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七 暗流湧動   
  
二十七 暗流湧動

太虛有月兮老兔含霜,大海無風兮華鯨吹浪。

——《雪竇頌古稱提》

隨著天木猛地一喝,空虛中泛起一陣波動,真元回蕩隆隆壓向無量劍派掌門‘紀天’,‘紀天’身周突現一團淡紫色罡氣,擋下了這一擊。

“天魔罡氣,你是天魔門人。”

天木真人雖未曾參加三百年前的天魔門一役,但也聽白眉上人提及過天魔門之事,當時天魔門發生內訌,天魔門的四大魔神,十大魔使,十二魔衛只余抗天魔神和三個魔使,六個魔衛仍堅守在總堂,並都已受傷,其余人等不知去向,便是如此,還是讓抗天魔神負傷遁走,看來此人便是天魔門的漏網之魚。

“哈哈,天木小輩,眼力不錯。”‘紀天’向外一揮,紫色罡氣如瀲灩般地猛得迸發,層層向周圍撞去。

在‘紀天’身側的茅山三個觀主首當其沖,三人忙撐起護身罡氣,三個青色光盾成形,啪咂啪咂,紫芒驟然壓上青盾,青盾連連縮小,身形被擊飛了出去。

“無量壽尊。”

“阿彌陀佛。”

武當玄一真人,少林元悟大師聯袂出手,一道青光和金光匹練般撞去,三道光芒一絞,煙消云散齊齊化為烏有。

“五行劍陣。”天金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五人霎時飛離座位,出現在’紀天’四周,隱隱封住他的去路。

“東方甲乙木,木曰曲直,生。”

“南方丙丁火,火曰炎上,長。”

“中央戊已土,土爰稼牆,化。”

“西方庚辛金,金曰從革,收。”

“北方壬癸水,水曰潤下,藏。”

青、赤、黃、白、黑,五道匹練如五色蛟龍向中間的’紀天’絞去。

“天魔瞬移。”在五色蛟龍合圍之際,‘紀天’的身形倏然消失,幾乎同時出現在堂下的人群中,雙手按上左右兩人,兩道黑氣洶湧而出滲入兩名華山弟子的身體,那兩弟子身形陣陣抽搐,身上綻現出一片片紅光彙入‘紀天’體內。

附近的弟子嚇得一片慌亂,紛紛發出罡氣飛劍法寶護身攻擊,頓時光芒閃爍,道道光芒如流星雨般雜亂無章地攻向‘紀天’,結果皆無奈他的護身罡氣,反而誤傷誤擊不少,幸而這一干弟子的修為都差不多,也沒真個傷亡。

天金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見‘紀天’能如此詭秘地脫離五行劍陣的攻擊,讓劍陣不及反應,甚為驚訝。然‘紀天’也並不輕松,為了避開五行劍陣的攻擊,而使出了頗耗真元的天魔瞬移,若換了平時也無所謂,但現在群敵睽睽,亦不敢托大,因此一落到堂下便運起吸神鎖元大法吸取元氣以為彌補。

“休傷我門弟子。”華山掌門高昊飛身躍起,因惟恐傷及弟子沒敢發出法寶飛劍,只是當頭劈去兩道罡氣。

‘紀天’也不理睬,護身罡氣運起,一道紫罡發出護住了全身,嘭,光芒閃耀,華山正氣訣與天魔罡氣撞在一起,在兩人身周的弟子都被激蕩的真元撞開而去,亂成一片,不待高昊再次攻擊,‘紀天’雙手一揚,手中的兩名華山弟子飛起撞向高昊,高昊不得不伸手接下兩位弟子,此時異兆突生,兩名華山弟子身上爆出一團團紫芒,高昊匆匆放開兩名弟子,運起正氣訣護身,饒得如此還是被轟落了地,生生吃了個暗虧。

