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章 下山曆練   
  
二十章 下山曆練

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唐·許渾《咸陽城西樓晚眺》

能進藏經閣修煉的皆為茅山宗新代弟子中深具學術天賦的佼佼者,經年下來把茅山三大絕技都學了七七八八,只差修為火候而已,至于天豪因為封印了蛟珠,寒毒全消,真元更深厚了許多,元嬰層似乎已是觸手可及。

清晨,八個少年迎著旭陽在磚墁廣場修煉道術。

“好,現在都停止修煉,過來。”大長老把八個斗法會優勝的弟子集合了起來。

“大長老,什麼事?”黃非湊上前問道。

“你們進藏經閣修煉已是一年有余,茅山三絕學也學得差不多了,只差火候而已,這幾日有不少香客來到觀中求救,說茅山附近縣府出現了不少魔物妖怪,希望茅山中人前去驅除,因此我決定讓你們明日便下山曆練,驅魔除妖,為民除害。”大長老道。

“是。”八人齊聲諾道,興致高昂。

“天豪,若是在心緒波動之際,不要忘了念師伯教授你的清心咒,一定不能讓蛟珠破了封印。”劉志遠把天豪拉到一邊,淳淳囑咐道,“還有靈木劍和符玉你收著,萬事小心。”

“是,師伯。”

近午,數個少年走下大茅山脈,停在西大門外,那正是被五位長老面帶肅容地驅趕下山曆練的八個藏經閣弟子,此時在山口卻茫然不知所去。

“現在,我們去哪?”孫亮開口問道。

“不如先去句容,看看有什麼事做。”孫光說道。

“哪又不能揚名立萬,要做便做大事,依我之見,我們不如去找出行尸門的密巢……”廖江浩傲然地道。

“恐怕力尤未逮吧,而且我們下山是為了在附近驅魔滅妖。”洪晃謹慎地道

“大師兄,憑我們新學的功法還怕他們!”龐風自信滿滿地道。

“不過要上哪找?”黃非說出了大家所疑。

“據行尸門一派的行動看,他們的巢穴定在附近,我們便南下尋找,一路上也可以除魔驅妖。”桑容頓了頓,掃了一眼在頻頻回頭後望的天豪一眼,接著道,“若有人不想隨去,現在就可以分開行事。”

“好,我們就南下,除了曆練之外,順便找尋行尸門所在。”見師弟都如此一說,洪晃思索了一下,松口道,“先去句容。”

“句容,我們來了…咦,天豪,你怎麼了,還不快走。”黃非對著仍站在原地四處張望的天豪道。

“好像,沒什麼……我們走吧。”天豪直覺得自從下山後有人一路躡隨著自己一行,但自己不時地回望又一無所獲,待回過神來,他們七人商量落定,也未置可否,可能是錯覺吧,也隨之而去。

一行人便初生牛犢不怕虎,一路向南而去,待八人的身影遠去後,山口又現出兩個身影。

“這些孩子是否太傲然了,竟然想以找行尸門巢穴作為自己的曆練。”

“不過茅山難得出現如此一批優秀的弟子,他們的整體資質比以前的每一批弟子都強。”

“我們也應該跟上去,若是跟丟他們就出糗了。”

“還是小心點,我家的那個弟子好像有點懷疑了。”

“走!”兩個身影倏然在原地消失。

八人難得下一趟茅山,一路緩行貪看山上有的沒的新奇之物,晌午前方到了一個村莊,遠遠地傳來一陣陣喧鬧聲。

“那個村莊好像很熱鬧,我們快去看看,說不定能打探到什麼?”孫亮箭步而去。

“奇怪,怎麼每個房子都貼滿了符紙,就算這村子離茅山很近也用不了這樣誇張。”一路行來,只見符紙貼得滿街都是,黃非嘖嘖稱奇道。

“茅山有發放過這麼多符紙嗎?”

“是假的。”廖江浩把手貼上了一張符紙,須臾又收回手道。

“這些假符是誰畫的?既害人又害茅山的聲譽,我們一定要揭穿他。”孫亮撕下一道符紙道。

“幾位客倌要買符紙嗎?正宗茅山出品,各種各樣應有盡有,買幾張護身符紙就能保你們一生平安。”一個猥瑣的小販過了來,揚著手上的一疊符紙神秘地道。

“都是假的。”孫光手一觸符紙,開口道。

“小子,你不要亂說,這些符可都是茅山掌門的嫡傳弟子所畫,再近村子里在鬧鬼,你們沒符保護,當心被鬼纏上,如果沒被纏死歡迎你們回來買符。”那小販對著幾人詭秘一笑離開了。

