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神系列之神魔訣三十二 正道劫難   
  
三十二 正道劫難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宋·蘇東坡《題西林壁》

天豪本隨一干護法隊弟子氣勢洶洶地殺至,不料城中空無一人,落得只能無聊地站在街上,研究九幽鬼冥派的建築風格。

“天豪師兄,你也在這,我們有十數日沒見了,我很思念你……”一個光頭噴著一連串的聲音飛奔了過來,天豪不用回首,也知曉過來的是那個西天目一葉。

“一葉……”從一葉身後轉出的一個中年儒生和一對仙靈少年男女,卻是黃云書、天傑及南宮琪三人,爹的面貌絲毫未變,天豪的聲音一下卡住了。

“小豪。”黃云書望著已是玉樹臨風的天豪,情感畢露,滿含激情地道。

“爹…”天豪遲疑了一下道。

“小豪,你在茅山還好嗎?”

“師尊師伯都很關心我。”天豪點點頭道。

黃云書正想再次開口,從外圍傳來的一陣騷動,卻分去了他一半心神,只見數道光華直射云霄,其景驚心動魄,神奇壯觀,不妙,是門中的警訊,他不由心中一凜。

城外,一片黑霧悄然冒起,從四面滾滾彌漫而來,迅速合圍豐都城,在外圍警戒的數名弟子,一時避讓不及,被黑霧卷走,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在豐都城的正道聯盟弟子皆是各門派中佼佼者,霎時就反應了過來,紛紛放出法寶飛劍,飛劍如電,法器耀閃,各種光芒鋪天蓋地地射向隱在霧氣中影影綽綽的黑影,黑霧一陣翻騰,驀然爆漲,正道聯盟眾弟子的飛劍法寶撞上黑霧大部皆被彈了回來,只余十數道光華沖入了黑霧,虹芒頻閃,很快就被黑霧裹住,一股股戾氣、怨氣、煞氣……地間重重陰邪汙穢之氣經飛劍滲入正道聯盟的這幾名弟子的心神,幾人霎時心神失守萎靡倒地,黑霧中的飛劍也隨之光華黯下,難以動彈,一一墜落。

正道聯盟諸人繼續飛起百多道劍光,如劍林光雨向黑霧灑下,這次卻都被彈了回來,那如幕的黑霧擋下攻擊後,立時流出股股黑氣反擊而來,正道聯盟諸人或是撐起護身光罡,或是以飛劍法寶相抗,空中銀蛇烏龍亂舞,一下陷入了各自為戰的境地,更有幾個弟子受到了特殊照顧——生受了兩、三道黑氣的侵蝕,雙掌難敵四拳,一陣手忙腳亂後,又有數十名修為稍低的弟子煙消云散。

退,見勢不可擋,正道聯盟弟子放出了警訊,紛紛向城內退去,黃云書逆流而上,叫住十數名退回來的各派弟子詢問道:

“發生了何事?”

“稟師叔,有邪門中人攻來,他們有黑霧護身很是厲害,我們無法抵擋。”一個昆侖弟子回道。

說話間,股股黑霧湧了過來,起,云書抬手發出了一道青芒向黑霧攻去,啵,黑霧漾起了一道波瀾,一絲不礙,繼續推進過來。

“是陣法。”天豪望著那黑霧,開口道。

“陣法?能破解嗎?”云書詫異道。

“這個陣威力太大了,我無法破解,也許師尊他們會有辦法。”天豪搖搖首,望向其余茅山弟子,但也皆是搖首不止。

聽聞無法破解陣法,無奈之下,云書指揮各派弟子,使用法寶竭力進攻一點,冀望集中力量于一點,一點制面,擊潰黑霧,然那黑霧的力量甚是強大,法寶罡氣攻去數寸後便停滯不前,根本無法阻止霧氣前進。

“擺二十八星宿陣法。”唰∼唰∼在場的數十名茅山護法弟子穿梭著入陣位,擺出了二十八星宿防護陣,一股股氣勁從陣中升起,結成刀狀氣勁向黑霧凌厲地切割而去,啵啵,黑霧一陣蕩漾,把陣法所化的股股勁氣一一斥開,結陣的茅山弟子竭力推動陣法,天地靈氣一波一波向黑霧如潮湧去,撞上霧氣,暫緩了它的進速。

好景不長,黑霧在空中合圍,封鎖了豐都城,環環扣下,二十八星宿防護陣能汲取的天地靈氣越來越少,在黑霧魔陣的壓制下已是不能自持。

退,主陣弟子見事不可為,就發出了撤陣令,陣中的茅山弟子聽令正欲撤陣,然已是避之不及,蓬,黑色霧氣如泰山壓頂落下,碾破了防護陣,布陣的弟子皆被震飛了出去,死傷過半,在一旁其余門派弟子隨著云書救起受傷的茅山弟子,向城中心飛撤而去。

