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六 昆侖大會   
  
二十六 昆侖大會

架上有書樽有酒,自有俗客叩門來。

——改自《五燈會元》卷十九

羅酆山豐都城東南滇地瀾滄江東,在廣袤無垠的無量山的東側山嵐,依稀有一座紅瓦白牆的莊院,隱在叢林迷霧中,這依山而建的莊院便是修真門派無量劍派的所在地——無量山莊。

“師尊,昆侖飛劍傳書,飛劍傳書。”只見一個瘦小精悍的少年手中拿著一封書信急驚風似地闖入了掌門靜修室。

“慶云,你這毛毛躁躁的性子什麼時候才能改一改,不然你的修為就不止是禦物層了。”靜修室中一個棗紅臉的大漢轉身接過了書信訓斥道。

“是,師尊,明日就改,明日就改。”慶云搔搔頭,訕笑著道。

“可惜你的大好資質……”

無量劍派掌門一個棗紅臉大漢無奈地搖搖頭,啟封書信觀看起來,這是一張請帖,上面大致寫著:日前蚩尤星現,天下群魔亂舞,望無量劍派紀掌門在三日後午時,務必前去參加昆侖大會,共商除魔大計。

紀天看完此帖,心中一陣沉重,看來修真界三百年的甯靜平和又要告結束。

除魔衛道……三百年前,為了除魔衛道,無量劍派傾合派之力與天魔門周旋,凝碧崖一役,更是戰得天昏地暗,死傷慘重,門中長輩所剩無幾,精英弟子亦是一掃而空,劍派從此由盛轉衰,日漸式微。

百余年前傳到自己這一代,更是人丁單薄,門下才五名正式弟子和十多名掛名弟子,門中的無量心訣也無人晉至第七層,劍派空有其名而無其實。

鑒于自己資質欠佳,因而決定非資質過人者不收,至今才收得五名正傳弟子,其中以五弟子慶云資質最佳,自己最為溺寵,只是其心性浮躁,心志不定,修為難以大成,但自己又不忍對其苛責……

“師尊,上面寫著是什麼啊?”慶云見師尊紀天看完書信,久久閉目沉吟不語,便好奇地湊了上去。

“昆侖劍派要召開同盟大會,商量除魔衛道之事,讓為師前去參加。”紀天開口道。

“除魔衛道,好啊,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去昆侖。”慶云少年心性,一聽除魔衛道便熱血沸騰,興致昂然,恨不得立時下山拔劍除魔。

真是少年不識愁,紀天搖頭暗歎,想起上次正邪凝碧崖一戰,仍是心有余悸,如今無量劍派門派實力遠遠不如三百年前,若再來一個‘凝碧崖’戰役,只怕無量門會就此在修真門派中抹去,只余下一段曆史,但若是不去,卻又有違本門門規宗旨及天下道義……左右為難。