“呵呵,鬼找我們,鬼找茅山弟子!”孫亮好笑地道。

“對了,剛才忘了問那些符紙是哪來的。”廖江浩道。

“對。”孫光附和道,幾人一轉身,但已經沒見剛才那個小販了。

“跑得到快。”孫光悻悻地道。

“請問那兒有鬧鬼嗎?”黃非已迫不及待地在一邊問起路人,但被他問到的幾個無論男女老少都忙不迭地跑走了。

“天色快暗下來,我們先找個地方歇一下,然後再打聽村中鬧鬼和符紙的事。”洪晃開口道。

“那有一家酒店。”黃非指著前面一處斜插著‘酒’字的布旗的所在道。

“好。”幾人一起走入酒店。

這是一間簡陋的房子,房里房外也一無例外地貼著不少符紙,里面擺放著六方桌子,讓本已經不大的房子顯得更為擁擠,內側有一方布簾垂著遮住了內室,不過屋內卻是冷冷清清的,空無一人。

“這個酒店一個客人都沒有,老板怎麼放了這麼多桌子。”孫光奇道。

“有客人啊,來了。”內室傳來一陣懶散地聲音,接著布簾翻起,一個蒼發老漢出了來,對著眾人訴苦道,“客倌你們有所不知,以前經這兒去茅山上香的香客眾多,游販走卒,羈旅之人……無一虛座,打從附近村莊和這兒鬧鬼怪後,人就越來越少,現在連本地人也不出來,所以也就沒客人了。”

“請問一下,這兒鬧鬼是怎麼回事?還有村里貼的這麼多的符紙是哪來?”黃非開口問道。

“慢慢來,客倌你們要用些什麼,我們不如邊吃邊談。”那老漢笑呵呵道。

“就隨便上點東西吃吧。”洪晃道。

“各位客倌請稍候,小老漢馬上去准備。”那老漢把兩張方桌拼在了一起,然後入內室而去,洪晃幾人便在桌邊團團坐下。

片刻,那老漢陸續地端上了幾個冷盤,並溫了一壺酒,幫八人一一斟上,然後在旁邊坐下也幫自己斟上了一杯。

“我們喝酒不礙事嗎?”孫亮望著酒杯中酒水道。

“笨,現在我們都已經出師下山曆練了,喝些酒當然不會礙事。”孫光滿不在乎地道。

“大師兄……”孫亮把目光投向了洪晃。

“一切隨心吧,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洪晃回道。

八人不約而同地拿起酒杯淺嘗起來,那老漢也小酌了一口,小聲地道:

“日前村中出了一個女鬼,不僅一些游人香客被嚇走一空,而且有不少村民都被女鬼害得臥床不起,村民想上茅山求助時,卻發現易進難出,轉轉悠悠地又回到了村子中。”

“幸而這時村上來了一個真人,向村人出售符紙,真人的符紙很靈驗,凡是佩上他符紙的人就家宅平安,你們也去買真人的符紙,不然你們就無法從村子中出去,而且還會被被妖魔鬼怪纏上。”老漢好心地提醒道。

“咦,那個真人是什麼人,這麼厲害,但為什麼不直接把那些鬼怪捉了,破去妖法,那不是更好。”黃非置疑道。

“西風真人可是茅山顯玄掌門的嫡傳弟子,道術高強,不過那些妖魔鬼怪很狡猾,東躲西藏,而且還有很多,所以真人也只有鎮住它們使它們不能隨意害人,再一一的收服。”那老漢虔誠地道。

“西風師兄不是在茅山仙人洞主持茅山陣法,什麼時候竟分身來到了這兒。”孫亮奇道。

“你們認識西風真人?”那老漢道。

“不錯,我們八人是茅山第三代弟子,奉師長之命下山曆練,除鬼滅妖。”孫光回道。

“你們是茅山弟子?”

“西風師兄一直留在山上,並未曾下山,所以在你們村莊的那個道士一定是假的,而且這些符紙也是假的,並不能保護你們。”洪晃道。

“你們說真人是假冒的!”那老漢臉色一變,手一晃,手中的酒差點灑出,掃了一眼八人道。

“酒已經有些涼了,我去暖一下。”突而老漢又道,說罷,就拿著酒壺入內而去。

“沒涼啊?還溫著呢。”孫亮疑惑地道。

“我看他是一時接受不了自己一直敬若神明的真人是個假冒貨。”孫光回道。

片刻後,還是沒見那老漢出來,八人正在疑惑之際,只聽遠遠地傳來了一陣喊殺聲,聲音越來越近,頃刻就擁到了店前。

“就是這八個人在妖言惑眾,誣蔑真人是假冒的。”店門口團團圍上了二三十個村人,個個手持棍棒刀叉,領頭之人便是店中的老漢。

“你們的那個西風真人當然是假冒的,若他是真的茅山門人怎麼連一些鬼怪都對付不了!”廖江浩蔑然地道,但他的話好像是火上加油,這些村民更是群情激奮,刀棍亂舞。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誣蔑真人,不能放過你們。”

