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一 正邪初戰   
  
三十一 正邪初戰

清風偃草而不搖,皓月普天而非照。

——《洞天錄》

一晃已是三日,天豪在天柱山脈瘋狂地尋找了三日,天羅峰、仙子庵,桃花村附近幾乎都被他挖地三尺翻了一遍,但還是沒見仙兒,無奈之下只得在族長那留了口訊先趕回茅山去。

一回到二茅峰,天豪受到了熱烈地歡迎,方進觀,師尊師伯要兒紅狐一下占據四個位置,把他團團圍在中間噓長問斷、抱怨吐槽。

不過天豪卻沒有這份閑情雅致,直接開口問道:

“師父,你召我回茅山來有何事?”

“沒什麼事,想你了,所以找你回來敘敘舊。”

“什麼!”

“不好,徒弟(師侄)發怒了。”劉志遠、張明烈兩個誇張地道。

“天豪師弟。”從觀中走出一個美得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般的少女。

“咦,琪師姐,你不是在昆侖閉關嗎,怎麼又在茅山了?”天豪望著南宮琪訝聲道。

“因為掌門傳訊已追尋到九幽鬼冥派的巢穴所在,所以師叔祖讓我們提前出關迎接魔劫。”南宮琪道。

“找到九幽鬼冥派所在?”天豪好奇地道。

“對,天木盟主已發出了除魔令,遍傳各門在明日齊聚武當殲滅九幽。”劉志遠面色一正,把事情簡單地說了一番,然後又道,“宗主決定讓小茅峰二茅峰的觀主五位長老率一部弟子留守外,其余門人弟子由他帶隊前去武當,你也是其中之一。”

“可是……仙兒在天柱山脈失蹤了,我要返回天柱去尋找她。”天豪想及仙兒,于是把她行蹤不明的事述說了一番。

“咦,仙兒?失蹤?”南宮琪驚訝道。

“我尋找了三日,但還是沒有她的下落。”天豪黯然地道。

“這…師兄你看怎麼辦?”張明烈見自己的寶貝弟子如此著急著實不忍,但又不想他在這次除魔衛道的曆練中缺席,于是便把問題拋給了劉志遠。

“天豪,不如這樣,你隨宗主、師弟前去武當,尋找仙兒之事就交于師伯。”劉志遠想出了個折中的法子。

“這…我…”天豪還是有些猶豫。

“難道你不相信師伯,而且還有昆侖門人,你放心,一定會找到你的仙兒!”劉志遠誇張地下保證道。

“既然師妹失蹤,我們昆侖不會袖手旁觀,天柱山脈離武當不遠,屆時我向掌門請令,讓門中弟子前去搜索尋找。”南宮琪道。

“我們也去。”一旁要兒和紅狐也湊上來道。

天豪見此暫時寬了點心,就答應前去武當。

武當山,古名太和山,位于湖北省北部十堰市境內,山勢雄偉,面臨丹江口水庫,背依神農架林區,連綿八百多里,神秘空靈,玄妙飄靈,自古便是道家追求仙境的理想之地,,相傳上古時玄武在此得道飛升。

天柱峰又名金頂,是武當山的主峰,其巔峰拔空峭立,猶如一根寶柱雄屹于眾峰之中,有“一柱擎天”之名。

今日里,峰上燈火通明,從朝天宮,一隊隊負劍漢子及武當弟子來回巡視著,沿一、二、三天門至金頂金殿的路上更把守地固若金湯,滴水不漏。

茅山眾人登上兩重台階到了金頂大殿前,天豪放眼望去只見殿中的舉凡梁柱椽瓦、斗拱飛簷、窗花門飾、匾額楹聯、帳幔旗幟、案桌器物,全部以銅鑄成,分鎏赤金,難怪被稱為“金殿”。

殿中燈火輝煌,人聲沸鼎,在這間長方形的殿中,沿著兩壁,相對排列著一些檀木椅,左右各七張,每張椅上都正襟安坐著一個人,只余右側末位無人,顯玄上前坐下,張明烈拉過弟子,把這些修真界巨擎一一向天豪介紹說明。

左側依次是青城何足道,岷山黃沖,璿璣門綠水,天幻門唐秉嘉,修羅門問心修羅,星天劍派潘星天,丹霞山丹霞真人。

右側是西天目道源禪師,少林元悟,峨嵋劍派天辰子,九嶷山役獸宗蕭強,華山掌門高昊,終南全真教馬晟。

大殿上首,左右各放著一把高背檀木椅,坐著兩個道骨仙風的道士,左邊一個是正道盟主天木真人,右邊的則是這兒的主人,武當掌門玄一真人,一干道僮在之間穿梭招呼,果味茗香,主客融融。