“慶云,你下去召集各位師兄弟,為師有話要宣布。”紀天開口道。

“是,師尊。”慶云興奮地出了去。

紀天緩緩地走到前莊修煉地,雙眼掃過面前的弟子,除了大弟子下山曆練未歸外,其余各弟子已齊聚一堂。

一干弟子想是都從慶云那得到了消息,個個斗志昂然,躍躍欲試。

“三日後,為師將上昆侖,慶地,慶風,你們倆隨我同行,其余弟子看守山莊,好生修煉,以禦魔難。”紀天望著門下的弟子點名道。

“遵命,師尊。”兩個壯實少年出列應命道。

“師尊,我也想去。”慶云見沒自己的份,便急沖沖地請命道。

“不行,此次前去昆侖可非同兒戲。”紀天一口回拒道。

“為何二師兄、三師兄能去,我卻不能?”慶云不依不饒地請求道。

“從今日起,你便與我入無量洞靜心修煉。”紀天下令道。

“不要啊,師尊。”慶云慘叫道。

“慶云,莫非你想違抗師命不成。”紀天努力逼自己硬起心腸,痛下決心,正邪大戰在即,再也由不得懶散了,多一份修為便多一份生機。

“徒兒遵命就是。”慶云第一次見識了師尊紀天的嚴肅執著,甚至有些動怒,那還敢再有拂師尊的意思,只得低頭答應道。

“師尊,你就饒過小師弟吧……”讓一向‘活躍’的小師弟去禁地靜坐修煉對他來說不亞于一個最嚴重的酷刑,下面的一干弟子向紀天求情道。

“為師主意已定,此事你們毋庸再說,現在你們都回去修煉吧。”紀天擺擺手止住了門下弟子的進一步求情。

“是,謹遵師命。”眾人見紀天的神情難得凝重,便知此事已不可改變,便遵命各自下去修煉,而慶云也不得不心不甘情不願地上無量洞修煉。

這次決定凶吉難卜,如今又是多事之秋,若不早做准備,只怕無量劍派真會斷送在自己手中,無量劍派,無量……紀天幽幽地長歎一聲。

啊……驀然從莊外傳來一聲驚叫。

發生什麼事了,紀天雙袖一揮,飛身而出,瞬間到了院外的竹林,只見一個掛名弟子面色慘白一臉滯呆地立在那。

“洪六,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驚叫!”紀天詢問這位掛名弟子道。

“什麼事?”

“發生什麼事了。”

“誰?是誰啊?”

“誰在呼叫?”

眾弟子聞聲紛至遝來,除去已去後山無量洞修煉的慶云,莊中的弟子都齊至場中,七嘴八舌地詢問道。

“師尊,你看這……”洪六戰栗地指指地面。

眾人循著洪六的手指,驚駭地地上有一段黑糊糊的物體,是一具干尸!

“一具干尸?!洪師弟也太大驚小怪了。”

“洪師弟怎麼變得如此膽小。”

“不過莊院外怎會無故出現干尸,不知這是誰的尸體?莫非我們無量山出了妖魔!”慶地開口道。

“不是妖魔所為,到像是被某種魔功吸盡精神元氣而成干尸。”紀天走上前查看道。

“你說對了,這是被吸神鎖元大法所殺……”站著紀天身側的洪六氣勢一改,面上滯呆的神色一掃而空,右手一漲迅速帶著莫大的真元擊向紀天。

紀天的護身罡氣立時反應,在身前形成了一層淡淡的青色半球光幕,纏繞地股股濃郁黑氣的巨掌摧枯拉朽地把紀天倉促結成的青色護盾擊潰。

啵,青芒一消,‘洪六’纏繞著黑氣的手掌霎時擊中了紀天的左臂,悄無聲息貼在手臂上,一股股黑煙立時滲入他的全身。

紀天身形一震,繼而抽搐痙攣,身上青光黑氣共閃爍,並綻現朵朵血紅色的光華,一股黑氣勢如破竹地滲入了各個穴脈,直撲丹田,纏繞封鎖了他的元嬰,俄後身上的元氣源源地被吸食而去。

本來以紀天分神期的修為斷不至于這樣輕易地被制住,只是比起他的對手成道期的修為差了一截,加之偷襲和詭秘的魔功,讓他一失先機便無法再翻身。

“師尊小心…”幾個警告聲姍姍來遲。

吸神鎖元魔功,是三百年前天魔門的絕技之一,憑這人的功力便是無量劍派的全體弟子全上也不是其對手,難道劍派就要亡于今日,能走一個是一個,紀天勉力提醒道:

“快走,他不是洪……”

“洪六,你怎麼打起師尊來了?”

“洪六師弟一定是入魔了。”

“快阻止……”眾弟子一下懵了,卻沒一人離去,機靈點地放出飛劍擊出罡勁,但又投鼠忌器,不敢全力攻擊,‘洪六’冷哼一聲,護身罡氣一閃,波瀾不驚地擋下了這些攻擊。

正在此時,紀天倏然身形一漲一晃,繼而又萎縮頹廢,左肩處衣物迸裂,濺出股股鮮血,臉色慘白悲哀。

“想斷臂脫身,有膽魄,遺憾的是迄今為止,被我用吸神鎖元大法鎖住的還沒有一個可以自行逃脫的,你也同樣。”‘洪六’不屑地冷笑道。

“師尊。”一干弟子悲慟道。

“快走……”紀天一開口,青芒又滅了一大半,黑氣籠住了他全身。

“你不是洪師弟,你到底是誰?”慶地開口道。

“你很聰明,我乃是天魔門四大魔神之一抗天魔神。”梟梟,‘洪六’發出一陣鬼哭狼嚎的笑聲,身形又猛地一漲,臉部一陣蠕動,平實呆板的面容須臾便轉變為一張陰鷙枯澀的面容,卻是一個鶴皮老者,身上穿著的無量劍派服飾隨著笑聲無火焚化,一襲黑色閃亮的絲織披風飄逸而出,黑氣繞身,氣勢凌人。