“真人神通廣大,你們這些黃毛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大家靜一靜,只要你們帶我們去那個真人的所在的地方一對質,就可以辨出誰真誰假了。”洪晃運起真元,壓下了村人的喧鬧聲。

“我看這些小子一定是被妖魔附身,想來離間我們,借我們的手趕走真人。”

“對,我們不能上他們的當,把他們都抓起來交給真人處置。”

“對,大家上。”一個村人一聲呐喊,二三十人一擁而上,沖進了店中。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火符。”廖江浩飛快地擊出了一道火符,在村民中間爆開,一干村民都被炸地飛跌了出去,個個灰頭土臉,驚惶不定。

“大家不要怕,這只是他們的邪術,我們帶有真人的護身符紙,他們是傷不了我們的。”一個村民站起身悍不畏懼地道。

“對,真人的符紙能保護我們。”另一個村民掏出一疊符紙貼在滿了上身。

一人喝而百人應,村民們紛紛站了起來,個個掏出符紙護身,再次向天豪八人撲去,手中的棍棒刀叉齊加而上。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防。”洪晃率先發出了一道防禦符,一干村民的棍棒刀叉快要落到八人身上時,突而象撞上了無形之壁,齊齊反彈了回去。七倒八歪,亂成一團。

“哼,一干不知死活的愚民——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火龍。”

廖江浩手一翻,亮出一道火龍符,洪晃見此忙攔下了他,搖頭阻止道:

“這些只是受蒙騙的村民野夫而已,我們要是傷害他們,未免有仗法欺人之嫌。”

“大師兄,這些蠢人要是不教訓教訓他們一番,我看他們會不停地糾纏下去,根本不用憐憫他們,就讓我懲治他們。”廖江浩看著那些不知進退繼續撲來的村民,目光一寒道,“你放心,我會把握住分寸的。”

“算了,廖師弟,他們只是一時被蒙蔽,我們走吧。”洪晃起身在一干村民頭頂飛躍出店而去,其余幾名師兄弟見大師兄已離去,也緊隨其後而去,村民的棍棒全部落空,都砸在了桌椅之上。

“快追,他們跑了。”村民都追出了店外。

“在哪?通知全村追緝他們,一定要在天黑以前找到他們。”人群中分出了幾人向村四周而去,其余人等仍大呼小叫地向八人追去。

洪晃幾人展開身法,須臾便把人群遠遠地甩在了身後。片刻,村中象騰開了鍋,村中老少齊在村中尋找著那幾個侮蔑真人的外來人。

“在這兒,他們都在房頂上。”洪晃幾人還沒清淨片刻,就被一隊巡視的村民發覺,敲鑼呼喊了起來。

“走。”洪晃幾人又起身飛離,在房頂飛騰著,然不論他們走到那,片刻後又會被那些‘盡心盡責’的村民給發現。

如此反複,幾人再也忍不住了,廖江浩開口道:

“真煩,大師兄,你就別管了,讓我好好教訓教訓這幫是非不分的愚民。”

“廖師弟……”

“大師兄,我會注意分寸的。”廖江浩火龍符一亮,飛射了出去,“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火龍。”

符紙在半空化作了一條火龍,向房下飛去,在場上飛快一繞,在下面大喊大叫的村民的衣服霎時都燃起了火苗。

“妖火!”

“著火了……”

一干村民亂蹦亂跳起來,拼命地拍打著身上的火苗,害怕地齊齊後退。

“掌心雷。”一聲雷響,孫光在村民身側的空地上擊出了一個大坑,示威地道,“你們要是再不知進退,我們就不客氣了。”

一干村民面面相覷,既不敢上前也不知不離去,仿佛被嚇傻了般。

“天黑了,快走。”突而一個村民開口道,繼而場上的村民立時跑走一空,人人回房,戶戶緊閉,村子一下寂靜了下來。

“咦,這麼快都走了,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真有效率。”孫光道。

“怎麼沒見天豪師弟。”黃非四下一望道。

“天豪師弟呢。”眾人這才發現天豪已不知在何時不知去向了。

“天豪師弟正是的,跑那去了,天都黑了,還怎麼找他。”

