好陣,不愧為我的徒孫。”五長老與有榮焉地道。

“三層複合大陣,厲害。”二長老道。

“當然,他是我親自教練的,這些基本陣法讓他修煉了九個月。”大長老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場邊。

“基本陣法?九個月?”其余幾位長老瞠目結舌道。

龐風連使破魔訣,卻無法突破陣法的封鎖,三個陣法環環相扣互為補益越收越緊,‘五行防禦陣’,龐風在身側布下了五行防禦陣,然後身形速動在五行陣內又布起陣來。蓬,五行防禦陣支持不了片刻便被‘四象五行八卦大陣’擊潰了,陣法的力量蜂擁而入。

“二十八星宿防禦陣。”一個青色光罩升起,擋住了天豪的複合大陣,使其再也無法推進。

“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陣,坎、離、兌、震、巽、乾、坤、艮,破!”這時天豪也不隱藏了,再次升起了兩道陣法,這已經是他的極至了。

“二十八星宿防禦陣,茅山的第一防禦陣,不錯,沒想到龐風把這也學會了。”二長老贊許地道。

“可惜布陣之人,布陣之物,布陣之地都無法比擬,發揮不了威力。”五長老仍是笑容可掬。

說話間,在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五道陣法的壓力下,二十八星宿防禦陣光罩緩緩變形,二十八枝令旗一枝一枝地倒了下去。

“鎮邪訣!”一道純青的光芒射入了場中,波,光芒連閃,場上的陣勢被一清而空。

“是大長老。”

“恩,不錯,都不錯。”大長老悠悠地踱入了場中,“龐風,你功力不足,令旗威力太弱,所以二十八星宿防禦陣被破,天豪,複合陣法並不契合,只是簡單的加成,還及不上一個高級陣法。”

“大長老,終于聽到你的教誨了,這九個月你怎麼都不管徒孫。”天豪上前暗刺道。

“九個月不見蹤影!”邊上的四個長老圍上了上來。

“咦,這兒人太多了,天豪,我們換一步說話去。”大長老望了一眼漸漸逼上的其余長老,開口道。

天豪這時才發現場邊不知何時已圍上了一叢叢的人,大長老拉過天豪飛身離開,待天豪回過神來,已被帶至了一處叢林。

“天豪,雖然你今日勝了龐風,也翻閱了藏經閣的全部陣法玉簡,但這只是基礎,陣法要有威力端看布陣之法,布陣之人、布陣之物、布陣之地,因此除了修煉高深的陣法外,還要加強自身修為,煉制布陣法寶,因地制宜。”

“修真之人皆因陣法過于被動,只能固守一方,無法移動而放棄習練研究陣法,然陣法的博大奧深其是他們能了解的,一個厲害陣法可勝過數件仙家法寶。”

“不過這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所以我讓你一直習練陣法,只有充分了解陣法的奧妙,持之以琱~能悟出超越誅仙陣的陣法。”大長老開口教誨道。

“超越誅仙陣的陣法!”

“不錯,一入陣中,仙人也是難逃一劫。”

“好,看你的陣法也學得差不多了,現在該是學印訣的時候了。”

“真的。”

“茅山攻擊印訣有鎮邪訣、封妖訣、破魔訣三種,威力依次遞增,印訣之法其重手印咒語,講究天心合一,借天地靈氣為己用,煉至佳境,三印疊加可媲美仙家法寶……你看正!”

“鎮邪訣!”大長老口念咒語,雙手速翻結出數個手印,一道淡青色光柱嗖地至手中射出。

“厲害!”

“封妖訣!”

“破魔訣!”大長老把三種訣法在天豪面前一一演示了一番。

“好了,你就在此修煉這三個印法,半個月後我再來授你箓法。”大長老又不負責任地拋下天豪離開了。

“等等,大長老,我還有疑問!”天豪忙叫道。

嗖,一片玉瞳簡飛來插在天豪面前,哼,又是同樣的招數應付我……

幸而這三種印法手印雖是複雜,但還是比習練陣法時簡單的多了,不出數日,天豪便掌握了三種印法,已能熟練地念咒結印,擊出淺青的光芒。

時間很快便在修煉印法和翻閱玉簡逝去了,到了約定之日,大長老如期地出現在天豪面前。

“天豪,看來你已是熟諳印訣了。”大長老望著天豪依次打出三個印訣,及疊加之法笑嘻嘻地現身道。

“是,大長老。”

