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五 一會昆侖   
  
二十五 一會昆侖

嶺梅先破玉,江柳未拴金。

——《虛堂錄》續輯

昆侖山脈中部玉虛峰巔,宮闕凌霄。

玉虛宮宮外云濤洶湧,狀如大海;峨眉崇風時起,開合磅礴。時而濃云湧來,人在其中,伸手莫辨;時而云開霧散,上下天光,一碧萬頃。

宮內前殿,地下刻著一幅陰陽八卦圖,陰陽魚上放著一個大丹爐,飄出陣陣清香,堂上掛著昆侖一代尊者——白眉真人的畫像。

本是清修之地的前殿,今日卻氣氛隆重,昆侖天字輩的大佬除了一直隱而不出的十方天尊皆到齊了。

掌教天木真人若有心事地坐在上座,一臉肅穆,天金,天水,天火,天土,天風五位師兄弟坐在下方右側,大殿左側則放著五張檀木椅,虛席以待。

“峨嵋掌教天辰子率門下弟子來到。”門口的道童唱喏道。

一個中年文士進了來,身後跟著兩個負劍少女一個身著絳衣和一個身著青衣,英姿颯爽,難能可貴的是兩女的模樣同般,一樣的仙靈剔透,璞玉渾金,站著一起不僅令人眼前一亮,好資質!

“天辰子道兄。”天木起身帶著眾師兄弟迎了上去。

“天木道兄。”

“天金道兄。”

……

玄一真人與幾人一一見禮,然後叫過身後絳衣青衣少女介紹道:

“這是昆侖天木真人,天金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天水真人。”

“這是小徒婧兒和靈兒。”

“見過天木真人,天金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與天水真人。”兩女靈巧地上前見禮,聲如銀鈴道。

“好,她們就是這代的青郢雙劍,好資質,好靈根。”天水望著一對清澈靈秀的可人兒,甚是歡喜,開口贊道。

“謝過真人誇獎。”天辰子心中一陣欣喜,暗忖自己這兩個弟子若能讓天下大派昆侖劍派的天水真人照拂,日後行走江湖無疑多了一道護身符。

“少林元悟大師,武當玄一真人率門下弟子到來。”

門口處,一個道骨仙風,白須飄逸的老道和同一個一臉祥和,手持金剛杵的白眉僧人聯袂而至,身後各侍著四名弟子。

“禪源寺道源大師到。”門童再次唱喏道。

一睿智老僧孑然一身進了來,若說那白眉老僧元悟是福德莊嚴,那道源便是智慧莊嚴。

“青城何足道掌教率門人前來。”

隨著諾聲,進來一個個子矮小的童顏青發的道人,身後浩浩蕩蕩地隨著六個弟子。

“各位都到了,小老頭來遲一步,恕罪恕罪。”一陣童稚的聲音自矮道人口中傳出,顯得有點詭異。

“哪里,何道兄來的正是時候。”天木上前道。

眾人一陣寒暄後,各自坐定,依次是天目道源,少林元悟,武當玄一,青城何足道,一些門中弟子侍立在後,峨嵋天辰子因比眾人低了一輩,而坐在下首敬陪末席,靈兒,婧兒則被天水拉至她的身後,老一輩固然安座商談大事,站在身後的一干弟子也不空閑,目光皆被天水真人身後的靈兒、婧兒所吸引,頻頻投向靈兒、婧兒,青城門人尤為過之,其中一個馬臉少年更是癡癡地盯著兩姝,丑態畢現,惹得兩女甚為不快。

“各位掌門想必都知曉一代神算天機子的讖語,魔消道漲,三百年後,蚩尤星現,道消魔漲,劫火洞然,三界俱焚。”天木真人開口道,“如今,魔消道漲,三百年後,蚩尤星現,都已應驗,看來離後面的預言發生業已不遠矣,大劫就在眼前,因而我找當年同在天機府門派的各位掌門來共商應對大劫之法。”

“各位掌門對此不知有何見解,不若敞開一敘。”

此言一出,氣氛立時一窒。

“阿彌陀佛,施眾生已,正向菩提,魔劫在即,敝寺願以傾合寺之力消弭劫難。”元悟大師開眼打破了僵局。

“無量壽尊,大師說得極是,我們應該齊心戳力共抗劫難,不過依大師之見,我等該如何去消弭劫難,現在我們是空有讖語而不知魔劫至何來,如何應付。”何足道童聲童氣地道,很是突兀。

