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章 猛虎出柵   
  
三十章 猛虎出柵

溪云初起月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唐·許渾《咸陽城東》

龍飛鳳舞俯控吳越,獅蹲象立威鎮東南。

天目山上峭壁突兀,怪石林立,峽谷眾多,景觀幽美,堪稱“江南奇山”,其景觀以“古、大、高、息、多、美”稱絕。

從玉龍崗向前,兩邊深谷,一道山梁,蜿蜒登峰,翠壁青峰,如刀削斧劈,崖壁半腰突兀懸出一平台,台旁石筍聳立,高數丈,五石分峙,各自高擎,峰瓣如簇,有隙宛然,狀如蓮花,名曰倒掛蓮花峰,又稱蓮花台,山風卷揚,深谷幽壑,使人有凌空出世之感。

時近黃昏,一道光華隱晦地落在平台上,現出一個一身勁裝三角眼,蓄著一撮山羊胡子的瘦小中年漢子,向著平台側的懸崖作揖道:

“魔門門下天魔衛段明求見九霄尊者。”

話音一落,段明面前的石壁一陣扭曲波動,有若液體般的盈盈流動,俄頃,從里面穿行出一個負劍少年,卻是與天豪斗過數回的禦靈子,他打量了一下段明,開口道:

“你是魔門弟子段明,我師尊不在洞府,有什麼事說與我便是。”

既能找到這里,段明自然也知曉九霄尊者這數十年來都蟄伏在此,幾乎足不出戶,除非有什麼大事才會出洞,便揚聲道:

“曾聞尊者甚有大家風范,不料有此待客之道,看來也不過爾爾,言過其實了。”

“住口,竟敢不敬我師尊,找打。”急急如律令,九霄第一印法,禦靈子口中頌咒,雙手飛快撚訣,打出一道墨綠的光華擊向段明。

嘩,段明身上霎時騰起一道光芒護住了全身,毫無花俏地擋下了一擊,衣袂不驚。

急急如律令……禦靈子正待再次攻擊,一個聲音傳來:

“好,不愧為魔門天魔衛,禦靈子,帶客人進來。”

“是。”禦靈子俯首應道,帶著天魔衛段明穿壁而入,眼前豁然開朗,石壁內另有一番洞天。

洞穴幽深,幸好每隔數米便有顆夜明珠放出氤氳光華,地上鋪就一層玉石,珠光映照,有若一道白色匹練伸展而去,前走十數米,有石門一道,禦靈子手一揮,石門大開,只見里面明亮光華,腳下出現十余級台階,兩人依階而升,走進里頭是一個大廳,寒氣陣陣,兩邊倚牆擺放著數十個冰棺,里面隱隱綽綽躺著人,段明暗忖這應該是行尸門的高級行尸,不由多望了幾眼。

禦靈子走到了中間的玉屏前,示意段明入內,這座光華熠熠的玉石屏風把其分成兩部,段明轉過石屏,一個更是廣大的石室出現在他眼前,布置得富麗堂皇,紅毯鋪地,珠簾垂掛,輕紗掩壁的華貴大廳,廳中央是一個大鼎,煙氣氤氳,發出香麝之味,兩邊是各有一柱兩人合抱的大油燭,頂上分布七星夜明珠,照得全洞光明,亮如白晝。

正前方的玉白石階上,放著一把玉石椅,一個老道盤膝坐在椅上,只見他身穿道服,面如槁木,雙手合什閉目養神,他身後侍著兩個與禦靈子同般身著的少年,身邊則堆放著一堆作法專用的器具。

“九霄尊者。”段明上前作揖道。

“你便是天魔座下的天魔衛段明。”九霄尊者垂下雙手,睜開雙目,目光如炬地掃向立在下方的段明。

魔門共有三大魔尊,每個魔尊手下各有左右使者和數名魔衛,雖然魔衛職位在使者之下,但個個修為深厚,隨意出來一個就足夠讓玄門正派鬧騰一陣。

“是的,魔主著我問候尊者。”段明恭敬地道。

“老夫行尸門與你魔門殊無往來,不知有何事來訪。”九霄尊者雖自恃身份輩分,但也不敢輕易得罪天下邪道至尊——魔門。

“尊者話語果然直爽,那我也不再轉彎拐角了。”段明開口道,“我們魔主想借尊者在法咒上的修為做一個交易。”