“不錯,陣法重奧妙,印訣重修為,而箓法是茅山三絕學中最厲害的一種,但也是最危險的一種道術,對施法之人的修為要求很高,若是控制不了就動輒傷亡,你現在可以決定要不要修煉?”大長老肅容道。

“要。”天豪斬釘截鐵地道。

“好,首先是學畫箓,箓是符的一種,但又不同與符,箓的用處是召神敕鬼為已用,箓的畫法如同符,但又有些不同,並且成功率更低。”

“心定神鬼、存思請神、念敕紙咒、念敕筆咒,持筆書符、先為符文、後下符膽……”

天豪點點頭,跟畫符相差不大。

“恩,這是記載畫箓的訣要,你在此好好修煉,我去也。”大長老再一次留下天豪飛掠而去。

不負責任的大長老……算了,不能靠他,修煉修煉。

心定神鬼、存思請神、念敕紙咒、念敕筆咒,持筆書符、先為符文、後下符膽……恩,就召六丁六甲,天豪凝神聚氣,朱筆入黃紙,筆下蘊風云,引動天地之氣,借來鬼神之力,貫注箓紙之上,一揮而就。

天豪捏起箓紙,感應之下,卻是失敗。

再來……失敗……

失敗……

一個時辰……

二個時辰……

半日。

心定神鬼、存思請神、念敕紙咒、念敕筆咒,持筆書符、先為符文、後下符膽……

失敗……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終于成功了!果然便如大長老所說,畫箓之法比畫符之法難上了數倍,若符法的成功率為六七,而箓法的最簡單的箓成功率只有符法的一兩成,幸而在畫符之法上有所領會心得,不然還真無法成功。

金甲神兵,天豪凝神聚氣,借來天地靈氣,封印鬼神之力,貫注箓紙之上,一揮而就。

“好。”數日不見的大長老倏然出現在天豪身側。

“大長老,你還真神出鬼沒。”

“呵呵,好,天豪,我現在就教你召敕二十八星宿值日星君的箓法,這也是箓法的危險部分,你可要用心修煉,一有疏忽,可能會召敕失敗,受靈氣反噬,亦可能招來心魔,身體被占據。”

“即使箓法成功了,但要駕馭巨大的靈氣對身心的負擔很大,以而箓法的時間也不能持久,而且箓法消失後一段時間將是施法之人最弱的時候,因此不到萬不得已勿要施箓抗敵。”

“是,大長老。”

大長老至天豪手中抽過一張箓紙,一感應道:

“是金甲神兵。”

“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金甲神兵,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大長老捏箓念咒道。

霎時大長老手中的箓發出道道光芒,四周天地的能量一陣陣波動,飛快地湧入場中,大長老的身體似乎成了一個巨大的容器,靈氣源源地彙聚到他的身周,旋而天際云霧翻騰氣勢驚人,方圓三十丈內風沙走石,大長老身體四周籠罩在暴風狂流中,而他就是這龍旋風的風眼。

風沙落定,一個身高丈八,金光閃閃如同實質的金甲戰將手持巨槍威風凜凜地出現在大長老身後,‘去!’大長老一聲大喝,金甲神兵手中長槍猛然刺出,一道金光向前射去,一陣風砂走石,在叢林中清出了一道深深的寬道。

“厲害!”天豪雖是見過九霄尊者的一次召喚,但這次更是充分體會到了箓法的威力。

“我已經控制了金甲神兵的力量了,沒想到還是毀去這麼多樹木。”大長老不甚滿意地道。

“發生什麼事了。”山下遠遠地躍上來幾個身影,飛擲起落,片刻便到了場邊。

“大長老。”

“金甲神兵箓!”

