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二 幽冥幻境   
  
二十二 幽冥幻境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唐·白居易《錢塘湖春行》

荒野小路上,八個人影此起彼落。

“黃非師弟,怎麼樣了。”洪晃見黃非停了下來,便問道。

“消失了,我再也感應不到了。”黃非疑惑地道。

“超出感應范圍了?”

“難道被那小子擺了一道。”

“現在怎麼辦?”孫亮問道。

“既然那人說是句容,而我們原本便打算去句容,所以現在就先去那。”孫光回道。

“依我看,那小子定是耍謊?句容也不必去了。”孫亮反駁道。

“大師兄,你認為如何。”眾人望向洪晃。

“我們先去句容吧,總好過漫無目的。”洪晃下決定道。

斗轉星移,天色漸亮,旭日東升。

“黃非師弟,怎麼還沒到句容,都一夜了連個小村莊也沒遇上。”孫亮怪聲地道。

這一行八人,一直在山上修煉,現在初出‘茅’廬,個個只知句容的大概方向,無奈之下只有讓兒時曾到過句容的黃非帶路,不過看來黃非也不行。

“這個…我記得是往這里走的,難道因為是夜里走偏了。”黃非亦有些懷疑地道。

幾人正在自怨自艾之際,孫亮突而跳了起來:

“看,前面有炊煙,必定有人家,我們過去問路。”

“走。”八人如離弦之箭,霎時射向炊煙嫋嫋處。

村落中朽木爛瓦,殘牆危壁,雜草叢生,時有狐貉竄沒,偶爾之中有幾間泥房飄起絲縷炊煙,顯得格外寂寥冷清。

“這個村莊怎麼這麼荒蕪。”孫亮轉頭四顧道。

“好重的怨氣啊!”桑容肅然道。

“不錯,有一股濃重的怨氣和死氣!”洪晃亦察覺到了。

“我們快找人問問吧。”孫光道。

八人一路徑直向炊煙處走去,突而一處坍角下白影一閃,一陣腳步聲漸漸遠去。孫光立在牆頭上,輕輕躍下,好整無暇看著一路驚惶失措,不時回首反顧的中年農夫,正欲開口,那農夫亦發現了孫光,惶惶地望著他,大叫一聲,連連向後退去,退出幾步後猛然轉身向後跑去。

我有這麼可怕嗎?孫光摸了摸自己的臉,甚是懷疑。孫亮在前面躍上街道,截住了那農夫的後路,對著孫光哈哈大笑。

“你…你們是誰?”那農夫見了孫亮又是一駭,一下跌坐在地上。

“我們幾人是茅山弟子。”黃非等其余六人亦一一在四周現身。

啊!那農夫慘叫一聲,雙手抱頭,縮成了一團。

“我說錯了什麼嗎?”黃非不解地道。

“驚弓之鳥吧!”龐風不屑地道。

“他好像在說不要殺他,祈求仙女保佑他……”孫亮趨上前道。

“我們不會殺你的。”洪晃運起真元棒喝一聲。

“不會殺我!”那農夫總算從歇斯底里中醒了過來。

“對了,村子發生什麼事了嗎?為什麼會嚇成這樣?”洪晃問道。

“半個月前,村上出了一個妖魔,夜夜擄人,之後來了一個茅山道長,自詡有解救村莊,除去妖魔的法子,並施出了幾種道術,村人見他道術高強,就聽從他的話在村邊建了一個祭壇,讓全村人都上祭壇祭福,不料一上祭台,地底立時飄出一個個冤魂纏了上來,村人們一一悲慘地死去,而那茅山道士和另一個魔頭在旁得意大笑,幸好這時有一個仙子從空而降,救了我們幾個。”那農夫娓娓而道。

“有這樣的事?難道又是那個游方道士許莽。”桑容道

“有可能,我們去祭壇處,看看他究竟想搗什麼鬼。”洪晃思索了一下,把眼神凝向了東南方,“那祭壇就在東南方吧,從那個方向傳來的怨氣格外濃重!”