隨著‘洪六’的變化,兩個黑影電光罔通地撲入了無量劍派的弟子群中,一股股真元罡氣波動,傳出一陣陣厲喝慘叫,無量劍派的記名弟子在猝不及防及實力懸殊下都霎時倒了一片,地上便平添了十多具尸體,須臾場中只余下三名正式弟子縮成一團仍在苦苦支撐。

慶地三人背靠背連成一體,默運無量心法,三道光芒在身側盤旋拱衛。那兩個黑衣人,接連數掌拍去,一股股黑氣連續地撞向無量三人的飛劍,三人再也招架不住,飛劍一陣黯淡,墜落在地。

“快走。”慶地吐了一口血道。

話音一落,三道掌大的白芒一前兩後地至無量三人百會遁出,向空中逃去,瞬間黑氣也擊中了三人,三人的身體立時飛灰煙散。

“想跑。”身影一閃,空中出現了一張閃著紫芒的羅網當頭罩下,籠住了三道白芒,網中現出三個元嬰,啾啾地厲叫著,如無頭蒼蠅般地四處撞擊,卻是無路可逃。

望著剛剛還是生龍活虎的弟子一一倒下成了死尸,而三個正式弟子更是形體被滅剛修煉成的元嬰被抓,在山莊修煉的弟子無一漏網,紀天心中痛苦和慶幸交織著。

痛苦地是弟子遭屠殺,門中幾乎損失殆盡,慶幸地是已下山曆練的慶天和入無量洞修煉的慶云逃過了一劫,劍派後繼有人。

一個身影飛身落地,手一伸,紫色羅網倏然縮小,攝回手中,並開口道:“稟師尊,弟子已查過,方圓三里內已無一個活口。”

“無情,你做得很好。”抗天魔神對著他那個一臉冷然的二弟子點點頭道。

趁著那鶴皮老者以為自己已是甕中之鱉囊中之物無足為慮之時,紀天艱難地運行著無量心訣,集合最後一絲真元,從丹田爆開。

他的身軀霎時癟了下來,一道白芒至他的丹田穿出,向無情手中的紫色羅網射去,紫光一閃,無情身前突兀出現了一道護身罡氣,抵住了白芒。

“原來是煉有元神,待我用三昧魔火煉化他。”抗天魔神神情一乍又一振,雙手一揮,飛出兩團偌大的黑色火焰,一左一右向紀天的元神包抄而去。

火焰灼灼地燒上了白芒,紀天的元神哀鳴著想脫出黑色火焰的范圍,然那魔火如影附形,端是無法擺脫。

煅燒片刻後,悲鳴聲越為低落,火焰中,一把亮銀色的小劍被煉了出來,悲鳴聲嘎然而止,小劍的劍脊緩緩浮上了一道黑線,抗天魔神知道紀云的元神已被自己煉化,成了毫無意識的劍魂,心念一動便收回了小劍。

“恭喜師尊又煉得一件上品法寶。”一個面色枯黃的中年黑衣人上前恭維道。

“無情,將你焚天紫羅內的三個元嬰,交與你奸詐大師兄拿去煉魔魂幡。”抗天魔神當然知道自己這個大弟子在打什麼算盤,便開口道。

“是,師尊。”無情打開了焚天紫羅。

“謝過師尊,魔魂幡煉入這三個元嬰威力定是大增。”奸詐欣喜地掏出一幅黑色的上攜繡有白色骷髏以及兩根交叉白骨的幡旗,手一晃,一道黑色漩渦從骷髏口中發出,三個元嬰掙紮著被吸入了魔魂幡。