“星天劍訣。”一個身影與高昊錯身而過,發出一道光華直射‘紀天’。

‘紀天’梟梟一笑,鬼魅般地沒入了身前的人群,潘星天的星天劍訣姍姍來遲,在‘紀天’身後的一位倒黴的華山弟子做了替死鬼,被擊飛出去。

高昊怒哼了一聲,飛身上前,運起正氣訣,把潘星天擠了下去,繼續追去。‘紀天’雙手各冒出一道黑色火焰,如行云流水般地在廳中游動著,或而雙手如飛拍開攔路的飛劍、罡氣,被黑焰拍中的飛劍無不一頓一黯;或而運起吸神鎖元大法,吸人元氣,一路暢然,所向披靡,若不是這些弟子還有作為肉盾的價值,恐早已死傷慘重了。

緊緊追躡在後的各派掌門卻是束手束腳,投鼠忌器,每每被‘紀天’以詭秘的身法甩脫,而那青城掌門何足道見自己門下的弟子頻頻受傷,更是氣得暴跳如雷,怒罵道:

“格老子的,紀天老匹夫,有種便是老子一斗。”

“何小子,老夫方推舉你為正道盟主,怎麼這麼快就翻臉無情,恩將仇報了!”‘紀天’出聲調侃道,雙手卻不見停滯,又快疾地拍向出現在身前的一紫一青兩道光芒。

“青郢雙劍!”蓬,‘紀天’的身形一震,身法稍為一滯,訝聲道。

他這短短的一滯,立時便被緊追在後的各派掌門抓住時機,少林元悟大師首先發難:

“阿彌陀佛,一塵法界。”

一道道金光自身上發出,充斥了丈許空間,在金光籠罩下的眾人都受到了一種凝滯感,如有意識般地那金光猛地收縮,重重壓向‘紀天’。

“各派弟子快快退出大廳。”天木真人趁機開口道。

各派門人弟子早已對這個天魔門魔頭心有余悸,一聞此言,那還敢停留,一個個都發揮出了超常的修為,急速飛退出廳。

在金光的壓制下,‘紀天’卸去了偽裝,現出本來面目——一個鶴皮老者,只見他雙手一攤,左右手各出現一把烏金劍和一奇形黑色小斧,身上更發出滾滾紫罡,與一塵法界互撞,啵,霎時擊潰了金光罩。

“天魔幻相,抗天魔斧…你是天魔門四大魔神之一的抗天魔神。”看著那鶴皮老者使出的易容魔功及手中持著的一把柄子骨狀,兩邊刃面都凸有一個骷髏的小烏斧,天木真人駭然道。

“嘿嘿,難得還有人認得本魔神。”抗天自得地笑道。

“對魔門中人多說無益,大家並肩子上!”青城何足道叫嚷著道,但懾于其威,卻又遲遲未敢上前去。

“元悟大師請一讓,這個天魔友人便交于昆侖代為招待。”天木真人對漸已吃緊的少林元悟大師道。

天金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五人又隱隱圍上抗天魔神,吃一塹,長一智,五人率先啟動了五行氣場,五行之氣生生不息,無形地罩上了外圍,使抗天魔神再也無法如前一次般毫無征兆地用‘天魔瞬移’隱匿而去。在元悟大師退後的同時,五人飛快前撲補上他的位置,對上抗天神魔。

“金、木、水、火、土,生、長、化、收、藏,五行歸一。”五人身上立時騰起五色劍氣呼嘯著斬向抗天魔神,抗天魔神發出護身罡氣,一劍一斧化作兩道烏光,向五人攻去。

鐺,鐺,一陣急促的鍾聲從後山傳來,一個昆侖弟子飛報而至:“後山有警。”

聞言,天金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五人的心神起了一陣隱晦地波動,抗天魔神趁勢以抗天魔斧開道向外闖去。

嗚,抗天魔斧嗚叫著化作一溜烏光飛起,撞向進逼而來的五行劍氣。嘭,一陣天動地搖,兩道能量相撞,激起了巨大的真元波,震得天金五人連連後退,五行氣場更是被撕裂了幾個口子,抗天吐出一口烏血,趁機遁出陣外。