“走。”八人猶如一陣風向東南方而去。

“真的是茅山弟子……”那農夫的臉上泌出了一絲笑意。

“在這兒!”八人一路尋覓,須臾到了一處被血灑成赤色的祭台前。

整個祭壇呈圓形,占地廣闊,邊緣有四根刻著符咒參差不齊的石柱,均勻地分布在以祭台為圓心的圓周上,每根石柱下延出一道由石條構成的直線連接到祭台,被四道直線割開的四個扇形中,三個布滿了用石子勾勒的符文,還有一個靠近村落的扇形內,石子符文殘缺不全,似已被破壞,四個扇形的頂端各建有一個石階借以上下祭台。

八人沿著被破壞的一個扇形前進,踏著石階上了祭台,台上的石上亦被刻滿了符文,大多已是殘缺不全,並被染成了赤色。

“各位師弟,看出如何沒?”洪晃望著地上的符文問道。

“好像是某個攝取靈魂的邪術!”桑容開口道,“因為符文已被破壞了,術法殘破,所以在這兒冤死村民的怨氣才得以外瀉。”

“是冤魂,那個人是想吸取足夠多的冤魂力量去完成某個術法。”天豪想起了在藏經閣的一些類似的記載,補充道。

“到底是什麼?”八人都思索了起來。

“可惜不知道是那種術法,若是師尊他們在場就好了,他們一定會多知曉一些。”過了片刻,黃非有些泄氣地道。

“不管如何,既然有這等事我們一定要追查下去,除去這伙殘忍的邪派人士。”孫亮情緒激昂地道。

“他們的邪術定是需要很多冤魂,如果我們去附近的村鎮找尋,應該會有所收獲。”洪晃分析道。

“走,我們馬上去追。”黃非道。

“黃非師弟,你還真急躁,我們往哪追啊?”孫光笑道。

咦,黃非馬上歇聲下來。

“現在我們回村莊,問清了下個村鎮的方向,然後趕去。”

洪晃向那個村人問清了下個村莊的所在,八人費了一茗茶之功夫,速行到達了第二村。然讓幾人詫異的是,村莊中熙熙攘攘,人聲鼎沸,有若世外桃源,太平盛事,全無受鄰村妖孽波及之事。

“看來那個妖道還沒到過這個村莊。”龐風道。

“這位大哥,你可曾看到過一個道人來過這兒。”洪晃拉住一個行色匆匆的商賈人士,詢問道。

好奇怪的感覺,街上人來人往,但在那勃勃的生機中隱隱約約有一股陰煞之氣撲來,天豪四面一顧,卻沒發現什麼不妥之處,那陰煞之氣也全無所蹤,難道是錯覺……

“道人…你們找道人有什麼事?”那商人一愕,反問道。

“這樣的,我們都是茅山弟子,正在追緝一個害人無數無惡不作的妖道。”孫光答道。

“哦,茅山弟子……”那商人停頓了一下,思索著道,“好,讓我想想。”

“聽聞不久前附近的村子有個游方道士。”

“游方道士?許莽?”桑容道,幾人面面相覷。

“我們快走。”孫亮急躁地道。

“你們都不知道村子在哪?”那商人問道。

“對,這位大哥,你知道在哪嗎?”洪晃問道。

“你們等等,不如先到舍下稍歇,我讓下人帶你們去那個村子。”

“那太麻煩大哥了,只要告訴我們一個方向就行了。”

“沒事沒事,招待各位茅山高人是我的榮幸。”

那商賈甚是熱情地邀上八人往村中而去,一路引著他們進去一個大戶庭院。

“想不到這麼小小的村子中還有這麼豪華的屋子!”孫光望著庭院嘖嘖地道。

“各位請上座,稍候,我馬上去找人幫你們帶路。”那商賈招呼八人上座,然後出屋而去,“來人,快上茶上果。”

須臾,一個個仆人端著一盤盤茶果上了來,各種奇珍異果擺滿了一桌,讓八人眼花繚亂。

“各位請用。”一個仆人侍在旁邊道。

“你們主人呢,等他來了一起用吧。”洪晃道。

“主人說了,請各位貴客先用。”

八人相互望了幾眼,洪晃開口道:

“既然主人如此好客,我們也不用客氣了。”

見大師兄這麼一說,幾人也就不客氣了,一起用了起來。

“咦,這麼久了,怎麼你們的主人還沒來?”孫光不耐地道。

“請各位稍安毋躁,主人馬上就到。”那仆人望著已一掃而空的桌子,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秘之色。

“怎麼了?好暈!”孫光一下臥倒在桌上,緊接著其余幾人也紛紛倒下。

“倒也,倒也,果然是一群稚子,黃毛未干就下山來。”碰,房門被撞開,剛才那個商賈領著十多個刀劍明晃的莊丁沖了進來。

“是嗎?小小幻術就想障目。”方才已是暈倒的孫光仿若無事地坐了起來。

“弟弟,你還真沉不住氣。”孫亮亦坐了起來,搖搖頭道。

“你們沒有中幽冥幻毒?”那商賈訝聲道。

“幽冥幻毒?你們是九幽鬼冥派的人?區區一個破綻百出的圈套也想使我們中計?”九幽鬼冥派與魔門是天下最大的二大邪魔門派,孫光心中微凜,但口中仍是不屑地道。

“破綻百出?”一個聲音尖銳地傳來。

“不錯,第一,村子的氣氛不對,仿佛脫離了世俗,第二,你也太過于殷勤了,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第三,這個宅子太豪華了,現在可以說出你們的主使者了吧!”