“好,我們先回無量山莊歇息,三日之後同上昆侖。”見諸事已完結,抗天魔神帶著三個弟子入莊而去。

“是,師尊。”三人諾道。

三日後,昆侖玉虛峰。

傾宮,房閣井然,徑廊回曲,不時有昆侖弟子明里暗中巡邏著,清風一路健步如風,左拐右轉進入傳影室。

室內寬闊明朗,只擺放著三面與人同高的玉鏡,這是昆侖各宮間用來傳遞消息的法寶,清風走近正中的一面玉鏡,默運真元注入玉鏡,光芒一閃,在玉鏡上顯示出玉虛宮後殿的景象,天金真人,天木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及天風真人六人環坐在其中。

“稟掌門和各位師叔,陣外來了數個沒有請帖的門派,揚言為除魔衛道前來參加昆侖大會,請掌門定奪。”清風對著玉鏡請示道。

同時,在昆侖玉虛峰之巔玉虛宮後殿,清風的投影縹緲地在六人中間出現。

“來者是客,請他們入內吧。”天木真人稍思後,開口道。

“是,掌門。”光芒一閃,清風的虛影消失而去。

“正角還未至到,他們到先至,他們那里得知的消息,真是蹊蹺。”天金真人沉吟道。

“掌門師兄,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些家伙不請自來,分明想搗亂,干嘛放他們進來。”天火真人火氣十足地道。

“來者是客,若把他們拒之門外,到顯得我昆侖有失泱泱大度,無心為盟。”天木掌教悠悠地道。

“總是麻煩。”天風真人感歎道。

“既然路上有不少絆腳石,不若把它們聚齊一起成石山,一並搬走,以後就一路通順了。”天木掌教默默地道,“諸位師兄弟,讓我們去看看都有那些門派前來‘共襄盛舉’,意圖何在?”

一干人等飄然下山而去。

傾宮內,清風領命而出,須臾出宮,直至昆侖護門大陣之外,明月及其余十名負劍昆侖弟子正與一干三教九流服裝各異的人群對峙著,一見清風過來,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掌門有令,請各位入內。”清風開口道。

聞言,十個昆侖弟子分列讓至兩邊,一行人揮揮手,大刺刺地抬頭傲然入內。

“清風,掌門真的如此示下。”明月看著這些人的囂張勁低低地冷哼了一聲,再次求證地望向清風,不明白掌門為何要放這些人進去參加昆侖大會。

“是的。”清風點點頭。明月聞言又發泄般地哼了一聲。

“請讓讓。”峰下又上來一個中年人,鶉衣百結,一根絲帶隨意系著不羈的頭發,一路直嚷嚷,風馳電掣縮地成寸而來,須臾便到了清風明月身前,直闖內去。

“你是誰,哪個門派的?”明月不爽地上前欲擋下此人。

那人突而曲肘一撞,一股真元壓去,把明月逼回原位。

“當心,當心,不要踩了我家幫主。”那人低頭打量著地上道。

“踩到你家幫主?你是何門何派?”清風見明月吃了個暗虧,惟恐明月暴走,便先行上前問道。

“恩哼,我是星星幫副幫主蕭強。”那人抬頭開口道。

“星星幫副幫主蕭強?”有這樣的門派嗎,清風低低地重複道。

“嘿嘿,至于我家幫主嗎,他就在這地上,你知道嗎?你們剛才差點踩上它了。”蕭強開口道。在地上,隱身?遁地?地行?清風低頭望向地面。

“有請幫主?”蕭強伸出手掌,吹了幾聲澀色的旋律,只見一道碧光射入了他的手掌,“這就是我的幫主,小強,綽號‘小而強大’。”

蟋蟀,幫主,小強……一干昆侖迎賓弟子啼笑皆非地望著蕭強手中的小強,所謂的幫主——一只色若碧玉晶瑩的奇異蟋蟀,這豈不是存心找茬!