從黑霧中伸出數道霧氣,仿若黑色的蛟龍起伏纏繞著迅速追躡過來,霎時趕上數個落在後面的弟子,把他們緊緊裹住,黑龍一卷一縮,近半弟子還不及掙紮,須臾間形神俱滅,化為灰燼逝去,其余幾人雖沖出了霧氣,但很快又被旁邊的霧龍纏上,一一消失而去。

那數十條黑色霧龍滅去數名弟子後,並沒有就此罷休,繼續追殺而來。

“小豪。”天豪原本就只是普通飛劍,再加之手上帶著一個宗中的受傷師兄,已是落到了後面,聽到那驚聲,回首一望,心中一悸,但見一條霧龍已近在咫尺,

一道青色光芒凌空而下,啵,青芒霧龍相撞,雙雙消弭,黃云書在天豪身後現出身來,擋下霧龍,把手中的負傷弟子拋向了後方。

“爹。”天豪、天傑雙雙轉身道。

“小豪,小傑,你們先走。”黃云書禦使飛劍左抗右拒,擊退了兩條撲至的霧龍。

其余數條霧龍如有意識般唰唰向黃云書圍來,數度抵禦後,飛劍的光芒黯然下來,失去了一半光澤,黃云書雖想脫離,但被這數條霧龍纏住,顧此失彼,無法找到時機脫出圍困。

驀然,數十道光華加入了戰團,擊散了近半霧龍,卻是帶著天豪天傑南宮琪各派弟子返轉,黃云書趁勢禦劍沖出圍困。

黑霧如生感應,再次湧出逾倍的霧龍,向眾人攝來,黃云書當機立斷地道,退回城主府。

“嘿嘿。”一陣梟梟聲從黑霧中傳出,兩個黑影撲了出來,直取黃云書諸人。

“日輪!”

“月輪!”

一金一銀兩道光芒結成一個偌大的圓環掃向正道諸人。

“天地無極,破魔訣!”六道亮清色的光華齊齊射在圓環上,光華一耀,金銀光芒被撞了回去,卻是茅山顯玄六師兄弟到來,會同余下人等向城主府退去。

守在其余三面的各派正道聯盟弟子亦逐一退了回來,不過都是狼狽像,傷亡不小。此時,城主府外面皆籠罩在重重黑霧之下,並向里面卷來。

人魔尊,地魔尊見黑霧已是合圍,便撇下了對手,如若無人投入黑霧離去,繼而黑霧轟然卷向最後的淨土。

“降妖伏魔大陣!”道源禪師與元悟大師一示意,道源寺及少林的僧人飛快施展身法,站定位置,口誦經文,一句句禪聲梵唱響起,把整個正道聯盟陣營皆籠罩在一色金光內,空中浮現一個丈六金身神佛法身,頭頂日月法輪。

“佛光普照!”空中金佛法身雙掌合什,射出道道金光,掃向下界重重邪霧,佛光天性克邪,在佛光的洗滌下,黑霧團團翻騰,不斷地被刺穿消散,如薄霧遭豔陽,嗤嗤消融,霎時回縮了數尺,幾為見底。

“無天黑災!”一股仿佛來自九地幽泉的血霧冒將上來,這突來的凜凜血霧,讓一干正道修真不由心顫神移,心悸不已,重重疊疊,一觸及血霧,專克邪魔的佛光竟不敵潰散而去。

見這仿若來自九地幽泉不屬于人世的血霧,道源禪師和元悟大師心神大震,幾亦失守,沒想到魔門竟不顧有傷天和,吸取萬人之生魂怨氣煉無天黑災,三魔尊難道不畏天劫……

不好,天劫無眼,天劫可不分正邪,一經降臨,方圓三里內都將承受天雷之威,這是一個魔門對付正道聯盟所布下的陷阱,此際正道聯盟的幾個耆宿醒悟了過來,愈想愈是不寒而悚,此時要想脫身,自己幾人勉強可以沖出天魔陣,門下一干弟子勢必都要擱在陣中。

“佛光普度!”事已如此,只得一博,道源禪師與元悟大師把自己的修為化為無上佛力,加持在空中金佛法身上,企望在天劫來臨之前,以佛力的祥和、慈悲盡力化解無天黑災的幽泉血霧的無邊戾氣怨氣,壓低這沖天戾氣怨氣,不致于引起天劫。