周圍的空間突而一陣扭曲,天地化為了一片綠色,一個陰慘慘的聲音飄浮不定地在虛空中響起:

“看來是我小看你們這些茅山小子了,不過也好,就讓你們先嘗嘗用來招待那個昆侖女弟子的幽冥幻境。”

天豪幾人各自結印,向四周打去,卻只能擊出淺青色的光柱,很快就在綠色中湮沒泯滅了,糟了,無法吸收天地靈氣,印法的威力被削弱了。

“哈哈,你們還是省點力氣吧,這方圓一里內都被幽冥幻境籠罩著,你們是無法施展茅山法術威力的,而且你們一攻擊就會落入不同的幻境之中。”那陰慘慘的聲音幽幽地響著。

“落入不同幻境中?”天豪四面一顧,卻發現身周空無一人,幾個師兄不知何時已無影無蹤了,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乾坤洞察術!’天豪忙運起乾坤洞察術,釋放出去的真元如石牛沉海,被吞噬一空,根本無法穿透這個綠障。

這幻境能阻隔天地靈氣,茅山道術是無法奏效了,只有用無形劍了,天豪運起了天劫心法,在周圍凝聚了道道無形劍,身形一旋,向八方射去,嗖∼∼,無形劍在周圍擊出串串漣漪,漣漪漸漸淡去,虛空中還是一片茫茫綠色。

還是不行,那就直沖出去了,天豪運起真元禦氣飛行向著一個方向直飛出去,時間一絲絲離去,片刻後,四周卻還是綠茫茫的一片,若換了平時應該已經飛出了五里有余。

耗費了不少真元後,天豪停下了徒勞無功的禦氣飛行,這時四周的空間亦緩緩地發生了變化,團團綠氣翻騰了起來,向天豪飛卷而去。

天豪盡起真元在身周布下了一道護身罡氣,蓬,綠氣卷上了護身罡氣,啵,天豪身形一晃,護身罡氣一陣黯淡,身周凝神期的五層護身罡氣立時被破去了四層。

天豪思忖自己的真元只能再擋住四擊,多出一擊的話,只怕自己便會灰飛煙滅,即使如此,卻也無計可施,只能拼死承受綠氣的攻擊。

第一擊……第三擊,蓬,捱過了三次攻擊,天豪的護身罡氣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層,真元已是難以為續,又是一道綠氣席卷而來,天豪再一次感到了死亡的臨近。

我不想就這樣死去,天豪在心中呐喊著,轟,護身罡氣被綠色碾了個粉碎消失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綠氣及身之際,身上遽然爆出了一團光芒,堪堪抵住了綠氣,天豪籲了一口氣,喜憂參半,喜的是被符玉及時護住了自己,逃過了一擊,憂的是符玉已黯淡無光,難擋下一波攻擊了。

綠氣緩緩地波動著,醞釀著下一波攻擊。驀然,四周的綠色中仿佛雜入了不少異色,幻境劇烈地波動沸騰起來,並產生了一陣陣扭曲,唰,一道白色匹練倏然飛至天豪面前,卷起天豪沖了出去。

“臭丫頭,哪里走!”半空中突兀降下一只綠色巨掌,向那道白色匹練抓下。

白色匹練光芒一漲,從綠色巨掌力量最弱的指縫中間穿透了過去,向遠處遁走。

“追∼,不要放過那個昆侖丫頭。”下方霎時騰起三道劍光,向白色匹練追躡而去。

天豪只覺得景色一變,自己已經被救出了幻境,身處一道劍罡中,在觸手可及的前面站著一個白色衣裙的少女,駕馭著飛劍向前而去,因背著自己,只能看到其美麗的倩影。

聞著那少女發出的陣陣清冽馨香,天豪心神一振,向她感激道:

“謝謝姊姊的搭救之恩,不知姊姊能不能把我的幾位師兄也一並救出來。”

“你的傷不礙事吧!”隨著一陣悅耳的聲音,那女少回過首來。

只見此女方當韶齡,天生麗質,肌膚賽雪,風姿綽約,恬雅淡泊的面容上更有著一雙如星如月,輕靈空徹,仿佛能洞徹一切的眼眸,處處透著空靈氣質。

天豪覺得此姝麗質,只有仙兒可以一比,兩女春棠秋菊,各有擅場,一個勝在仙靈氣質,一個勝在絕美容貌。

“沒…沒事。”天豪訥訥地道。

“你是哪一派的同道?你的師兄們在何處?”

