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三 昆侖師姐   
  
二十三 昆侖師姐

昆侖仙境,飛落奇女,

美女如玉,劍氣如虹。

——改自(龔自珍《夜坐二》)

銀湖酒樓,座落在句容府青山湖畔,景色怡人,登樓眺望,湖光山色盡攬眼底。

時近午時,二樓樓梯騰騰響起,似要震垮,步上三人,前面一人身著勁裝,身具熊腰虎背;中間一人是穿著藏青色長袍,一臉陰郁;最後上來一個長身玉立,相貌頗為英俊,一身白色儒袍,手中搖曳著一把玉骨扇,若不是臉帶邪色,舉止輕佻,准是個翩翩俗公子。

三人四顧一望,找了處臨街的空桌坐下,那魁梧的漢子開口粗聲道:

“小二,上一席你們酒樓最好的酒菜。”

“三位客倌稍等,馬上就來。”小二唱了個諾下樓而去。

“真泄氣,方到江南就令我們巴巴地趕往茅山,有什麼事擺不平,要我們前去幫忙。”那白袍文士輕展玉扇牢騷道。

“怎麼,多情郎,今日你還未滿足。”那個陰郁漢子見白袍文士大發牢騷,便調笑道,但臉上卻未有一絲笑意。

這三人皆是修真界中大名鼎鼎的魔頭,其中陰郁漢子是蛇魔毛鴻,他的法器便是圍在腰上的一根烏龍鞭,一經施展威力無窮;魁梧大漢喚作鐵手魔魯平,顧名思義他的一身修為全在掌上,不容輕窺;最後的俗袍男子叫多情人魔胡輝,性喜采補,並在自己的玉扇正面描上一朵桃花,背面題上兩句詩:有花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落款多情。

“哎,那些凡婦俗女根本無福接受我的多情,自古多情空余恨。”多情人魔胡輝情真真意切切地感歎道。

“嘿嘿,說的也是,那些凡婦俗女怎堪胡兄旦旦而伐,還沒待胡兄暖身完畢,就已一命嗚呼了。”

嘻笑間,一聲冷哼清晰地從三人耳際響起,三魔衛臉色一變,也不顧點就的酒菜,穿窗而去,霎時追躡而去,徒留下方來上菜,瞠目結舌不知所措的小二。

二前三後五條淡淡的身影至臨安城上空飛快掠過,落在城外幾里外的一個小樹林,三魔頭一看之下卻是一愣,沒想到引三人出來是一對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少年。

男者一身青色勁裝,不及弱冠,紫府未結,看來還沒煉成元嬰,修為平常。而那個妙齡少女卻使三人一亮,一副教人驚豔的容顏,圓溜靈活的雙眸似會說話,挺直高俏的雪白鼻梁,姣美的菱形紅唇,賽雪似的肌膚更是潔白無瑕,彷若吹彈可破,玲瓏飽滿的身段隱藏在那一身雪白之下,那盈可一握的腰肢婀娜多姿,更讓三人震懾的,是她那一雙眼,如星如月,輕靈空徹,仿佛能洞徹一切,如此的傾城之姿還有身脫俗高雅的氣質,有如不食人間煙火的謫塵仙子。

這兩人真是南宮琪和黃天豪,兩人在句容查找天豪的幾位師兄,卻不見蹤影,便在一路留下茅山聯絡暗記,上銀湖酒樓時,且好聽到三魔的穢言穢語,南宮琪一時憤慨難忍,就發聲把三人引了出來。

多情人魔胡輝自問走遍大江南北,所見過的各色美女不在少數,卻從未見過這般氣質的女子,如星如月的眼眸、嬌美如花的容顏,美自然是美,但她的美不同于一般女子,是仙靈脫俗之美。

“人間絕色!”胡輝不自禁地喊了出口。

“青云鎮之事是否你們所為?”可惜那少女並不領這個恭維,冷冷地求證道。

“那不過是些村姑俗女怎比得上仙子你,若我早些邂逅仙子,定不會多望她人一眼。”多情人魔情意綿綿地道,“只要你予我,我定好好地疼愛你,傳你無上魔法……”