“五行歸一,厲害,本魔神不陪你們玩了。”抗天一下瞬移至廳外,抓起一名昆侖弟子便欲禦斧遁走。

“青郢雙劍。”隨著兩聲嬌喝,一青一紫兩道劍光騰起,飛絞向空中的一溜烏光。

“皓天鏡。”天辰子惟恐弟子有失,忙祭起一面晶瑩剔透的玉鏡,一道浩然白光自玉鏡巍巍射出,罩住了正與青郢雙劍相斗的抗天魔斧,魔斧受白光一照不由一抖,烏光在青、紫、白三芒的壓制下緩緩轉黯,抗天又故伎重演,用出天魔瞬移,烏光一閃瞬間遁走。

“皓天無影。”天辰子大喝一聲,空中的皓天鏡一轉,白芒直追而去,使抗天神魔無法遁形。

“請五位師兄弟前去後山查看。”天木真人吩咐道,“我與諸派掌門留此追擊這魔頭。”

“是,掌教。”五道青光升起,直落後山而去。

時間回溯,在半個時辰前,隨‘紀天’而來的三個無量劍派弟子走出傾宮,守衛的昆侖弟子見是參加大會的同道,也沒阻攔。這三個中年漢子為首一個面色枯黃,中間的一臉冷然,最後一個面龐粗獷,黑須滿臉,如果天豪在此便可認出這人就是魯一峰,而另外兩人就是曾在無量劍派現身的無情和奸詐。

“這位昆侖師兄如何稱呼,在下有禮了。”黃臉漢子上前與一個昆侖弟子搭訕道。

“清明。”那昆侖弟子回禮道。

“原來是清明師兄,我等三人是無量劍派的門下弟子,我是大師兄,那一臉酷酷的是二師弟,面如張飛是三師弟。”那黃臉大漢侃侃而道,敘述間情感畢露,“我們三兄弟還未曾到過昆侖天闕,不過久慕昆侖玉虛峰之風華,不知師兄能否帶我等四處攬勝,一飽眼福,也不枉來此一趟。”

“好,既是無量劍派的師弟,我便帶你們四下轉轉,看看我們昆侖勝景。”清明沉吟片刻後,答應道。

“謝過清明師兄讓我三人一遂宿願。”黃臉大師兄一臉感激地道。

清明向旁邊的昆侖弟子告了一聲,便帶著三人出去。

“我們玉虛峰共有五個宮殿,剛才那是‘傾宮’,是招待客人之用,最下面那個‘旋室’,上面還有縣圃、涼風和玉虛三宮……”

“這便是玉虛宮,宮闕凌天,很壯觀吧!”清明一路走來一路介紹,片刻後到了玉虛峰頂的玉虛宮前。

“清明師兄,前山我們都走遍了,不如到後山去轉轉。”黃臉大師兄又要求道。

“後山,這……”清明為難道。

“莫非後山有什麼妖魔鬼怪不成。”

“這到沒有,只是後山有禁地,不過我們只要避開就行。”清明被幾人一口一個‘師兄’,叫得暈乎乎,以前他只有‘師弟’的份,現在是師兄了,怎麼也要滿足一下三位師弟的要求。

“我們走。”清明豪爽地帶著三人向後山行去。

“清明師兄,我們為何要往左繞行。”黃臉大師兄不解地道。

“在這往下右側是禁地,不能入內,我們必須向左繞行。”清明指指右邊茂密地叢林道。

“清明師兄,這兒禁地很多嗎?”黃臉大師兄隨意地問道。

“這到沒有,你們放心,這後山只有這麼一個禁地。”清明以為幾人覺得一直繞行不太舒服,便解釋道。

“那便好,那便好。”黃臉大師兄喃喃了一陣,又詭秘地道,“清明師兄,我們還沒見過禁地是怎樣的,不若過去一觀。”

“這是不行的,就是過去了,守衛在那的弟子也會把我們擋下。”

“是嗎?”黃臉大師兄驀然迅速出掌插入了身邊清明‘師兄’的丹田,而其余兩個師弟則同時發動,飛快地在外圍布下一個隔絕結界。轟,一團黑色火焰從清明的丹田燃起,清明在不明不白中被完全焚化消失。