“我是茅山弟子黃天豪,幾日前與七位師兄一起下山曆練,因追查一個魔道,一時不察陷入了幽冥幻境。”天豪定了定神把事情簡要地說了一邊。

“黃天豪?你難道是云書師叔的兒子?”那少女訝聲道。

“是的。”天豪聽到這個久違的名字後遲疑了一下,然後黯然地點點頭。

“我是天水一脈云湘門下弟子南宮琪。”

天水一脈南宮琪,這少女是昆侖門下,沒想到在這遇上昆侖門人,天豪不由又多望了幾眼,南宮琪,這名字有點熟,好像在哪聽到過,思索了一下,記起初上昆侖時袁碧華說及有一個師姐甚是美麗,看來就是這個仙靈少女。

昆侖……想及此,天豪開口問道:“琪師姐,爹再近還好嗎?”

“云書師叔自你失蹤後,恐你有所不測,一直憂心忡忡,還著令下山曆練的昆侖弟子多加留意,代為找尋,現在師叔也可以放心了。”

南宮琪按下劍頭,在一處山腰降下,對天豪道:

“我在此對付他們,你快去救援你的師兄們。”

南宮琪一領劍訣,手中的冰霓劍化作一道白虹,向在身後緊躡不舍的三道劍光飛卷而去,三道劍光一振,落下了三個人,中間一個是身穿道裝,肩挎一塵一劍的老者,兩邊各立著青式衣裝,臉色慘綠的負劍青年。

雖然對手只是一個妙齡少女,三人卻不敢怠慢,齊齊祭起飛劍,卷向南宮琪。南宮琪指揮著冰霓劍毫不示弱地迎上一青兩綠三道劍光,四道劍光在空中來回游弋攻擊,勝負難分。天豪見南宮琪的修為足以對付三人,便原路返回,去村子救援幾位師兄。

南宮琪有意速戰速決,運起昆侖絕學太陰之氣,冰霓劍光芒一灼,散發出陣陣寒氣,在周圍形成了一層薄霧,一青兩綠三道劍光一觸及到霧氣便好似被僵住,速度緩緩滯慢了下來。

啵,啵,啵∼白芒連閃,青綠光芒一黯,三把飛劍皆被擊墜落地,化為廢鐵。

“幽冥鬼爪!”兩個面色慘綠的青年大喝一聲,一個巨大的綠色手掌向南宮琪罩落。

南宮琪駢指一點,冰霓劍在空中略一盤旋,速如疾電迎上了幽冥鬼爪,蓬,劍爪相交,在空中激出了層層亮色的漣漪,綠色的巨掌碎成點點消散無蹤。

三人見勢不妙,飛速遁離,南宮琪雖想趁勢滅了三邪,但又憂心天豪之事,于是定住了飛劍,禦劍返回村子而去。

“師弟,你救回了幾位師兄沒?”南宮琪見天豪定定地站在已經化為廢墟的村子中央,便在他身邊停身落下,開口詢問道。

“我來時,幾位師兄已是不見蹤影,恐已遭遇不測了。”想及與自己一起修煉曆練的幾位師兄已遭劫難,天豪不禁黯然神傷。

“師弟,你不要擔憂,方才幻境已為我所破,也許你的幾位師兄已經脫困而去,加之那些邪人亦都被我們引走,所以你的幾位師兄定是安然離去了。”南宮琪柔聲地安慰道。

“希望如此。”聽著南宮琪的分析,天豪心中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師弟,你和你師兄們有否說及若是分散了在那會合。”南宮琪問道。

天豪搖搖頭,思索了一下道:

“我們本來打算去句容府的。”

“那好,我們先去句容看看,或許他們已在了。”南宮琪道。

劍光一閃,兩人起身直奔句容而去。

');

上篇:二十一 傀儡之術    下篇:二十三 昆侖師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