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一 傀儡之術   
  
二十一 傀儡之術

暮春三月,江南草長,

雜花生樹,群鶯亂飛。

——南朝·梁·丘遲《與陳伯之書》

林家一直在村子中開店營商,是村中的一個大戶,林家大院亦是村中的最大院宅,而那倍受村人敬畏的西風真人便住在這大宅內修行,並讓林家代為出售符紙。

黃昏時分,一干村民押著一個少年推推攘攘來到林家大宅前。

“天快黑了,你們這些人怎麼還在此喧鬧,要是驚擾了真人的潛修可不得了?”門前的兩個莊丁上前攔阻道。

“天要黑了,我們快把這個小子交給真人,然後馬上回家。”

“對。”

“這個小子是誰?好像不是本地人。”一個莊丁開口道。

“這小子是今天剛來的外地人,同伙一共有八人,在四處散布謠言,誣蔑真人,想是被妖魔附身,可惜我們只抓住了一個,特帶來由真人處置。”

“這樣……你們在外面等一下,我去通報真人。”一個莊丁匆匆入內而去。

片刻,幾個腳步聲傳來,只見兩個眉清目秀的道僮隨著那個莊丁一路出來,到了大門口,那個莊丁指著被村人綁著的少年開口道:

“就是他。”

“好,把他交給我們,你們都可以回去了。”道僮神情倨傲地道。

“是。”一干村民把少年推上台階,交于兩個道僮,而後匆匆散去。

兩個道僮推著少年向里面走去,繞過大堂和主屋,一直到了後院的一處小房間,然後進門,房間中央擺著一個小方桌,桌上放著幾式素食水果,桌後席坐著一個道人,正對著牆上的三清畫像默祝。

“師尊,人已帶到。”兩個道僮稟報了一聲,而後起身合上門離去。

那道人轉身站了起來,開口問道:

“你是誰?”

“茅山黃天豪,你又是誰?西風真人?”天豪望著眼前這個面容瞿瘦慘白的中年道人,反詰道。

“茅山黃天豪?這麼說你是特意被村民擒住的,可惜,只是茅山第三代弟子,加上你的幾個同伴一共也只是八個三代弟子。”

“本想跟第二代交交手,不過既然已經來了,就招待你們一下,希望你們在茅山修煉道術時沒偷懶。”那中年道人倨傲地道。

“對你這個假冒貨,不用我的師兄們,有我一人足也。”天豪更為倨傲地道。

“乾坤無極,神化附體。”中年道人飛快抽出一道符紙,念咒印入了地底。

“哦!”一聲巨響,房子四面房頂及地底揚起了一陣陣波紋,天豪忙起身上躍,房中的擺設一觸及波紋瞬間化為烏有,波紋層層繞過了那中年道人,向天豪擠壓過來。

“我早已在房內布下傀儡術,你現在就在氓山蟒妖的肚中,縱然第二代弟子也難以逃脫,你還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否則化為膿水。”中年道人得意地道。

“鎮邪訣!”天豪停在空中向下擊出了一道青光,下方的波紋一陷,被青光斥了回去,然很快又恢複了原狀,一層層地包圍而來。

“嘿嘿,我游方真人許莽的傀儡術豈是你這個茅山第三代小輩能破壞的。”那道人狂笑道。

層層波紋已是十分逼近天豪,豪手一撒發出四面令旗,四面一陣虎嘯龍吟,雀歌龜鳴,四大聖獸至四面令旗飛出,繞著天豪飛行起來,各守一方,噴出道道光芒,周圍的層層波紋都被退了回去

“四象陣法嗎?可惜現在是蟒腹中,房內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你無法汲取半分靈氣,沒有靈氣補充,我看你的陣法能堅持多少時間。”許莽滿不在乎地道。

隨著時間的消逝,四聖獸的身形越來越小,噴出的靈氣已見減弱,層層波紋又圍了上來。不妙,這樣下去真的要束手就擒了,茅山三大絕技中的陣法,箓法都無法奏效,印訣又不能擊破傀儡術的禁錮,應該怎麼辦……

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天豪盡四象陣法最後的力量向許莽飛撲而去,四聖獸噴火吐水,力斥層層波紋,護著天豪頃刻到了許莽身前。

“鎮邪訣!”“破魔訣!”天豪雙印疊加,一道粗大的青光迅速飛出,劈面擊向許莽,許莽梟梟一笑,身形倏然移位,一晃出現在天豪的身右,雙掌一推,一層層稠密的波紋拍向天豪。