“據下山曆練的各派弟子回報,日前現身俗世興風作浪是天下兩個邪魔大派之一的九幽鬼冥派,鬼冥中人重履江湖,我料這次蚩尤星顯必與那蠢蠢欲動的九幽鬼冥派有所關聯,不知道禪師有何看法?”天木用手示示意,望向道源禪師道。

其余幾人這才恍然大悟,道源禪師身懷的‘慧眼通’雖不及一代大師天機子的‘妙算天機’,然也是‘慧眼見真,能度彼岸’。

“魔消道漲,三百年後,蚩尤星現,道消魔漲,劫火洞然,三界俱焚。那九幽鬼冥派是可疑,但我看到了重重黑幕,事情沒這麼簡單,另一個邪魔大派魔門也不能不防,我怕到時不只有一個九幽鬼冥派而已。”一直閉目瞑神的道源禪師突而雙目一開,慧光閃爍,緩緩開口道。

“如禪師所言,魔道已有所動作,時不我待,就由我們七派廣邀天下玄門正宗齊聚昆侖召開正道大會,說明此事,並聯合各大門派結成聯盟,先同心協力圍剿九幽鬼冥派,然後趁勢一並鏟除魔道各門,便可消弭劫難,諸掌門以為如何。”天木真人登高一呼道。

“阿彌陀佛,老衲贊成,此事就有勞天木掌教了。”少林元悟表態道。

“為消大劫,本門上下義不容辭。”武當玄一緊隨其後。

“峨嵋劍派與天下正道共進退。”

“貧道亦贊同。”

“禪師以為如何?”天木轉首問向還未有所表示的天目道源禪師,西天目道源寺隱隱為釋門之中心,代表著天下大半釋門,而道源禪師在釋門修真更是地位超然,讓天木不得不重視道源禪師的回答。

“掌教為天下蒼生著想,貧僧當然支持。”道源禪師回答道。

“好,既然諸位掌門皆贊同此舉,三日後,日中時,玉虛峰,昆侖大會,共商除魔大計。”天木見禪源禪師亦贊同,便拍板道,“這幾日便有勞各掌門在昆侖小住,以候三日後的會盟。”

“金童,銀童,引各位掌門去‘旋室’休息。”天木對門口的兩個小道童道。

“諸位掌門請。”兩個小道童上前引路。

嘭,一張檀椅飛了出來,眾人聞聲望去,原來是青城那個馬臉少年貪看那邊‘美景’,不知不覺撞上了檀木椅,真元立時反應,把木椅彈了出去,周圍同門毫不客氣地加以一陣哄笑,靈兒、婧兒看那馬臉出此大糗也抿嘴暗樂,何足道臉色一黑,狠狠地瞪了馬臉一眼,揮袖而去。

五派掌門及弟子在昆侖門人的引路下入‘旋室’外宮碧晨樓歇下,靜候三日後的昆侖大會。

碧晨樓坐落在外宮中央,四周白玉庭橋,碧水相環,花木其間,雅致之至。其由五個樓閣依五行錯落排列而成,少林派入住金字樓,武當劍派水字樓,道源禪師落得清閑,一人獨住,青城劍派宿火字樓,峨嵋劍派則是土字樓,各樓相距不遠,以小徑相連。

在青城劍派火字樓中,一干青城弟子齊聚房中。

“師尊,這昆侖還真不錯,比我們青城美多了,要是能搬回青城就好了。”那瘦如馬猴的青城俗家弟子嘖嘖地贊道,“師尊,我想出去觀賞一下美景。”

“師尊,我們也去。”又是兩個弟子出來道。

何足道也不搭話,揮揮手示意三人可以出去了。

“錢師弟也太不像話了,師尊你太縱容他了。”待馬臉少年離去,一個俊朗少年開口道。

“哼,若不是他老子是青城一富,月月向觀中進貢香火錢,為師早把他剔出門去了。”何足道冷哼一聲,對他那個不時出糗的馬臉弟子明顯極為鄙視。

“師尊,這次你為何答應昆侖……”何足道制止了另一個一臉陰沉的出家弟子的話,身形一晃,一道青光迸出,在房中設下了一道禁制。

“好了,葉悟,繼續說。”