明月怒氣橫生抬手彈出一道罡風直取蕭強手中的小強,蕭強一絲不動,任由那道罡風擊中了小強,清風攔之不及,暗道糟了。

啪,罡風擊中蟋蟀發出玉石般的聲音,那蟋蟀卻是毫發無損,並沒像明月所料在罡風下成為粉芒。

“等等。”怕明月再次不問理究地出手,清風插了上來,這時明月也發覺這一人一蟲並不簡單。

“你是何派何人?”清風開口問道。

“星星門副門主蕭強,我門雖方成立,但也算一個門派,應是可以參加昆侖大會。”蕭強一臉正色地回答道。

一群昆侖弟子齊齊面露慍色,劍拔弩張。

“住手。”正在這一觸即發之際,一個清越的聲音傳來,一個儒裝中年人飛身落地,“不得無禮,這位是九嶷山禦獸宗的蕭前輩。”

“是,見過云書師叔。”昆侖弟子見中年儒生來到,便齊齊行禮道。

“我道是誰在揭我的底,原來是云書老弟。”蕭強笑笑道。

“蕭前輩說笑了。”云書苦笑道,“請前輩入內吧。”

“好好,門主,我們入內吧。”蕭強對著手上的蟋蟀鄭重其事地道了一聲,便飄飄上去。

“師叔,他……”清風、明月有些難以接受地道。

“這位蕭前輩在修真界是出了名地放蕩不羈,我行我素,因其修為高深,兼之又養了不少珍禽異獸,很少有人敢惹他。”云書開口道。

“各位師兄,茅山有人來了沒?”一個銀鈴般的聲音響起,隨即一雙靚女俊男聯袂飄逸而至,女的是冰清玉膚、眉黛絕色,勾人心魄,儼然便是被云秀收為弟子並帶上昆侖的仙兒;男的是英俊瀟灑、氣質過人的昆侖新秀掌教一脈云杞之徒樊禦風。

樊禦風自水榭飛天初見仙兒後,是一見鍾情,之後便有事無事在仙兒身邊悠轉……眾人一陣神魂顛倒,對絕色少女是仰慕萬分,待見到樊禦風又自形慚愧,一時竟無人回話。

“仙兒見過師公。”仙兒見到一邊的中年儒生,便行禮道。

“禦風見過云書師叔。”樊禦風也隨之謙謙有理地行禮道。

“茅山中人還未到,你們先回會場去。”云書點點頭,對著仙兒道。

“是。”兩人又飄然離去,只余下一陣香風及一群仍在驚豔中的昆侖弟子。

兩人禦空而行,稍頃便至旋室前廳。

一入前廳,便是一陣陣紛紛揚揚的聲音入耳,只見寬敞地大廳中稀稀落落散布著不少人群,遠遠的堂上則上座著各派掌門及長老等,在廳中堂上明顯分成幾派,壁壘分明。

為了在心上人面前表現一下自己見識多廣,樊禦風侃侃而道:

“坐在堂上左邊第六位的紫面道人是終南山全真教的掌教紫陽真人馬晟。”

“第七位的青袍道人是華山掌教高昊真人,身後是兩位長老及他女兒。”

“第八位是修羅門門主問心修羅,據聞他年少無威難以服眾,門中事務都由他身後的兩位長老天修羅及地修羅執掌著。”說到那位與自己同樣英俊飄逸的修羅門掌門,樊禦風又多加了幾句。

“第九位蜀地岷山掌門黃沖,身後的是他的兄弟黃敬。”

樊禦風介紹完左側,就向右側而去。

“這右側大多是一些亦正亦邪,隨意而行的門派。”

“右側第一位的中年漢子是遼地天幻門門主唐秉嘉,身後的少年是他的門中左臂右膀‘命不該絕’劉小命。”

“第二位是華山星天劍派掌門潘星天,身後是他的兩位弟子。”

“第三位是璿璣門掌令綠水,是一個自命風流的家伙。”樊禦風望著遠在堂上的那個中年文士,毫不掩飾地道。

“第四位是隴地崆峒劍派掌門軒轅龍。”

“第五位是役獸宗的大長老蕭強。”

“第六位是丹霞山丹霞真人。”