“封妖訣!”天豪手印急轉,匆忙又疊加一個印訣,兩道真元相撞,猛然爆開,四象陣法立時瓦解,那自四面八方層層逼來的波紋亦是一頓,陣陣晃動。

“茅山小子,到此為止吧。”許莽雙手一擺,道道波紋洶湧噴薄,再次向天豪動去。

“呔。”天豪臉上露出了笑意,大喝一聲,一陣輕銳的聲音在許莽身後響起,一道無形的勁氣霎時破開許莽的防護穿透了他的身體。許莽的聲音嘎然而止,難以置信地望著身上的圓洞,沒料到這個茅山三代如此厲害,一時不察,竟被擊中了分身,身形如水中倒影般漸漸地扭曲變淡,須臾便消失地無影無蹤。

“束氣為劍,形劍意劍,無形無蹤——無形劍訣!你是茅山弟子,怎麼會青城絕學。”一陣鬼哭神嚎地聲音在房子內回響著。

天豪雖早已領悟了無形劍的心法,但一直以來受限于修為太弱,沒有足夠的真元凝化成劍,所以沒刻意修煉,今日在情急之下施展出來,竟一舉成功,雀躍不已,再次向周圍施展出了幾道無形劍,周圍的波紋受到無形劍的攻擊,激起了團團漣漪。

“哼,別以為修煉了無形劍便想壓制我,我已經和房子融成了一體,你的無形劍已是無所遁形,再厲害也沒用武之地。”許莽得意的聲音在房內轉轉悠悠,飄浮不定。

天豪運起了乾坤洞察術,運起真元,神思向周圍延展而去,但四周的波紋卻隔斷了他的靈識洞察,使的無法得知房內的情況。

“作為第三代茅山弟子,你的修為算是出類拔萃,不過運氣不好遇到本真人,哼,留你不得,讓我直接送你下地獄見閻王去。”聲音乍落,周圍的波紋如漩渦般地向天豪狂卷而來。

“鎮邪訣!”

“封妖訣!”

“破魔訣!”

……

房外五道青色光柱擊中了房子,房子四壁一陣波動扭曲,如氣泡般地猛然爆裂,整座房子化為了廢墟。塵埃落定,空中拋下一個人,緊接著洪晃七人出現在場上,刷刷,兩個道僮匆忙,孫光孫亮立時迎將上去,和他們斗在一起。

“天豪師弟,你沒事吧!”

“我沒事,謝謝諸位師兄。”好險,天豪籲了口氣回道。

“八個都到齊了,也好,現在就把你們一網打盡,省去我一番功夫。”許莽梟梟地道。

“他是誰?”黃非指著這個臉上陰慘慘,明顯不屬于自己陣營的道士道。

“冒充西風師兄的人,自稱是游方道士許莽。”天豪‘介紹’道。

“游方真人,真人,記住,不要到了地獄里報錯了我的名字。”許莽手一撒,身周光芒頻閃,出現了八個銀甲銀槍的戰將,向八人殺將而去。

“破魔訣!”洪晃手中結印,口中念咒發出了一道青色光柱,擊向當頭沖來的一個銀甲戰將,那戰將手中銀槍一挺,發出了一道白芒頂住了青芒。

“三茅迷幻陣。”桑容發出數枚石子,落地就長,須臾便漲成了一座座人高的假山,團團困住了兩個銀甲戰將,二個銀甲戰將如同睜眼瞎,繞著假山團團轉,無法再前進一步。

黃非,廖江浩,龐風各施印法敵住一個戰將,余下兩個戰將,一個奔向了孫光,一個撲向了天豪。

“五行陣,困!”天豪發出了黃青黑赤白五面令旗,五色光芒一閃,一個彩壁罩上了奔向孫光的銀甲戰將,而後暗凝真元,發出無形劍,抵住了另一個銀甲戰將襲來的長槍。

趁那銀甲戰將一頓之際,天豪再次凝聚了一道無形劍,悄然無聲地自那戰將身後穿透而出,光芒一爆,那銀甲戰將化作一張人形符紙飄落了下來。

天豪飛身掠起,向另一個銀甲戰將撲去…須臾間,除了被陣法困住的三個銀甲戰將,其余四個亦紛紛被擊回了符紙。好厲害的茅山弟子,許莽面色一凜,加緊控制余下的三個戰將,得到襄助的三個銀甲戰將威力大增,三杆銀槍猛力一綻,轟,座座假山炸裂消失。魔高一遲,道高一丈,著,五道青色光柱立時罩上了三條漏網之魚,那些戰將還未有動作頃刻間便化為了符紙。

“咦,那個道士呢?”孫光和孫亮躍身回來,目光一掃周圍,見沒了道人,便訝聲道,天豪幾人這才發現那個游方道士不知何時已遁之夭夭了。

“那兩個道僮呢?”