“各位玄門掌門宗主,為了正道的昌盛,今日我召集各位前來武當,進行本盟的第一次剿魔行動。”天木真人見盟中各門都已到齊,便開口道。

“不日前,青城弟子在長江瞿塘峽附近發現了九幽鬼冥派的蹤跡,而且派去搜索的數隊弟子亦失去聯絡,生死不明,但那些優秀弟子沒有白犧牲,隱藏在瞿塘峽長江北岸畔崇山竣林的九幽鬼冥派已經在我青城的監視之下。”青城何足道接過話,鏗鏘激昂地道。

“何掌門,九幽鬼冥中人詭計多端,邪法眾多,不知你的青城門人是如何監視住他們的?”九嶷山役獸宗蕭強逗著手中一只色若碧玉晶瑩的奇異蟋蟀,隨意地詢問道。

蕭強的一番話,引得其他各掌門個個點首稱是,九幽鬼冥派好歹也是天下兩大邪派之一,青城在修真界亦不過中等門派,讓青城弟子去監視也太勉強。

何足道望著那一道道探視的目光,信心十足地道:

“如果是青城的三長老又當如何。”

此際,一名在外打探的青城弟子,進殿而來。

何足道傲然地問道:

“現在九幽鬼冥派動靜如何。”

那弟子回稟道:

“三位長老讓我稟告,九幽鬼冥派沒任何異動。”

“青城三長老修為深厚,定能主持那兒的局勢,事不宜遲,遲則生變,現在我們就出發,一舉殲滅九幽。”天木打圓場道。

“請盟主吩咐。”

“青城、岷山、璿璣門、天幻門負責東方,少林、修羅門、全真、丹霞山對付西方,武當、峨嵋、星天劍派、華山進攻北方,昆侖、天目、役獸宗、茅山南方主攻,各位認為如何?”

“好,謹遵盟主吩咐。”

一干掌門宗主各自下去准備,須臾,數百道光華從天柱峰接連騰起,光華沖天,各顯神通,如鐵樹銀花齊綻,煞是好看,彙成的碩大光流,在青城弟子的帶領下向瞿塘峽灑去。

片刻後,由飛劍彙成的碩大光流分成四股,光華灑地,向下瀉去。天豪隨著師尊及本門弟子一起在林中降落,周圍夜色沉沉,霧氣嫋繞,伸手不見五指,但在修真者眼中卻是亮如白晝,只是沒見九幽鬼冥派的巢穴——豐都城。

正在疑惑之際,從前方的昆侖劍派中閃出五個天字輩耆老,各自一捏劍訣,手中爆出五道光芒,彙成五色光柱射入前方的霧中,其余人各自戒備著。

霧氣一幻,翻騰著漸漸向後退去,卻是一個深谷,隨著時間流逝,五色光柱越來越亮,啵,霧氣如薄冰遇豔陽,四下逸散消融,下方顯出一座石城,高大的城門陰慘慘閃爍著六個字——羅酆山豐都城。

呔,昆侖、天目、役獸宗、及茅山門人早就按捺不住,發出法寶飛劍幻作道道流星雨砸向石城,光芒閃爍,灰石四揚,豐都城門在呼吸間被夷為平地,出乎意料地沒遇到一絲抵抗,亦沒有一個九幽鬼冥門人出來迎戰。

四派宗主長老煞是疑惑,不知這九幽鬼冥派葫蘆里埋著什麼藥,止住門人,然後聚在一起商議。

“天木真人,事情有些蹊蹺,你看怎麼辦。”顯玄詢問道。

“掌門師兄,定是那些魔崽子得到消息,都躲起來了,我們快進去查找,見一個滅一個。”天火真人氣勢如虹地道。

“天火師兄,那九幽鬼帝老謀深算,也許在里面設了圈套,不知敵情,我們這樣貿然進去太危險了。”天水真人謹慎地道。

“禪師,你認為如何?”天木真人回首征求道源禪師的意見,希望他的‘慧眼見真’能察覺點什麼。

“附近沒什麼怪異之處,城中仿佛空無一人,不過邪門亦有不少詭秘之術隱匿真元氣息,一切聽盟主示下。”即使道源禪師自負‘慧眼神通’,亦不敢輕易下結論,正道聯盟傾力出動,如果中了魔門圈套,那對天下正道來說將是萬劫不複的事。

“對,掌門師兄,現在怎麼辦,總不能在此停滯不前,如果被空城計嚇退,豈不給其他門派恥笑。”