“無天魔神!”眼看幽泉血霧緩緩被淨化,天地魔尊大喝一聲,血霧團團凝聚,形成一個惡魔狀,狠狠地揮動著刀斧,殺向那金佛法身。

“佛法無邊,普渡眾生!”金佛法身頭頂的日月法輪,發出熠熠金光,附向幽泉血霧形成的無天魔神,那無天魔神舉手投腳間發出陣陣血霧,讓近身金光不斷萎縮。

無天魔神身化長蛇倏然繞上那金佛法身,黑霧纏繞之處法身嗤嗤消去,正道聯盟的佛家弟子連連禪唱,但還是無濟于事,幽泉血霧的禁忌力量實在是太厲害了,金佛法身絲絲被幽泉血霧腐蝕消融,禪源及少林門下護陣弟子因此受到波及,心神巨震,一一爆體而亡,只余道源禪師、元悟大師及幾個長老還撐著不倒下,驀然空中的金佛法身光華一斂,渺然消失,道源禪師元悟大師及佛門長老最後幾個佛門弟子也皆是受傷。

猛然,方圓三里內風云變色,天際銀蛇舞動,隱隱有巨大的能量在聚集中,幽泉血霧所化無天魔神仿佛也感應到了這個變化,放棄了攻擊正道中人,縮聚不定,向天際狠狠地揮動血霧聚成的刀斧。

莫非真是劫數難逃,天要亡我正道……望著空中的金身神佛漸為消失,道源禪師暗忖道,不行,定要為天下正道留下火種。

“天木盟主,天劫將至,我們唯有沖出天魔大陣方可避免全軍盡墨,阿彌陀佛!”道源禪師下定了決心,雖有違佛理已心,但為了天下正道,唯有舍車保帥,能走脫幾人算幾人,為正道多留一分力量,如要怪罪,便怪罪自己吧。

天木真人聞言一陣閃爍,最後精光一閃,張目揚須道:

“正道聯盟中人聽正,此處天劫將至,為免無辜犧牲,一起沖出大陣去。”

“來不及了,你們一個也別想走。”一陣梟梟的聲音傳來,從天魔內陣中飛起二三十個黑影遠遠遁走。

說時遲,那時快,幽泉血霧沖霄而起,撞向云端,霎時,一團團光球自云際席天蓋地而來,幽泉血霧生受了百多個光球轟炸,立時煙消云散。

“布陣,太極陣法。”武當門人飛快移宮走位,真元靈氣彙成一個巨大的陰陽太極光圖,升至空中,方罩上正道聯盟諸人,一連串光球便滾滾而至,砸上了九霄萬福觀三里方圓,轟,一個光球撞上了陰陽魚,陰陽魚一震飛快的旋轉起來,四兩撥千斤,把那雷勁甩出,隨著一個又一個光球擊中空中的太極光圖,下面的武當弟子拼命地催動著陣法,太極陰陽魚瘋狂地旋轉著,但天雷的的力量豈是凡間修真可比,實在恐怖,第一波攻擊後,便把陰陽太極光圖炸到了只剩薄薄寸余的厚,若不是已被幽泉血霧吸引去了泰半天雷,太極陣早就被蕩然無存了,饒得如此,眾武當弟子個個真元耗損巨大,疲憊不堪,不克自持。

在正道聯盟的周圍,豐都城業被炸成平地,放眼望去滿目瘡痍,布在觀中的天魔大陣也被擊潰,魔氣消散,露出下面二百多個神智滯呆萎靡不振的魔徒,身上不斷冒出絲絲真元魔氣,彙入在他們頭頂上空旋轉著的黑色墨珠中。

聚元珠,好卑鄙殘忍的魔門,竟不惜犧牲兩百門人弟子把自己等人纏在陣中,再引動天雷轟擊,好惡毒的計策,何足道在心中暗暗咒罵道。

第二波二百多枚天雷又隆隆而下,魔門的兩百門人被光球擊中皆被齏滅。

一連二三十個光球撞上太極大陣,光芒一閃,太極大陣便潰散消失,頭頂猶有幾個光球已近毫無防禦的眾人。

“布‘洞天徹微’防禦陣。”昆侖掌教天木真人雙掌一舉在上空布下了一道光壁,開口喝道。

轟,一顆天雷暴開,光壁一蕩,清減了不少,緊接著第二個天雷落下,光壁一下盈縮了近半,第三枚天雷炸開,光壁便縮成了薄薄一層,到了第四顆天雷,光壁被炸得粉碎消失,天木真人臉色乍青乍白,跌坐地上。