“被他們溜了。”孫光兩人不解氣地道。

“大師兄,現在怎麼辦,要去追嗎?”廖江浩問道。

“不用了,我們不是還有一個俘虜,你們四周察看一下,看看還能發現什麼?”洪晃指著地上的家伙道。

“是。”幾人在周圍一搜尋,但一無所獲。

“大師兄,我把這家主人帶來了,也許能問出那個道士的來龍去脈。”黃非提著一個綺襦紈绔的胖子回到了場上。

“你們…你們是誰,竟敢私闖…私闖民宅!”那胖子色厲內荏地道。

“我們是茅山弟子,我問你那個假冒茅山門人的家伙是那人,怎麼來的?只要你回答就放了你。”黃非問道。

“你們是茅山的弟子……”

“不用繞什麼彎子了,剛才你不是一直在旁偷窺,快回答。”

“是,那個西風真人…不…游方道士是不久前來到村上的,因為他道術高深,能降鬼怪,又自稱茅山道長,小的有眼無珠被他所騙,留在舍下住下……他一直深居簡出,其他事情委實不知。”

“師弟,你不用問他了,這個還有一個很好的知情者。”洪晃指著地上的人影道。

黃非一下竄至那個人影身側,把他提了起來,開口砸下了一堆問題:

“那個游方道人許莽是誰?從那里來?現在去哪了?你跟他是什麼關系?”

“我師尊以前是閣皂山靈寶派的掌門師弟,不過現在已退出了門派,成了游方道人,我是他剛收的弟子,我只知道還有幾個弟子師尊在句容府,所以他可能去了句容。”那許莽的弟子到是十分配合地回答。

“句容,你為何要在這裝神弄鬼?”

“是師尊吩咐下來,我也不知其意,也許是攢聚錢財……”

“喂,你快去通知全村人,現在就把真相告訴大家。”黃非回頭對那個胖子道。

“現在?現在是晚上啊?!”那胖子猶豫地道。

“不是告訴你了,村上並沒有鬧鬼,你便說那鬼已經被我們茅山弟子降服了,還不快去!”

“是,是…”胖子被嚇得一抖,連聲應道。

“等等。”黃非叫住了欲匆匆離去的胖子。

“什麼…什麼事?”

“把他也一並帶去,這樣更有說服力,還有再給我們准備一些食物,一直忙到現在還沒用過晚膳呢。”黃非捂著肚子道。

“是是…”那胖子忙吩咐下去,兩個莊丁上前捆住了許莽的弟子,另一個莊丁向廚房而去。

片刻後,天豪八人坐上了桌子,還沒吃完,林家那個胖主人及押著許莽弟子的兩個莊丁急急趕入內,開口道:

“那個人脫開繩索跑…跑了。”

“是嗎?”龐風臉色一肅,望向那胖子。

“是…是。”那胖子低下了頭,支吾地道。

“算了,師弟,任他遁走吧,村民都知道真相了嗎?”洪晃道。

“都知道了,還推薦出了幾個代表來感謝諸位少俠。”胖子抹了抹冷汗道。

“你去回複他們,便說我們還有要事在身,所以不能久留。”黃非開口道。

“師弟…”

“大師兄,我們不是還有要事在身!”黃非道。

“恩,那我們告辭了。”洪晃見大家都用餐完畢,便起身道。

幾人便起身離去,一路出了村。

“黃非師弟,你說的要事是……”洪晃疑問道。

“那個許莽的弟子太配合了,所以我在他身上動了手腳,現在我們便可以追尋而去。”黃非‘狡猾’地道。

“原來如此,放餌釣魚。”八人一路迅追而去。

荒野外,玉蟾當空,夜色沉沉,一個身影自地底竄起,立在一棵樹下。

“你們兩個,都出來吧,哼,堂堂茅山第二代卻躲在一群小輩的後面,偷放暗箭。”那身影對著暗處謔聲道。

“‘西風師侄’,彼此彼此,你還不是一樣,好好的閣皂山靈寶派不待,卻跑到茅山腳下冒充我的師侄,裝神弄鬼賣假符。”兩個身影從暗處踱了出來。

“張道兄,顧道兄,別來無恙啊!”許莽對著出來的兩人道。

“許道兄也別來無恙啊!”張明烈回道,“不知道兄做這些事是自己的主意還是靈寶派的意思?”