“胡兄,莫要節外生枝,我們還有要事在身。”

鐵手魔魯平不耐地打斷了多情人魔的告白,現在三人是有令在身,尤其對方還是玄門正宗的修真,看起來修為都不錯,那少女更是晉至元嬰層,若被逃脫,恐怕會引來不少麻煩,老胡真是被美色迷昏頭了。

“胡兄,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等把這小妞拿下,還是任我等擺布。”蛇魔毛鴻陰陰地道,敢情他也心動想分一杯羹。

那妙齡少女心中微嗔,一領劍訣,一道白虹破空飛去,攻向三人,鐵手魔魯平冷哼一聲雙手一拍,一道赤焰騰起化作一個巨掌抓向白虹,半空中赤芒和白虹相撞,光芒消融,發出嗤嗤之聲,一人占天資過人禦使上品飛劍,一人是修為較深擊出奇門邪功,白虹夭矯赤焰如網一時相持不下。

“魯兄,你也太憐香惜玉了,讓小弟來祝你一臂之力。”多情人魔胡輝微笑著,擎開玉扇,飄飄然朝那少女一拂,點點粉紅色的芒點閃爍不定地從扇上的桃花飄下聚成一團,向少女飛去。

多情人魔胡輝揮出的粉紅光點可大有名堂,其早年為苗人,專飼蠱蟲,中年時偶得一邪派采補秘笈修煉後,便廣搜苗疆至淫至毒之蠱附以陰邪之氣煉成一種至淫至邪至毒的奇蠱——桃花蠱,並把它附在玉扇上籍扇子開合放出,據之為護身法寶。

卻說桃花蠱飛簇一團向那少女撲去,在一邊的天豪手上結印,打出了破魔訣,球狀的粉紅霧團霎時變異著環型,順著光柱向天豪撲來。

在一邊的南宮琪惟恐天豪有失,纖掌一晃,打出一道玉簡,巍巍數尺廣的青幕立時罩上了兩人,粉紅色的光芒如無頭蒼蠅般地附在青幕上,無法寸進。

但南宮琪因禦使兩件法寶,心神已分,空中的白虹威力減弱,被赤掌困住,動作緩緩滯了下來。

此時,又一道烏影飛來,擊中南宮琪的青色護身光幕,引起光幕一蕩,瀲灩狀地凹了半尺,少女忙分出大部分心神駕馭玉簡,穩住青色光幕,如此一來,空中的白虹更是不敵,搖搖欲墜,那少女見此忙手一招,不得已收回白虹,全神防守。

轟,鐵手魔魯平心神一領,赤焰巨掌降下撞上光幕,玉簡一震,青色光幕縮小了寸余,其他兩魔亦輪流攻擊著光幕,引起光幕一陣陣震蕩搖曳萎縮,但這玉簡卻是仙人廣成子的遺寶閭闕玉簡,三魔雖猛力攻擊一時半刻間還是無法擊破玉簡形成的防禦光罩。

“攻其一點!”蛇魔毛鴻見遲遲未下,便提議道。

兩魔聞言,赤焰掌,烏龍鞭,桃花蠱皆收聚一點接連攻向一處,閭闕玉簡漸漸抖動起來,青色光幕一下凹下了一半有余,三人的法寶堪堪接近少女。

玉簡雖厲害但限于南宮琪的修為並沒發揮最大威力,加之南宮琪又耗功甚巨,真元不繼,因而在三魔的點攻擊下,青色光幕一絲絲緩緩地萎縮回去,須臾,只余方寸之間,岌岌可危……

天豪因身在光罩內,無法施展茅山道術,無奈只能做一個旁觀者,正在暗自著急之際,沙,沙…荒野中,飛快掠來兩條身影。

鐵手魔魯平三人也察覺到場外接近了兩個人影,雖不知是敵是友?但仗著自等修為深厚,只是稍加戒備沒去在意,而那少女全力駕禦搖搖欲墜的閭闕玉簡,更是無暇分神他顧,唯一無所事事的天豪望將過去不由大喜,原來是張明烈和顧石兩位師伯循著暗記找來。

