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二十九 身世之謎   
  
二十九 身世之謎

水清徹底深沉處,不待琢磨自瑩明。

——《傳燈錄》

天豪剛下擂台,仙兒、天傑、南宮琪、樊禦風四人陸續走了上來。

“哥……”仙兒安慰道。

“哥,你不用擔心,我會為你報仇。”天傑睨視了吳炎一眼道。

“我沒事。”天豪淡淡一笑道。

天豪並不以為自己修為不如吳炎,若不是擂台上有結界限制,或是換了劍,自信以自己的術法完全能勝過那吳炎,如此一想,雖是輸了比試,心中也不沮喪,專心地觀看仙兒幾人之後的比試。仙兒通過了第二輪比試,但因為修為不足,在最後一輪——第三輪落敗,勝過自己的吳炎亦是如此,最終只有曹月穎、天傑、南宮琪、樊禦風四人勝出,翌日便進入玉虛宮接受師叔祖的指點教授。

“仙兒不要鬧了,我有件事要告訴你。”盤坐在床上的天豪瞥了一眼無故升至空中,向他砸來的木椅道。

仙兒自學會使用隱身符後,時常耍些小把戲襲擊天豪,不過成功率卻並不樂觀,十之八九都被天豪提前察覺。

“又被哥發現了,對了,你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快說。”木椅在床邊落下,仙兒現出身坐了上去問道。

“本來我想等爹回來然後離開昆侖,不過師尊傳來飛訊,讓我即日返回茅山……”天豪斟酌了一下道。

“你要回茅山?”仙兒驚道。

“是的。”天豪點點頭。

“……仙兒能和你一起去嗎?”仙兒沉默了片刻,遲疑地道。

“當然,不然仙兒又怪我拋下你了。”天豪笑道。

“不許笑,是你說要照顧我的。”仙兒亦笑靨綻開。

天豪仙兒在昆侖也沒什麼人可道別的,南宮琪、樊禦風、天傑三人正在玉虛峰修煉,不知何時出關,所以兩人只向師尊(娘)——云秀道別,征得她同意後,聯袂下山而去。

“哥,我想先回天柱看看,你能陪我去嗎?”仙兒道。

“仙兒想家了?好!”聽著仙兒的話,天豪想及了自己亦有六年沒回家了,心有戚戚,那忍心拒絕這個可人美麗的妹妹,便答應道。

兩人半途轉向了天柱山脈,仙兒領著天豪在天羅峰山麓一片碧翠竹園落下,竹園中間建著一個木制的雅樓,外面圍著一圈籬笆,上面爬滿了藤蔓,一片綠色,有若世外桃源。

仙兒打開籬笆門,眼中依戀地望著院里的一草一木,緩緩移步登上了樓層,輕輕地推門入內,天豪知道仙兒睹物思人,沉浸在回憶之中了,以而也沒去打擾。

仙兒雙手撫摸著房中的一事一物,往日的情景一幕幕在心中浮現,爹的音容,自己的成長以及喜怒哀樂……出生後不久,娘就離開了,平日里只余父女相依為命,度過了十數個的春秋。

“爹…”仙兒驀然發現爹正躺在床上,對著自己笑,不由失聲地喊道。

床上爹的人影變淡,緩緩地浮起穿透房子向外飄去,仙兒忙緊跟著而去,仙兒隨著那飄逸的淡影,不知不覺地翻山越嶺來到了天羅峰附近的山峰下的一個小小的村落——桃花村。

此時正值午後,村民們業已出外勞作,村中只余老弱婦孺守家,以而甚是幽靜。

“族長爺爺,族長爺爺,村口來了一個仙女姊姊。”一個孩童蹬蹬蹬跑到村中央的族長房宅前,開口喊道。

仙女姊姊?族長走出屋子,開口問道:

“小虎子,什麼仙女姊姊?”