“不會是被那些村民抓走了吧。”孫亮猜測道。

“笨蛋,那些村民怎麼可能抓得住天豪師弟。”孫亮一敲孫光的頭道。

“不要敲我的頭,就算你比我早出來幾分鍾也不行,何況是我比你早出來,弟弟!”孫光撥開孫亮的手道。

“什麼,你才弟弟,我是哥哥。”孫亮氣急敗壞地道。

“我是才是哥哥。”

“亮光,亮光,當然是亮前。”

“不對,光亮,光亮,應該是有光才有亮。”

“是亮光……”

“光亮。”

……

驀然,一聲哀歎幽幽傳入七人的耳際,對面的房頂上閃過一抹白色。

“咦,女鬼出洞了?她還真准時。”黃非看了看天色道。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現形。”孫亮發出一道飛符在對面房子上爆開,一圈圈光波向四面擴散而去,一個白衣飄飄長發披肩的女子在不遠處現身了出來。

那女鬼頭一揚,發出一陣陣陰慘慘地笑聲,長發散發著幽綠色的芒點驟然飄起伸長,如鋼針般直挺挺地飛速向眾人刺來。

“天地無極,收。”龐風從身上拿出一面太極銅鏡單手擎在胸前,駢指一指攜刻在銅鏡上的陰陽魚,太極銅鏡脫手飛出,在虛空中旋轉著發出一道光芒罩向了白衣長發女鬼。

那如鋼針般飛刺而來的長發一觸擊白光立時慢了下來,蓬蓬,齊齊燃燒了起來,白衣女鬼頭一垂,剩下的長發倏然縮了回去。

“鎮邪訣。”一道青光向女鬼飛射而去,那女鬼黑發一長,攔截而去,啵,長發的前部受青光一射,立時化為了灰燼點點散去,

太極銅鏡飛至女鬼頭頂,一道光芒罩上了她,蓬,光芒一閃,那女鬼猛然脫出了銅鏡的范圍。

“怎麼會事,便是再凶猛的鬼靈太極銅鏡亦能收服,為什麼對這次卻制不住一個女鬼。”龐風奇道。

“不錯,里面一定有蹊蹺。”廖江浩望著白衣女鬼疑惑地道。

“天地無極,急急如律令,火符。”桑容脫手打出了一道火符,那白衣女鬼飄身向旁避去,但火符所化的火團如影隨形,飛快地追上並罩住了她。

轟,火團一旺淹沒了白衣女鬼的身影,繼而又一斂,那女鬼的身影驀然消失地無影無蹤。

“被消滅了還是匿走了。”龐風疑惑地道。

“不,還在,我們過去。”桑容飛身躍向對面,伸手接住了一張飄飄悠悠落下的白紙,“果然是這樣。”

“傀儡術?!這是閣皂山靈寶派的道法。”洪晃幾人緊接著落在桑容身邊,洪晃拿過桑容手上畫著符咒的人形白紙道。

“傀儡術,這麼說她根本不是女鬼。”廖江浩開口道。

“不錯,傀儡術要近身操縱,施術人還在附近,讓我們去把他揪出來。”桑容說著縱身向四周繞行而去,其余六人亦四散搜尋而去。

在離幾人不遠的黑角處,一個身影正在暗惱不已,這幾個人太厲害了,沒想到引來了茅山的人,早知道就不去要求這次任務了,真麻煩,還是快些回去告訴師尊。

“是很麻煩,不過現在不用煩了,我們正想找你的師傅,就麻煩你帶路了。”一個聲音在那身影身後響起。

那個身影慌忙回身,只見方才還在房頂的那個家伙已站在了自己身後,忙不迭地竭力向後飛退而去。

“喂,這位兄弟請看好路,不要和我撞上了。”黃非出現在了那人的身後,截住他的退路,把他逼了回去,笑謔地道。

唰,唰,六條身影落下團團地把那人圍在了中間,那人四面一環顧,突而身化四個身影飛速四散遁逃而去。

“分頭追。”洪晃幾人也散開追去。

轟,洪晃上前一擊,擊中了一個身影,那身影在半空化作一張人形白紙飄了下來。

“是傀儡術。”

另一邊,轟,龐風亦擊下了一張白紙。

……

“你們怎麼都來了。”孫亮奇道。

“那邊三個都是傀儡術。”洪晃回道。

“那這個就是真身了。”孫光道,話音未落,前面的身影倏然成了一張白紙飄了下來。

“四個都是傀儡術。”黃非愕然道。

“我們中計了,快回原地。”

“咦,桑容師兄也不見了。”六人飛縱地回到了原地。

“在那邊。”龐風停身略查後,開口道。

“有信息,桑容師兄讓我們跟在他身後。”

“我們追上去。”

');

上篇:十九章 封印蛟珠    下篇:二十一 傀儡之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