張明烈身形未至,便凌空擊來一道亮青色光柱,一陣光芒炫然,鐵手魔魯平,蛇魔毛鴻,多情人魔胡輝面前各浮現了一個半圓的盾形光罩,紋絲不動地擋住了張明烈雷霆一擊,青色光柱緩緩消散而去。

波,烏龍鞭再次撞中青色光幕,光幕霎時點點消散,閭闕光芒黯淡地至空墜落,少女只覺得心神巨震如被錐擊,伸手接住闕閭,身形一晃臉色一黯吐出了一口鮮血。

赤焰巨掌又接踵而至,南宮琪放出飛劍護身,白虹一閃一黯,再次受傷。

“你們去抓那小妞,讓我來收拾這個臭道士。”蛇魔毛鴻見那少女已是受傷,便開口道。

鐵手魔魯平、多情人魔胡輝兩人一點頭,駕禦法寶飛向那少女,這時,劍光夭矯,一道青芒把擒向少女志在必得的赤焰掌擋了下來。

見到手的鴨子又飛了,多情人魔胡輝臉色一暗,望著另一個插手的道士怒斥道:

“老道士,休要多管閑事,不然讓你形神俱滅。”

“無量壽尊,我乃茅山顧石,請各位放過我的師侄和這位小姑娘吧。”那道士到是好修養,開口作揖道。

“放過那小姑娘,道長還真憐香惜玉,莫非春心動了,思凡了。”

“罪過罪過!”

“哼,就讓我替三茅真君清理門戶。”胡輝桃花玉扇一揮,桃花蠱蜂擁而去,粉紅色的霧氣罩向顧石。

“桃花扇,桃花蠱,你是魔門的多情人魔胡輝。”顧石一駭,這多情人魔胡輝加入魔門前,便是苗疆獨來獨往的邪派修真高手,性喜采補,名聲在外,據聞其法寶桃花蠱詭秘難防,見縫插針,能抗劍氣罡元,蠶食法寶靈氣,普通飛劍法寶皆難攝其鋒,莫能對付,使苗疆高手多次圍攻都鎩羽而歸,但因犯了眾怒,被玄門正派追緝而銷聲匿跡,不再現身。

顧石心緒千轉,這桃花蠱不能用飛劍、拂塵,唯有用真元去抵住,雙手一翻,一個碩大的真元流飛出向薄霧罩去,遙遙地青色的光幕包上了桃花蠱。

見自己真元已是裹住了那桃花蠱,顧石心中一喜,運足真元向內收縮,欲把桃花蠱震得灰飛煙散,青光流瑩漸漸縮小,那桃花蠱形成的粉紅色薄薄光霧仿佛擁有無窮蘊力,反彈漸為增強,陣陣傳來,讓顧石的真元寸步難進。

胡輝見顧石欲用真元壓碎桃花蠱,冷冷而笑,一領心神,抿口發出一陣詭秘的音律,桃花蠱轉而幽亮,凝縮成一團錐形犀利地蝕穿真元而出,加速撲向顧石。

夭壽,破魔訣,顧石雙手一捏手訣全力打出茅山最後印訣,一道青茫茫的氣勁撞中粉色蠱團,蠱團被滾滾撞回,又散成薄霧,胡輝再次抿口發出幾道音律,蠱團聞音輒然左右分離,化作兩團粉霧撲至。

顧石得片刻喘息,從百寶囊中取出五枝光華熠熠的玉柄小幡旗,迅速灑出,插入身周的土中圍成一圈,而自己就手中捏訣立在正中。

那兩團蠱霧也同時撲至,到了幡邊,只見五道幡上各騰起一道光華,圍著顧石旋轉,周而複始,形成一個五彩光壁,擋住了蠱霧。

“想用五行陣法的五行的相生相克、生生不息來應付我寶蠱的無孔不入,也太小窺我的寶貝了,它豈是你這個爛陣所能阻擋的……”胡輝口中默念,指揮桃花蠱團團圍上光壁,螞蟻咬大象?!