“交易?你們魔門人才濟濟,還用得著我這個老道。”做交易?!想來不是什麼好事,九霄尊者推托道。

“我魔門雖人才濟濟,但論及在陣法上的造詣,卻沒人能出茅山之左,我門有意以吸元大法心訣換尊者破去一個陣法。”

“吸元大法…你們要我去破那個陣法?”九霄尊者心頭一動,詢問道。

“封魔谷。”

“封魔谷……”雖是多年修養,九霄尊者還是驚駭變色,修真界的每個人都知道封魔谷代表著什麼,那是傳說中遠古天人大戰時,魔神被封印之地,谷外瘴氣彌漫,怪獸橫行,谷內更是布有奇陣禁制,威力之強,無人能入,無人能破,九霄尊者自問憑自己的修為是萬萬無法入內。

“不錯。”

“你們想打開……”九霄尊者再次求證道。

“若尊者能幫這個忙,我們魔主將不甚感激。”

“這……”

“只要尊者幫這個忙,除吸元大法外,仍有商量余地。”段明勸說道,“想尊者當年也是大名鼎鼎,如今淪落至此,匿行藏蹤,還得受西天目禪源寺那群光頭的罪……”

“禦靈子,與我送客。”九霄尊者伸出枯枝般的手逐客道。

“看來尊者是想在這一直匿形下去,繼續做這個見不得光的行尸門主。”段明轉身隨禦靈子向外而去。

“且住……容老夫想想。”九霄尊者見段明就欲離去,開口叫住道,“若我答應,你們魔門能如何幫我。”

“若你答應,我魔門將幫尊者重掌茅山。”段明一舉擊中了九霄尊者的軟肋。

“不知人魔,地魔……”重掌茅山,這是九霄尊者夢寐以求的事,聽聞此言,心中劇烈斗爭起來。

“請尊者放心,另外兩位魔主的意思也同鄙主一樣。”

“好,請魔衛明日再來,老夫必給一個答複。”

“尊者豪爽,那我明日再上門拜訪。”

“禦靈子,送貴客。”

段明出了九霄尊者的九霄洞府,一路掠飛出天目而去。

在離天目山數十里開外,一幢荒廢的農舍,斷垣殘壁,雜草蔓生,屋子一角,尚留得有三堵土牆,半邊頂,農舍坐落在一片貧瘠的莊稼地里,干裂的地面只零零散散的錯布著一些半枯萎的莊稼,散落在淡淡的夜色下,農舍故然已久無人住,連這幾片旱田也都棄置了,看情形,屋主已是逃荒去了。

此時,在廢墟旁的空地上,鬼魅般的現出了一個身影,是一個長著三角眼,蓄著一撮山羊須的漢子,他正是方從行尸門九霄洞府出來的天魔衛段明。

段明身影乍移,在四周查看了一番,又側耳聆聽俄頃,雙手一揮,在屋子四角插上了四道幡旗,幡上傳出一陣詭秘的波動即刻就把屋子內外隔絕而開,俄後,他又滿意地從懷中掏出一顆珠子,拋擲空中。

珠子在段明的頭頂上空懸停並不斷旋轉著,向下射出一道偌大的光芒,一團淡淡的霧影在光芒中出現,繼而由淡化濃,漸為清晰,在光圈中呈現出一個黑糊糊的半身像,段明在光圈外俯首行禮道:

“參見左使。”

“段明,事情辦的如何了?”那黑影一陣晃動,開口問道。

“稟使者,行尸老鬼果如魔主所料,極好面子身份又無法割舍茅山宗主之事,先是不容商議,但聽我門可為他奪回茅山基業,便難以按捺,答應明日答複。”

“好,你做的好。”

“不過,進攻茅山宗,涉及到修真俗界各方,俗世自是不足為慮,然那些自詡名門正派的家伙豈會袖手旁觀,若是他們皆跳將出來,假時恐我門門眾會損失不菲。”

“成大事者不拘小格,為了魔門大局,勢在必為,此事亦在三位魔主的意料之中,自有妙計除去那些正道人士。”

“魔主英明!”