“走。”黃臉大師兄開口道,三人投入了下方的林子中,叢林中,林木蔥郁,鳥鳴豸和,突而沙沙的腳步聲傳來,一陣鳥飛豸跳,兩個中年漢子出現在叢林中,打破了這一片和諧。

“站住,來者何人,此處是昆侖禁地,立即離去。”一個警告聲悠悠傳來。

“我們是無量劍派弟子,迷路在此,望能幫引路。”黃臉大師兄說是說著,不過腳下步伐也沒停,繼續向前進。

“站住。”一個負劍青年男子禦空而至,落入場中,擋在兩人面前,戒備地望著兩個不速之客。

“好。”黃臉大師兄開口道,話音剛落,便打出兩道黑色火焰,魯一峰則飛快繞到了後面打出一道紫色罡氣,封住了後路。

那負劍青年男子雖立時撐起了護身罡氣,但還是被打得口吐飛跌出去,兩人緊接著向那少年落地處發出飛劍罡氣。

隱匿在離此不遠的一個昆侖弟子見此不由一愣,沒料到會有人來昆侖禁地來找茬,幸而守在禁地的弟子皆是素質過人,一愣之下馬上回神,揚手向空中打出了一道流光,然後起身便欲去救助同門。

驀然,身後光芒一閃,這個昆侖弟子難以置信地望著胸前,只見一道紫光業已穿透自己的身軀,忙強行使出元嬰出竅,一個小小的光影自百會穴遁出。

嗚,一幅黑色的上攜繡有白色骷髏以及兩根交叉白骨的幡旗當頭罩下,一道黑色漩渦從骷髏口中發出,那個光影不及掙紮便被吸入了幡中。

“又是一個,已經收了九個元嬰,我的魔魂幡大功告成了。”黃臉大師兄收回了魔魂幡開口笑道。

“他已經發出了信號。”二師弟無情開口道。

“既然已經被發覺了,就闖進去。”三人禦空而行飛掠入林中,須臾便至一山崖邊,山崖的底部突兀有一個洞穴,三人正欲上前,崖上飛下三道青光迎頭攔截而來。

“你們進去,這兒就交給我。”二師弟無情祭起了焚天紫羅,小小的羅網立時變大,閃著紫光罩向三道青光。

因為今日的日子特殊,加之這個禁地在昆侖腹地而且別有禁制,昆侖派放心地只設五個護衛,組成一個五行陣防守在此,這使奸詐和魯一峰一無阻礙地繼續前沖,直到了洞口。

進,兩人心中一喜,然洞口驀然現出勒一道青色的光幕,兩人被狼狽地彈了回去。

“是禁制。”奸詐放出了飛劍撞去,青光一閃,飛劍被彈了回來。

“好厲害的禁制,飛劍根本奈何不了它,看來我們是來對地方了,正主定在這兒。”奸詐狠狠地道。

“大師兄,現在怎麼辦?”魯一峰頭疼地道,沒想到都到了目的地卻被擋下了。

“沒法子了,為了天魔門的複興,拼了。”奸詐祭起了方修煉完成的魔魂幡,在一片烏煙慘云中,數以千計的生魂依附著光罩啃噬著不停,前排被青光蒸發,後排便接位,饒得如此還是無濟于事,禁制絲毫不動。

“沒時間,魯師弟你做好准備,洞口一開,你便快速進去。”奸詐交代道。

“是,大師兄。”魯一峰回答道。

“魔魂爆體。”奸詐心神一引,魔魂幡上的生魂緊緊依附到了七個元嬰之上,緊縮到成一個拳大的黑球,向光罩撞去,嘭,黑球猛地炸裂,四面風砂走石,草木花石皆化為灰燼。

青色的光罩上霎時被破開了一個大洞,洞口電光閃爍,一道紫白相間的流光極快地飛射而出,奸詐傾盡全力助魯一峰擋住亂流,制造機會讓他頂著亂流飛入了渾沌一片的洞中,魯一峰剛一入洞,奸詐亦同時被震飛了出去,跌在地上一臉萎靡,洞口的光罩又迅速恢複了原狀。