四周飛躍來數個茅山護法隊中的勁裝道士,見大長老在,便立在一邊的樹枝上停止了前進。

“沒事,稍大勁了,消!”隨著大長老一聲喝,身後的金甲神兵化作了點點金色芒點散入空中。

“好,天豪,你來試一下,先召喚六丁六甲中甲子神。”大長老抽出了一張符箓,遞給了天豪。

“大長老,可這是二十八星宿中亢日星官。”天豪疑惑地道。

“咦,那就召喚亢日星官。”大長老無所謂的道。

讓一個初學者召喚二十八值日星官中的最厲害的亢日星官?能控制得住嗎?茅山護法隊的一干隊員來了興趣,都想一觀大長老親授的弟子能做到什麼地步,也忘了職責,遲遲未離去,在旁靜觀起來。

“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金甲神兵,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天豪持著符箓,憶起所學所悟,依法念起咒語,隨著天豪的咒語,天地風云變色,四面的天地靈氣迅速向場上彙聚而來,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氣波,注入了天豪的身體,場上產生的以天豪為中心的暴風狂流般的靈氣波吹拂著場邊的一些勁裝道士立身不住,向後速退而去。

好小子,果然是天賦過人,這力量也太過了,想吹散我這副老骨頭嗎,在這個巨大的靈氣波中,大長老也不得不運勁定身,暗歎長江後浪推前浪。

好驚人的靈氣波,這個新入弟子果然厲害,怪不得一些長輩都對他另眼相看……另一邊的茅山護法隊員也暗忖道。

驀然,一聲龍吟自風暴眼內傳出,場中的靈氣被天豪虹吸一空。不妙,竟吸收了這麼大的靈氣波,這已不是他的修為能夠控制的了,大長老霎時出現在天豪身邊。

咦,光芒乍散,出現了一個遍體銀鱗,銀眸閃爍的怪人,這是……周圍的人都被這個變化給弄懵了,這是怎麼回事?

“大長老,這是怎麼回事?”一旁的勁裝道士驚訝地問道。

怎麼回事?我哪知……大長老也是一團霧水,不過他還是咳嗽了幾聲,開口道:

“可能有危險,大家先退開。”

“是。”一干茅山護法隊員聽令向後退去,亦有身影下山稟報而去。

“天豪。”大長老試探性地叫道。

銀色地眼眸冷冷地望著大長老,毫無反應。

難道是心魔入侵,‘急急如律令,清心!’,大長老飛快掏出了數道符紙,口念咒語,雙手如飛,在天豪遍身貼上了數道清心符,符上閃過道道青光,滲入了天豪的體內,而後緊張地望著天豪,但並無異變發生。

咦,是我功力減弱了,或是這個心魔太厲害了,如此多的清心符下去竟沒有一絲反應。

情緒還算穩定,應該不會突然暴起發難,為防萬一還是先用陣法困住他,大長老左手一揚,右手一揚,手中各出現了十余面令旗,脫手發出,依次插到了天豪身側,捏訣道:

“二十八星宿防禦大陣,起!”

天豪銀眸一亮,望向防禦陣,只見身周有四面繡著聖獸的方形令旗,每面方形令旗四周各圍簇著七面繡著二十八星宿的三角令旗,完整的二十八星宿防禦陣,陣中的天豪霎時繞著令旗動作起來。

此時,一陣破空聲傳來,山下或遠或近飛躍上來數十個身影,其余四位長老出現在了大長老的身側。

“找出什麼原因沒?有危險嗎?”二長老問大長老道。

“毫無頭緒?”大長老無奈地搖搖頭。

“發生什麼事了?天豪怎樣了?”張明烈飛身趕到了場中,看到場上的情形一怔,疑惑地道,“咦,又發生了這樣的事。”

“什麼,難道他以前也發生過。”大長老問道。

“是的。”張明烈便把與九霄尊者斗法,用‘借體請神’也發生如此變故的情形細述了一遍。

“咦,‘借體請神’也是這樣,如此說來,並不是心魔入侵……”大長老分析道。

“這是什麼回事?對了,問一下天豪就知道了。”張明烈望向天豪。

“破!”陣中驀然光芒大耀,防禦陣法的光罩霎時迸裂消失,三十二面令旗飛彈四散而去。

“收!”大長老忙出手把令旗都收了回來。

“天豪……”張明烈失聲道。

天豪發現了張明烈,不由一愣,意識稍醒,然隨後又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仿佛有一股力量想把自己的心神拖下去。

“究竟是怎麼回事?”張明烈加緊追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無一知曉其意,皆是毫無頭緒。

天豪努力想開口說話,但駭然發現全身已是不聽使喚,緊隨著意志也漸漸地模糊起來,周圍的一切景物驟然褪去,銀眸一黯,心神仿佛被推入了一個漆黑而又深不見底的深淵,無邊無際地沉了下去。

');

上篇:十七章 斗法大會    下篇:十九章 封印蛟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