“待稟過魔主,得回音後,會有魔衛前來助你,之前不能暴露行蹤,記住魔主要得是九霄尊者的陣法造詣。”那光柱中的黑影緩緩變淡消失。

“是,恭送左使。”

隨著光芒逝去,停在半空中的珠子又骨溜溜落回到了段明的手中。

翌日,段明再次來到了天目山九霄洞府,輕車熟路地進了石室,在九霄尊者的示意下,上台階在他左側落座。

“不知尊者的意思?”段明開門見山地問道。

“段魔衛莫急,先欣賞一段歌舞。”九霄尊者拍拍手道,“以舞宴客。”

從大廳兩側各步出五個妙齡少女,身上披著大紅斗篷,內襯薄紗,滿面紅脂,妖嬈勾人。大紅斗篷輕解,露出難遮風光的紗被,身軀一扭,步入中央,兀自對舞起來,白玉般裸體身軀在輕紗下若隱若現,那粉臂雪股又顫又抖,抬手間,雪峰巍巍挺立,撩腿處,方處隱約可見。

堂下歌舞起,妙相諸端生,雖然淫歌妙舞,佳麗當前,段明卻無心鑒賞,他知道這些少女都已被九霄尊者改造成行尸走肉,殺人之器,帶刺的豔花,可以想像這些少女在一襲紅妝下的臉面定是滯呆無表情,青白無潤色。

九霄尊者暗暗注視了段明片刻,又拍拍手,贊了聲,好!似是在贊堂下諸女歌舞佳,又似在贊堂上段明修持高。

“尊者……”段明見堂下歌舞已止,便開口道。

“好,我可以上封魔谷助魔主一臂之力,不過作為交換,我要吸元大法,而且你們魔門也要助我重掌茅山。”無論答應與否皆一樣——打不開封印,但若是不答應,為了保密這件事,魔門定不會善罷甘休,反正左右沒損失,九霄尊者便狠下決定道,“等我回茅山之日便是我上封魔之時。”

“好,我門中人不日前來,定能助你重返茅山。”段明隨即送上了一顆‘定心丸’,而後滿意地離開洞府,用密法祭起傳影珠,把成功的信息稟報了左使。

賀蘭山西北額濟納,極目遠眺,方圓幾十里內沙塵遍布,在強烈的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一座古城半遮半掩在荒漠戈壁之間,宛若幻境,忽明忽暗,時隱時現,變幻莫測。由于兵戈之亂,這兒成了死城,初時還有人絡繹不絕地前來探寶,不料個個有去無回,久之久之,便傳城中有妖魔鬼怪盤踞,生性噬人,于是便無人敢近。

此城呈長方形,東西長四百余米,南北業有近四百米,東西兩牆中部開設城門,並加築有甕城,城內的官署、府第、倉敖、佛寺、民居和街道遺跡仍依稀可辨,城外西南角有穹坊廬式頂、壁龕樣式的建築一座,西北隅聳立著一座十數米高的覆缽式佛塔,接受著風吹雨打,登臨佛塔高處,周圍幾里內一覽無遺。

佛塔的最上層盤坐著三個人,全身皆籠罩在層層黑霧中,難窺其貌。這時,一個額頭帶著白色圓形印記的枯槁老者飄上了樓梯,對著那三個隱在重重黑霧中的身影恭敬地道:

“見過三位魔主。”

“日左使,是不是西天目那個行尸小鬼答應了。”一陣縹緲的聲音從中間一團黑霧傳出。

“真是。”日左使回道。

“有那抗天老頭的蹤跡嗎?”左方那團黑霧問道。

“近期中原修真界喧鬧無比,天機子的魔劫之說紛紛揚揚囂于塵上,昆侖還組織了一個正道聯盟,除魔衛道,再加之九幽的一群鬼眾不時引動,對我門的行動有所制肘。”

“門下弟子傳來發現抗天老鬼的行蹤是在數日前的昆侖大會上,他用天魔幻相幻成無量劍派門主潛上昆侖玉虛峰,不過卻被天木那小兒識破,引起那些玄門正派群起而攻之,最後用了天魔解體大法才跑出昆侖。”