仙兒隨著樊禦風的介紹目光掠過上面的一干掌門,最後把目光停留在頻頻盼顧對面的星天劍派掌門潘星天身上,有一種感覺,一種熟悉的感覺,對,和天豪哥一樣的感覺,平和,平和中有種憂郁,只是這潘星天多了些滄桑感,天豪哥多了一份稚氣,不知天豪哥現在在茅山怎樣了……

樊禦風沒料到仙兒會呆呆地望著那不起眼的潘星天,暗嘔不已,幸好一陣聲音傳來讓仙兒回過了神。

“茅山宗掌門及門人到。”仙兒一聞茅山兩字便抬頭望去,只見三個銀絲斑白的老道帶著數個弟子踏進了大廳。

仙兒轉身快步迎了過去,不過有人比仙兒更早一步上了前,一望之下卻是卻是師公云書。

“昆侖云書,見過各位道長。”黃云書上前見禮道。

“昆侖派天風一脈仙兒(天木一脈樊禦風)見過茅山各位師叔師伯。”仙兒樊禦風也隨之上前行禮道,茅山幾人只覺得眼前一亮,一些弟子皆目不轉睛地盯著仙兒。

“免禮,外慧中秀,好資質,好。”顯玄道人望了望兩人,贊道。

“原來你便是我師侄天豪的父親,咦,怎麼不見我師侄天豪來見我。”一邊的劉志遠左右打量片刻,卻不見黃天豪出現,便開口問道。

“小兒沒隨你們來嗎?”云書道。

“天豪不在昆侖?他去哪了?”劉志遠誇張地道。

“小兒既然沒隨你們來,那他一定還在清虛觀,我已讓南宮琪前去,他不日就會前來昆侖。”黃云書招呼著劉志遠三人向里走去,仙兒在一旁沉吟了片刻,也一起入內,一干茅山弟子眼巴巴地看著她,不甘地想著:為何昆侖劍派的女弟子個個絕色如仙,茅山便是女弟子也屈指可數,上天何其不公!

“走了。”劉志遠不爽地在那些癡癡迷迷的弟子耳邊猛喝一聲。

“無量壽尊,各位道兄好,請。”天木真人下來迎客道。

“無量壽尊,天木道兄好。”顯玄道人也客套地道。

天木真人迎著茅山三位觀主在左首坐下,顯玄道人看到右側人等,不由眉頭一皺,暗忖:怎麼來了這麼多‘牛鬼蛇神’。

“無量劍派掌門到。”一個棗紅臉大漢隨聲進來。

“紀兄,多日不見,你的修為又見增進,恭喜恭喜。”天木真人上前道。

“那里,那里。”無量劍派掌門紀天口中打著哈哈,心中卻是一凌,這天木雜毛好生厲害,看來要小心為是。

紀天上座片刻後,一陣鍾聲響起,天木真人起身開口道:“諸位道友掌門,午時已至,昆侖大會正式開始。”

“不知天木掌教找我等來所為何事?那大劫,蚩尤星又是如何回事?”修羅門長老天修羅開口問道。

“定是天木掌門見咱們兄弟好久未聚,便做東讓我們聚會寒暄。”堂下右側的一個弟子謔笑地道。

“好,好,有見識。”蕭強開口笑道。

“好啊,說得好。”

“就是。”

“……”

話聲剛落,下面便一陣起哄暴笑,左側還好,右側則鬧翻天了。

“無量壽尊,各位稍安,貧道讓各門中人來此是為了天機子預言一事。”天木真人不急不促地道,語調雖不高,然清越的聲音卻傳轉了整個大廳,清音繞梁,壓下了下面的陣陣喧鬧。

好高深的修為,看來傳聞他已晉至成道期不假,場中的一些有心人士暗自警惕。

天機子讖語?一個名字吸引了堂上的掌門們全部注意,並暗自約束自己的門人,止住下面的騷亂。

“三百年前,天機子在遭劫臨終時,道出了一句讖語,魔消道漲,三百年後,蚩尤星現,道消魔漲,劫火洞然,三界俱焚。”天木真人肅然地道,“如今前面之言皆已一一應驗,邪門蠢蠢欲動,蚩尤星現,大劫便在眼前,希望大家能齊心合力共抗劫難。”