“對了,那個姊姊有點面熟,長得很像……很像在山上廟里掛著的圖畫中的仙女。”小虎子側頭想了想,回憶起了父母常帶著自己去的仙子庵。

很像仙女庵中的畫像,難道是胡仙子回來了?族長暗之思忖著。

“小虎子,快,快帶我去看看,回頭族長爺爺獎勵你兩個大桃。”族長急急開口道。

“好,族長爺爺,這邊…這邊走。”小虎子聞言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引路,方出村口,便迎頭遇上了進村而來的仙兒。

“胡仙子,你終于回來了。”族長一見仙兒,不由熱淚盈眶,跪倒在地,虔誠地道。

“胡仙子?老伯,你快請起,我不是胡仙子,我是仙兒,你認錯人了。”仙兒一見老者下跪,一陣手足無措,忙發出一道真元,把老者攙了起來。

“你不是胡仙子?怎麼會,難道我認錯了嗎?”族長激動地道。

“老伯,我真的不是胡仙子,你再仔細看看。”仙兒道。

“你…你不是胡仙子,你比她年輕多了。”族長仔細一打量,黯然發覺雖面貌同樣,但這仙兒顯然比胡仙子年輕多了,思索了一下又欣喜地道,“不過你與胡仙子同樣相貌,你們之間一定有淵源。”

胡仙子與自己相象?有淵源?仙兒聞言一怔,曾聽爹提起娘的姓氏也是胡,莫非那個胡仙子就是我那不曾謀面的娘親,如果是真的,那一定認識爹。

“老伯,你認識我爹羅生嗎?”仙兒問道。

“羅生…我記得,他曾是我們村中私塾的先生,不過早在十多年前失蹤了。”族長思索了一下道。

“老伯,你說的胡仙子現在何處,能讓我見她一面嗎?”難道真是娘,仙兒心中忐忑地問道。

“胡仙子,說來我們桃花村已有十幾載未見她前來了。”族長長歎一聲,緬懷地道,“想當年,我們在此避世安家,建起村落,仙子幫我們施展仙法,驅除惡獸,開荒辟地,引來清泉,但在我們安居樂業之際,她卻離去了,不知所蹤,對了,羅生也是那時失蹤的。”

“村中之人有感仙子之高義,合力在仙子出現的山上,建起一座仙子庵,掛上仙子之像,借以供奉仙子,仙兒姑娘想否去一觀。”族長繼續道,“老朽也想去拜見仙子了。”

仙兒沉吟片刻,點了點頭,心中心緒翻騰,極是期待又有些茫然,但不管怎麼,仙子庵是一步步在接近。

片刻後,一間小廟庵出現在仙兒的眼簾,頂上一面匾額,上書‘仙子庵’,庵門被關鎖著,兩面圍著紅色的木柵欄,中間留著一道石子布成的小路,一路綿延入庵中。

族長上前打開了門鎖,庵內很整潔,正中是掛著一幅畫像,畫像中的女子仙靈氣質,美貌過人。

族長走上前在畫像下的一個香爐中插上了香,恭恭敬敬地禮拜了一番,又望了望畫像上的女子和身邊的仙兒,開口道:

“像,真的很像。”

仙兒望著那畫像,心中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的親昵熟悉感,心中已沒由來地肯定這個畫中的仙子便是自己的娘。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族長望望外面的天色,開口建議道:

“仙兒姑娘,天色已晚,不若下山在村上休息一宿。”

“不了,老伯,我想在這兒再待一會。”仙兒全然忘了時間,望著畫像默默地道。

“這個…山上多猛獸山妖,你待在這兒不安全。”族長勸說道。

“老伯,不礙事,我煉有功夫,你先下山吧。”仙兒道,“我想靜靜地待一會。”

“好吧,仙兒姑娘保重,早些下山,老朽就告辭了。”族長見拗不過仙兒,也就不再勉強,先下山而去。

時間緩緩地逝去,不知不覺已過去數個時辰,但仙兒對周圍的情況仿若未聞,已是死去的爹,未曾逢面的娘,她是我娘嗎…這一切中的一切占據了她的全部思緒。

驀然,一陣霧氣源源湧入,仙兒心中的一點靈覺,讓她回過了神,抬頭望去,那湧進的霧氣彙成了一團,霧團一盈縮現出一個皚皚老嫗,仙兒運起真元戒備地望著那個老嫗。

“石嫗見過小姐。”那老嫗對著仙兒作揖道。

“你是?”仙兒有些不解地問道。

“我是胡妃娘娘身邊的女仆石嫗,奉命看守洞府以迎接小姐的到來。”石嫗回答道,“胡妃娘娘,石嫗不負你所托,終于等到小姐了。”