“抗天那個老鬼終于不作烏龜了,伸頭也好,省去我們到處尋他。”左方那團黑霧道。

“當日總堂一戰,隨他的那些魔使及魔衛皆死于昆侖劍派之手,只有他孤家寡人跑出生天,照此看來他的修為還是因那一戰受了影響,不然就不會受那些正道的蟻螻驅趕。”右側的一團黑霧道。

“不要小看了那老鬼,他雖力單勢薄,但執念很深,若真是給他找出魔帝或魔帝的遺物就麻煩。”中間的一人道。

”你說天魔訣!”右邊的一人道。

“哼,憑我們三兄弟現在的修為還用怕那個不知是死是活的魔……魔帝和什麼天魔訣。”左邊的一人道。

三人一陣沉默,到底當初在魔帝座下時,他的威懾力已深入三人之心,雖時過境遷、物是人非,過去了三百年,然猶有余威。

“對,以三位魔主之修為,當今天下誰人能敵!”日左使適時地道,對他來說三百年前那個魔帝不過是個虛幻的人物,而天、地、人三位魔尊的恐怖魔功卻是曆曆在目。

“封魔行動第二步進行得怎樣了?”三人深知魔帝的厲害,卻沒打算在手下面前表現出來,天魔尊沉吟了一下道。

“雖然收到了一些干擾阻礙,不過事情還算順利,正道聯盟的人已經被引至長江一帶,不久之後九幽鬼都就會無可避免地暴露。”

“好,不過那個鬼帝亦是老謀深算之徒,著門人小心謹慎,勿被反將一軍,你下去准備第三波行動。”天魔尊吩咐道。

“是。”日左使又悄然離去。

“大哥,我說修真界除了那自抬身價的小輩鬼帝、不敢出洞的長眉老不死及修為不進的抗天老鬼、再加生死不明的神魔帝還勉強算個人物外,其余修真皆是些蟻螻,何必這麼謹慎,直接滅了他們,不就什麼事都沒了?”左側的地魔尊陰慘慘地道。

“二弟,都三百年了,你的修持還是沒什麼進展,修真界隱匿的高手何止這些,別忘了除去劍仙外,還有那些自詡四大皆空的隱士及借天行道的術士,而且最重要的是三百年前和神魔兩帝斗得天地無光的神人後裔。”天魔尊呵斥道。

“大哥,都過了三百年了,神人後裔一直杳無音訊,難保他還滯留在人界,而且在三百年前也不過和兩帝在伯仲之間,並不是能毀天滅地。”

“魔帝說過那神人後裔不知什麼原因修為大減,但即使這樣也不可小窺,想三百年前被並稱人界第一人的神魔兩帝都無奈他,憑我三兄弟能敵過他嗎?”天魔尊身側的黑霧微微波動。

被天魔尊如此一說,地魔尊一下噤了口,右邊一直沉默的人魔尊接過話問道:

“大哥,要是那神人後裔仍然在人界,那封魔行動就會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事至如今,只有加快末日行動步伐,早日打開封魔谷,迎接魔尊,到時便是神界之人來臨也是無可奈何。”天魔尊道。

“到時魔門就可以君臨天下,而後再一統三界!”

“好了,現在就按計劃行事。”

“自我們三兄弟知曉封魔谷之秘,反出天魔門後,已有三百年未出手了,魔門也隱晦了三百年,讓中原修真界活得太過安逸了,是應該讓他們重新認識魔門的時候了。”

佛塔內紫色光芒一閃,三人霎時在原地消失。

冥城豐都,鬼帝斜靠在寶座上,心如波濤,起伏不定,正道中人已是緊鑼密鼓,層層進逼,派去引誘北上的棋子不是失去聯絡就是被人滅去。

“報,冥城附近發現正道聯盟的弟子。”一個鬼卒進來稟告道。

“你等密切監視,伺機引走。”伺立在旁的黑無常吩咐道。

還沒等鬼卒退下,又是一個消息傳到:

“正道聯盟弟子受不明勢力打擊,死傷慘重,已是逸走。”

鬼帝聞言猛然睜眼,綠芒懾人,冷哼一聲:

“又是魔門,想讓我和正道聯盟鷸蚌相爭,不過這個漁翁並不是好當的……白無常,你馬上去集合城中所有弟子。”

“帝君,你決定了?真要這樣。”白無常低沉地道。

“不出奇兵,安爭天下,你去集合城內中堅弟子,准備進入幽冥界。”

“是,帝君。”白無常立時吩咐了下去。

幽冥界,是九幽鬼冥派的前人偶然在豐都禁發現的一個連接空間,三百年前,九幽鬼冥中人就是依靠這個空間躲過了正邪之戰,保存了元氣,繼天魔門消亡後,一躍而成天下邪道二大門派之一。

九幽鬼冥派禁地,這是一個巨大的石室,石室中間是一個數十人合抱的古老祭壇,祭壇中心矗立著九根環繞的石柱,每根石柱的外圍中端都鑲嵌著不同的玉石圖案。

鬼帝,白無常,黑無常,六大鬼王,圍著祭壇,各自面對一個石柱,九道幽綠的光芒擊出,印在石柱上的玉石圖案,嗤∼,玉石一亮,九根石柱爆出條條電芒,纏繞蔓延著,在石柱內圍扯出了一個墨綠色的光柱。

“都進去。”百數個九幽鬼冥的精英弟子依次投入了光柱,消失在光柱之中。

蓬,洞口的禁制突兀被擊潰,一道黑氣蜂擁而入向祭壇卷去,鬼帝一驚,這攻擊來的太湊巧了,正值定位之際,要是定位失敗,天知道這些弟子會傳送到哪去。

天羅扇,鬼帝身上飛起一把碧綠的羽扇,見風即長,在空中一展,發出閃閃綠芒,便似一道屏風,護住了祭壇。

啵,綠芒一黯,天羅扇化作點點閃光在空中消散,黑氣一散,顯出一把烏黑的三股叉,去勢不減地撞上了祭壇,立時把祭壇夷為了平地。

“妖叉!地魔,我九幽鬼冥派與你等魔門誓不兩立!”鬼帝心疼門中的精英弟子被傳得無影無蹤,饒得數百年的修為也壓不住那憤怒,雙手一揮,一道墨綠色的光芒直射洞口。

“不會再有九幽鬼冥派。”洞口處黑氣一閃,現出十數個人影,擊散了那道墨綠的光芒。

“帝君,情勢不妙,我們被圍住了。”黑白無常,六大鬼王都圍簇到鬼帝身邊。

鬼帝亦察覺到了情形不妙,地魔尊,天地人六大左右使,二十四魔衛,魔門的大半力量都到齊,而且暗地里不知還有多少埋伏。

“沖。”鬼帝胸前的骷髏項鏈升起,頓時一陣鬼哭神嚎響徹石室,九個皚皚骷髏頭吐著綠霧,向洞口的人群撲去,黑白無常及六大鬼王也各自放出法寶,緊隨著鬼帝動去。

地魔尊驀然出現在鬼帝上空,妖叉飛快叉下,鬼帝手一招,九個骷髏頭霎時聚到手上,結成一個骨盾,旋轉著抵住了妖叉。

啵,鬼帝只覺得胸前一涼,一只手透胸而過,一顆心在手中跳動著,回首一望,卻看到了手下一個鬼王的詭笑面容。

鬼帝厲嚎一聲,一道道墨綠迸出,纏繞著叛徒的手蔓延而去,噬魂心法,那鬼王詭秘的笑容立即僵住了。

地魔尊的妖叉趁勢擊潰了九個骷髏,鬼帝身形一閃,身後的鬼王迎上了及身的妖叉,啵,鬼王還不及反應就被妖叉擊中,形神俱滅,化為灰燼,連帶著鬼帝亦被擊飛出去。

“帝君,快走。”黑白無常閃身護在了鬼帝身前,齊齊向地魔尊攻去。

“哪里走。”魔門各使衛紛紛攔截而去。

蓬,頻遭攻擊的鬼帝再也護不住自己殘破的身軀,猛然爆開,借著爆炸的余威,一顆墨綠色的光珠倏然遁走。

');

上篇:二十九 身世之謎    下篇:三十一 正邪初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