粉紅色的桃花蠱點點附在五彩光壁上,買力地蠶食陣法中的天地靈氣,鐵桶般的五彩防護光壁似乎被打開了無數缺口,天地靈氣由慢及快地飛泄而去,粉紅色光芒轉而大亮。

胡輝臉上升起一絲自得的笑容,雖然五行陣法五行靈氣相生相克,生生不息,吸收天地靈氣以為不時補充,不過一旦自己寶貝吸取靈氣的速度超逾五行之氣生生不息的補充,陣法將不攻自破……

另一邊,蛇魔毛鴻單掌一推,身前護盾一漲,全盤接下了天豪的攻擊,並反彈了回去,天豪身形一晃,飛跌了出去。

還未待天豪思量,一道烏光便凌空電掣而至,如死神的陰影籠至,在一旁時刻關注弟子安危的張明烈硬架了鐵手魔魯平一擊,飛快躍至天豪身前,鎮邪,一道盅口大的亮青色光柱隨著一聲大喝射至,擋住了那道烏光。

“師尊……”天豪放眼望去,只見張明烈身形微顫,背上的衣服溶出了一個大洞,肌膚上浮著一個顯眼的赤色掌印。

“哼,茅山門下,好好不去抓鬼捉妖,來這兒蹚什麼混水,真是找死!”蛇魔毛鴻不屑地道。

“我好不容易收了個好徒弟,怎能就此撒手不管。”張明烈回首一望天豪,慘白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笑容。

“那就去死吧!”蛇魔毛鴻一臉煞氣,心神一沉烏龍鞭,烏光猛漲,霎時壓下了亮青色的光柱,張明烈手印法訣一變,鎮邪訣化為封妖訣再轉為破魔訣三印齊加堪堪抵住了暴漲的烏光。

不行,敵強我弱,必須讓天豪他們先行離去,自己師兄弟兩人再思脫身,張明烈暗忖道。

“師尊,劍。”這樣下去,師父會有危險的,只能用箓法了……天豪拋出了靈木劍,而後拿出了一張神箓念咒道,“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

“住手,天豪,不能施展神箓!忘記大長老的忠告了嗎,你的意識和身體會承受不住的,而且亦會敵我不分,不要讓五位長老的苦心功虧一簣。”張明烈心神一分,收住了靈木劍,向天豪傳音道。“好徒兒,你先帶著那小姑娘離開,這兒便交給師尊師伯。”

“師尊…”天豪捏著符箓遲疑地道。

“快走,別婆婆媽媽了,快帶那姑娘去療傷,我和你師伯自有脫身之法。”張明烈喝道。

“是…”除了那不知後果符箓,天豪想想自己留下來也毫無助益,反而是一個累贅,而且琪師姐也身受重傷,便答應道。

“想跑,沒這麼容易,都給我留下。”鐵手魔魯平右手擊出一只巨掌抓向眾人。

“莫忙,你的對手是我。”張明烈早有准備,心神所指,懸停在半空的靈木劍化虹斬向巨掌,天豪趁機擁著著那受傷的南宮琪離去。

見天豪兩安然離去,張明烈這才松了口氣,茅山重符咒及天地感應,在俗世中降妖伏魔,雖然也有威力強大的法術,但又有時間和後遺症的限制,所以論對已身和法寶方面的修煉遠遠不及其他各修真門派,若他們不走就在劫難逃了。

“哼,你以為他們可以飛到哪去?待收拾了你們,再追也綽綽有余。”蛇魔毛鴻仿佛看穿了張明烈心中所想,冷冷道。

張明烈一怔,心神巨震,空中的靈木劍被鐵手魔魯平赤焰巨掌包住攝取而去,連帶著破魔訣也在重重烏影下潰散。

急急如律令,隱,張明烈發出一符隱去了身影,不知蹤影,重重烏光頓然失去目標,掃在空處。

“茅山隱身術!”蛇魔毛鴻召回烏龍鞭護住全身。

“漫天掌影,破。”鐵手魔魯平迅速擊出一道赤焰掌,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化萬,滿天掌印尖嘯著向四面而去。