魔消道漲,三百年後,蚩尤星現,道消魔漲,劫火洞然,三界俱焚……一時間諸人皆紛紛云云,對還未收到消息的門派來說這事也太突然了,一下掀起了軒然大波。

“請天木道友示下,我們應如何對付劫難?”華山掌門高昊開口道。諸人點點頭把目光都投注在天木真人身上。

“魔門中人已重履江湖,據我派與西天目、武當、少林、蜀山、青城各派商議,得出這魔劫必與那蠢蠢欲動的修真大邪派——九幽鬼冥派有關。”天木真人說著,有意無意地把其余五派也拉了進來,“因此找各派前來商議剿滅魔道,同心共力消弭劫難。”

“此事茲大,還應謹慎為是。”崆峒劍派掌教軒轅龍猶豫地道,與魔門斗劍只怕最後落得和蜀山同般,而且又傳有祖訓……

“我們茅山宗一向身在俗世,若天下有變,本門首當其沖,除魔衛道義不容辭,請天木真人示下。”顯玄道人一力贊成道。

“哼,魔劫在即,卻自珍羽毛,鼠目寸光,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到時魔劫一至,誰也無法置身事外。”蜀地岷山掌門黃沖陰陰陽陽地開口道。

一句話落,軒轅龍臉色一變,強忍著沒揮袖離開,余下各個門派聞言皆點首同意結盟,黃沖的兄弟黃敬也緊隨著道:

“好,不過我有個提議,既然我等要結盟共剿魔門,不若各派公推一個盟主,指揮各派同進共退,這樣便可事半功倍,綜合力量。”

堂上的諸掌門相互望望,覺得言之有理,便都點頭贊成。

“不知如何推法?”修羅門長老天修羅質疑道。

“若是讓廳中弟子都來推舉也是繁瑣,不若就由堂上的各位掌門各自推薦一人。”高昊望了望廳中右側的人群提議道。

“好,青城何掌門急公好義,匡扶正道,堪為正道之楷模,我推薦何掌門。”岷山掌門黃沖率先推薦道。

“不錯,何掌門待人好客,如及時雨,可媲美古之‘孟嘗君’,我派也推薦青城何掌門。” 璿璣門掌令綠水微笑著道。

何足道一下面露自得,作揖推托道:“那里,那里,各位掌門過譽了,要說聲譽,貧道認為道源大師足以服眾,青城推薦道源大師為正道盟主。”

“阿彌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貧僧西天目不參選。”道源禪師雙掌合什一宣佛號道,“貧僧推薦天木道友為盟主。”

“無量壽尊,武當少林也不參選,我等兩人推薦昆侖天木掌教為盟主。”武當掌門玄一真人也表明心志道。

“我終南山亦推薦天木真人。”紫陽真人開言道。

“各位掌門抬舉了,我以為何掌門亦不錯。”天木謙虛道。

“星天劍派推薦華山高掌門。”星天劍派潘星天望著高昊身後的一抹倩影,開口道。

哼,華山掌門高昊不領情地冷嗤了一聲,繼而開口道:“華山劍派推薦昆侖掌教天木道友為盟主。”

“茅山推薦天木掌教。”

“幻天門推薦青城何掌門。”

“峨嵋劍派推薦昆侖天木掌教。”

“修羅門推薦青城何掌門。”

“丹霞門推薦何掌門。”

“星星幫推薦……什麼推薦何掌門,錯了……哦,就推薦小強。”蕭強把左手放在耳側,狀似聆聽。

何足道心中隨之起伏不定,見星天劍派竟沒約定選自己更是暗恨在心,然修羅門選了自己到是意料之外,也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如今只余無量劍派紀天沒開口,不過自己卻與他一向無深交,看來自己只能和這個盟主之位擦肩而過。

“無量劍派推薦青城何掌門。”無量劍派掌門紀天果然不負眾望,開口驚人,讓何足道幾亦懷疑自己的聽覺。

七比七,現在是青城與昆侖各占半壁江山,然此時卻是橫生枝節,天木真人望著無量掌門紀天道心驀然一動,神光一閃,運起太虛心法太清層的功力,張口一喝:“你是何人?”

');

上篇:二十五 一會昆侖    下篇:二十七 暗流湧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