“是,師尊,你怎麼答應了昆侖劍派的召開修真正派大會的事,這不是更為抬高了昆侖的聲勢,與我們青城雄起不利。”葉悟疑問道。

“哼,你以為為師不知道那個天木老道搞的把戲,不過現在還不到時候與他撕開臉面明著干。”

“哼哼,正道聯盟,那可不是一件好相宜的事,想當初峨嵋全盛時都無法做到,別看另外幾派都答應下來,可這台下是暗流湧動,天木老道要完成這次‘壯舉’難矣。”

“這次昆侖會盟若不成功,那昆侖的聲勢就會削弱,若是成功,誰知到時候會不會‘為她人做嫁衣’,我答應又何妨。”何足道得意地道。

“師尊高見,弟子佩服。”那俊朗少年開口贊道。

“葉悟,羅平,悟道你們三個是我門下的得意弟子,為師很是信任你們三人,現在交與你們一個任務,你們即刻下山去通知那些與我青城交好的大小門派,務必讓他們三日後齊上昆侖,參加昆侖會盟。”何足道密語道。

“可是昆侖不會向這些門派發邀請。”另一個出家弟子悟道質疑道。

“哼,只要他們來了,昆侖就不得不招待,還未聯盟便趕走一些同道門派,我料天木也不敢如此。”

“是,師尊,我們這就去。”

“好。”待三人離去,何足道在室內轉著圈,難以抑止地詭笑著,喃喃地道,“過去一直承受著青城的好處,現在到時候看你們的回報了。”

此時,青城派的那三位去欣賞‘美景’仁兄,穿過小道,走近土字樓,三人在門前停頓下來面面相覷,沒人再上前一步,那位馬臉少年斜睨了同伴一眼,冷笑一聲,整整衣冠朗聲道:

“青城弟子溫馬畢求見峨嵋天辰子師叔。”

“請進。”一聲清越的聲音響起,門‘咯吱’一聲無風自開。

溫馬畢抬頭望去,只見天辰子坐在上堂,身邊卻不見那兩個女弟子的蹤影,不由左右張望,天辰子本對這個垂涎自己弟子的低俗馬臉少年印象不佳,如今看到如此德行更是鄙視。

“何掌門何事著你前來找我。”天辰子提醒道,言下之意有事便說,無事便可離開,不過溫馬畢卻不是一個識趣的人。

“不是,我就是來看看…不,是師尊讓來拜訪一下掌門及看看兩位師妹。” 溫馬畢話一出口忙改口,旋而又驚訝地道,“夷,怎麼不見兩位師妹啊。”

“她們不在。”天辰子話一說完便合目靜坐。

“哦,那師叔我就告辭了。”溫馬畢又四下打量了一下,方依依不舍地退出了門。

見溫馬畢出來,站在外面的青城甲、青城乙戲謔地上了來。

“看什麼看,走啊。”溫馬畢狠狠道。

正在此時,一陣銀鈴般的聲音傳來,兩個少女說說笑笑地過來。

是峨嵋派的兩個師妹,溫馬畢一見兩位可人的師妹過來,立時雙眼發光,咳嗽了一聲,自以為瀟灑地湊了上去。

“兩位妹妹好啊,小生是青城掌門的嫡傳弟子青城首富之子溫馬畢。”溫馬畢彬彬有禮地上前自我介紹道。

“溫馬畢,弼馬溫,弼馬溫,呵呵。”靈兒啞然失笑道。

身後的青城甲和青城乙也抓住機會放肆地大笑,往日的怨氣總算得到了一點點雪恥。

“靈兒,我們走吧。”婧兒對這個‘風流倜儻,家纏萬貫’的青城‘高足’卻不加辭色,拉著靈兒與‘弼馬溫’擦肩而過,進入了土字樓。

嘭,直到兩扇門轟然關上,才把愣在那一直沒反應過來的‘弼馬溫’震回了魂。

‘旋室’的另一處,南宮琪一回昆侖,便前去黃云書所在風字樓,走在他的房前稟道:

“天水云湘門下女弟子南宮琪有事稟告云書師叔。”

“進來。”黃云書低沉的聲音響起。

房門吱嘎一聲開啟,南宮琪起身入內,只見黃云書端坐在凳幾上,雙眉微鎖,未知在思索何事。

“師叔,我見到天豪師弟了。”南宮琪道。

“天豪師弟,是小豪,他在哪?為什麼沒有回昆侖?”黃云書眉色一舒,開口問道。

“他在華山長風師伯的道觀中,不日就會回來。”南宮琪道。

哎……黃云書深邃的目光投向了遠處。

在昆侖千里以外,有一條江流——長江,它是中國第一大河,發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脈主峰各拉丹冬雪山的西南側,綿延一萬多里。