四面一陣詭秘的波動後,張明烈的身影在多情人魔胡輝近左顯現出來,看來是想去解顧石之圍,不過現在卻是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張明烈亮出一道符紙,但最終還是沒能發出,因為他驀然發現自己的真元在迅速地消散中。

“你還真笨,我怎麼會如此疏忽讓你接近,我身周可是布滿了蠱毒,只要你吸上一口,就會中蠱毒,真元全消。”多情人魔胡輝斜睨著張明烈道。

“天地無極,日月同輝,千神萬聖,護我真靈,昴日星官,敕靈召汝……急急如律令。”張明烈抽出一張符箓,飛快念咒道。

“哈哈,中了我的蠱毒還想用符!”多情人魔胡輝很是自信地道。

“錯,是箓!”張明烈正容答道。

“什麼符箓,都是些破玩意兒,還不一樣……”因茅山之人少與修真中人爭斗,而茅山眾人更是很少會用箓,因而一些修真人士都不識茅山三絕學之一箓的厲害,說到底還是看不起半修真的茅山。

“當然不一樣!”像是在證明或回答,霎時四周天地的能量一陣陣波動,飛快地湧入場中,張明烈似乎成了一個巨大的容器,靈氣源源地彙聚到他的身周。須臾,天際云霧翻騰氣勢驚人,方圓三十丈內風沙走石,張明烈身體四周籠罩在暴風狂流中,而他就是這龍旋風的風眼。

“牝雞司晨!”不待風平浪靜,一陣嘯聲至張明烈口中發出,化作一股股波瀾洶湧的靈氣波向八方撞去。

這靈氣波仿佛有意識般地,繞過顧石的五行陣,一波又一波地攻向魔門三衛,蛇魔毛鴻用烏龍鞭在身前布下重重烏影罡氣,鐵手魔魯平連連打出赤焰掌封去,多情人魔胡輝再也無法持扇弄風流,收起扇子全力在身周運起罡氣罩籍以對抗。

三人輕易地抗住了第一波,但靈氣一而再、再而三地沖擊而來,一波接著一波,一波疊著一波,一波猛過一波,身外的罡氣護罩越來越薄,愈來愈暗,三人如同驚濤駭浪中的小舟,搖擺不定,苦苦掌舵,不知何時就會下沉了,就在三人以為將要滅頂時,嘯聲驀然停了下來。

靈氣波緩緩消失,魔門三衛定下了身,神情顯得有些狼狽萬分,警惕地望著張明烈,生怕他使出更厲害的招數。然出乎意料是張明烈此刻卻是面色蒼白,神情萎靡,搖搖欲墜,顧石忙收起五行陣,上前護住張明烈。

“原來是這樣……”蛇魔毛鴻狠狠地瞪著害得他狼狽不堪面子大失的茅山道士,獰笑著地道。

突然顧石微微一笑,正當魔門三人不解地猜測時,一道匹練驀然落入場中一卷,帶著茅山兩人飛走。

“追。”

“不用了,先辦正事,沒想到茅山法術竟有如此威力,我們先稟告門主重做部署。” 鐵手魔魯平開口道。

走,三人隨即反向破空離去。

片刻後,場上又飛下兩人,正是去而複返的天豪和南宮琪,為南宮琪覓地壓下傷勢後,天豪想到師尊師伯可能四拳難敵六掌,越來越不安,于是再次悄悄返回而來,當然等他們趕到時已是人去樓空,一片狼藉。

“琪師姐,你說我師尊,師伯兩人會否已遭不測?”兩人繞遍了周圍數里內也沒見張明烈和顧石的蹤影,又回到了原地。

關心則亂,先是一群師兄失蹤,再是師尊師伯失蹤,讓天豪心亂如麻,他求助般地望向南宮琪,想得到一絲希望慰藉。

“那三個魔頭雖然很厲害,不過我想兩位前輩應該能夠安然脫身。”南宮琪道。

“希望如此……”天豪輕歎一聲,而後又道:“要是師尊師伯沒事,那一定會回到句容,對,我們現在回句容去,也許師尊已在等待我們了。”

');

上篇:二十二 幽冥幻境    下篇:二十四 驚聞魔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