“是你引我到這里來的?”仙兒立時醒悟了過來。

“日前附近出現了一個蛇妖,妖力高強,雖然不知何因待在巢穴沒出洞,但為防萬一,石嫗一見到小姐,就把小姐引了來。”石嫗點點頭道。

“蛇妖…胡妃娘娘?是她嗎?她真是我娘親!”仙兒望著畫像,突而有些不知所措,可能是近鄉情怯吧。

“是的,你便是我要等候的小姐。”石嫗肯定地道。

“那我娘親現在在哪?”仙兒忙問道。

“胡妃娘娘已經飛升了。”石嫗憧憬地道。

“我娘已經飛升了?”好不容易有娘的消息,卻也被告知已無法相見,仙兒有些不能接受地道。

“小姐,請隨我來,到了胡妃娘娘的洞府,你就知道所有事了。”石嫗開口道,接著飄到了室外,仙兒隨即也行了出去。

石嫗雙袖一拂,一陣霧氣湧去,庵門嘎然而閉,並落了鎖,爾後引著仙兒向後山而去,兩人禦空離去。

時間應該差不多,天豪踱步出了竹園,推門進了木房。

“仙兒。”天豪走遍了兩個房間,卻不見仙兒。

仙兒到哪去了?怎麼會不見人影?天豪出了房子,躍到空中,四下察看:

“仙兒,你在哪?”

天豪的聲音響徹了天羅峰四野,歇了片刻,從周圍傳入耳的卻只有陣陣風吹樹葉的濤聲,及遠山的回音,這讓他心如火烙,就以仙兒的房子為中心,在空中盤旋著漸漸擴大地方尋找。片刻後,天豪一路越過天羅峰,循著山脈找到了一個村落,便落下了身。

“你也是神仙嗎?”從旁邊走出一個啃著桃子的孩童,仰望著天豪。

“神仙?”

“對啊,剛才也有個仙子姊姊和你一樣飄下來,你們是一起的吧。”小虎歪了一下頭道。

“剛才…仙子姊姊…是不是這麼高,很漂亮,穿著白衣裙……的姊姊。”天豪忙形容了一下仙兒的容貌身材,問那個小童。

“不是姊姊,是仙子姊姊!”小虎大聲申明道。

“好,好,是仙子姊姊,那她現在在哪?”天豪可以肯定這孩童口中的‘仙子姊姊’便是仙兒,就從善如流地道,希望馬上見到仙兒。

“仙子姊姊和族長爺爺一起出去了。”

“那你知道他們去哪了?”

“知道,去山上的神廟了。”

“神廟,你能帶我去嗎?”

“太遠了,很累啊,我爬不上去,走不到一半路天就黑了。”虎子搖搖頭道。

“這樣吧,哥哥帶你從天上飛過去。”天豪引誘道。

“好啊,好啊,哥哥快帶小虎飛上天!”虎子一下來了興趣,雀躍地道。

天豪抱起小虎,在他的指引下向山上飛去,即刻到了‘仙子庵’,落在庵外,但庵門緊鎖,不曾有人。

“小虎,是這兒嗎?”

“恩。”虎子狠狠地點了點頭。

天豪躍過紅牆,進入庵內,庵內很整潔,除了正中是供著一幅畫像,別無它物。望著畫像上的女子,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仙靈氣質,美貌過人,是仙兒,不,應該說是很像仙兒,只是氣韻有些差別。天豪凝視了須臾,轉身飛出圍牆,又回到了虎子身邊。

夜幕緩緩降臨,山中的孤狼野梟時不時發出一陣慘厲的聲音,渲染著荒野的氣氛,虎子到底還是一個孩子,心中害怕不已,一見天豪出來忙央求道:

“哥哥,天黑了,我們快回村吧,不然會有野獸出來咬人,而且爹娘也會罵小虎的。”

或許仙兒已下山了,與其留著這兒漫無目的地尋找,不如回村一探。天豪道了聲好,認定方向,正想帶虎子回村,卻發現山下有一片火把蔓延上來,便迎了上去,飛近一看,卻是十幾個村民擁著一老者一路上來。

“族長爺爺……”虎子飛快地奔了過去。

“小虎子,你怎麼在這兒,你家里正在找你。”族長一訝道。

“是這個神仙哥哥讓我帶他上山找仙子姊姊的。”虎子答道。

“你找仙兒姑娘?你是?”族長這才發現前面不遠處還站著一個少年。

“我是仙兒的哥哥,請問老伯,仙兒現在在何處?”