瞿塘峽,西起白帝城,東至巫山大溪,長約一百五十米,最窄處僅五十米,是長江三峽中,最窄、最險、氣勢和景色最壯觀雄奇的峽谷。

瞿塘峽一段蜀地忠縣和涪陵之間的長江北岸畔崇山竣林重重,日中,一道黃芒在一片森林中落下,光芒散去,顯出一個一臉平白的中年大漢,懸停在一處深谷之上,望著身下濃霧滾滾,那中年大漢手一翻,現出一面銀色的令牌,運起真元對著身下一側濃霧一示,一道銀光至令牌飛出射入霧中,身下濃霧立時如薄冰遇豔陽,沸騰消融,縮了回去。

霧氣退縮後,下方顯出一扇城門,城上影綽有六字——羅酆山豐都城,誰料到自古人皆傳聞在茫茫俗世中有個陰間之城——羅酆山豐都城——真有其處,而讓世人一直追覓的豐都城便這荒山野林的深谷濃霧中。

中年漢子收起令牌,飛身入內,在他身後濃霧又霎時擴大合攏,掩蓋了一切。

豐都城中,街道井然,精美別致,熙熙攘攘,一派繁華。中年漢子快速飛越過錯落有致的街道,在城中心一處雄偉的建築物前停足。

“來者何人?”門前八個披甲衛士錯身擋下了中年漢子。

“一級鬼卒趙五,有事急稟教主。”中年漢子手執銀牌一亮道。

“稍等,待我前去稟教主。”其中一個衛士飛奔入內。

“教主有令,傳一級鬼卒趙五入內。”趙五聽令,快步入內,經過一徑白石路,踏上白玉階,進入前堂。

堂上兩旁各列著一排銀甲衛士,上方是一席玉座,倚著一個頭戴帝冠、身披暗金長袍的瘦高老者,正是九幽鬼冥教的教主鬼帝,身後站著一黑一白兩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人則是教中護法黑白無常。

“一級鬼卒趙五參見教主,昆侖送來急訊,傳影珠在此,請教主過目。”趙五向帝冠老者行禮並奉上一顆白色玉珠。

九幽鬼冥教主九幽鬼冥教主手一招,傳影珠悠悠脫離趙五的手,出現在他的手掌上空寸余處,繼而手中冒出一道綠色光芒射入上空的玉珠中,玉珠受綠光一沖,迸出一道圓錐形的光幕,上面閃耀出一行行熠熠的字:

天機讖語——

魔消道漲,三百年後;

蚩尤星現,道消魔漲;

劫火洞然,三界俱焚。

三日之後,

日中之時,

天下正道,

昆侖大會,

共商剿魔,

目標所指,

九幽鬼冥。

鬼帝讀罷,手一晃,光柱中的字體隨即消失,珠子飛起落入趙五的手中。

“很好,你下去吧。”

“是。”趙五收回傳影珠,低頭退出前堂。

“天機子讖語,正道聯盟,圍剿九幽鬼冥,有趣有趣,再近魔門在俗世搞了不少事,那個葫蘆中埋著是什麼藥,難道掌握了‘三界俱焚’的密鑰。”鬼帝啾啾地怪笑道。

“帝君,天機子的讖語可非同小可,劫難在即,看來不假,而且正派也把矛頭指向了我派,我們該如何應對。”白衣中年人開口道。

“我看都是魔門在從中搗鬼,讓昆侖那窩老道鬧正道聯盟與我派相互爭斗,他們便可以坐收漁翁之利,我們要扭轉這個局面,不能不聞不管。”黑衣中年人也說道。

“哼,‘三界俱焚’對我門並沒好處,不管怎樣,都要阻止魔門的腳步,你不仁我就不義,你們下令下去,把那些正道眾人引向魔門的勢力范圍,禍水北引,不過對魔門也不能掉以輕心,還要密切監視魔門的一舉一動,我要讓魔門看看誰才是最後的漁翁。”鬼帝下令道。

“是,帝君。”黑白無常自是傳令下去多加准備。

');

上篇:二十四 驚聞魔劫    下篇:二十六 昆侖大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