“二師弟,走。”奸詐見空中光華片片而來,知道再不走就走不了,無情用焚天紫羅斷後,帶起奸詐飛快禦劍遁走。

魯一峰在里面一落地便四下打量,這是一個淺窄的山洞,四壁閃著青光,洞中正面打坐著一黑一白兩個霸氣威儀的中年人。

“門主!”魯一峰見到黑者全身一震,撲通跪倒在地。

過了片刻見兩人遲遲毫無動靜,方抬起頭,而後起步上前,啪,驀然兩人的身軀霎時化塵而去,只落下一塊白色玉瞳簡和一紫一白兩顆熒光游弋的珠子。

莫非是心法功訣,魯一峰攝過玉瞳簡,靈識掃去,只見上面寫著:

余乃天魔門魔帝,百年前與天神盟神帝老兒于昆侖玉虛斗劍,兩敗俱傷後,被白眉老道所趁,元嬰重傷,無奈避之洞中,白眉小子見要滅我兩人自己也沒法全身而退,便設下禁制,把吾兩人囚于洞中。

余與神帝老兒暫停糾葛,一心療傷,卻發覺神帝老兒的天神罡氣攻入軀體,與自身的天魔罡氣纏斗不休,身軀巨損不堪使用,難以複原,更嚴重的是元嬰也受到了傷害,而神帝老兒也亦然,僅憑無上功法支持身嬰不散。

為了修複元嬰,破困而出,余兩人逐日合作,最後盡棄前嫌,相互印證天神訣和天魔訣,經百載之期,終于修複了元嬰,修為也晉至渡劫層,但一出山洞便遭雷劫,羸弱之軀不堪負荷,無奈只有返回山洞,這山洞禁制此時成了余等護身之符。

吾二人心尤不甘,日夜冥想苦思,苦思解法,兩百年轉眼而逝,終于發覺一法,便是元嬰出竅,放棄身軀,另覓身軀。

余等把自身全部修為煉成元丹,儲于體內,並日夜修煉元嬰,等待禁制被破之時,元嬰脫困離去……

原來如此,方才那道紫白相間的流光應該就是兩人的元嬰,現在可以去回稟師尊了,魯一峰暗忖道。不幸的是,魯一峰發現自己也被禁制困于洞中無法出去,真應了進來容易出去難。

難道自己也要像門主般被困三百年,不行,魯一峰四下巡視,目光一亮,對,兩顆元丹,那是凝聚了兩位帝君畢生修為的元丹,只要煉化它們,何畏外面的禁制。

魯一峰一手拿過一粒元丹,修煉了起來,只見兩粒元丹化作一紫一白兩道洶湧流光,滲入體內而去,一路行進終于撞在一起,卻互不相讓,斗成一塊。魯一峰只覺得全身膨脹欲裂,愈演愈烈,讓人不吐不快,長嘯一聲,飛身向壁頂撞去,轟,魯一峰撞穿禁制從崖頂沖出。

趕到洞外的昆侖弟子忽見一個身上纏繞著紫白罡氣面目猙獰的中年大漢破洞而出,紛紛發出飛劍攻去。身體被作為戰場,使魯一峰心中煩躁萬分,真想發泄一番,見道道飛劍攻至,正中下懷,身內的紫白罡氣轟然發了出去,近體飛劍都被震了回去,修為稍差點的昆侖弟子更是被震傷在地。

“五行劍陣,金、木、水、火、土,生、長、化、收、藏,五行歸一。”趕到場中的天金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面色一凌,立即用五行劍陣攻去。

五道各色光芒席卷而去,魯一峰卻不避不讓,天魔罡氣和天神罡氣再次猛然爆出,撞向五色光芒,兩者相撞,爆出了一陣炫目的光芒,產生的巨大力量把天金真人,天水真人,天火真人,天土真人,天風真人五人逼得連連後退,狼狽不堪,昆侖的護山大陣——‘洞天徹微’大陣亦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身在中間的魯一峰雖沒被擊傷,但體內天魔罡氣和天神罡氣的相斗,撞傷身上的不少穴脈,難受萬分,也不想戀戰,忙禦劍遁離了玉虛。

“不要追了,就是追上也奈何不了他。”天金真人止住了躍躍欲追的門人弟子,心中暗忖,不知這個魔頭是誰,難道是天魔門的四大魔神之一,有如此修為,卻是聞所未聞,看來修真界真的是有大劫了。

');

上篇:二十六 昆侖大會    下篇:二十八 重返昆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