“仙兒姑娘不是在庵中嗎?”

“庵中沒有人。”天豪搖搖頭道。

“怎麼會,她之前還在庵中,走,我們上去看看。”

族長領著一干村民繼續上山,到達庵前。

“族長,庵門鎖著,沒有你說的那位姑娘。”一個村民訝聲道。

“怎麼會?我下山並沒鎖上庵門。”族長忙上前,“難道是我老來忘性,快去開門。”

幾人打開了鎖,進入庵內,頃刻奔出道:“仙子庵里沒有人。”

正當桃花村人和天豪慌亂焦急之際,仙兒石嫗兩人已至一處有若蓮花狀的山峰上。

“這便是胡妃娘娘的修行之處。”石嫗在蓮花山峰的花蕊處落下。

仙兒向四周眺望一下,開口道:

“這兒空空蕩蕩地,沒山洞啊。”

“你腳下的那大石頭便是洞府所在處。”石嫗回道。

“怎麼進去?”仙兒望了這塊腳下這塊倍桌之大的青石,看不出如何可以進去。

“胡妃娘娘在這個入口下有禁制,要一個‘鑰匙’才能進去。”石嫗說明道。

“鑰匙?那鑰匙現在哪?”仙兒問道。

“你手腕的那個碧玉鐲便是進出洞府的鑰匙。”石嫗指著仙兒左腕的手鐲道,“你把那玉鐲祭起,便可打開洞府。”

仙兒點點頭,手中的碧玉鐲旋轉著飛出,射出了道道豪光罩住了全身,當地面受到碧光照耀時,腳下的青石一陣扭曲變形如波瀾狀起了漣漪,向內凹下,仙兒直通通地墜落了下去,落到了一個寬廣的石室中。

仙兒把碧玉鐲收回了手腕上,放眼望去,這是個一個簡陋的石室,只放有一張石床,石床上放著一個錦盒,光芒耀耀。

驀然,光芒一閃,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子飄浮在石床之上,飄飄渺渺,似真似幻,那女子開口道:

仙兒,你終于來了,十四年了,你是第一次見到娘,原諒你娘親為了追求天道,對抗天劫,拋下了你們。

娘本是一白狐,幼時中陷阱被你爹的祖先所救,為了了無牽掛地晉升天道,便尋覓到你爹,以身相許,了結塵緣,因而娘生下你後,便回到此處,專心修煉,直至晉入天道。

娘從沒給你給什麼,這錦盒內的元丹便作一份遲來的禮物送于你,在這個石室中娘已下了禁制,當你完全融合了娘的畢生元丹,便可破開禁制。

娘在東海亦有一洞天,在你脫身而出後,石嫗自會帶你前去……”

隨著話聲,那女子的身形漸漸淡了下去。

“娘!”仙兒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撲了上去,身子穿過了那女子的身形。

“乖女兒,好好保重,娘祝你幸福,如是有緣當以再相見,記住,娘在靈界會護佑你的。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光芒一閃,那女子的身形散成點點瑩光消逝在虛空中。

“娘,為什麼?為什麼……”仙兒撲在床上慟泣著。

良久,仙兒突然想起了天豪還在天羅峰住處,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都讓自己暈頭轉向了,忙立起身來,飛身欲離開洞府,但四周光芒一閃又把她彈了下來。

咦,怎麼回事?禁制,只要把這元丹融合就可以出石室……仙兒想起了方才母親所言,便拿出了錦盒中的元丹,握在手中,盤膝運氣,吸收起真元,或是出自同源,沒多久,元丹便被化出涓涓細流泊泊流入仙兒的丹田,仙兒的修為在不知不覺中絲絲增長,一日,兩日…十日……仙兒雖想早日出去,但沒料到融合元丹要如此久的時間。

');

上篇:二十八 重返昆侖    下篇:三十章 猛虎出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