“不如讓我禦使寶貝前去一探。”蕭強口中發出陣陣怪語,一時間,林中熊咆狼嚎,陣陣異響向這邊聚攏而來,雖然場中的人都是修真,但對于野獸在潛意識中還是不想接近,紛紛避開,數十只猛獸跑至場中,伏在蕭強腳下。

蕭強發出了數道指令,一群猛獸絡繹地從垮了地城牆處沖了進去,片刻,一陣悲慘的獸嚎聲從城中高昂地傳出。

“有人……是正道聯盟的人,我們進去吧。”蕭強率先飛射入城,其余三派中人見此亦緊隨入內。

“那里來的野獸?”

“定是邪門圈養的魔獸。”

“滅了它們!”前面一陣喧嘩,接著光芒閃爍,蕭強召來的野獸一下被飛劍全滅了。

“什麼人。”

“是青城派。”

“昆侖派!”

“少林。”

……正道聯盟四方人馬會師後,一起進了城主府,然後互相詢問:

“你們可曾發現魔蹤?”

然而得到的都是否定答案,正道聯盟主力全出,攻下的卻只是一個空城。

“只是個空城!大長老,這是怎麼回事?”何足道轉首詢問門中的長老。

“門主,我和三位師弟一直監視著,沒發現什麼異動。”青城大長老道,其余三位長老亦點頭贊成。

“我相信以四位長老的修為,九幽鬼冥派做出棄城這麼大的舉動,當不會毫無所察,所以九幽鬼冥派應是早已撤走,這恐怕是個圈套!”少林元悟神僧道。

“不妙,邪門是暗處埋下伏兵,請君入彀,那我們現在不是已經墜入了其中。”武當玄一真人立時聚起了真元隨時准備戰斗。

“不管是不是圈套,我們先退出豐都。”天木真人發令道。

“是。”眾人皆諾。

正在此時,一陣陰森森的聲音縹緲不定地傳入眾人耳中:

“這豐都城豈是你們能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什麼人。”大廳中的一干掌門長老各自使出心訣術法,搜尋來犯之人。

道源禪師抬起頭,眼中精芒一閃,頸上的白玉佛珠飛起,化作一道白芒向廳外擊去,啵,門前處烏光一閃,佛珠又飛回掛到頸上。

“西天目道源小和尚,嘿嘿,想逼我們現身,還早著,如果你那個已上西天的師尊前來,還差不多。”陰森森的聲音再次響起。

未幾一個外圍警戒的正道聯盟的青城弟子一身狼狽地入內,急促道:

“城外被一團黑霧包圍了,在外面戒備的弟子都死…死了…”

說話間,全身突而爆裂,化為一團血霧消失了。

各派掌門都臉色不善,這弟子明顯是魔門放回前來示威的。

“諸位道友,如今魔門已欺上門來示威,我們便出去一會,殲滅了這伙魔崽子!”何足道見自己的弟子如此慘死,忿忿地道。

“嘿嘿,大言不慚!”那聲音冷冷地譏諷道。

“魔門肖小,有本事便不要藏頭露尾,現出身,我把你打得形神俱滅。”何足道仗著廳中人多勢眾,對著那高深莫測的聲音叫戰道。

“好,小道士,有志氣,幾百年來,你是這一個敢說這句話的人,就破例讓你一見。”大門處一陣扭曲,現出了一團黑霧,霧中隱隱綽綽立著數個人,黑霧褪盡,現出三個瘦骨嶙峋雙目閉合的黑袍老者。

“你們用的不是九幽鬼冥派的心法,你們是誰?”何足道道出了眾人的疑問。

“大哥,百年沒出世,修真界的人都把我們忘了。”

“過了今日,他們就會記起來。”

“你們是魔門中人!你們和九幽鬼冥派聯盟了?”道源禪師目光瞳瞳,直射過去。

“還是小和尚有見識,聯盟?嘿嘿以魔門的勢力不需要和任何人聯盟,只是主人不在,我們代為招呼。”

聽聞兩大邪門並沒有聯盟,讓一干正道聯盟中人松了口氣。

站在右首的老者驀然睜開了雙眼,精光一閃,身前爆現出一團黑霧,啵,那霧團仿佛被無形的利刃刺中向內一凹,波蕩起伏,然霎時又恢複了原狀。

“青城無形劍。”老者眉一挑,袖子微動,身前的霧團層層回縮,凝聚成一粒烏黑的珠子,破空擊去,倏然到了何足道面前。

啊,何足道心頭大震,分神期的功力盡傾而出,匆匆在布下八道護身罡氣,蓬,青色的護身罡氣層層迸裂,黑色霧氣侵入了何足道體內,他被擊得連連後退,臉上更是青光黑氣交織纏繞,陰陽不定。