此時昆侖的‘洞天徹微’防禦陣及時發動,一道襲青色光幕升起,擋下了後繼之雷,光球源源落下,每暴一個,光幕便淡薄一層,昆侖天字輩、云字輩及第三代菁英弟子雖是全力護陣,但‘洞天徹微’防禦陣仍是在承受近五十個天雷後垮散了。

“二十八星宿大陣。”茅山的護法弟子及時擺好了防禦陣,一連串的天雷蜂擁而至,砸的布陣的茅山弟子人翻馬揚,幸好二十八星宿大陣不愧為茅山的終極防禦陣,雖然少了幾樣法器支持,還是頂住了五十多個天雷,不過隨著‘二十八星宿大陣’防禦陣的潰散,余下幾派不是因為陣法太弱便是別有顧慮,再也沒有那個門派敢出來布陣抗雷,正道聯盟諸人便陷入了各自為戰的境地。

“一塵法界!”道道金光發出結成了一個金光罩。

少林元悟大師禪院寺道源禪師及各位長老勉力使出法界,護住門下受傷弟子。

“太極護罩!”武當掌門及長老也忙出手護住門下弟子。

“五行陣法。”昆侖天字輩、云字輩中人撐起了五行氣罩,護住了被天雷震傷的第三代弟子。

“幻天一線!”一道道幻渺的光線合成一線沖天而去。

“九重青靈氣!”一道道青芒如劍直插長空。

“正氣訣!” 白芒皚皚仰天而上。

“紫霞劍氣!”紫霞片片斬向空際。

“歸真心訣!”青光直擊光球。

“天地無極,鎮邪封妖破魔!”道道亮清色的光柱沖天而起。

……

其余,門派便沒這麼多顧忌了,真罡飛劍法寶亂飛,直擊從天而降的光球,使出罡氣的弟子受到天雷一震,或是昏厥或是受傷,一些不知高低放出飛劍法寶的弟子可慘了,不僅飛劍法寶被擊毀,心神也受到重擊,輕者受傷昏厥,重者神魂俱滅,應了劍毀人亡。

“不要用法寶飛劍去攻擊。”一些正派耆宿忙指示門下弟子道。

一個個天雷轟擊而下,重重疊疊,正道聯盟雖還有近三百人,但天威難測,接過五十多天雷轟頂,個個給震的人翻馬揚,只剩幾個掌門長老還能支持,天際卻仍有二、三十顆光球直落而來。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阿彌陀佛,法海無邊!”道源禪師徐徐升起,打坐空中,雙手合什,身上閃出道道金光,空中傳來陣陣梵唱,道源禪師的肉身齏滅隨風逝去,只余綿綿金光護住地上眾人。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掌教……”禪院寺的眾僧見此齊齊頂禮膜拜。

滅身佛光!地上眾人皆莊嚴肅坐為犧牲自我的道源禪師誦起了經文,伴隨著經文聲,光球不斷地砸到金光上砸開,道源禪師身魂所化之金光,擋下泰半天雷後,終于被撕開了一個口子,縹緲散盡。

“皓天鏡!”受到,峨嵋掌教天辰子也顧不得傷及鎮山之寶,祭起了皓天鏡。

“鎮岳尚方!五岳幻化!”華山掌門高昊祭起了‘鎮岳尚方’劍。

“流光!”青城掌門何足道放出了‘流光’劍。

“龍淵!”岷山掌門黃沖飛起了‘龍淵’劍。

“步光!”岷山長老黃敬騰起了‘步光’劍。

“太極心訣!”“太虛心法!”“五行劍法!”“幻天一線!”“九重青靈氣!”“正氣訣!”“紫霞劍氣!”“歸真心訣!”……正道聯盟仍有余力的掌門長老門人弟子紛紛出手,道道光芒射向余下天雷。

在道源禪師犧牲肉身元神阻擋下,第二波天雷被眾人挺了過去,但天劫三波,第三波天雷卻足以讓已被第二波天雷耗盡力量的正道聯盟眾人全軍盡墨。

“左右皆是死路,不若一試逃離,走!”岷山掌門黃沖禦劍遁走,眾人正欲為其默哀,但第三波天雷並沒預期擊下。

諸人見此,忙救起仍活著的門人弟子,各自帶著傷兵殘將回門派不提。

這一役,正道聯盟的力量受到了空前的重創,精英弟子損失慘重,出征之人十停才回三停,各派各生私心,由此埋下了正道消亡魔道鼎盛的種子。

');

上篇:三十一 正邪初戰    下篇:三十三 魔門來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