“我已經退出了閣皂山靈寶派,現在是游方真人許莽。”許莽道。

“你為何要做這些無聊的事?”顧石質問道。

“無聊的事,這事很有趣啊,至于什麼原因只要你們能留住我,我就告訴你們。”許莽亮出一張符紙,雙手捏訣,喝道,“傀儡神將!”

符紙飛出,金光一耀,在許莽的身前出現了一個身高丈八的金甲戰神,雙手持槍,威風凜凜地斜指天空。

“那我們只有留下你了,顧師兄,請你一邊掠陣。”張明烈站上前道。

“隨便你們兩個都行,不過最好一起上,因為不管怎樣結果都是一樣。”許莽梟梟地道。

“笑話!這種程度的傀儡術就想打倒我們兩個。”在三山中,茅山上清派注重的是召仙降妖,招魂捉鬼;龍虎山天師道看重內外兼修,各類法印;閣皂山靈寶派更注意的是以道醫人,道醫著世;因此同樣修為的一個靈寶弟子是無法勝過茅山弟子的。

“鎮邪訣!”張明烈一領手訣,一道亮青色的光柱向許莽直射而去。

“不要急,不要急,先過了我的金甲神將再說。”許莽後退而去,那金甲神將長槍一振,爆出一連串金色的火花,挑向那亮青色光柱,轟,金色電花飛閃,截斷了光柱。

“泄氣,那就先除去這礙手礙腳的紙人,兩儀八卦陣,困。”張明烈的手上飛出了十枚陣旗,圍繞著那金色神將旋轉了起來。

“好高明的戰術,只困不除,我若再使出傀儡術,威力勢必會減弱,不愧為茅山驅魔大師張明烈,可惜你錯了……”許莽詭秘一笑,大喝道,“勾魂槍,動!”

那金甲神將的長槍突而蒙上了一層幽綠的光芒,繼而向上猛力一挑,一股濃郁的黑色霧氣自地底竄起,團團環繞在了槍尖,喝,黑氣如螺旋般地向外突去。轟,張明烈的十面陣旗如摧枯拉朽地被黑氣消去。

“幽冥道!”張明烈顧石齊齊失聲道。

“九幽鬼冥派的術法,既然這樣,今天一定不能讓你走脫。”顧石沉沉地道。

“傀儡神將再加地煞鬼氣,豈是憑你那個幾面破旗布成的陣法能困住的。”許莽手一擺,喝道,“上啊,我的神將!”

那金甲神將其勢不減地向張明烈動去,‘鎮邪封妖破魔訣’,張明烈也不敢怠慢,忙打出茅山最強之印訣——三印疊加,一道亮青色的光柱截擊而去。

轟,眼前形成了一個偌大的光球,光芒大耀,仿如白晝,張明烈被這股力量推著向後滑退而去。唰,那金甲戰神沖出了光球,長槍不改,直指張明烈紮去。

“五行四象陣。”張明烈飛快地在身前布下一個陣法並向後急退而去,同時手中亮出了一張符箓。

“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夜游天神,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張明烈口中念咒,召敕起夜游神,霎時他所處的空間如同坍了一角,漆黑一片,周圍的股股黑氣都彙聚到張明烈身上,與方才產生猶未消失的光球相互映襯。

金甲神將手中長槍一刺,道道黑氣沖去,霎時構陣的九面令旗一一爆開消逝,槍尖勢如破竹地刺向了張明烈。

轟,股股黑氣自金甲神將槍尖噴湧而出,但一至張明烈身前,便如河川入海,消失地無影無蹤。

“現在是夜游神的時間,憑你的破傀儡神將怎麼強得過我。”張明烈的身體已籠罩在一片黑黝黝之下,只余雙眼閃爍冒著精光。

“出來吧,夜游神之茅!”一道漆黑的厲芒劃破了空間,刺入了傀儡神將的身體,黑氣彌漫,很快吞噬了全身,而後一斂消失地無影無蹤。

“夜之鎖縛。”另一道黑芒也霎時出現,卷向許莽。

這時遲,那時快,一道幽綠的劍光倏然出現,卷起許莽向遠處遁去。

“那里走!”張明烈起身追擊,嗤,一個幽綠色的巨爪向張明烈當頭抓下,一道黑芒迎上,黑芒與綠爪相交,張明烈的去勢一頓。

“九幽鬼冥爪……張師弟不用追了,我們快回村,希望不是調虎離山之計。”顧石急道。

“好!”張明烈回身落下,散去了箓法道。

“師弟,現在趕路不礙事吧!”

“師兄,沒事,這種程度的靈氣我還是經受的住的。”兩條身影向原路而去。

');

上篇:二十章 下山曆練    下篇:二十二 幽冥幻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