近側的元悟大師忙飛身上前,雙手蘊著金光對著何足道連連拍打,金光頻閃,助他逼出了體內的黑氣。廳中的眾人心中甚是詫異、各自凜然,沒料到一個名不見傳的魔門中人便是如此厲害,舉手投足間便挫敗了青城一派掌門。

“魔門三尊!”據傳魔門是由天地人三魔尊共同主持的,看這三個老者模樣修為應該八九不離十了,天木真人暗忖道。

“嘿嘿,天木小兒,你猜得不錯,讓我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三兄弟便是三百年前天魔門中三大魔神。”那老者梟梟地道。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你來闖,三百年前被你們逃過一劫,今日可沒這麼好運了,各位掌門長老,讓我們一同聯手除去這三個天魔門余孽。”堂堂一個副盟主,竟被一招打敗,何足道那受得了這個恥辱,暗忖自己這邊人多勢重,誓要還以顏色。

“流光!”何足道劍訣一引,祭起了他的成名法寶‘流光’寶劍,去,一道飛虹向天地人三尊電掣斬去。

地魔尊伸出右手,一股濃郁的黑色霧氣噴湧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個圓形的霧盾,唰,流光刺中霧盾中心,破開黑霧寸余後,如陷泥潭,猛然頓滯不前。

呔,何足道大喝一聲,真元迸發,全力催動飛劍,流光盈盈作響、吞縮不定,再次破霧緩緩前進。

去,地魔尊右手倏然一張,霧盾劇烈波動,把流光彈了回去。

空中光芒閃爍,十數道光芒瞬間向三尊落下,面對這三個修為深厚的‘老不死’,再加之唯恐何足道有失,正道中人一個個拋下原則,使出法寶罡氣齊齊攻去。

天地人三尊雖自恃魔功深厚,但對上幾乎是整個修真界的正道耆宿菁英也不敢小窺,聯手打出了一道紫色半圓光罩,飄出了大殿,啵∼,光罩迸裂,大殿受到波及,一下垮了,夷成了平地,殿里的群雄各自飛出廢墟,停在空中。

只見四面黑霧沉沉,光芒游弋,外圍已是戰成一團,劍林光雨如鐵樹銀花齊綻,雖是如此,黑霧還是源源地推進著,看來正道聯盟的弟子已是落入下風。

“道源禪師,元悟大師,玄一真人,天辰子道兄,我們幾人敵住這三個魔頭,何道兄,你帶其余人等去解盟中門人弟子之圍,到此集中。”天木真人吩咐道,道源禪師,元悟大師,玄一真人三人的修為高深,而天辰子身懷至寶皓天鏡,加上自己,要牽制這三個魔頭應該不會有失。

因為怕中埋伏,何足道把自己門中和友幫門人弟子都布置在外圍,見到這副景象早已焦慮不已,巴不得化身萬千去挽回門下弟子,一聽天木真人的話正中下懷,四散前去救援。

為了掩護何足道等人,場上剩下五人同時出手,然三魔尊卻停著霧團中毫無阻攔之意。

“阿彌陀佛,一塵法界!”少林元悟使出了一塵法界,刹那間,金光萬道,罩向三魔尊。道源禪師亦緊接著打出了封魔印,偌大的‘卍’字壓了上去。

“本魔尊已有三百年未用法寶,現在便讓你們看看眼界,妖叉!”一把妖異的三股叉出現在地魔尊手中,通體烏黑發亮,上面攜刻著無數妖魔鬼怪,恐怖而詭異,仿佛從地獄而來,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

妖叉化作一道烏光迎上了金光罩和封魔印,空中烏光一漲,金光立時黯然,消去一半,正在難以支持之際,從空中滑下兩道青光,玄一真人的太極牌和天木真人的‘步光’劍及時飛至壓住了烏光。

“天魔刃。”人魔尊見地魔尊的妖叉被攔下,便祭起了自家法寶,合著妖叉一起攻去,啵,啵,一塵法界和封魔印立時崩潰,天魔刃勢如破竹地斬向五人。

“皓…天…鏡!”天辰子立身半空,單掌托起了一面晶瑩無暇的玉鏡,一道滔滔無垠地豪光從鏡中射出,仿佛一顆灼亮的殞星擊在烏光上。

');

上篇:三十章 猛虎出柵    下篇:三十二 正道劫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